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59 不永生都是屎

如果沒有外力作用,那么單靠他自己的力量,只能不斷緩慢積累,等到時機成熟,再做突破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但他因為有了春秋蟬,偏偏最缺的就是時間。同時若浪費時間,趕不上一些機緣,重生的優勢也就沒有了。
  “這三次機會,的確相當珍貴。但一味地留到后面再用,看似充分利用了這三次機會,但卻延誤了我發展的腳步啊。具體情況要具體分析,盜天魔尊我不能一味地去效仿,馬鴻運的選擇也太浪費這三次機會了。”
  深思熟慮了好一會兒,方源這才下了決定。
  “地靈,我考慮好了。”方源緩緩地道,“這一次就拜托你給我煉制星門蠱吧。至于余下的兩次機會,留著以后再說。”
  “真的要我煉制星門蠱嗎?你可知道,你現在放棄的是一個能煉成仙蠱的寶貴機會。或許,你可以賭一賭。就用剛剛的那道血神子的秘方。”地靈反而又勸說方源。
  他對秘方非常喜愛,血神子的秘方雖然是殘篇,但他仍舊想要收藏。
  方源搖搖頭,當一件事情決定下來,他就不會再有猶豫:“不,就煉星門蠱。”
  “也罷。這個世界上,沒有最強的蠱蟲,只有最合適自己的蠱蟲。仙蠱你用不了,但看來這星門蠱對你作用非凡。我這就來給你煉成這蠱。”
  地靈老爺爺說著,念頭一動,將五個蠱仙憑空挪移過來。
  這五個蠱仙,一個丑陋不堪,一個面目紅潤,一個青衣,一個黃裳,一個粉裙。正是鬼王一行人。
  他們進攻瑯琊福地,相互拋出各自的青提仙元,消耗瑯琊福地的白荔仙元。
  但結果是地靈故意示弱,結結實實地擺了他們一道。
  瑯琊福地中有八轉的天元寶皇蓮,白荔仙元從未缺乏過。鬼王等人手中沒有一只仙蠱,地靈將他們誘騙到福地中后。
  等到這五人沖到云閣面前,地靈便禁錮了他們一身的五轉蠱。
  鬼王等人意識到不妙,連忙將所有的仙元都使用出來,結果仍舊比不過瑯琊地靈。
  地靈連一頭荒獸都沒有調用,就將這五仙生擒活捉。
  五仙能修行到這一步,都很識時務,立即選擇了保命,臣服在地靈的手下。
  發覺自己被挪移過來后,他們很快就反應過來,紛紛向地靈行禮,并且齊聲道:“屬下拜見瑯琊地靈大人!”
  “嗯……”地靈撫摸著雪白的胡須,恢復到方源起初見他時那副世外高人的神情狀態。
  “這位是盜天魔尊的繼承人常山陰,你們也來拜見一下。”地靈介紹道。
  “盜天魔尊的繼承人?!”五仙面面相覷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。
  原本心中對方源凡人身份的輕視,瞬間消失得干干凈凈。盜天魔尊是什么樣的人?那可是九轉蠱仙!
  自太古,到遠古、上古、中古、近古,再到現在,人族的歷史上涌現的蠱仙也不過十人而已。
  一位九轉蠱仙的繼承人……
  這個身份,讓五仙震驚之后,就是羨慕嫉妒恨。
  “我怎么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,成為繼承人吶?”
  “這小子運氣太好了,太逆天了。居然成為盜天魔尊的繼承人!”
  “盜天魔尊曾經設下許多傳承,據說最大的傳承就在空穴當中。不曉得他繼承了幾處?”
  五仙思潮澎湃,紛紛對方源行禮。
  蠱仙對凡人行禮,就像是大象對螞蟻跪拜。但五仙并不覺得羞辱。
  而方源安之若素,就算是九轉蠱仙對他跪拜,他也不會覺得有多榮幸。換過角色,哪怕他向一位凡人乞丐膜拜,也不覺得羞辱。
  在他看來——
  但凡會死亡的,都是平等的。無非是早死、晚死的些微區別罷了。
  所謂的身份和階級,高貴和低賤,都不過是一群等死的蠢貨,所玩弄的虛假的把戲。這種把戲通過對比,讓其中一部分的蠢貨覺得自己活得挺好,挺不錯。
  事實上,那些自認為高貴,有身份的蠢貨,都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。那些自認為自己低賤卑下的蠢貨,更是悲哀。王侯將相寧有種乎!萬物生來就平等,何須低頭向他人?
  “唯有永生,也只有永生,才是應該追求的東西啊!不能永生的話,一個九轉蠱仙和茅坑里的一坨屎,有什么分別?!我也是一個超級大蠢貨,但是我是個不想當屎的蠢貨啊……”
  這些心理的活動,心中的志向,實在不足以向外人言語,更不屑言語。
  面對五仙的拜禮,方源淡漠地受了,拿眼看向瑯琊地靈:“地靈,難道不是你來親自煉蠱嗎?”
  “當然是我親自煉蠱,不過用這五人打打下手,也算是廢物利用了。”地靈嘿嘿笑著。
  被人稱之為廢物,又被方源如此無視,叫五仙臉色都變得很難看。
  他們心中充滿了憤怒,此時卻身陷囹圄,不好發作。只能無奈地悶著頭,聽地靈的調派。
  但由長毛老祖所化地靈親自出手,又有五仙在旁輔助的第一次煉蠱,結果卻失敗了。
  “哼,這星門蠱難煉。非是我等錯漏,而是本身就有個鐵定的成功率。”地靈解釋了一句,又對方源道,“你放心,星門蠱只是五轉,必定給你煉成功的。”
  “呵呵,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”方源半躺到云床上,并不著急。
  瑯琊福地的時間流速,是外界的三十六倍。這里過一個月,外界北原才一天都不到。
  地靈繼承了長毛老祖的傲氣,失敗了一次,脾氣有些糟糕。
  他瞟了一眼,看到方源的云煙茶已經喝光,便隨手指派一仙出來:“你!笨手笨腳的,胸大無腦。不要你煉蠱了,還不去給小友沏茶!”
  被指派出來的女仙,正是黃沙仙子。
  她心中生怒,卻不敢發作,身家性命拿捏在瑯琊地靈手中,只好咬著嘴唇,強忍怨怒,給方源沏茶去了。
  但方源卻道:“我不喜歡喝茶,你這里有酒嗎?我只喜歡喝極品的美酒,你這里可是堂堂的瑯琊福地,不會沒有吧?”
  “哼!怎么會沒有?天馬酒、清貧酒都是極品美酒,你要喝哪一樣?”
  “都取出來給我嘗嘗吧。”方源不動聲色。
  于是,黃沙仙子就成了給方源斟酒的侍女。
  這天馬酒,酒液乳白,散發著濃郁的奶香氣息。喝到嘴里,更是香醇綿柔。而清貧酒,酒色平淡,宛若清湯寡水,一點酒氣也沒有。入了口后,也是淡然無味。但是此酒后勁極大,往往喝一口,就能七八天爛醉如泥。
  趁著地靈煉蠱,方源淺嘗輒止,然后堂而皇之地將這兩壇酒,都收入狼吞蠱中。
  第二次煉蠱,也失敗了。
  地靈臉色更加難看,吼道:“哼,我就不信了,給我繼續煉!”
  方源藏酒的舉動,地靈當然也察覺到了,但此刻礙于臉面,就選擇了無視。
  “公子,請您大發慈悲,救救奴家吧。”看著地靈等人第三次煉蠱,站在一旁的黃沙仙子,泫然欲泣,小聲地對方源哀求道。
  她肌膚又白又嫩,仿佛剛剛剝下的荔枝。眉發烏青,雙眼如湖,暗藏秋波。胸脯碩大雄偉,蠻腰小巧纖細,體態絕不止窈窕,可以說是驚心動魄。
  此時又美目藏淚,別說男人,甚至女人看了都心動心軟。
  “如果能救下奴家,奴家愿意一輩子侍奉公子您,任由公子差遣。”黃沙仙子又軟語哀求道。
  這可是女蠱仙的哀求啊。
  換做別的凡人男子,恐怕早就激動萬分,第三肢都怒豎起來。男人都有一種征服欲,尤其是征服高貴的女子。
  但方源連瞧都不瞧她一眼,在前世這五仙都是炮灰,死于瑯琊福地,沒有一個幸存。他們為了貪婪和沖動,付出了應有的代價。
  黃沙仙子雖美,但在方源心中,和茅坑中的一堆糞,又有什么區別呢?
  “只要不得永生,自己也是茅坑里的一堆屎啊……呵呵呵。”方源心中冷笑。
  黃沙仙子又欲張口哀求,她對自己的容貌美色十分自信,此時也抓住冥冥中的靈機,覺得此人或許就是自己逃生的唯一機會。
  但她卻不知道,方源是個比瑯琊地靈更變態的變態。
  “你太聒噪了,滾。”方源一伸腳,將半傾著嬌軀的黃沙仙子當場踢倒。
  黃沙仙子被踢倒在地上,神情一陣發怔,好半天才反應過來——自己居然被拒絕了?他究竟還是不是男人!
  強烈的羞惱,沖擊著她驕傲的心房,讓她的臉色變得扭曲,看向方源的目光變得極為怨毒。
  “呵呵。”方源冷笑一聲,從云床上爬起來,走到黃沙仙子的面前,又照著她的臉面抬起一腳。
  一聲悶響,黃沙仙子再被踢翻,頭部撞在地板上,又發出一聲沉重的悶響。
  她一身的五轉蠱蟲,都被收走。仙元也消耗光了,受到瑯琊福地的壓制,哪里是方源的對手?
  “你!”
  黃沙仙子肺都氣炸了,門牙被踢斷,滿嘴的鮮血。她發出低沉的怒吼,神情一片猙獰,和剛剛泫然欲泣的可憐模樣,完全判若兩人。
  “哼,區區美色,焉敢惑我?你再看我一眼,信不信我將你滿嘴的牙都踢掉?”方源黑眸深幽,一片冷酷之色。
  黃沙仙子嬌軀顫抖不止,雙拳狠狠捏緊,似乎用盡了平身最大的氣力。
  但她終究低下頭顱,沒有再看方源。
  那邊,星門蠱的煉制又失敗了。
  地靈氣得跺腳,臉色又差了幾分。這邊黃沙仙子的事情,他也察覺到了。
  走了過來,地靈便對方源笑道:“小友還請不要惱怒。這個小東西我剛剛俘虜的,還沒有調教好呢。你不妨先玩玩她,讓她跳跳舞,脫脫衣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呵呵呵,材料用光了,我先去買點。”
  聽到這話,黃沙仙子如墜冰窟。強烈的羞辱感,像是海嘯一樣沖擊她的心房。
  “讓我脫衣跳舞?!”
  這個建議,讓她心寒無比,恐懼無比。從小到大,她都沒受到過如此的對待。讓一代堂堂蠱仙被如此玩弄,黃沙仙子覺得自己還不如死了算了!
  而一旁的鬼王、紅玉散人,似乎被激起了身體的**,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眼光灼熱地盯著黃沙仙子。
  平時和黃沙仙子情同姐妹的粉夢仙子、青索仙子,則默默無言,好像沒有聽見的樣子。
  眼看著人間的慘劇,就要發生,但方源冷笑一聲:“脫衣跳舞?這倒不必,有什么意思?**?征服欲?哼,全都是無聊的東西。我現在感興趣的,只有星門蠱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