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40 修復戰骨車輪

方源看了一眼拜帖,帖子上的話十分客氣,用的當然是北原文字,行書看似蠻野卻不恣意,落款是蠻家族長的名字——蠻圖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這是蠻圖親自書寫的拜帖,以示誠摯之意。
  內容表達了蠻家族長對常山陰的傾慕之情,又說之前的事情都是小孩子間的誤會,常山陰沒有殺死蠻家的外姓家老石武,這樣的風度更是令蠻家上下欽佩。
  所以,將在今晚擺上酒宴,誠摯地邀請方源賞光。同時這禮盒中,是石武家老冒犯了英雄,因此送來賠罪之物。
  方源打開一看,笑了笑:“這蠻家倒是有心了。”
  禮盒中,是上百只的骨竹蠱。
  顯然,蠻多回去之后,蠻家詳細調查了方源,連他在市集中采購的情況都探聽到了。
  “山陰老弟,老夫有個不情之請啊。”一旁的老族長開口道。
  方源擺手:“老哥的意思我知道,放心吧,在酒席上我會勸說一二,爭取為葛蠻兩家化干戈為玉帛。”
  “啊,那就太感謝山陰老弟了!”老族長十分感動,顫巍巍地站起來,向方源深深一禮。
  距離晚宴還有一段時間,方源送走了,就關上房門。
  方源盤坐在床榻上,心念一動,從空竅中飛出一道光。
  微弱的光輝散去,顯露出戰骨車輪。
  這只五轉蠱,體型龐大,幾乎頂到房頂。它一出現,原本寬敞的房間,就立即顯得狹小無比。
  車輪上布滿了裂痕,有幾道嚴重的傷痕,幾乎要毀掉全部的車輪輻條。還有一道最深的傷口,十分嚴重,幾乎要把整個戰骨車輪分裂開來,只差中間的一點白骨連著。看得人觸目驚心。
  這只五轉蠱蟲的運氣并不好。本來就被常山陰打得殘破不堪,它的原主人哈突骨死后,它就淪為野生蠱,食用戰場上的尸骸殘骨,艱難存活,傷痕則一直沒有修補。
  后來它又被方源和葛謠合力攻打。春秋蟬是六轉蠱,也不能壓服五轉蠱蟲。方源只好把它打得奄奄一息,這才收服了它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整個戰骨車輪已然瀕臨破碎。落在房間里時,從車輪上還掉落下幾片骨頭的碎片。
  可以說是,慘得不能再慘了。
  方源從禮盒中取出一只骨竹蠱,靠著春秋蟬的一縷氣息,將其隨手煉化。
  這蠱蟲,宛若一截骨頭制成的一截竹竿,慘白慘白,仿佛一根白色的蠟燭。
  方源將骨竹蠱拿捏在手中,真元隨著心念而動,出了空竅,一路往上,流到舌底處。
  鬼火蠱就寄托在他的舌底,已然化為一個藍色的火焰團。
  方源微微鼓起腮幫,輕輕一吐。
  呼的一聲,他吐出一團幽藍色的鬼火。
  鬼火準確地落在骨竹蠱上,附著在上端,靜靜地燃燒這。
  方源拿捏著骨竹蠱的底部,好像是舉著一個藍火蠟燭。
  鬼火不斷地燃燒著,散發出陣陣冷意,陰寒刺骨。骨竹蠱的上端在鬼火的燒灼之下,慢慢融化,形成一縷白骨煙氣,漂浮而出。
  方源將骨竹蠱小心地靠近戰骨車輪,白骨煙氣像是受到吸引一般,自發地飄向戰骨車輪的裂痕處。戰骨車輪微微顫抖起來,裂痕開始一點點的修復。
  不一會兒,幽藍色的鬼火越燒越小,方源便又吐出第二團,將火苗增旺。
  半盞茶的功夫過后,這只骨竹蠱燃燒殆盡。方源便又從禮盒中取出第二只骨竹蠱,繼續用鬼火灼燒,形成白骨煙氣。
  如此循環,鍥而不舍,用了三十多根的骨竹蠱后,方源已將戰骨車輪上的那道最深的裂痕,徹底修復。
  裝滿了禮盒的骨竹蠱,一下子用去了四分之一。想要完整修復的修復戰骨車輪,單靠這些骨竹蠱還不夠得很。
  而戰骨車輪也遠遠沒有到可以作戰的地步。
  最深的裂痕修復好了,但是其他的傷痕仍舊遍布車輪表面。
  它就像是一個病人,經過方源的搶救,從死亡的懸崖邊緣往回拉了一步遠。但這個病人仍舊是生命垂危,還需要堅持不懈的修復。
  “一口吃不成胖子,戰骨車輪的創傷實在太重了。但若非如此,我也不可能輕易地收服它。不過就算現在完全修復,憑我現在的真元也不夠催動它的。此事不必急于一時。”
  方源從床榻上下來,活動了一下酸麻的手腳,打開窗戶,已是黑夜,天上月明星稀。
  “時間差不多了。”想到今晚的宴會,方源出了房門。
  走出庭院,蠻多和葛家族長父子,早已守候多時。
  “蠻多見過常山陰大人!”蠻多看到方源,立即行禮,恭敬有加。
  “你們等了多長時間?”方源點點頭,隨口問道。
  蠻多立即答道:“不過區區三個時辰,何足掛齒。站在大人的門前,也是晚輩的榮幸啊。常山陰前輩,家父已經在不遠處,備下了豐盛的晚宴,敬請您的大駕光臨。葛家父子作為此行陪同,也會同去。”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這個蠻多,心中微微可惜。
  這個小子的確有才智。可惜天意弄人,資質不足,倒像是前世的自己呢。
  “好,那就同去。”方源騎上自己的駝狼,和眾人一起,出了葛家營地。
  由著蠻多指路,連同隨從一共十多人,皆騎著駝狼,向著遠方奔馳。
  涼爽的夜風在耳畔呼嘯,茫茫草原仿佛在向身后奔跑。
  月光如水,傾瀉而下,近看視野良好,遠看月華氤氳如煙。地上綠草廣袤,翠綠欲滴。山丘舒緩,流向天際。
  在這樣的月夜,縱狼奔馳,大地無垠,月色正美,自由一股暢快!
  眾人奔馳了不一會兒,就看到一處山丘上站著一群駝狼。狼背上坐著一群蠱師。一位蠱師手中擎著大旗,旗面隨風飄揚,上書一個大大的“蠻”字。
  看到方源等人后,這群蠱師立即騎著駝狼,奔馳過來。
  蠻多見此,立即笑道:“常山陰大人,前方正是家父,他來迎接您了。”
  這是北原上的規矩——如果宴請尊貴的客人,主人都會十里相迎。
  兩群駝狼,在中間相會。
  蠻家族長主動下了狼背,大笑著走過來:“哈哈哈,今夜月亮明亮得仿佛和太陽一般,這是照耀我們北原英雄歸來。常大人,我是久仰你的大名了。”
  蠻家族長身高九尺,身材魁梧得很,渾身肌肉賁發。他穿著寬大的皮袍,沒有袖子,露出兩個肩膀,古銅色的臂肉粗壯得,堪比普通男子的大腿。
  但是他話音剛落,老天就好像跟他作對一樣,給他開了個玩笑。
  只見夜空中,一片陰云掩來,遮住月光,令這片草原陷入一片黑暗。
  蠻家族長豪氣的大笑聲低落下來,十分尷尬。
  還是蠻多精明,眼珠子一轉,立即在一旁朗笑一聲:“常山陰前輩,是我們北原鼎鼎大名的英雄。父親,你則是我們蠻家人心中最崇敬的英雄。今夜便是英雄會!你們看,英雄之氣,果然令天地激蕩,風起云涌!”
  這話巧妙地化解了尷尬,當蠻家族長走到方源的面前,臉色已經恢復了自然。
  方源等人也下了狼背。
  蠻圖先向方源深深一禮,方源以右手撫胸還禮。
  然后,蠻圖故意地瞪了蠻多一眼,以責備的語氣道:“胡說八道!為父怎么可以和常大人相提并論。常大人昔日名揚北原,尊稱狼王,一手馭狼術獨步天下。更斬殺了五轉蠱師哈突骨,消滅一幫馬匪,為北原除去大害,值得世人永遠稱頌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蠻圖族長何必過謙虛?”方源也笑著道,“你是蠻家族長,統御百千蠱師。實實在在的開拓之君,帶領蠻家連連得勝,又掌握著紅炎谷,乃是一方霸主。我的修為已經落到四轉初階,族長的修為則是巔峰,遠遠超過在下。我雖有馭狼術,但說到底不過是控制禽獸畜生,蠻圖族長卻是控人,之間境界天差地別啊。蠻圖族長才是名副其實的英雄豪杰!”
  蠻圖聞言一愣。
  狼王早年以孤傲聞名,難以打交道,沒想到居然如此健談,態度如此謙和。
  不過轉念一想,他就想通了。
  這常山陰年少成名,少年心性,自然有些張狂。如今已經是中年,又遭逢大難,心性經受了磨練,沉淀下來也實屬正常。
  蠻圖沒有想到方源如此好說話,不過能得到狼王常山陰的如此贊許,也隱隱讓他十分開心。
  他在心中,更對方源高看一籌。
  方源修為雖然落到四轉初階,但他越級斬殺過五轉哈突骨,因此蠻圖絲毫不敢小覷方源。
  當即他笑道:“常大人早在二十多年前,就已經是四轉巔峰。現在因為傷勢跌落,遲早都會修行回來,甚至更上一層樓。屆時,我的這點修為,算得了什么?”
  就在這時,陰云散開,月光再次照射下來。
  “呵呵呵,二位都是當今北原的英雄豪杰。”葛家族長適時地開口,“更難得的是,虎狼相遇,卻沒有爭斗,而是惺惺相惜。我等在此有幸見證這一盛事,可謂撥開云霧見明月啊。”
  這番話,引得眾人都笑起來。
  “哈哈哈,葛老哥,你這話應景啊。快請,酒宴已經備好,就在不遠處!”蠻圖看向方源,做了個側身邀請的動作。
  他沒有在自家營地中設宴,而是趕往這里,把酒宴設在靠近葛家營地的野外,更顯出熱情和誠意。
  “好,請!”方源笑著答應,心中卻是一緊。
  這烏云來去之快,別有蹊蹺。恐怕是蠱師出行,而自己埋下定仙游蠱,還不到一個月。仙蠱的氣息還未散去,但愿仙蠱不被發現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