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62 智道

雖然買下了十萬只星螢蟲,但交易遠沒有結束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方源還需要解決這些蟲子的喂養問題。
  “星螢蟲以星屑草為食,我這里就有大量的星屑草籽,可以賣給你。”萬象星君最先傳達過來神念。
  “我需要草籽,同樣也要你們的培育心得。先看寶光強弱罷。”方源通過小狐仙,向萬象星君、搖光仙子以及帝淵三人,傳達了神念。
  很快,三份文書進入寶黃天,各種綻放著寶光。
  這次不是萬象星君,反而是搖光仙子的文書寶光最盛,足有六尺。
  “我最愛栽草,星螢蟲反而是為了星屑草的繁衍,才故意遷移過來的一小群。選我這份文書,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。”搖光仙子傳來神念。
  方源沉思著。
  原本他已經遺忘,畢竟前世他沒用過,也用不著星門蠱。
  現在經過瑯琊地靈、通天蠱、萬象星君這些人的接連提示,他的腦海中關于這塊的記憶,是越來越清晰了。
  記憶中,星門蠱一出,有關星螢蠱的一切都成了機密,絕不會有人交易出來。
  “瑯琊地靈得了星門蠱秘方,說不定就會煉成星門蠱,放到寶黃天來販賣。一旦星門蠱放到寶黃天中,再想要獲得這些機密,就困難無比了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便做了決定,讓小狐仙傳出神念:“你們這三份,我都要了,就用仙元石結算。”
  仙元石的購買力,相當強大。
  一塊仙元石分開三份,分別買下三份文書,還剩下四分之一塊。
  方源打開這三份文書,只見上面分別寫著許多事項——
  “星屑草只能種在天上,生長在云朵上。因此常常選用上佳的云土栽種……”
  “星屑草喜陰厭陽,過分的陽光照耀,會曬死星屑草。但不能完全缺乏光線,需要的量大約是……”
  “星屑草若是有星螢蟲生存,幫助散播種籽,會蔓延更快,長勢更好……”
  三份文書,帝淵的最簡略可靠,萬象星君的別有創新,搖光仙子的最詳實繁蕪。方源取長補短,相互參照結合,很快就將一切都牢記于心,頃刻間成了培植星屑草的專家。
  他心中暗笑:“有了這些,我就能成為日后最大的星螢蠱的賣家。將來星門蠱盛行起來,必能賺上一筆!”
  “該買酒了。”方源對極品美酒念念不忘。
  他已經收集到了三種極品美酒,只剩下最后一種。
  寶黃天中,當然也有極品美酒販賣。主要是蠱仙用來煉蠱,其次才是享受生活時的上佳飲品。
  但就在方源要購買極品美酒的時候,整個寶黃天陡然沸騰了,無數道神念瘋狂地激蕩著。
  “仙蠱,有人在賣仙蠱!”小狐仙驚叫一聲。
  鏡面上畫面一閃,出現一只仙蠱的圖景。
  “神游蠱!”方源瞳孔微微一縮。
  這只在賣的仙蠱,赫然就是他所需要的神游蠱。有人先他一步,搶得了神游蠱的所有權。
  “呵,終究還是晚了一步么。”方源楞了一下,隨后輕笑出聲。
  他要煉制第二空竅蠱,就必須要神游蠱。但在三王福地中,局勢所逼,將神游蠱煉成了定仙游。
  按照《人祖傳》中記載,要飲用四種極品美酒,才能獲得神游蠱。方源一直在收集美酒,但到了如今,卻是有人先他一步。
  “沒有神游蠱的話,那么第二空竅蠱就差最后一步,不能完成了。好在還有數十年的時間。”
  “話說回來,還是我在三叉山上煉蠱過于高調,導致南疆人盡皆知。呵呵呵,所以被人搶先一步,也不奇怪。”
  方源聳聳肩,他對這個事情,其實早有預料。
  他用神游蠱煉成了定仙游的過程,很多蠱師都目睹了。此事肯定引起軒然大波,南疆的蠱仙不是呆子,怎么可能不去行動?
  只是方源之前,還是寄希望于蠱仙之間的內斗,相互之間的掣肘,因此一直在努力收集。
  人的一生中總有些事情,雖然希望不大,但是努力奮斗過了,才不會后悔。不去奮斗努力,那真的就連一點希望都有。
  “世間之事,時常都是不盡人意,我早已經習慣了。不過對方既然將這神游蠱放進來,也是有買賣的意向。那就先看看罷。”
  方源淡然自若,并沒有患得患失,心境也保持著平和。
  即便寶黃天是蠱仙最大的交易市場,也極少有買賣仙蠱的交易發生。歷史上仙蠱交易的次數,屈指可數,并且大多數都是蠱仙們先談妥了,才通過寶黃天作為中介,用寶光驗證真假,確保交易的安全。
  這些交易,絕大多數都是以仙蠱換仙蠱。但販賣神游蠱的蠱仙硯石老人,提出的交易要求卻是不同尋常。
  “我要用這只神游蠱,換取第二空竅蠱的秘方。”
  這個要求包含的信息量,就太大了,引起廣泛的關注。寶黃天中,各個蠱仙的神念此起彼伏,相互激蕩。
  “神游蠱!想不到今天,竟然能見到這只傳說中的蠱蟲。”
  “雖然是仙蠱不假,但神游蠱的效用也實在過于隨意。當年人祖太子都因此身陷險境,我們這些小小的蠱仙就更危險了。”
  “但神游蠱到底是仙蠱啊,備在身上,若是走投無路,陷入絕境之時,也可以搏一搏的。”
  “與其談論神游蠱,我倒更想知道第二空竅蠱的秘方!”
  “不錯,第二空竅蠱我早就聽聞過,想不到竟然真的有這種蠱方?”
  “第二空竅啊!嘖嘖,凡人還不能深刻理解這其中的價值。但是對于蠱仙而言,誰不心動?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已經從座位上站起身來,凝神望著半空中的通天蠱。
  他手中就有第二空竅蠱的秘方,換得這蠱,只在一念之間。
  但是!
  “這位賣神游蠱的硯石老人,恐怕是針對我而來的。他直接要求第二空竅蠱的秘方……販賣神游蠱的時機,也不早不晚,偏偏挑中我在買賣的時候……好厲害!這蠱仙的流派恐怕是太古智道,擅長推演測算。我此刻開啟通天蠱,在寶黃天買賣,已經被他算出來了!”
  智道是蠱師中,十分神秘的流派。從太古就有,流傳至今,人數一直都十分稀少。
  智道的開派祖師,乃是太古時的星宿仙尊,二代天庭之主。她活了一萬九千年,在九轉蠱仙中長壽名列第二。
  死亡前推衍天機,星宿仙尊算盡死后三百萬年一切事。她推算出死后,天庭將長期無主,乾坤動蕩,會出現三位魔尊。
  她便著手布下三局,專門留著對付三位魔尊。并囑咐后人照此進行,可保天庭三百年太平。
  她死后,果然天地動蕩,時代變遷,連續三個大時代,相繼涌現出三位魔尊。
  三位魔尊當代無敵,都攻過天庭,皆被星宿仙尊的布局所阻,功虧一簣,天庭因此屹立不倒。
  “智道蠱仙……硯石老人……”方源雙眼微微瞇起,口中喃喃。被一位智道蠱仙注意著,絕不是件好事。
  智道蠱仙,通曉天機,最擅長布局和謀算。往往坑人不漏痕跡,陰人不動聲色。是最難對付的一類強敵!
  “我在南疆出的風頭,實在太盛了。引起了智道蠱仙的注意。呵呵呵,這一世我勇猛精進,冒著奇險在懸崖上一路沖刺,沖得太快了,以區區凡人之身,都引來了蠱仙的關注!”
  這種情形,就好像是一只螞蟻,引起了大象的關注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仿佛看到,一雙充滿智慧和陰謀的眼睛正透過通天蠱,盯著自己。
  空氣中,彌漫著無形的壓抑感。
  但方源此刻心境早有不同,他仰頭哈哈一笑,盡數驅散心中的壓抑。
  “好,有著智道蠱仙的算計,無疑更有意思了。哼,區區神游蠱,區區第二空竅蠱,怎么誘惑得住我?”
  前世五百年的經驗,培養出一股對潛在危機的直覺。
  方源冥冥中感到,這只神游蠱極可能便是硯石老人拋下的魚餌。
  “仙蠱雖好,但我矢志永生,所謂的仙蠱也不過是修行證道的工具罷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與此同時,南疆,生死福地。
  一位老者,身著黑袍,散發著七轉蠱仙的幽幽氣息,靜靜地盤坐在蒲團上。
  他滿臉皺紋縱橫,雙眼一片漆黑,沒有絲毫的眼白。
  他盯著半空中的通天蠱,感受著寶黃天里縱橫蕩漾的無數神念,面無表情,一動不動。
  正是硯石老人!
  老人的身前,跪著殺人鬼醫仇九。
  他看了通天蠱半晌,臉上神情失望:“太師尊,看來那個方源沒有上鉤啊。”
  硯石老人微微一笑,絲毫不見惱怒:“這條小魚的確有點意思。能舍能棄,不過區區一介凡人,但這氣魄卻超乎大多數的蠱仙。不過他的膽子實在太大,居然將你變成他的奴隸,惹到我們影宗的頭上。這就是自己找死了。”
  仇九連忙叩首:“多虧太師尊歸來,徒孫才免遭被人奴役的悲慘命運!”
  “嗯……”硯石老人微微頷首,“小徒孫,你身上的奴隸蠱,我已經動了手腳。我算定方源必定會參與義天山正魔大戰,屆時你可臥底在他身邊,伺機而動。”
  “是,太師尊!”
  “嗯,你下去罷,將你師妹白凝冰喚來。”
  “是,徒孫告退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