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7 換蠱

“少年郎,您請喝茶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這可是上好的云煙茶哦,快嘗一嘗罷。”瑯琊地靈做到云床旁,親手為方源沏了一杯茶。
  方源坐在地靈曾經坐的位置上,無語地看著眼前的這個活寶地靈。
  剛剛方源又和地靈交談了幾句后,弄明白了——原來這地靈極其喜歡收藏秘方,看到精妙的秘方千方百計就想得來。
  若是旁人,地靈早就敲詐勒索了。但對于方源這個魔尊后人,他恐嚇不住,只能軟語相求。
  “英俊的少年郎啊,茶好不好喝呀?開不開心啊?看在這盞茶的份上,那個人皮蠱的秘方,你就換了吧。”瑯琊地靈一臉討好地笑著,對方源擠眉弄眼。
  方源沉默地喝著茶。
  原本心中仙風道骨,神秘強大的瑯琊地靈的形象,正在迅速的崩塌。
  “少年郎,你就行行好吧,可憐可憐我這個老人家!我一個人生活在這里,多么苦悶,多么寂寞,多么饑渴啊。我每天只能看這些秘方解悶。難道你能忍心,殘忍地拒絕我這個可憐的老頭子嗎?”地靈一副白胡子白頭發白眉毛的老爺爺形象,眼巴巴地望著方源。
  “喂,你有點自覺好不好。你是地靈,不是人吶。”方源眼角抽搐著道。
  “少年郎,你說什么就是什么。只要你能把秘方給我,你怎樣我都行!”老爺爺向方源拋媚眼。
  方源強忍著將這貨一腳踢下去的沖動,大吼道:“不換,就是不換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渾身僵滯了一下,然后放聲痛哭,在地上打滾:“不,我就要。我要秘方啊,我要秘方啊。少年,你太殘忍了,太兇殘了,太沒有同情心了。居然不換,換了你能死啊!你就換吧。”
  “真是,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……”方源滿頭的黑線,心中原本假象的,關于瑯琊地靈的神秘強悍的形象,已經碎了一地。然后又被人狠狠踩成了渣滓。
  不過,這倒也顯示出了瑯琊地靈的赤子之心。
  地靈老爺爺在地上亂滾了幾圈,哭號了許久,仍舊不見方源松口。
  他只好站起來,臉色眼淚鼻涕糊了滿臉,連白頭發白胡子白眉毛上都沾著。
  “少年郎,你良心大大的壞啊。實在太殘忍了,真不愧是魔尊的繼承人……”老爺爺一臉幽怨地看著方源,好像是一個被方源始亂終棄的怨婦。
  方源終于忍受不住這樣的眼神,打了個寒顫,嘆了一口氣道:“罷了罷了,人皮蠱的秘方可以換給你。不過要等到時間成熟了之后。”
  “少年郎,你太好,你真是個大好人啊。那什么時候時機成熟啊?”地靈一蹦三尺高,開心極了。
  “呵呵呵,五百年后。”
  地靈老爺爺翹立的眉頭,頓時聳搭下來:“要這么久啊……”
  “哼,這是我最大的讓步。怎么,你不想換?”
  “換,怎么可以不換呢。算算五百年,我也可以等。少年郎,我會一直等你的哦,這是我們一生的約定。”老爺爺深情地道。
  方源捂住臉,深深地嘆息一聲:“我這里還有秘方,想換一只通天蠱。”
  一聽到方源有求于自己,瑯琊地靈立即換了臉色,身軀挺直了,腦袋微微后仰,一臉傲色:“哦,想換通天蠱啊……”
  他聲音慢條斯理,又繼續道:“實話告訴你,少年郎,我這里可有海量的秘方。你拿出的秘方,如果我這里有的話,我是不會換的。”
  方源自信一笑:“老家伙,你已經過時了。拿紙筆來,我給你先寫一道。”
  剛寫了一半,方源就停筆不寫。
  “寫啊,快寫啊,還有什么?”地靈站在一旁,急得抓耳撓腮,雙目放光。他已經確定,這是一道全新的秘方,他從未見過。
  “這可是五轉秘方,你的通天蠱呢?”
  “在這,在這。”地靈隨手一招,將一只通天蠱挪移到書桌上。
  方源寫完這道秘方,將通天蠱煉化,收入空竅。
  一旁,地靈喜滋滋地看著這張秘方。
  秘方上的蠱蟲,是五百年后的大時代,蠱師們研發出來的新蠱。在那個五域混戰,烽火燃燒整個世界的年代,各種新蠱層出不窮。
  每當這種亂世,往往都會出現九轉的蠱仙。
  方源有著前世記憶,雖然也遺忘了許多,但腦海中仍舊有大量的秘方。
  這些秘方,夸張一點說,簡直就是領先一個時代!地靈當然沒有見過。
  “你這里有神念蠱么?”方源收了通天蠱后,又問。
  “有啊。”
  “換么?”
  “難道你還有蠱蟲秘方?”地靈老爺爺又驚又喜。
  方源含笑點頭,攤開紙筆,埋頭書寫。
  但這次寫到一半,地靈就笑了一聲:“少年郎,你這個蠱蟲的秘方我這里也有啊。”
  “哦?”方源停下手中的筆,神情有些驚愕。
  他不認為,這是地靈撒謊。地靈單純,說有便是有,沒有就是沒有。
  “你不信的話,可以看看這個。”瑯琊地靈伸手虛抓,一道牛皮秘方就被挪移過來,然后放在了桌上。
  方源拿到手上一瞧,竟然真是如此。
  “看來我記憶中的蠱蟲,雖然是在五百年后涌現出來的,但未必是全新的蠱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又笑了笑,對地靈道:“不要緊,這道不行,我還有下一道。”
  但這次方源只寫了三分之一,地靈就拍手笑道:“你這道蠱蟲秘方,我雖然沒有,但有個相似的。你拿去看吧。”
  說著,他便給了方源一個秘方,相似程度高達九成。
  方源頓時明白過來:“我的這道秘方,很有可能就是蠱師在老秘方上改良的。”
  “少年郎,你的這種秘方,價值不大,我可不會換的。”地靈道。
  方源收斂起心思。
  長毛老祖在世時,就喜歡收集秘方,研究秘方。他號稱古往煉道第一仙,又活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收集到無數秘方,可以說是集秘方之大成。
  而方源自己的那個新時代,還未真正走到最猛烈的時刻,至少還未出現大夢仙尊。方源記憶中的這些蠱蟲秘方,和瑯琊福地中無數時代積累的底蘊一比較起來,就顯得淺薄了。
  “你再看看這道。”方源又埋頭書寫。
  但這些秘方,不是瑯琊福地本來就有的,就是在古方上稍稍改良過的,入不得地靈的法眼。
  方源無奈。
  他記憶中,也有一些蠱蟲。他可以確信是新蠱,但這些蠱蟲關系重大,每一道都代表著龐大的利益。每一種蠱蟲,都能改變戰局。一旦從瑯琊福地流出去,利益流失是小事,關鍵是推動歷史進程,對于方源來講弊遠遠大于利。
  “地靈,你再看看這道秘方吧。”方源想了想,書寫出星門蠱的秘方。
  地靈瞧著一眼,就感興趣。方源越寫越多,他的興趣就越是盎然。
  “這蠱蟲秘方我沒有見過,有些稀奇,有些稀奇。”老爺爺咂著嘴,喜不自禁。
  這是五轉蠱的秘方,方源因此成功地換來神念蠱。
  “少年郎,這星門蠱有意思,居然有跨域傳輸之效。五大域相互都有隔膜,但它居然巧妙地借助了黑天的力量。這種蠱蟲,歷來只有洞地蠱,通天蠱最為經典常見。你這星門一出,完全能和這兩只蠱相互媲美,平分秋色!這只蠱是你構思出來的嗎?”地靈問道。
  “當然!”方源毫不猶豫地就承認道。
  對于冒名頂替了這份名譽,他毫無愧疚之心。。
  然后,他又恬不知恥地吹噓起來:“之前的那幾道秘方,有一些也是我研發出來的,或者根據秘方改良的。”
  此舉無疑加深了他和瑯琊地靈之間的關系。
  “小友,你有煉道天賦,叫我刮目相看啊!”地靈老爺爺不再稱呼方源為少年郎,而是改稱小友了。
  “不過你這星門蠱,也有弊端。需要在夜里牽引星光,才能催動。除此之外,這煉蠱的成功率也低。不過若是再添加幾道輔料,卻是可以將這成功率提升三成。”
  接著,地靈一連說出了幾個材料的名字。
  方源皺著眉頭聽著,這些材料他聽都沒聽過。
  看來,要不是太古的材料,要不就是極為偏門,極少用到的。
  地靈又接著道:“看來這個星門蠱,最佳的搭配還是星螢。有了星螢,就有星光,星門蠱不論何時何地都能運用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方源聞言,心中砰然一動,忙追問道,“星螢,什么是星螢?”
  “星螢你不知道?對了,這種蠱群在太古就稀有,上古年代已經絕跡了。太古九天還在的時候,大部分的星螢都生活在橙天里。”地靈爆出一個秘辛。
  方源頓時失望:“既然已經絕跡了,那還談什么。”
  “所謂絕跡,不過只是說的凡間俗世罷了。我最近剛剛在寶黃天的交易中,就看到過一團星螢,好像是萬象星君的貨。”地靈回憶道。
  “真的?”方源雙眼驟亮。
  他之所以換得通天蠱,又換神念蠱,就是想冒充蠱仙,在寶黃天里進行交易,換取物資,脫離仙鶴門的商貿封鎖。
  地靈的這番話,讓他對星螢的興趣激增。
  方源眼珠子一轉,狡猾地笑起來:“地靈,我這里還有很多秘方。但我只換星螢!”
  地靈搖頭:“這個換不了。”
  “怎么?”
  “我沒有星螢蠱啊。”地靈理所當然的回答。
  方源沒好氣地道:“你沒有星螢蠱,不會用通天蠱,在寶黃天買下來嗎?”
  地靈奇怪地看著方源:“我為什么要買星螢蠱?”
  “你不買星螢蠱,怎么換我的秘方?”
  地靈搖頭,固執地道:“你的秘方,只能換福地中現有的蠱蟲。”
  方源無語了,地靈死腦筋,這點都轉不過彎來。到底不是人,只是地靈,這點變通都沒有啊。
  最終,方源勸說的嘴唇都快要磨破了,還是不行。
  地靈就是認死理。
  方源只好作罷,忽然念頭又起:“等等,地靈你說只換福地中現有的蠱蟲?”
  “是的。”
  方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:“那我用仙蠱的秘方,來換你的天元寶皇蓮,成不成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