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51 英雄的呼喚

葛家老族長也在猶豫,他倒不是貪生怕死,到了他這個歲數,修為停滯不前,對生死也看淡了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他猶豫的是,是否要采納這個方法。
  如今葛家大勢已去,但并不代表滅亡。
  凡人死光了,大不了就去搶,在蠱師眼中,凡人只是一個數字。只要蠱師在,家老們健在,家族的架子就在。
  只是現在撤退,放棄其他人,只剩下葛家高層。恐怕暫時就得投靠蠻家了。
  而蠻家早就有吞并葛家之心,這只夜狼群的到來,恐怕就是他們的一個陰謀啊!
  但如果采納方源的這個辦法,那風險實在是太高了。一旦失敗,葛家高層完了,再多的凡人也只是被外人吞并的羊群。
  “父親,諸位叔叔伯伯,我覺得常叔叔說的對,只有這樣做才能拯救整個部族啊!”葛光開口道,看著猶豫的眾人,他感到一陣心涼。
  他還年輕,有著熱血。關鍵時刻,見識到了眾人的本色,他從未發現葛家竟然有如此脆弱的一面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一聲。
  當他得知狼群攻殺進來的時候,他先是一驚,旋即就是喜悅。
  如果他趁勢收服了這只萬獸王,那么他的實力將再現有的基礎上,再增一倍!
  這是個絕世的良機,他當然想把握住。但是要在這樣的情況下,奴役住萬狼王,就必須要葛家眾人的幫助。
  沖陣的確是有風險,但對于方源來講,危機不大。
  他是四轉蠱師,同時又有三轉鷹翼蠱,時局不利,大不了就飛著逃走。
  放任著葛家就這樣敗落,實在太可惜了。既然要利用,就要利用到最大化。
  “諸位!”方源輕喝一聲,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。
  他舌戰春雷,低吼道:“你們還在等什么?你們還猶豫什么?葛家的男兒就是這樣貪生怕死嗎?!”
  “你們聽聽外面,那是葛家的族人在慘叫。這些可惡的夜狼,在屠戮我們的父母,我們的朋友,我們的妻子,我們的耳女!葛家如果在今夜滅亡,你們都成了喪家之犬。”
  “你們能忍心看著我們的親人,在我們眼皮子底下,就這樣死去嗎?我不能!雖然我常山陰不過是個外人,但是和你們相處的這段日子里,我感受到溫暖,感受到葛家血脈中蘊藏的濃濃的愛。為了朋友,為了世間的正義,我要沖上去,為大家爭取一份生機。”
  “葛家的男兒,你們的馬刀還在不在?你們的先祖有靈,在看著你們。難道你們的血液里流淌的是懦弱和膽小嗎?”
  方源正氣凜然,連番怒吼,聲勢驚人。
  他的聲音很大,連王帳外的蠱師都被吸引。眾家老們都用驚異的目光,盯著他看。
  什么是英雄?
  挽狂瀾于既倒,只是英雄的力量。
  而每每在關鍵的時刻,危難的關頭,挺身而出,迎難而上,帶給他人自信與勇氣。這才是英雄的風采!
  葛光聽著方源的低吼聲,整個身軀都在微微的顫抖。
  這一刻,方源的形象,是如此的高大,深深地印刻在他的心里。
  他雙眼發亮,眼眶泛紅,心臟砰砰直跳,只感覺熱血在胸腔中沸騰。
  刷的一聲,葛光催動馬刀蠱,右手緊緊握住,高舉手中的馬刀。
  緊接著,這個年輕的葛家少族長大聲吼道:“不!葛家的勇武還在。葛家的馬刀還在!先祖在上,注視著我們這些子孫后輩!狼王啊,其他人怕死,但我葛光愿意隨你赴死!!”
  這番話,頓時將場中的幾位脾氣火爆的家老,刺激得羞惱怒吼。
  “大不了是個死罷了,怕他個鳥蛋!”
  “狗屁的夜狼群,老子干死你!”
  “狼王,少族長,沖陣的隊伍算我葛德一份!”
  這幾人不僅應和了,又用不屑、蔑視的目光,掃視左右。
  更多的人被激起了殺性,北原人向來彪悍。
  “殺!用我們的血來證明葛家男兒的勇武!”
  “死戰,死戰!”
  “算我一份,我也要參戰!!”
  狂熱的氛圍,漸漸充斥王帳。
  即便是不想參加這個行動的家老,也聲稱要算自己一份。他們不想落得個貪生怕死的名聲。在尚武的北原,一旦有了這個名聲,那就會招人唾棄。
  局面發展之快,令一直在猶豫的老族長措手不及。
  他年老持重,不愿意賭博。
  本來心中已經漸漸有撤退之意。只要有高層蠱師在,葛家就有底子,就可以重來。
  但沖陣的話,風險太大了,黑夜茫茫不知道有多少頭夜狼,除此之外,興許還有蠻家的暗算,常山陰也未必能壓服萬狼王。就算眾人沖殺出去,但萬一夜狼王不硬拼,主動游走遠離了呢?
  方源的計劃,漏洞太多,怎么也不靠譜。
  “糟糕。”葛家老族長看到周圍家老們通紅的雙眼,頓時明白先前的猶豫已經無用,如今只剩下一戰。
  “死戰!死戰!”
  “為了葛家,為了明天!”
  “生死存亡之際,正要看我等的熱血豪勇了!”
  王帳內外,一片喧嘩聲,士氣暴漲,軍心可用。
  方源寥寥的幾句話,就將局面引導到他想要的方向上。
  眾志成城,葛家老族長只好順勢而為,對方源深深一禮:“狼王,你是真正的英雄氣概!今夜葛家的未來,就托付在你的手中。我們都會跟在你的狼群中,沖殺出去,直取萬狼王。”
  眾人轟然領命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葛家老族長的言外之意,就是要犧牲狼群,來保全葛家蠱師。
  不過犧牲一些也無所謂。只要萬狼王到手,怎么都是賺!
  “諸位,隨我一起沖上去!”方源大吼一聲,帶領著全部的蠱師,殺出王帳。
  一些百狼王、千狼王也匯集過來。
  “常老弟,為何怎么只有這些?你的狼王呢?你的狼群大軍呢?”老族長質問,心頭猛沉。
  方源肚中暗自冷笑,憑什么要犧牲自家的狼王,來減少你們葛家的犧牲?
  萬物都生活在這片天地下,眾生皆是平等,從來就沒有誰生來高貴,誰生來低賤。
  狼和人的本質都是生命,拋開立場不談,狼和人都是平等的。
  憑什么要為人,而犧牲狼的性命?難道人生來,就比狼高貴嗎?
  不是的。
  任何的高貴和低賤,都是階級。而階級都是力量差距的衍生。
  不論地球還是這個世界,最大的法則就是優勝劣汰,大魚吃小魚,小魚吃蝦米。
  所謂的高貴,都有個基礎那就是力量的強大。沒有這個基礎,再純潔高雅的貴婦,也不過是人盡可夫的婊子!
  方源先前需要葛家同行,是因為他狼群稀少,獨自趕路,風險較大,困難較多。
  但現在,他有萬狼群,葛家的利用價值就少很多了。
  狼群聽命自己,讓它們生便生,讓它們死就死。但葛家人能做到嗎?
  “為了外人,而犧牲自己的親信?你當我真像你們一樣,是熱血上頭的腦殘嗎?”心中雖然是如此的不屑,但方源臉上則自信溫和地笑著,對葛家老族長道,“葛老哥勿憂,現在場面混亂,牧場也被沖垮,狼群都被分割了。我已經命令狼王們整合,不久后,我們將會有一支偏軍支援的。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深深地看著方源,正欲開口。
  但方源已經不給他機會,大吼道:“諸位,葛家的生死存亡就在這一刻。跟我沖啊!”
  說著,雙腿夾緊,催促著胯下駝狼,一馬當先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“殺死這些狼崽子!”
  “為了葛家,為了明天!”
  眾人跟著狂吼,少族長葛光緊隨方源身后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氣得一把抓回自己的兒子,在他耳邊大吼:“記住,你是葛家的少族長!”
  然后父子兩人,在眾人的夾裹中,展開了對夜狼群的沖鋒。
  兩位四轉,十七位三轉,以及二轉精英若干,匯集成一股強大的力量,仿佛是一柄鋼刀,直接插進戰場。
  他們氣勢洶洶,一路無狼可阻擋他們,很快就沖出營地,直指夜狼萬獸王。
  一出了營地,眾人頓時感到壓力大增。尤其是外圍的蠱師,眼中全是夜狼。
  風刃、水龍、拳石、金錐……種種攻勢,像是廉價的煙火,猛烈地綻放。群狼被打得措手不及,犧牲無數。
  眾人殺出一條血路來。
  嗷嗚!
  萬狼王的一聲呼嘯中,十二頭千狼王,數十頭百狼王匯集起來,從四面八方向方源等人奔襲而來。
  萬狼王看破了方源的想法,針鋒相對,以精英對戰精英。
  方源在不知不覺間,已經縮到隊伍的最內圍,他狂熱地高喊:“沖沖沖!加快速度,再不沖上去,我們都要完蛋!奴役了萬狼王,我們就能反敗為勝!”
  片刻之后,百狼王、千狼王參戰了。
  隊伍的前進速度,又下跌了一大截。許多二轉精銳,都犧牲了。
  “糟糕,真元不足了,只能發動自爆蠱……為了家族!”一位家老忽然高喊一聲,越眾而出,投身狼口。
  狼王張開血盆大口,一下子將其咬住。
  這位家老獰笑一聲,轟的自爆,將這千狼王當場炸死!
  這是沖鋒以來,葛家首位家老的陣亡。
  老族長看到這一幕,心中仿佛滴血。
  這些家老都是葛家的根基,都是中流砥柱。看著他們死亡,老族長就仿佛看到葛家的王帳在漸漸坍塌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