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53 老族長之死

“阿爸!”那邊葛光看到這樣一幕,立刻嘶聲狂吼,睚眥欲裂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奮戰蠱的效果消退了,夜狼王戰意消散,放過了葛家老族長,被眾人的攻勢打退。
  “就是此刻!”方源心中振奮,“蘇醒”過來。
  四轉——馭狼蠱!
  馭狼蠱化為一大蓬的輕煙,朝著夜狼王兜頭而下,將其罩住。
  這夜狼王戰意消退,又身受重傷,意識已經近乎瘋迷,現在又和方源的魂魄對拼。
  方源的魂魄之強,已經高于百人魂。
  夜狼王心中有強烈的抵觸感,但是從方源的狼人魂中,它感受到一股同類的氣息。
  抵觸感因此暴降,在方源的魂魄壓迫之下,它沒有堅持多久,被輕煙融進身體當中去了。
  “成功了!”方源眼中精芒爆閃了一下。
  狼煙蠱!
  他旋即奔到這片戰場上,噴吐出大股的狼煙,將夜狼王團團包裹。
  夜狼王頗為嚴重的傷勢,很快就穩定下來。
  它發出悠長的狼嚎,在這叫聲中,夜狼群混亂了一下,旋即掉頭撤退。
  葛家的危機,解除了!
  但是幸存下來的蠱師們,卻沒有多少勝利的喜悅。他們紛紛圍在一個深坑旁。
  深坑中,躺著葛家老族長。
  幾位蠱師正趴在他的身邊,拼盡全力治療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原本的身軀早就成為了一灘爛泥,但在這樣的治療下,他大半個身軀漸漸回復過來。
  但是沒有用!
  他的傷勢太重了,隨著治療的蠱師們的真元一一耗盡,救活老族長的微弱希望也徹底消失。
  “阿爸,阿爸!”葛光跪在地上,抓著葛家老族長手,痛聲疾呼。
  “老族長……”其余的家老們,也都是淚流滿面。
  老族長回光返照,臉色涌現出一抹殷紅,他也用力抓住葛光的手:“我的孩子,要小心……”
  他剛想要說出常山陰這個名字,但就在這時,方源推開人群走了進來。
  “葛老哥!”他的臉色盡是悲痛,雙肩微微顫抖,灑下熱淚。
  老族長深深地望著方源,嘴巴翕動了幾下,不得不話鋒一轉:“兒子,從今天起,你就是葛家的族長了!”
  “阿爸,你不能死,我還有很多的不足,我還要聆聽你的教誨。葛家還需要你呀!”葛光呼喚著,眼淚磅礴。
  老族長像是岸上的魚,張開嘴巴無力地喘息著,他的目光渙散,渾身的知覺像是退潮的海浪迅速消失。
  死亡的氣息,已經濃郁無比。
  “但是我放心不下啊!我真的有太多的放不下……”
  心中的執念,讓老族長鼓起最后一滴一絲的力量,他用力抓住葛光的手,渙散的目光也在一瞬間凝結起來。
  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,竟讓他微微濁氣,晃動葛光的手:“孩子,你要記住你是葛家的族長。為了家族,你切勿莽撞,更忌意氣用事!”
  說完這話,老族長身體一僵,然后仰頭軟倒下去。
  生命離他遠去,這位盡心盡力,三十八歲上位,八十七歲戰死沙場的葛家族長,為了葛家他鞠躬盡瘁,流盡最后一滴血。
  在保衛葛家,抗擊狼群的慘烈戰斗中,他壯烈的犧牲了!
  “阿爸?阿爸!”葛光大吼著,不愿意接受這樣殘酷的現實。
  但事實就是事實,既然已經發生,就無法挽回或者篡改。
  “阿爸……”
  “老族長……”
  戰場上,沉重的悲傷籠罩著,哭泣聲縈繞在眾人的耳畔。
  ……
  漸漸接近黎明,王帳中,明亮的燈光持續了整整一個晚上。
  在拂曉時分,蠻圖終于收到從前方送回來的信蠱。
  “只要吞并了葛家,我們蠻家的勢力就能擴大一倍!”懷著這樣的期待,他展開信蠱,目光匆匆掃視。
  很快,他的目光就黯淡了下來,眉宇間盡是失望之色。
  “父親大人,難道這一次我們蠻家幾乎盡數出動,也沒有成功嗎?”蠻多坐在一旁,也守候了多時。
  蠻圖長嘆一聲:“原本夜狼群已經沖入葛家營地,但葛家族長和常山陰聯手,匯集所有高階戰力,孤注一擲反攻。在狼群中,常山陰將夜狼王收服。使得原本糜爛潰敗的局面戛然而止。葛家翻盤了……”
  “常山陰,又是常山陰……”蠻多陷入了沉思當中。
  不一忽兒,他眼前一亮,獻計道:“父親大人,我們還沒有輸,還有最后的第三波風狼群呢。我這里又有一計。”
  “哦?說說看。”
  “我們蠻家兩次失敗,真正的關鍵就在狼王常山陰的身上。這個人的確了得,只要摒除掉他,葛家等若是我們掌中的玩物。”蠻多道。
  “你有什么計策,說吧,別賣關子。”
  蠻多陰笑一聲,侃侃而談道:“常山陰這次收服了夜狼王,這是他的厲害之處,也是他的敗筆。有了夜狼王,整個夜狼群都被收編了。這樣強大的戰力,已經超越了葛家全族。常山陰已經是葛家臥榻旁的猛獸,只要他稍稍動點壞心思,葛家就危險了。葛家族長這么精明的人物,肯定會忌憚,甚至會恐慌。我們就利用這個,散布流言,令葛家猜忌常山陰,離間他們雙方。”
  蠻圖遺憾地嘆息一聲:“此計雖好,但已經無用武之地了。我剛剛沒有告訴你,葛家的老族長已經戰死在夜狼王的爪下。葛家已經由葛光繼任了族長之位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蠻多驚愕當場,“那個老狐貍居然戰死了?怎么會有這么巧的事情?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這么一去,整個葛家就只剩下常山陰一位四轉蠱師,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和他分庭抗禮。
  再加上葛家經過兩次大戰消耗,而常山陰的狼群卻暴漲到兩萬有余,雙方的實力已經徹底傾覆過來。方源大勢已去,威望之高,再不是區區流言就能撼動得了的。
  “葛家老族長死了,但狼王健在,又收編了龐大的狼群。父親大人,拿我們豈不是再無機會了?”蠻多十分不甘地問道。
  蠻圖冷哼一聲,將手中的信蠱放到桌上,離開座位,背負雙手,在王帳內踱步。
  “還能怎么辦?難道要讓我們舉族興兵嗎?葛謠的借口已經丟了,我們沒有正當的理由。這次聽了你的計謀,動用了家老,已經是稍稍越界了。常山陰,我們蠻家這次是敗在這個人的手中啊。”蠻圖長嘆著。
  “那接下來的第三波狼群……”蠻多遲疑,又問。
  蠻圖眼中閃過一絲狠色:“已經進行到這一步,那就繼續引過去。給葛家造成更多的損失吧。如果這些風狼群也被常山陰收編,那我就等著看堂堂狼王的笑話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幾天之后,方源主動出擊,率領著大軍,迎戰風狼群。
  在他的精心操縱下,獲得大勝,除了斬殺了風狼萬獸王之外,還收編了大量的千狼王、百狼王。
  戰后清點了一下,方源便發現,自己的狼群規模已經激長到三萬五的龐大數目。
  就像做生意一樣,萬事開頭難,起步階段是最艱難的,有了累積的資本之后,反而更容易擴張。
  連續三場戰斗下來,令方源的狼群大軍已經基本成形。
  但達到這種程度,葛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。凡人死去上萬的數目,大量的高層蠱師陣亡,家老只剩下一半不到,甚至就連葛家老族長也壯烈犧牲了。
  “常叔叔,真是多虧了你,我們葛家才能真正脫離蠻家的掌控。”又過了幾天,葛光主動拜訪方源,并帶了一只四轉蠱無常骨。
  “常叔叔對葛家的恩德,猶如山川大海。但葛家內外交困,想要報恩有力未逮。這只小小的四轉蠱,是晚輩在族庫中發現的,也許對叔叔有用,這就拿過來了。”葛光沉穩地道。
  挫折使人成長。父親死后,葛光就接任,成為族長。整個人像變了一樣,沉穩了許多。
  “你最近才開始擔當族長,掌握族群,有什么需要幫助的,可以跟我說一說。或者其他家老有沒有不服的,也可以跟我說。”方源接過無常骨蠱,關切地問道。
  “家老們有沒有陰奉陽違的。只是如今家族里元石不足,糧草也損毀了大半,撫恤傷員等等令族庫十分虛空。最近情況穩定了,之前幾天甚至出現族人偷偷逃跑的情況。唉,尤其是食物這塊,再這樣下去,過不了半個月,糧食就消耗光了,整個部族都要挨餓。”葛光說到這里,看了看方源,目光有些閃爍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我知道你想說什么。貴族為了喂養我的狼群,的確負擔很大。”
  葛光連忙站起來:“晚輩慚愧,常叔叔有恩于我們葛家,但是現在卻還要叔叔您……”
  “呵呵呵,無妨無妨。其實今天你就算不提,我也要說的。狼群數量的確過多,我也不愿拖累葛家。這樣,接下來我會親自率領狼群,出去覓食。同時在捕獵的時候,故意削減一些數目。產生的狼肉,可以做為葛家族人們的口糧。”方源溫和地笑著。
  “常叔叔,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話,才能表達晚輩對您的敬仰之情!”葛光感動了,眼眶泛紅,所謂患難見真情不外如此。
  “說起來,你父親的死我也有責任。畢竟這個想法,是我提出來的。狼群我會削弱到三王兩千頭。我會一路陪著葛家同行,我想葛家也需要這股力量護衛吧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  “小侄明白。”
  方源拍拍他的肩膀:“好好努力,不要辜負你阿爸對你的期待。下去吧。”
  “是,小侄告退。”
  望著葛光離開這里,方源心中冷笑一聲。
  年輕人就是稚嫩吶。若是葛家老族長在,恐怕這個時候,早已經開始千方百計地削弱狼群吧。
  畢竟現在的方源,已經有能力屠戮整個葛家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