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41 魂道蠱仙名鬼王

夜空中,明月朗照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一片龐大的陰云似緩實快,從方源等人的頭頂掠過,向南急行五千里,飄到一處無名的小山丘的上空。
  陰云遮蓋了清麗的月光,投下大片的陰影,黑暗覆蓋著這片山丘。
  陰云懸停不動,從中飛出一道劍光,正是飛劍傳書蠱。
  飛劍傳書蠱射到山丘上,忽然遁入某個空間,消失不見。
  須臾,小山丘微微一震,一抹紅光徐徐綻放而出。
  紅光燦爛,赤如晚霞,又凝成一團,仿佛夜里升騰出了一個紅太陽。
  一時間,方圓數百里都被照的一片紅艷艷。
  從這顆小紅太陽中,延伸出一道碧玉拱橋。
  一位六轉蠱仙,青年模樣,大圓臉,白白凈凈,踏上拱橋,走了出來。
  他穿著一身雪狐皮袍,滿面紅光,仰頭對著頭頂上的陰云朗笑道:“鬼王,別來無恙啊。”
  磔磔磔磔……
  隨著嘶啞難聽的笑聲,從滾滾的陰云中飛射出一道人影。
  他散發著六轉蠱仙的磅礴氣息,正是鬼王。
  鬼王飛速落下,眼看著就要撞上地面。忽然他的背后,伸出一對寬大的青黑蝠翅。
  蝠翅緩緩拍打,使其懸浮在半空中,和橋上的六轉蠱仙遙相面對。
  “紅玉散人,這是我答應給你的熔巖蝙蝠,總共三百五十萬只,你點一點吧。”鬼王開口,他的聲音十分沙啞難聽,讓人聽了起雞皮疙瘩。
  他的容貌也是丑陋不堪。披頭散發,額頭高高鼓起,眼眶深陷,雙眼緊閉,耳朵又大又招風,一只耳朵幾乎有他的腦袋的一半大小。
  紅玉散人聞言,便抬起頭,望向頭頂上空的陰云。
  他原本棕色的雙眼,開始漸漸發熱發紅,好像是鐵絲燒熱之后的那種顏色。
  目光變得灼熱,宛若實質,穿透陰云后,看到里面飛騰著密密麻麻的蝙蝠。
  這些蝙蝠,渾身暗紅,散發著巨大的熱量。喳喳亂叫,擁擠在一起。
  紅玉散人目光一掃,滿意地點了點頭:“的確是三百五十萬只,有了這些熔巖蝙蝠,我的紅玉福地就不需要每月向地底排出熔巖,可以自我消化不說,還能得益。這些熔巖蝙蝠,我就都收下了。”
  “磔磔磔磔……”鬼王大笑幾聲,陰云破裂,蝙蝠失去束縛,立即飛騰而出。
  這些熔巖蝙蝠并不四處亂飛,而是快速降落,仿佛是一道黑紅色的瀑布,一頭扎進小太陽當中。
  每個福地的門扉,都各有奇異。
  這小太陽,正是紅玉福地的門扉。
  帶這些亂糟糟的蝙蝠大軍,統統地飛進紅玉福地之后,鬼王開口道:“紅玉散人,你既然已經收下了這些蝙蝠,那么就是答應我共闖瑯琊福地了。”
  “當然,我紅玉散人什么時候失信過?一個月后,必定到達瑯琊福地。不過瑯琊福地中地靈猶在。單靠我們兩個硬闖,恐怕有力未逮啊。”紅玉散人擔憂地道。
  “這個你不用的擔心,我還另外請了花海三仙助拳。”鬼王道。
  “哦?正道的花海三仙都能被請動?”紅玉散人稍稍驚奇了一下。
  “哼,何謂魔,何謂正?不過都是利益罷了。瑯琊福地中,貯藏著無數秘方。由不得花海三仙不動心。”鬼王對這些正道蠱仙嗤之以鼻。
  “哈哈,說的也是!我還要好好安排這些蝙蝠,鬼王,我不送了。”紅玉散人笑了笑道。
  鬼王冷哼一聲,背后一對青黑的蝠翅猛的一振,帶動他的身形,如電般射入陰云當中。
  烏云滾滾,向北飛去,一路上遮天蔽月。
  行進到腐毒草原的上空,陰云猛地止住,鬼王停了下來,面色疑惑:“咦?怎么回事!竟然有仙蠱的氣息?”
  他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,飛降而落,站著的地方,真是方源和葛謠第一次見面的地點。。
  “雖然仙蠱的氣息,已經清淡無比,但的確是貨真價實的仙蠱!古怪,單單有仙蠱氣息,卻沒有蠱仙的氣息。難道說這是一只野生的仙蠱?不,不對,這里有人為的痕跡。這么說,一個凡人蠱師得到了仙蠱?”
  鬼王推測到這里,不禁喜上眉梢。
  他晉升為蠱仙,已經有五十多年,但手中還沒有一只仙蠱。只用著五轉蠱蟲。
  仙蠱稀罕無比,很多蠱仙終其一生,都沒有一只仙蠱。
  “難道我鬼王辛辛苦苦了大半生,終于到今天,運氣來了?”仙蠱的誘惑力是巨大的,鬼王也不禁怦然心動。
  他蝠翅一振,順著仙蠱的氣息,飛行過去。
  他要順藤摸瓜。
  片刻后,他停了下來,在他的面前是一片鬼臉葵海。
  “想不到這里,居然生長著這么多的鬼臉葵。磔磔磔磔,都收了!”鬼王冷笑幾聲,他雖然緊閉雙眼,但似乎并不妨礙他的視野。
  他心念一動,頭頂上空緊隨著他一路而來的陰云,便滾滾流動,從空中落下來,宛若一個巨獸,一口咬在這一大片的葵花之上。
  霎時,無數的鬼臉蠱,升騰起來,無數的鬼叫蠱,發出一陣陣的鬼叫聲音。
  “幽冥鬼爪!”鬼王伸手往前一探,一道巨大的綠色爪影,眨眼間生成出來,對準這些鬼叫蠱、鬼臉蠱大撈特撈。
  一時間,無數的野蠱都被捕捉。
  片刻之后,陰云重新升騰到天空中,地上的葵海消失不見,只剩下一個面積廣大的凹坑。
  “收獲不錯。”鬼王心情愉悅起來,相比較仙蠱,這算得上一個開胃的小菜了。
  越過凹坑,鬼王眉頭輕輕一皺:“怎么回事?仙蠱的氣息變淡了?難道說,被封印了?”
  他繼續朝前飛行,一路上沿著定仙游的氣息,速度極快。
  一炷香的功夫后,他眉頭微挑:“仙蠱的氣息,從地面轉移到上空了。怎么會有這般變化?”
  他查探周圍,幾個呼吸后,弄明白了。
  “原來這里是地刺鼠群的領地,這個凡人蠱師因此飛上空中去了。嘿,蠱蟲倒是不錯,居然有飛行蠱。”
  鬼王嘿了一聲,再度展翅,飛上天空。
  他順著方源曾經飛行的路線,在半途中自然也受到了影鴉群的攻擊。
  “一群雜毛小鳥。”鬼王不屑地冷哼一聲,渾身輕輕一抖,頓時上百只蒼白游魂,飛舞而出。
  五轉,百鬼夜行蠱!
  游魂四下飛舞,撞在影鴉身上,就將其魂魄撞碎。影鴉肉身毫無傷勢,一只只栽倒下去,摔在地上后,又被地刺鼠群迅速瓜分。
  鬼王的恣意屠戮,使得這片區域血氣濃郁,吸引了更多的影鴉群過來覓食。同時整個地刺鼠群也被驚動,無數地刺,順著圓洞飛射而上,企圖將鬼王洞穿。
  鬼王磔磔大笑,不斷催動百鬼夜行蠱,又催動數百只鬼臉蠱。
  一時間,天空中無數游魂,混同鬼臉不斷飛舞盤旋。仿佛是一個磨盤,絞殺一切。
  成百上千的影鴉,像是餃子下鍋,一個個栽倒到地上。地刺鼠群迎來一場饕餮盛宴,但飛下來的游魂鬼臉也會對其造成傷亡。
  一根根地刺,打在鬼王的身上,被他身上覆蓋的黑色玄光,盡數擋下。除此之外,還有大量的影鴉,舉著鋼爪襲來。
  鬼王不閃不避,徑直飛行。
  若換做任何一個五轉蠱師,在這樣的情形下,每分每秒都遭受無數的攻擊,只堅持片刻,就會真元耗盡。
  但蠱仙擁有仙元。一顆青提仙元,就能稀釋成無邊的元氣,充斥整個福地數十年,上百年都不稀薄。
  這就意味著,任何一位蠱仙,都擁有無盡的真元可以無限地,持續不斷地使用五轉蠱!
  在犧牲了數千只影鴉之后,影鴉群驚惶撤退。
  鬼王也不追擊,飛過地刺鼠群的地盤后,在方源曾經落下的地方,也降落下來。
  在這里,方源對皓珠蠱使用了蒙塵蠱。
  “氣息又變淡了!凡蠱怎么可能封印得了仙蠱?不,還有一種可能,這只仙蠱傷勢很重,瀕臨死亡!看來我得抓緊了。”鬼王感到一陣緊迫的壓力,他貼著地面,繼續急飛。
  又用另一只五轉蠱蟲加速,速度極快。
  兩柱香之后,他來到常山陰和哈突骨生死激戰的戰場。
  在這里,方源取出了常山陰的尸身,又用了暗投蠱,將定仙游的氣息再度壓下去。
  察覺到仙蠱的氣息,已經微不可察,鬼王的耐心也快到達了極限。他稍微停留了一下,用偵察蠱查看了周圍,沒有任何重大的發現后,他就繼續趕路。
  “這只仙蠱,一定會是我的。活要見蠱,死要見尸!”鬼王低空飛行,心中暗暗發狠。
  ……
  酒宴已經進行了許久,有少女載歌載舞,有美酒美食,熱烈的氛圍中,方源已經和蠻圖稱兄道弟。
  “蠻圖兄,這杯酒我敬你。葛家的事情,還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,多通融通融啊。”方源舉起酒杯,一口喝下。
  蠻圖露出為難之色,把杯中的酒喝進肚子里后,他道:“常兄的酒,我不敢不喝。但是紅炎谷地方狹小,我們蠻家擴張得比較快,人口龐大。若再加上一個葛家,恐怕……再者,葛家言而無信,明明答應的婚事,居然一再拖延,甚至反悔。實在令人氣憤!”
  蠻圖語氣氣憤,實則心中早有謀算。
  他一心想吞并葛家,但苦于找不到借口。同時葛家老族長也是四轉蠱師,葛家元氣還在,蠻族不可能一口吞下。
  所以,當蠻多向他提出婚事的時候,他欣然同意。
  后來葛家傳來葛謠的死訊,蠻圖絲毫不信。在他看來,這是葛家看出他吞并本家意圖,所以想出來的對策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