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45 小人之心君子之腹

此后事情的發展,果然如方源所料的那樣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僅僅一天之后,葛家老族長拜訪方源,說自己想通了,不想借住紅炎谷,而是想舉族遷徙,去參加英雄大會,爭取進駐王庭。
  方源知道葛家老族長的意思,無非是想再次利用常山陰,來脫離蠻家的掌控。
  方源欣然同意,若他獨自一人在草原趕路,也比較麻煩。有了葛家一族同行,其中的風險就會下降很多。同時,也是對自己的一個掩護。
  “葛老哥看得明白,只是啟程之事,宜早不宜遲。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,想必蠻家那邊便會立即有所察覺。”方源叮囑一聲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心中凜然,單聽這話,他就明白,常山陰絕對是一個明白人。
  方源又繼續道:“本來是答應了蠻家,想去那邊拜訪。但既然葛家要遷移,保險起見,我就不去拜訪了。就說我近日來修行,感到修為有回復跡象,索性閉關。我這就修書一封,要需要老哥找人,代為轉交。”
  如果葛家不遷徙,那方源拜訪蠻家沒有什么不妥。
  但如今葛家要走,蠻家自然不愿意放過嘴邊的這塊肥肉。蠻家顧忌的是葛家和常山陰的聯合,說不定蠻家就會軟禁常山陰,掉過頭來再來對付葛家。
  先前,葛光找到風狼群的圍殺,很大可能就是蠻家的手腳。蠻家到底是正道,顧及影響,殺害常山陰倒不會,但葛家這塊肉太肥了,以各種理由軟禁常山陰,蠻家也是能做得出來的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聽了方源這話,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站起身來行了一禮:“在老弟面前,我這點才智算什么?我先前是糊涂了,整個局勢還是老弟看得明白啊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身在局中,常常自迷,這是常有的事情,老哥無需掛懷。只要脫離這片地域,葛家就是海闊天空!”方源寬慰了葛家老族長一句,之后當場寫信,再交給葛家老族長。
  “葛老哥,我還要繼續修行,就不送你了。”
  “今日我下令準備遷徙,信一定會送到,告辭。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拿著信,退出房門。
  回到王帳之后,他便立即召集家老,下了命令,全族準備遷徙。
  經過葛謠聯姻一事,葛家的家老們,都對蠻家感官極差,紛紛贊嘆此舉英明。
  葛家父子回到書房,老族長當場就拆開方源的信。
  “阿爸,你這行為不太好吧?”葛光感到不好意思。
  “嘿,今天為父就給你再上一課。這是常山陰寫給蠻圖的信,但他卻沒有動用信蠱,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葛家老族長嘿然一笑。
  “是因為他沒有信蠱嗎?不,如果他想要用信蠱,大可以向我們葛家借用啊。”葛光思索了一下,忽然眼前一亮,“難道他是故意這樣做的?”
  “呵呵呵,不錯!他之所以用這普通的信,就是想讓我們看的。葛家要遷徙了,接下來他會和我們同路,這封信就是他用來表明坦誠合作的意向。你過來,我們父子一起看看。”說著,葛家老族長便拆開了信。
  信中的內容很簡單,說明自身原因,要閉關恢復修為。對不能親自拜訪蠻家,表示遺憾,今后有機會一定會彌補這個遺憾。
  在信的后段,方源又向蠻家求購骨竹蠱,表示愿意用高于市價兩成的價格買賣。同時,還開了一大堆的煉蠱材料,以及三更蠱等等蠱蟲,希望可以交易。
  “原來常山陰叔叔,需要這些東西。阿爸,我覺得我們葛家應當盡量地滿足他。畢竟他幫了我們葛家這么多。”葛光道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卻是盯著手中的信,眼冒精芒,心生一股寒意。
  葛家和蠻家的這場爭斗,多在暗處較量,沒有撕破臉皮明爭。這是正道的游戲規則。
  犧牲者有許多人,葛家的一位家老因為蠻多的山門挑戰而死,葛謠也命喪腐毒草原。除此之外,還有不少葬身狼口的蠱師。
  在這場爭斗中,不論蠻家,還是葛家,都不是勝利者。蠻家沒有達到目的,葛家有許多犧牲。
  惟獨一人,卻是實實在在的得益者。
  這個人就是“常山陰”。
  想想看吧,“常山陰”從腐毒草原而來,身上一窮二白,蠱蟲都不全。現在呢?
  在這場暗斗中,他賺得瓢盆滿缽,單單元石方面就有一百多萬的收益。更別提那只五轉的蛛絲馬跡蠱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忽然明白:葛家利用了常山陰,但常山陰何嘗不是利用了葛家?常山陰看似無辜地被夾在兩族之間,陷入爭斗的漩渦,惹上了不該惹的麻煩。但事實上,兩邊的人都不想得罪他,他反而左右逢源!
  “我們不需要為常山陰準備這些東西。這信上的東西,蠻家會給他送過來的,甚至還極有可能無償地奉獻。”葛家老族長吐出一口濁氣,好似要把心中的寒意驅除掉。
  “啊?”葛光驚訝無比,“這不可能吧?常山陰叔叔明顯在幫助我們,蠻家不會這么笨吧?”
  “身處高位者,眼界是不一樣的。這些東西,能值多少?不過十幾萬塊元石罷了。對于蠻家根本不值一提,九牛一毛都算不上。付出這些代價,交好一位高手,何樂而不為?你再想想我們又給了常山陰多少?”
  葛光立即想到那一百萬的元石,還有那只五轉蠱蛛絲馬跡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又深深嘆息一聲,這里面還有一層意思,解釋給葛光聽還嫌太早。
  常山陰為什么要和蠻家做交易?
  這其實不是做交易,而是做交情!以此手段,常山陰向蠻家表明,自己雖然違約,沒有拜訪蠻家,又身處葛家,但他卻不是蠻家的敵人。他不想和蠻家成為死敵,而想成為朋友,因此可以進行交易。
  蠻圖不是傻子,自然能讀懂常山陰在信中,釋放出來的善意。蠻家如果拒絕這場交易,那就是拒絕方源的善意。如果按價買賣,一板一眼,那就是表明冷淡不滿的態度。如果直接贈送,就是說明蠻家接受這股善意,愿意和常山陰成為朋友。
  這場交易不是重點,重點是交易背后的東西。
  這種隱晦而又含蓄的交流,正是正道高層經常玩弄的把戲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忽然又靈光一閃,冒出一個念頭:“這個常山陰,之所以如此幫助葛家,也許未必是因為正直的本性。而是因為他只有和葛家站在一起,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。”
  蠻家本身勢大,多出一個常山陰,只能算是錦上添花。但葛家弱勢,多了常山陰,卻是雪中送炭,傾覆實力天平的重要砝碼。
  這個念頭,讓葛家老族長渾身微微一抖,心中寒意驟盛,冰涼幾乎徹骨。
  老族長下意識地就又否定了這個猜測:“如果常山陰這等的英雄,都如此謀算,那這世間還有何正義和光明呢?我這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啊。”
  三天之后。
  蠻家父子等人,站在山丘上,看著葛家一族緩緩向南遷徙。
  “父親大人……孩兒有一事不明,想請教父親。”蠻多開口道。
  “說。”
  “您將信中談及之物,全數奉送給常山陰,這點孩兒能夠理解。但為什么還要贈送給葛家,三萬擔糧草呢?葛家這塊肥肉飛走了,我們還要往上面倒貼。這……”蠻多神情分外不甘。
  蠻圖目光深沉,看著葛家大部隊離開的背影,只說了一句:“蠻豪,你來解釋吧。”
  站在一旁的家老蠻豪,則笑著解釋道:“三公子無需憂慮,其實族長大人早有安排了。葛家想要就這么離開,那是他們想得太簡單。三萬擔糧草中,已經被暗中用了許多引狼蠱。同時,已經有族人在前方勾引,大約有三支萬狼群,在等候著他們呢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!”蠻多頓時想明白了,“父親英明啊。一旦葛家抵擋不住狼群,我族就會出動,將其救下,借此良機吞并。就算日后有人質疑,這三萬擔糧草,也足以表明父親大人的坦蕩和真誠,堵住那些懷疑者的嘴巴。只是……”
  說到最后,蠻多語氣遲疑。
  蠻豪嘆息一聲,接口道:“只是這樣一來,葛家也損失慘重,我族吞下葛家的獲利,也要減少許多。甚至因為照顧傷員,還要投入一部分財富。”
  但蠻多搖搖頭,蠻豪說的并非是他的顧慮:“只是葛家有那個常山陰在。他號稱狼王,這些狼群能阻止他嗎?”
  蠻圖的眉頭,微微皺起來。
  蠻多的話說中了他的心思,他也是有這樣的擔憂。
  可是葛家走的太干脆了,蠻家乃是正道,一舉一動要考慮影響,短時間內只有引出這三支萬狼群。
  如果葛家撐過這狼群的攻殺,那蠻家只能看著他們揚長而去。但若在攻殺中,葛家損失慘重,那么蠻家就有出兵“援救”的理由。
  這個計劃,最大的變數,就是常山陰。
  “三公子勿憂,這常山陰雖然號稱狼王,但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。他現在的修為已經掉落到四轉初階。那次晚宴上,我們也暗中探查過,他的魂魄也不再是千人魂,如今只有百人魂的程度。”蠻豪帶著不屑的語氣道。
  “呵呵,他就算是狼王,也不過是茍延殘喘的老狼王。再者,他的手中有什么底牌?只有一千多只風狼,一千多只毒須狼,一千多只水狼。哈哈哈,面對成千上萬的狼群,這些兵力能成什么事?依我看,不久后他的名聲就要毀了。我們就等著吞并葛家好了。”
  蠻多沒有直接反駁,只是說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