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44 力量才是根本

“啊,蠻家想要吞并我們葛家?”葛光驚呼一聲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葛家老族長長嘆一聲:“唉,你妹妹死了,他們根本不愿意聽為父的解釋,為什么?就是想把這個借口,當做出兵的正當理由!但是為父找來了常山陰助陣。常山陰是北原的英雄,威望極高,背后又有常家,他蠻圖也不敢強詞奪理,今夜才遺憾收手。”
  葛光訝然:“原來這背后還有如此曲折?但阿爸,兒子有一點想不通,既然您早就看出蠻家的居心,為什么還要答應這場婚事,將妹妹許配給那個猴子蠻多呢?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屈起手指,狠狠地敲動葛光的腦門:“你這里不長腦子么?為什么答應婚事?你以為為父想委屈自己的女兒?!還不是因為大風雪將近,若是能和蠻家結親,我們就能借住紅炎谷,盡最大可能保全自己的部族!犧牲你妹妹一個人的幸福,卻能保全整個葛家。這場婚姻,就是一場交易。唉,可惜你妹妹逃婚,死在了腐毒草原!”
  葛光皺起眉頭,猛眨眼睛:“阿爸,我有些明白了。”
  “不,你還不明白。”葛家老族長十分了解自己的這個兒子,恨鐵不成鋼地繼續解釋道,“今夜蠻家父子,表面上是邀請常山陰,我們隨同。實際上,真正的目的是要對付我們父子。而為父就推出常山陰,作為擋箭牌。”
  “那蠻多取出追煙蠱,用心險惡至極!你們都懷疑常山陰的時候,為父卻對常山陰信誓旦旦地說,相信他。你真當為父不懷疑嗎?為父還沒有這么老糊涂呢!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一跺腳,語氣蒼涼:“但是為父不敢懷疑他啊。我們父子能和蠻家分庭抗禮,是借助了常山陰的力量。如果懷疑他,那蠻家父子就挑撥成功,離間了我們和常山陰的關系。常山陰若不站在我們這邊,說不定今晚的夜宴,我們父子倆就回不來了。”
  葛光滿臉都是驚訝:“啊,難道他們蠻家膽大到這種程度,想要殺了我們父子?”
  “哼,你以為你這次出去搜尋,為什么會遇到那么多的風狼圍殺?北原上,用獸群借刀殺人的手段還少么?不過今晚這種情況,蠻家殺死我們倒不至于,但絕對會軟禁。到那時,他們蠻家再用葛謠的事情為正正當借口,吞并我們葛家,而葛家失去我們,又群龍無首,結局堪憂啊。”
  聽到父親的解釋,葛光總算明白了今夜的兇險,臉上流露出后怕的情緒。
  “為了部族,為了大局,就算常山陰真是兇手,我們也不能去懷疑他!你真以為我忘記了蛛絲馬跡蠱嗎?怎么可能!但你偏偏要提這茬,萬一真的證實了常山陰就是兇手,怎么辦?”葛家老族長語重心長。
  葛光陷入沉默,良久才道:“所以阿爸,才將珍貴的五轉蛛絲馬跡蠱,贈送給常山陰。就是要彌補我們和他關系的裂縫,讓他站在我們這邊是嗎?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點點頭:“你總算有點領悟了。兒子,你雖然資質出色,修為也高。但是要成為葛家的新任族長,還差得遠吶。”
  “阿爸,有你在真好。兒子今后一定向您多多學習。葛家少了誰都行,就是不能少了您吶。”葛光心悅誠服地道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微微搖頭:“歲月不饒人,阿爸我已經老了,今后葛家還是要靠你的。唉……經過這件事情,我也算認清了蠻圖這個人。他就是貪婪的豺狼,再多的財富,也填不滿他的心。”
  “如今你妹妹也去了,我們想要借紅炎谷也失去了名義。總不能拆散了家族,全部投靠蠻家吧?不,葛家絕不能這樣泯滅,否則我就是葛家的千古罪人!經過這一夜,為父已經想清楚了,不能停留在這里,早晚要被蠻家謀害的。幾天之后,我們就啟程,趕往英雄大會。”
  “阿爸,我們就這樣走了,蠻家會輕易地放過我們?”葛光擔憂地問道。
  “他們當然不想放過我們,但是我們隨同常山陰一起走。蠻圖忌憚常山陰,是不敢出手的。”葛家老族長嘿嘿一笑。
  “那我們這樣利用常山陰前輩,是不是……”葛光有些不好意思。
  “你這傻瓜!為什么不利用?利用有什么不好?好的獵手,都善于利用周圍的一切。當我們力量不足時,就要用智慧來彌補。這一切都是為了家族的生存啊!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斥責一番后,停歇下來,臉上浮現出復雜的神色:“不過這個常山陰,的確是名不虛傳的英雄人物……也許他已經看出來了,但他始終站在我們這邊。如此正直仗義,扶住弱小,這才是真正的正道楷模,是人世間的明光。兒子,慶幸吧,讓我們葛家遇到這樣的人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時光匆匆,又過去數天。
  房間內,方源看著手中的骨竹蠱,被鬼火燃燒殆盡,呼出一口濁氣:“這是最后一只骨竹蠱了。”
  這些天來,他勤修不輟,將禮盒中上百只骨竹蠱,都全部用完。
  經過他大力的搶修,戰骨車輪上最為嚴重的八道傷口,都被修復成功。雖然如今的戰骨車輪上,仍舊是傷痕滿布,但總算是脫離了危險期。
  將戰骨車輪送回空竅,方源開始檢視自己的空竅。
  他是四轉巔峰的修為。
  因此空竅四壁,是透明的晶膜。真元海高達九成,都是真金真元。
  但是方源初到北原不久,在沒有完全適應的情況下,真金真元只相當于初階的淡金真元。
  所以,方源目前的修為暫時停滯了。用淡金真元,當然突破不了壁障,成為五轉蠱師。
  “要加快適應的速度,也不是沒有辦法。最常用的,就是用三更蠱,加快自身的時間。但是這樣一來,蠱師剩下的壽命就會硬生生地縮短三倍。”
  此舉急功近利,方源當然不取。
  原本倒不是因為他珍惜壽命,而是春秋蟬。
  方源若對自己用了三更蠱,他身上的光陰長河的流速,就加快三倍。那么,寄居在他身上的春秋蟬,恢復速度也會提升三倍。
  除了本命蠱春秋蟬,以及藏在腐毒草原上的定仙游蠱之外,現在方源的身上還有不少蠱蟲。
  首當其沖,兩只五轉的蠱,都來自北原本土。
  一只是戰骨車輪,目前正在修復,短時間之內無法提供任何的幫助。
  另一只則是蛛絲馬跡蠱,可以用來偵察、追蹤。
  “葛家底蘊還是有的,居然有一只五轉的蛛絲馬跡蠱。此蠱可用來追蹤蠱蟲,是捕捉野生蠱蟲,防備它們逃竄的有力手段。可惜,葛家老族長雖然有這蠱蟲,卻不敢出去尋找自己的親身女兒。”
  對于葛家、蠻家的爭斗,方源洞若觀火。
  蠻家的三子蠻多,野心很大,想要染指族長之位。但礙于自身修為不足,就看上葛家。想要通過迎娶葛謠,將葛家成為自己的妻族,幫助他爭奪族長寶位。
  蠻圖未必看出蠻多的真正用心,但是他對吞并葛家一直很感興趣。
  而葛家則是想利用聯姻,犧牲葛謠一人,借助蠻家的紅炎谷,捱過十年一次的大風雪,渡過眼前的難關。
  葛家當然不想拆散整個部族,但蠻家卻想著完全吞并這塊大肥肉。但又怕被肉中的骨頭卡住咽喉。
  葛謠逃走后,蠻家極力抓住這個正當的借口不放。甚至很可能暗中,對葛光出手。
  只要殺掉葛家族長父子,那么葛家就會群龍無首,陷入內亂,更方便蠻家吞并。
  葛光懵懂無知,葛家的老族長卻是年老成精,漸漸看清了局面,發現自己是無法滿足蠻圖的貪婪,但又泥足深陷,只好隱忍不發,整日坐鎮在部族中,不給蠻家暗中下手的機會。
  而常山陰的到來,帶給了葛家脫困希望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也許在得知方源“常山陰”的身份時,就想到了利用。因此,他熱情洋溢地招待方源,甚至一見面就送出一百萬的厚禮。
  之后,他也利用得很好,借助常山陰的力量,和蠻家角逐。
  那場月夜下的晚宴,看似其樂融融,實際上三方的比拼,背地里暗流洶涌,藏著刀斧之險。
  結果是——
  蠻家一方攻勢受挫,不僅沒有針對住各家,而且還失去了葛謠這個正當的借口。但這方沒有失敗,他們仍舊是最強大的。
  葛家一方,推出常山陰,利用他的力量,成功地捍衛了自己的部族,暫時渡過了這次危機。他們成功了,但他們仍舊處于弱勢地位。
  而方源,則是揣著明白裝糊涂,借助這兩方的爭斗,達成了原先登臺亮相的目的,同時從中得利,壯大自身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人與人之間的爭斗,并非全是慘烈的簡單搏殺。哪怕在民風彪悍的北原,也有智計和謀算的較量。
  至于葛謠……
  這個單純的少女,不過是兩大家族政治斗爭的犧牲品。
  甚至根據方源的暗中猜測,葛謠的逃婚也頗為蹊蹺。能夠在外松內緊的葛家營地中逃出去,說不得就是葛家老族長暗中安排,試探蠻家之舉。可惜現實總會有意外發生,謀算雖好也趕不上變化,也許是蠻家族長的大兒子、二兒子的勢力出手,唯恐蠻多坐大,希望葛謠去死。總之葛謠逃到了腐毒草原里,碰到了方源,才發生了之后一系列的事情。
  搖搖頭,方源將心中的這些猜測排出腦海:“任何計謀的基礎都是力量。蠻家為什么不直接吞并葛家,是因為他們不是超級家族,只是大型部族,力量有限。葛家為什么轉危為安,除了利用了我之外,本身他們也曾經是大型家族,有著底子。如果葛家老族長,本身有五轉修為,恐怕早就取出蛛絲馬跡蠱了。”
  “不管哪個世界,力量才是根本吶。如此一來,精明如葛家老族長,恐怕要準備遷徙部族了。十年風雪的危機,還是要借助王庭避禍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