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58 方源的尷尬

天元寶皇蓮,乃是六轉仙蠱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并非天生地養的自然蠱,而是由元蓮仙尊煉成。
  三轉的天元寶蓮,四轉的天元寶君蓮,五轉的天元寶王蓮,能夠出產真元,為蠱師的真元恢復提供極大的幫助。
  而六轉以上的天元寶皇蓮,則能夠出產仙元,用途極大。
  元蓮仙尊憑此蠱,成為歷代九轉蠱仙中,仙元最充沛的人物。
  元蓮仙尊死后,他的天元寶皇蓮受到重重保衛,是天下有名的重寶。但保存了十幾萬年后,被一位膽大包天的七轉蠱仙偷走。
  這位七轉蠱仙,就是元蓮仙尊之后,成就盜天之名的盜天魔尊。
  盜天魔尊死后,這只天元寶皇蓮也損毀了。
  長毛老祖和盜天魔尊有過交流,魔尊失蹤數百年后,長毛老祖就嘗試煉蠱。最終重新煉成了一只六轉的天元寶皇蓮。
  后來他又按照自己的喜好,將其進行提升,達到八轉的地步。
  仙蠱唯一,名稱統一。六轉之后往上晉升,名字并不會更變。
  舉個例子——天元寶皇蓮、春秋蟬,若從六轉升到七轉,仍舊是叫天元寶皇蓮、春秋蟬。
  長毛老祖死后,執念結合天地之力,化為地靈。這只八轉的天元寶皇蓮,也一直留在了瑯琊福地當中。
  “瑯琊福地后來被一位稱號鬼王的魂道蠱仙意外發現,引發了第一波攻潮。結果都被地靈俘虜。但瑯琊福地的消息,因為鬼王而走漏,吸引了更多的蠱仙。之后組織了第二波,第三波等等攻潮。直至第七波,天庭中專門派遣數位七轉蠱仙,分別攜帶著仙蠱下凡。”
  “一場慘烈的大戰之后,瑯琊福地終于崩解,而蠱仙也傷亡慘重。鳳九歌就是死在此處。而瑯琊福地中的海量秘方,都被充入天庭。中洲因此實力暴漲,以一洲之力,反擊四大域。”
  有著前世的記憶,方源對接下來的發展,心知肚明。
  現在方源忽然提出,要用仙蠱秘方換取天元寶皇蓮,地靈毫不猶豫地否決道:“這當然不行!天元寶皇蓮可以產出仙元,因此我才有資本,抗衡屢次的災劫。同時這些仙元,我還可以要用來煉蠱。天元寶皇蓮絕不會換的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啊。”方源點點頭,雖然心中早有預料,但仍舊有一些失望的情緒。
  但地靈的下一句話,又點燃了他的希望。
  “不過,我這里還有其他的仙蠱。要看你有什么秘方了。七轉的秘方,只能換六轉的仙蠱。八轉的秘方,可以換七轉、六轉的仙蠱。”
  方源眼中頓時綻放一道神光。
  他知道瑯琊福地中,還有一只七轉的馭獸蠱。
  此仙蠱可控天下任何的野獸、異獸、萬獸皇,甚至荒獸、上古荒獸!
  長毛老祖當年,就是用了此蠱,收服了許多荒獸,甚至幾頭上古荒獸,埋在十二云閣的地基下面。
  有這些荒獸護衛,整個瑯琊福地固若金湯,一直頂了六波蠱仙的狂攻,直到第七波時才支撐不住。
  “這馭獸蠱關系重大,地靈肯定也不會換。不過長毛老祖當年煉了許多仙蠱,絕不只有馭獸蠱、天元寶皇蓮這兩只。”
  方源怦然心動,想了想,開始埋頭書寫秘方。
  老爺爺地靈就站在他的身旁,背負雙手,盯著看。看了一會兒,他哈哈一笑:“這是第二空竅蠱吧。”
  “咦?難道你也有這個秘方?”方源停下手中的筆。
  “當然,我這瑯琊福地收錄無數秘方,仙蠱秘方足有數千張。”地靈頗有傲意。
  “如此財富,難怪引得天庭都來進攻啊。”方源目光閃爍,在心中暗自感嘆一聲。
  “這樣的話……”他沉思了一下,又換了一張紙,繼續書寫。
  他這次寫的,是血神子的六轉秘方。
  地靈看了秘方開頭,頓時眼冒奇光。但漸漸的,光芒黯淡下來。
  當方源寫了三行之后,他道:“你這血道秘方雖然奇妙,卻是個殘方。雖然補足了一些缺漏,但本身法理沖突,煉成功的可能性很小。你憑這張秘方,可換不來仙蠱。”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當年他拿到的這張血神子秘方,也是殘篇。經過自己刻苦鉆研,又請其他蠱仙共同修補,才有了這張秘方。
  他也知道這秘方并不十分正確。當年他之所以沒有選擇練就血神子,主要原因也有這個。
  后來他機緣巧合,獲得了春秋蟬的正確秘方。于是便舍棄血神子,改煉了春秋蟬。
  但春秋蟬涉及到他最大的重生隱秘,就算是瑯琊福地沒有這道秘方,方源也不會拿出來換蠱的。
  他在三王福地時主動暴露,那是因為深陷困境,想要一搏,奪取驚天的利益。
  現在的情形,他又不是走投無路,根本不需要冒險。
  只是如此一來,這道血神子的秘方,方源也寫不下去了。
  他所知的仙蠱秘方,也不過十幾張。但絕大多數,都是殘篇。血神子秘方已經是殘篇中最好的情況。
  他只有兩個完整且又正確的仙蠱秘方,一個是第二空竅蠱,另一個是春秋蟬。但這前者的秘方,瑯琊福地中已經有了。后者方源不敢隨意暴露。
  方源一陣沉默,思索了片刻后,開口問道:“地靈,我若是用五轉的秘方,換一只星門蠱可以嗎?”
  地靈搖頭:“不可以。只能換我手中的現有的蠱蟲。”
  方源不甘心,反問道:“地靈,你難道不想煉制星門蠱嗎?要知道這可是一只全新的蠱啊。”
  “當然想啦。雖然不適合我用,但是我卻可以放進寶黃天中販賣。嗯……不過我到底什么時候煉,什么時候能煉制成功,那可說不準了。”地靈忽然反應過來。
  他在這個時候,倒變聰明了。
  “小友,你是盜天魔尊的繼承人。在我這里,你有三次機會,讓我給你煉蠱。但是煉制仙蠱,不管成功還是失敗,都算一次。若是煉制凡蠱,我一定會將煉成的蠱交到你的手中。你若是想要星門蠱,我一定給你煉制出來。”地靈提議道。
  方源這才恍然,原來還有這個細節。
  難怪馬鴻運他要選擇三只五轉蠱。當初他淪落到這里來時,只是一介凡人,可能還不曉得仙蠱的價值。再者,凡人之軀又用不了仙蠱。所以,他才選擇了三只五轉蠱,使得自身戰力暴漲。回到外界后,力挽狂瀾,重新歸攏軍隊反敗為勝。
  等到馬鴻運成為蠱仙,他這才明白,昔日在瑯琊福地的機緣是多么可貴。可惜到了那個時候,他已經悔之晚矣。
  馬鴻運的尷尬,也是方源的尷尬。
  方源現在也是凡人,縱然有仙蠱,也運用不了。地靈小狐仙可以運用仙蠱,但不管是洞天蠱、通天蠱,還是星門蠱,都無法承受仙蠱。
  也就是說,方源即便擁有了仙蠱,也不能帶會狐仙福地里去。
  而且這三次練就仙蠱的機會,也有個前提,那就是方源必須提供仙蠱的秘方。
  如果秘方有誤,是練不成的。仙蠱唯一,如果別人已有相同的仙蠱,方源也是煉不成的。
  按照剛剛地靈所言,如果煉仙蠱失敗,這次機會就喪失了。
  盜天魔尊當年能六次煉成仙蠱,一是因為長毛老祖有傲骨,不屑于故意失敗。二是盜天魔尊才華橫溢,能力強大,充分準備和利用了每一次的機會。令長毛老祖失去了大量珍稀的煉蠱材料,六次大出血。
  現在長毛老祖死了,化為地靈,雖然也不會在給方源合煉仙蠱時搗鬼,但他到底是地靈,并非長毛老祖本人,煉蠱的本事是要打折扣的。
  那么,究竟要不要耗費這么一次寶貴的機會,煉一只星門蠱呢?
  方源陷入沉思。
  若按照一般的常理,這三次機緣最充分的利用,就應該效仿當年的盜天魔尊,煉成三只仙蠱。
  但對方源來講,困難重重。
  首先,他沒有仙蠱秘方。其次,他沒有盜天魔尊的能力,不能確保仙蠱煉成。煉蠱若是失敗,就浪費一次良機。還不如改煉五轉蠱。最后的關鍵,他只是凡人,就算是仙蠱也運用不了。仙蠱雖然價值很大,但對自己沒有幫助,帶出去反而引來禍端的話,那還不如一只五轉蠱。
  甚至五轉蠱也不適合方源,以方源如今在北原的實際情況,用四轉蠱剛好。
  “當然,這三次機緣,我可以留著,暫時不用。反正這個機緣已經搶到了手中,就算馬鴻運親至,或者那處盜天魔尊的傳承現世,也沒有什么影響。但我現在,真的需要星門蠱啊!”
  方源陷入猶豫當中,感到很為難。
  他現在的力道修行,只有三十鈞力氣,急需改造自身皮肉的蠱蟲。奴道修行方面,喂養狼群負擔極重,沒有家族支持,單靠他個人只能維持在三萬左右。
  魂魄上,狼人魂已經煉成,就差去往蕩魂山,再運用膽識蠱壯大了。境界上,明明有條件突破了,但因為異域壓制,遲遲不能突破到五轉。
  他現在的情況,就像是一個人下棋,把所有能動的棋子都走到不能在走的地步。他已經陷入一種僵局,一個深深的瓶頸。
  (ps:可惡,喝酒喝多了,今天頭疼得很。不過兩更是必須的,不能辜負大家對我的支持。新的一月,希望多一些保底的ahref='javascript:void(0);'class='voteBtn'月票/a啊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