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43 再獲五轉蠱

鬼王一路疾飛,順著隱隱約約的仙蠱氣息,來到一株雪柳下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“仙蠱的氣息就停留在這里,再往前就沒有了!”鬼王目光急切,將雪柳搜了個遍。
  “沒有?沒有仙蠱!這雪柳上的雪洗蠱都被采摘了,明顯是有人來過。但為什么們沒有仙蠱呢?若是仙蠱繼續移動,氣息自然也會轉移。但這股氣息就終止在這里,難道說仙蠱死了?”鬼王心中冒出這個猜測。
  但他不肯相信這個猜測,動用偵察蠱,將這附近的地域翻了個底朝天。
  “沒有,還是沒有!”鬼王恨恨咬牙,心中充滿了遺憾和不甘。
  “等一等!”忽然間,他目光猙獰起來,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,“這腐毒草原中央,乃是紫毒福地,里面居住著七轉蠱仙毒蝎娘子。難道是她取走了仙蠱?凡人的空竅,無法承載仙蠱,但是蠱仙可以啊。仙蠱進入了空竅,氣息就不會逸散,這樣一來,一切也能解釋得通了。”
  “這么說來,毒蝎娘子安坐家中,就有仙蠱送到門口?可恨,可惡啊!”鬼王氣得跺腳,他寧愿相信毒蝎娘子奪得了仙蠱,也不愿想仙蠱死亡的可能。
  但他根本沒有想到,真正的仙蠱并沒有毀滅,而是被方源用鐵棺蠱暫時封印住了全部氣息。然后順著原路返回,埋在了半路中。
  鬼王順著氣息,一路往前。方源故意分段封印,蠱蟲的氣息一弱再弱,這就形成了思維慣性。
  鬼王總想著向前飛,根本就沒有料到,在他來的路段中的某個位置,定仙游蠱就深深地埋著。
  當他想到毒蝎娘子的時候,嫉妒、遺恨之情,更讓他鉆進了死胡同。
  “毒蝎娘子乃是七轉蠱仙,實力強大。我能召集花海三仙、紅玉散人去攻伐瑯琊福地,那是因為分別許諾了好處。卻沒有號召力,令他們一起攻殺紫毒福地。可恨至極!如果我早來十幾日,說不定就能將仙蠱弄到手。”
  “算算時間,又要到紫毒福地開啟門戶,排泄毒氣的時候。我可不是毒蝎娘子的對手,還是先行離開罷。”
  鬼王一跺腳,飛上高空,鉆入陰云。
  陰云滾滾,鬼王不甘地注視了好一會兒,這才朝著他的老巢飛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今夜注定是多事的,葛家的牧場上,眾人又將目光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如果方源殺了葛謠,取了她的蠱蟲,那么蛛絲馬跡蠱就會令其暴露。
  方源之前的謊言,也會被徹底的揭穿——你既然沒有見過葛謠,又如何擁有她的蠱蟲呢?
  到那時,任何的解釋,都是說不通的!
  “豎子!”葛家老族長狠狠地瞪著葛光,憤怒之極,“常山陰恩人,如此正直寬厚,你怎么還要懷疑?!快給我跪下,向恩人磕頭請罪!”
  “阿爸。”葛光著實驚了一下,沒料到葛家老族長如此反應。
  他不是一直想要為妹妹報仇的嗎?他想漏了一點,自己是在為他查漏補缺,沒有做錯啊。
  一旁的蠻家父子,倒是作壁上觀起來。
  “葛老哥,貴公子言語鑿鑿,的確是有蛛絲馬跡蠱吧?”方源面色十分平靜,目光清明如水,“那就請你亮出來,當眾催動一下罷。”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葛家老族長遲疑了。
  “葛老哥,你既然有證明我清白的手段,為什么要一直藏著掖著呢?哈哈哈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。”方源溫和地笑著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察言觀色了一陣,又看向一旁的蠻家父子。蠻家父子一直保持了沉默,好像成了旁觀者,但是目光俱都是意味深長。
  “也罷,既然常山陰恩人執意如此,那老朽就得罪了。”葛家老族長終于咬了咬,取出蛛絲馬跡蠱。
  此蠱形如黑蜘蛛,有拳頭大小,身軀飽滿,八只觸腳黑毛絨絨,觸腳尖端堅硬油亮,宛若小小的馬蹄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向其灌輸真元,蛛絲馬跡蠱渾身緩緩地綻放出白色的微光。只要方圓五百里內,有蠱師動用標記過的蠱蟲,它都會綻放紅光,指明方向。如果蠱師將蠱蟲一直藏在空竅當中,那它的偵測范圍,只有方圓一千步。然而至始至終它都停在葛家老族長的手中,沒有任何異變。
  看到此景,葛光撲通一聲,直接跪倒在地上,向方源叩首:“常山陰叔叔,小侄錯了!求證心切,冒犯了您。請您責罰吧!”
  “請起吧,我還要謝謝你,給我洗凈了冤屈。你何錯之有?”方源微微帶笑,連忙上前一步,扶起葛光。
  時光回溯到當初,方源殺死葛謠的那晚。
  少女在臨死前,向他哭泣:“常山陰!我不知道,我怎么擋了你成功的路。但就算是你殺了我,我也不恨你。也許你是想復仇吧?我一身的蠱蟲,都留給你,希望能給你的成功帶來一絲幫助。”
  “咳咳咳。”少女咳出滿嘴的血跡,她慘然而笑,對方源哀求道,“我就要死了。在我臨死之前,有一個小小的請求。希望你能抱抱我。我好想你溫暖的懷抱……”
  但方源一動不動,目光冷冽地看著少女。
  他注視著少女,看著她臉上的表情一點點的堅硬,生命一絲絲的逝去。
  最終,花一般的少女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。
  方源看著葛謠的面龐,陷入了良久的沉默。
  “居然將蠱蟲全部留給了我?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她的確愛上了常山陰不假,但我殺死她,她能不恨我?她的愛,不過是少女情懷,幾天醞釀。她的恨,卻是喪失性命,冤殺之恨。孰輕孰重,一目了然啊。”
  “嘿!這少女終究還是太年輕,演技差得多,說話間眼中的恨意怎么能瞞得過我?我雖然缺少蠱蟲,她一身的蠱蟲也是精品,故意留給我……穩妥起見,我還是不能取。”
  接著,方源心念一動,毒須狼出動,將葛謠的尸體吞食干凈。
  至始至終,他都沒有碰一下葛謠空竅中的蠱蟲。
  看到這個結果,葛家老族長也是吐出一口濁氣,無限贊賞地看著方源:“常山陰兄弟,老朽今晚算是見識了。你不愧是草原上的大英雄,你的品行就像是今夜的月光,清純如水,毫無雜質。再骯臟的地面,也不會使月光污俗。再濃厚的陰云,也不會遮蔽月光太久。我們葛家欠你良多,小兒無知莽撞,卻還要懷疑你。我們葛家就只有這只五轉的蛛絲馬跡蠱,算是對今天的賠禮,請您一定要收下,否則老朽一生良心難安啊!”
  五轉蠱難求,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,葛家老族長將蛛絲馬跡蠱,送到方源的手上。
  方源推脫幾次,但葛家老族長執意如此,他只好“勉為其難”地收下。
  這樣一來,他就有了第二只來自北原本土的五轉蠱。
  之后,眾人繼續酒宴,一直進行到下半夜,這才其樂融融地在月下分別。
  蠻圖熱情地邀請方源,到他家族做客。而方源則表明,自己不久后就要啟程,去參加英雄大會。不過在臨走之前,定會前去蠻家拜訪的。
  看著方源和葛家父子騎著駝狼,漸漸遠去的背影,蠻圖臉上的笑容漸漸消退,變得難看起來。
  “看來這葛謠,恐怕真是死了。”蠻圖語氣沉郁。
  “父親大人,不必憂愁。”一旁的蠻多,則冷笑一聲,“這葛家想要借住紅炎谷,有求于我們,一定跑不掉的。”
  被兒子這么一開導,蠻圖臉色稍霽,他拍拍蠻多的肩膀:“你這點看得清,為父有些執迷了。這些年來,蠻家不斷擴張,有你許多的功勞。可惜你只有丙等,資質不佳啊。今后父親退位,讓你大哥接管蠻家,你也要好好輔佐他。”
  “是,父親你就放心吧。”蠻多應答得十分干脆、響亮,心中卻在冷哼。
  自己也是父親的兒子,憑什么就不能爭奪族長之位,一定要讓給大哥?資質不佳,難道就是不能成為族長的理由嗎?
  不!
  “如果大哥登上族長之位,一定會整死我的。唉,真是可惜了。我原本向葛謠求婚,就是想將葛家成為我的妻族,成為我的勢力。可恨天意弄人,葛謠居然死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逆子,給我跪下!”一到密室,只剩下父子二人,葛家老族長頓時沉下臉來,對葛光咆哮起來。
  “阿爸!”葛光嚇了一大跳,雖然不明白自己父親為何忽然勃然大怒,但他下意識地就先跪到了地上。
  “阿爸,我是你的兒子,你怎么打罵我都行,只要您能消氣!但是孩兒有個小小的請求,阿爸消氣之后,還請告訴兒子,您為什么這么生氣。兒子以后一定改正,不使得阿爸您再生氣了。”葛光道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嘿嘿冷笑,站在葛光的面前,手指著他的鼻梁:“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服氣,為父現在就告訴你原因,讓你知道今夜是何等的危險!你以為蠻多求親,是真的看上你妹妹的美色嗎?”
  葛光楞了一下:“難道不是嗎?葛謠可是我們一族的族花,多少少年一直在苦苦追求她。”
  “放屁!”葛家老族長咆哮一聲,“美色不過是權柄上的浮雕,蠻多的背后是蠻圖,他一直想要吞并我們葛家,所以蠻圖才大力支持蠻多,迎娶你的妹妹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