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46 龜背狼群

“急報!前方三千里外,出現大批的龜背狼。塵?緣?文?學?網數量眾多,疑似是一支萬狼群!”葛家的偵察蠱師急速奔行,來到葛家老族長面前大聲稟告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面色嚴肅,向來人揮了揮手:“再探。”
  早在之前不久,他就已經收到偵察蠱師發送的信蠱。但在戰場上,為了防止信蠱被敵人半途截獲,通常還會有偵察蠱師來往奔行,親自傳信。
  “龜背狼乃是野狼當中,防御最強的狼種。上萬只的龜背狼,是一塊硬骨頭啊。”
  “之前令蠱師吸引它們,但沒有效果。這支狼群還是朝我們來了。”
  “哼,我們才開始遷徙幾天?這狼群就來了,看來蠻家是不想放過我們……”
  “幸好它們速度不行,留給我們布陣的時間。”
  葛家的一眾家老,議論紛紛。
  在這亂戰的北原,能爬到高位的蠱師,沒有一個是笨蛋。這時都已經反應過來,認清了現實。
  葛家大部隊早已經停止不前,結成圓陣。大量的蠱師正在緊張地用蠱蟲,起高墻,搭箭塔,鋪設多層防線。
  而葛家高層,則坐鎮中樞。
  “我兒。”葛家老族長輕聲呼喚。
  “父親大人,孩兒在!”葛光立即領命。
  “去請常山陰大人過來罷。”值此葛家生死存亡的大戰,葛家老族長不愿放過任何一個戰力。
  “是。”葛光躬身領命,下了去,剛出了王帳,就見到了方源。
  “叔叔。”葛光高興地呼喚一聲,行了一禮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徑直朝前走,語氣微急:“狼群來犯的事情,我已經知曉。怎么樣,情況如何?”
  “距離狼群沖擊,大約還有半刻鐘。自本家遷徙以來,為防止蠻家搗鬼,父親就廣派輕騎,偵察范圍擴大到六百里之外!”葛光跟上方源的步伐,走在身旁,匯報道。
  兩人來到王帳,王帳坐落在山丘上。
  山丘也經過蠱蟲作用,山勢被拔高,葛家高層站在山丘上,視野良好。
  這也是遇到狼群,若是遇到鷹群、雕群或者鴉群攻伐,葛家就會挖開地洞。總之應對方法不一。
  見到葛家高層,眾人匆匆一禮,氛圍緊張,有山雨欲來的凝重感。
  “有狼王賢弟相助,葛家多么榮幸,老夫我也心安了。”葛家老族長感嘆著,感激之情,溢于言表。
  “呵呵呵,我和葛家緣分不淺,同行一路,朋友之間就當互相扶助,應該的!情況如何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“狼王請看。”葛家老族長便領著方源,來到桌旁,指著上面的羊皮地圖,介紹了周圍的地形,葛家布置的防線,以及狼群的動向。
  “貴族安排得當,應對無錯。”方源首先恭維了一句,然后伸出手指,指著地圖上的標示。
  眾人目光望去,這是一條營盤旁的河流。
  “周圍既有這道地險,為什么不利用它來防守?”方源提議道。
  “老弟有所不知,我們之前也有如此想法。但大部隊行動緩慢,要到達河邊,再安營扎寨,布置防線,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。”葛家老族長苦笑一聲道。
  部族遷徙,大多數族人都用大胃馬。但大胃馬裝載多,速度慢。
  葛家蠱師們騎著駝狼,倒能快速行進到河邊。但絕大多數的凡人就只能落到后面,狼群一來,凡人恐怕就要被屠戮一空。
  任何的部族,沒有凡人,哪有未來的蠱師?凡人是所有部族的基石。
  但方源朗笑一聲:“老哥,我也是北原人,這點我當然知道。我們不能靠近河邊,但可以讓河水來我們這里啊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葛家高層紛紛眼前一亮。
  “不錯,我們可以挖開溝渠,勾引河水,輔助防守。”
  “龜背狼身軀沉重,無法泅水,一落到河中,就會沉入河底,被活生生淹死。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,快下令吧!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也干脆:“命,葛翠一隊,葛相七隊,葛糜十八隊立即停止手中的工作,前往河邊開鑿河道。再命三隊、五隊、十六隊接手一隊、七隊、十八隊未完成的建造任務。”
  “是!”帳外的偵察蠱師立即領命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六只信蠱分別飛出去,投向遠方。
  “幸虧有賢弟在此,指點我們迷津。”老族長又對方源行了一禮,感激的神情發自內心。
  單憑方源這個提議,就能省去葛家上百名蠱師,甚至更多人的犧牲。
  到底是狼王啊……
  一時間,葛家眾家老看向方源的目光,也隱隱變化,暗含贊嘆、欽佩之色。
  在緊張和忙碌中,時間總是過得很快。
  一位位偵察蠱師接連返回大營,匯報狼群的位置。同時龜背狼的數量,也被探聽清楚。
  有三萬八千多只。
  當狼群距離營地,只有八百里時,葛家老族長開始有條不紊地收攏偵察蠱師。
  五百里時,溝渠挖成,并且引來河水。
  三百里時,三道防線搭建完畢,作戰隊緊急就位。負責建造的輔助蠱師、后勤蠱師,都紛紛退到后方,動用元石快速地恢復真元,一刻都不敢放松。待會戰線不支,他們就是后備隊,就是援軍。
  一百里左右時,天邊影影綽綽,出現大量的狼影。
  王帳中,八只偵察蠱被催動,煙氣升騰,化為八方的景象。
  龜背狼群主要從正北方方向沖殺過來,同時東北、東南也有不少。
  狼群越來越近,凡人都能看到。
  龜背狼體格寬厚,渾身墨綠色,狼眼幽藍。背上都長著一個烏龜似的甲殼。
  這甲殼十分沉重,大約三分之一的重量,都集中在里面。作用除了防御之外,還類似于駝峰,有著存儲營養的作用。
  萬狼奔騰,大地開始微微顫抖起來。
  方源走出王帳,遠眺草原,只見茫茫狼群,覆蓋大地。再低頭看營地,葛家眾人忙而不亂,生活在北原,遭遇獸群侵襲,是常有的事情。因此不管是蠱師還是凡人,都養成強大的心理素質。
  正北的第一道防線,首先接戰。
  “打!”位居高塔上的蠱師頭目,大聲一吼,首先發出一道風刃。
  旋即,周圍的蠱師們同時出手。
  一排風刃,遙遙飛出,切割過去,瞬間打翻了數十只龜背狼。
  狼群越沖越近,蠱師們舍棄風刃不用,又換了威力更大的火蠱、電蠱等等。
  一時間,戰線上冒出無數色彩斑斕的光影,像是煙火齊放。人的吼聲,狼群的怒嚎聲,風刃穿透空氣時發出的尖嘯聲,響成一片。
  狼群頂著漫天如雨的攻擊,成功地沖殺上去。它們首先撞上了土墻。
  土墻厚實,根部又用了一層銅鐵加固。
  無數的龜背狼被撞得頭破血流,當場橫死。
  但狼群前仆后繼,一些狼踩在同類的尸體上,向上跳躍。一些狼則抓撓土墻,企圖抓破。
  接著,東南、東北的防線,也開始接戰。
  喊殺聲震天作響,傷亡開始出現。治療蠱師們開始發揮出他們的作用。
  因為準備充足,整個葛家營地開始緊密有序的運作。
  “看,是萬獸狼王!”有人指著某個方向,叫喊道。
  眾人立即循聲望去。
  這只龜背萬狼王,體型如此龐大,普通的龜背狼再膨脹十倍,比它也稍遜一籌。它霸氣彰顯,蹲在地上,不斷狼嚎,指揮狼群分流。
  龜背狼群分出五六股,開始繞著葛家營盤進攻,企圖尋找出防御漏洞。
  這樣一來,葛家四面八方都出現狼影,整個外圍方向都開始了戰斗。
  戰場之外的無名山丘上,蠻家一行人動用蠱蟲隱藏住身形,又利用偵察蠱,遠遠觀望著。
  “嘿,接戰了!”家老蠻豪幸災樂禍地笑道。
  “葛家居然引水成渠,葛家老頭還真是個老狐貍!不過,這可是三萬多頭的龜背狼,葛家就算抵擋得住,恐怕也要傷筋動骨。”蠻轟冷笑著。
  他長相酷似蠻圖族長,乃是蠻家的大兒子,如今有三轉中階的修為。
  “少族長說的是。葛家就算擋住了第一波狼群,接下來還有第二波,第三波呢。”蠻豪奉承道。
  蠻轟雖然是長子,但蠻家還未真正立下少族長。但蠻豪早已經歸附蠻轟,是蠻轟的鐵桿支持者,他稱呼蠻轟為少族長,既是奉承,也是期望。
  “少族長?”蠻轟也沒有反駁,反而點點頭,繼續道,“父親將這次重大的任務交給我,我完成之后,就立下大功。回到家族,恐怕就是少族長了吧。可惜,這次蠻多那小賊子沒有一同過來。否則我就借刀殺人,將那個陰險的小子順便做掉!”
  “蠻多雖然有些小聰明,但資質不足,根本不是少族長您的對手啊。看,百狼王上陣了!”蠻豪道。
  百獸王的身上,寄生著二轉蠱蟲,戰力強悍。它們參戰,立即讓葛家前線壓力大增。一時間傷亡數目暴漲,更有兩三頭百狼王,撞毀了土墻,狠狠地插入葛家的防線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看到葛家蠱師不斷陣亡,蠻轟嘴角上翹,流露出快意的陰笑。
  這群不識時務的蠢貨,居然不投靠蠻家,現在吃到苦頭了吧。
  “嗯?”蠻轟笑聲一滯,通過蠱蟲偵察,他看到一頭百狼王被種下了馭狼蠱。
  它頓時便改變了陣營,發出一聲嚎叫后,引發身邊狼群的一陣混亂。
  隨后,這些龜背狼,都跟隨著狼王一道投入葛家的營地里,然后匯集到一個蠱師的腳下。
  看著這個蠱師,蠻轟雙眼瞇起來:“這個人難道便是狼王常山陰?”
  “正是。”蠻豪確認道。
  蠻轟嗤笑一聲:“父親說,他就是最大的變數。我倒要看看,他究竟有何能耐!”
  (ps:明天27號,月末啦,兌現承諾。奉上用諸君投來月票為主料,所煉成的三更蠱!多出來的一更,確定在中午14點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