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50 夜襲

天空中星辰稀疏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夜晚的草原,寒風冰涼徹骨。
  兩只駝狼上,載著葛家的偵察蠱師,一老一少。
  “呼呼呼,好冷吶。”年輕的蠱師蜷縮著身子,哈著熱氣。
  “讓你多穿一些衣衫,你偏不去做。這就叫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。”老蠱師呵呵取笑著,他穿著厚實的皮袍,長袖長靴,還有氈帽,一點都不感覺到冷。
  “大叔,我這不是第一次偵察,缺少經驗嘛。”青年蠱師小聲咕噥著,并且發誓,“他娘的,明天我外出偵察,一定穿上最厚實的衣服。”
  “也不要太過于厚實。過厚的衣服,會在作戰中影響你的動作。而且過于溫暖,就容易睡去。我們是葛家的眼睛,需要時刻的警惕。最好是稍微保暖,靜止久了又會感到寒冷,這種程度最好,能無形地督促你不斷偵察。”老蠱師表情嚴肅,傳授著經驗。
  距離龜背狼群的防守戰,已經過去了三天。
  老蠱師原本的搭檔,死在戰場上,年輕蠱師補充進來,還顯得稚嫩,需要老蠱師的引領。
  “大叔……”年輕蠱師剛要開口。
  “噓!”老蠱師忽然伸手阻止,他雙眼瞇起來,盯著遠方忽然亮起的光亮。
  “那是什么?”老蠱師瞬間警惕起來,催動偵察蠱,但什么都沒有看到。
  “小子,快用你的手耳蠱聽聽!”老蠱師命令道。
  “是!”年輕的蠱師不敢大意,連忙翻身,下了駝狼,伸出右手。
  隨著真元關注進去,他的右手掌心,像是青草冒出一般,生出一股肉芽。肉芽綻放開來,形成一只耳朵。
  年輕人將右手耳朵緊緊地貼住地面,傾聽動靜。
  “沒什么啊,只有風聲而已。”年輕蠱師側耳傾聽,毫無結果。
  他笑起來:“大叔,你怪嚇唬人的。什么屁事都沒有。”
  “也許大戰剛剛結束,是我太緊張了吧。”老蠱師嘆了一口氣。他剛剛又看了一遍,沒有任何的異常,他覺得或許是方才自己眼花了。
  “緊張什么呀。我族有老族長在,更有狼王常山陰同行。再來一群龜背狼也不怕啊。”年輕人談到方源時,目光閃動,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崇敬之色。
  “是啊,有狼王的幫助,的確是我族的幸運啊。”老蠱師回想起來當時戰場上的情景,也是一臉的感慨。
  嗖嗖嗖!
  忽然,箭矢破空聲迅速傳來!
  “什么人?”老蠱師大喝一聲,下意識地從駝狼背上跳下來,順勢翻滾了幾圈。
  哚哚哚……
  一連串的尖銳骨矛,插在地上。
  “敵襲!”老蠱師的腦海中,第一時間蹦出這個念頭。他連忙站起來,向年輕蠱師的方向匆匆一瞥。
  年輕人已經被骨矛洞穿,慘死當場。
  老蠱師心中抽搐了一下,來不及悲傷,立即從空竅中取出信號蠱。
  但他還未來得及驅動,就遭到了致命的攻擊。
  他像是一座石像,呆立在原地。一條血線在他的脖頸上,漸漸地浮現出來,然后越來越明顯。
  最終,他的頭顱一歪,從脖子上徹底脫離,掉落在草地上。
  鮮血就像是噴泉,從他的脖頸處噴涌出來。
  幾道身影從陰暗中走出來,為首的正是蠻家外姓家老石武。他看著眼前的兩具尸體,傲然地道:“這種程度的螻蟻,殺他們易如反掌。”
  “家老大人威武!”
  “有家老大人出馬,葛家的這些偵察蠱師,根本就是形同虛設!”
  幾位隨從蠱師立即大拍馬屁。
  石武受用地瞇起雙眼,將目光投向葛家大部隊的方向:“哼,之前葛家能勝,是因為偵察得利,提前做了大量的準備。這次族長大人幾乎將所有的家老都派遣過來,葛家這次在劫難逃!嘿嘿嘿,我真想看看,當上萬頭夜狼突襲營地時,葛家那些人驚恐慌亂的表情。”
  葛家雖然已經遷徙了數天,遠離了紅炎谷,更成功地擊退了龜背狼群,但是蠻家并沒有打算放棄。
  在距離龜背狼群襲擊的三天之后,蠻家蠱師暗暗引領著第二波夜狼群,向葛家撲去。同時,蠻家的家老們也隨之出動,斬殺葛家大量的偵察蠱師。
  一場巨大的陰謀,已經針對葛家展開了。
  當這支萬狼群被發現的時候,它們已經距離葛家營地,只有一百里。
  “狼襲!狼襲!”高塔上的偵察蠱師大喊。
  嗖嗖嗖……
  數只信號蠱發射到上空,爆成一團團璀璨的煙火。
  “都起來,有狼,上萬頭的夜狼!!”沉睡中的葛家營地,驚醒過來。
  “速速報告族長!”偵察蠱師拼盡全力飛奔。
  葛家營地各處,都漸漸走出人影,疑惑的問話,慌亂的呼喊聲連成一片。
  王帳中,葛家老族長得知這一消息后,臉色大變。
  “這些偵察蠱師該死!”這是老族長的第一個念頭。
  但他旋即眉頭深皺。夜狼縱然在夜色中難以察覺,但如此眾多的夜狼,為什么沒有偵察蠱師提前來匯報?
  精明的他敏銳地嗅到一絲陰謀的味道。
  他連忙將這些聯想,摒除腦后。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!
  “夜狼群距離營地如此之近,想要搭建防御工事,已經來不及了!該怎么辦?”
  茫茫的黑夜中,敵情并不清楚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只知道,這支狼群數量眾多,至少是支萬狼群。但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狼群。蠻家蠱師會不會潛伏在周圍?
  急切之間想不出對策,葛家老族長只好大吼:“快傳我命令,所有葛家蠱師匯集王帳!”
  夜狼群速度極快,沖至葛家營地。
  “狼群來了!”
  “擋住,一定要擋住它們!”
  “快,催動光球蠱。”
  一位身處前線的蠱師,朝著天空,射出一只二轉的光球蠱。
  在光球的照耀下,密密麻麻的夜狼群顯露出來。
  這些夜狼,體型修長,身姿矯健,黑色油亮的皮膚,沒有毛。黑色的狼瞳,和爪牙,都在散發著殘冷的兇芒。
  一頭百狼王咆哮一聲,沖撞過來。
  “我的老天!”蠱師只來得及驚叫一聲,就被狼王撲殺當場。
  夜狼群如一股激流,將營地周圍簡易的木樁沖垮,然后狠狠地殺入到營地當中。
  這時,葛家的蠱師們還在向中央的王帳匯集。
  龐大的外部營地,則已經陷入到地獄當中。群狼興奮的嘶吼聲,人群瀕死的哀嚎聲,恐懼的驚叫聲一齊爆發出來。
  夜狼行動迅速,沖垮一個個的帳篷。很多凡人還在夢中,就被殘忍地殺死。
  他們用死亡和鮮血,做出了警示。
  內部的營地,驚懼的人群洶涌而出,糾纏在一起,相互踩踏,瘋狂奔走。
  嘯營了!
  葛家老族長站在王帳外,看到這一幕,睚眥欲裂,心痛得滴血。
  狼群屠戮的確會造成人員傷亡,但更大的傷亡,是人群踩踏造成的。如此混亂的局面,已經失控,讓葛家老族長組織人群,進行反擊的企圖化為泡影。
  大多數的蠱師,都被困在混亂的人群當中。
  只有大部分的家老,少數的精英蠱師,成功地匯集到王帳這邊。
  “大勢已去!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痛苦地閉上雙眼,手腳冰涼,陷入到深深的絕望和悔恨之中。
  “經此一戰,就算僥幸收攏殘眾,葛家也會淪落到小型家族!葛家是在我手中衰落的,我愧對列祖列宗!我是葛家的罪人啊!”
  王帳中,家老們有的在大吼,有的則神情呆滯,有的一片慌亂。
  “葛家還沒有完,諸位,如今只有一法,才能力挽狂瀾!”伴隨著一個聲音,方源闖進王帳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雙眼亮起,像是溺水的人,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  “賢弟快說!”他看著方源,急切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開門見山,斬釘截鐵地道:“如今葛家大亂,根本就防守不住,局面已經崩潰。唯有以攻代守,才有一線生機。”
  “狼王你的意思是?”葛家老族長沉吟。
  眾人面面相覷。
  方源淡淡一笑:“葛老哥,你忘了我的手中,有一只四轉馭狼蠱嗎?”
  他環顧左右,將眾人的臉色看在眼里,又接著道:“在王帳這里的,都是葛家的精銳,最強的戰力。我們即刻出發,組成一只隊伍,逆流而上,直取萬狼王。戰陣中,我將萬狼王收服,整個局面都將翻轉!”
  眾家老們臉色驟變。
  這是個最糟糕透頂的主意了!
  要知道,歷來對方獸群,蠱師們都是憑險據守,打消耗戰,即便這樣也是傷亡巨大。現在居然要以血肉之軀,逆沖萬獸陣勢,于萬千狼群當中直接刺殺萬狼王,這簡直是找死的行徑。
  這個辦法風險太大,若是是其他人說了,恐怕都要找到憤怒的呵斥,以及無情的嘲諷。
  但是現在常山陰提了出來的,眾人只能沉默。
  “瘋狂,太瘋狂了。”一位家老口中喃喃。
  其他人表現猶豫不決的神情,逆沖狼群,簡直是九死一生。說白了,就是要自己奉獻出生命,換取整個家族的生存。
  這些三轉蠱師,成為上位者太久,平時養尊處優,各個都惜命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