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63 陰謀

一只仙蠱,懸停在半空中,散發出清麗的華光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檸檬色的光暈,全數籠罩在白凝冰的全身,深入她的空竅。
  她的空竅四壁上,已經攀附上一根根黃綠色的光藤,密密麻麻地附著在上面。
  片刻之后,硯石老人深吸一口氣,將仙蠱收回自家空竅:“好了,你的空竅被我的永固蠱作用,可保你三個月無事。按照你的修行速度,三個月之后,你須來到我這里,再次加固空竅。”
  自三叉山一役,已過去這么多時日。白凝冰的資質已經復原成十成,還原為十絕之一的北冥冰魄體。
  十成的真元,帶給空竅極大的壓力。若非硯石老人用永固蠱,加固空竅,白凝冰不會存活至今。
  雖然硯石老人對自己有救命之情,但白凝冰卻沒有誠摯的謝意,而是一直筆直地站著,冷若冰霜。
  硯石老人撤開仙蠱之后,她睜開藍色的眼眸,目光清冷,神情淡漠。
  她早已經不再是初出茅廬的無知小兒了。
  在方源身邊,她學到了很多東西。
  硯石老人是通過仇九,主動找到她,明顯是要利用她。而她加入影宗,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場交易罷了。
  硯石老人的態度很溫和,微微笑道:“白凝冰,只要你誠心誠意歸附我影宗,再次發下新的海誓。我便出手,將你轉為男身。”
  “哼,不必了。你幫我壓制空竅,我暫時加入影宗,幫你對付方源,謀取他手中的定仙游,這就是公平的交易而已。我的男兒之身,還是我親自拿回來,才夠精彩啊。托庇于他人之下,豈是我白凝冰所為?”
  說完這句,白凝冰轉身就走。
  一直到走出密室,白凝冰冷酷如冰的臉上,這才松動了一下,雙眉皺起,目光冷冽。
  這個七轉智道蠱仙硯石老人,她很不喜歡,總覺得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  對方雖然是蠱仙,但白凝冰從不懼怕死亡。一個不怕死的人,還怕什么蠱仙?
  但對方和自己的目的是一致的,都是想要對付方源,白凝冰也就答應了這場交易,暫時加入到了影宗。
  “方源……”
  念頭一起,白凝冰不禁又想起當日在三王福地的情形。
  在萬眾矚目之下,方源逆天而飛,以凡人軀,煉成仙蠱。
  其后,三王福地崩潰,眾人一片混亂,紛紛逃離三叉山。大同風刮起來,最終將整個三叉山都夷成了平地。
  小獸王的名號,被萬人念叨,很快就瘋傳南疆。方源失蹤了,蠱仙的命令則下達到各方勢力。
  與其同行的白凝冰,自然成為了各大勢力爭相追捕的目標。不管是正道、魔道都想捉到她。
  若非魏央顧念義氣,故意放了白凝冰,在傷重瀕死時分,又遇到仇九,白凝冰早就淪為階下囚了。
  仇九治好了她的傷后,便向她提出加入影宗,一起對付方源的建議。
  白凝冰謀算方源失敗,更加堅信方源有預言推算的蠱。她聽到仇九的背后,有著同樣可以布局推算的智道蠱仙,不禁意動。
  她雖然不怕死亡,但如此喪失了生命,任由方源活著,實在不甘心,實在是人生的大敗筆,太不精彩了。
  所以她便答應了仇九,暫時成為影宗門人。并和硯石老人、仇九一起用仙蠱海誓蠱,定下約定:一旦殺了方源,她就脫離,恢復自由身。同時影宗上下,不得直接或者間接地再對付她。
  待白凝冰的背影消失,硯石老人的臉色這才緩緩地陰沉下來。
  白凝冰身上,有著一股魔性,令身為智道蠱仙的硯石老人,也感到難以掌控。
  “此子無法無天,只是情勢所逼,才與我聯合,絕非久居人下之人。”硯石老人目光極為深沉。
  “不過也不要緊,我為了永生大計,籌謀了這么多年,還怕這條小魚翻騰出什么樣的浪花來?哼!”
  硯石老人冷哼一聲,又將目光投向通天蠱的鏡面。
  就在這時,有一道神念向他傳來——“我這里有第二空竅蠱的秘方,換你的神游蠱。”
  神念的主人,自稱瑯琊老仙。
  “嗬嗬嗬嗬……”硯石老人大笑起來。
  魚上鉤了!
  誰說他這魚餌,只釣方源?方源不過是一條小魚,瑯琊地靈才是真正的大魚啊。
  “瑯琊福地,傳說中收藏了無數秘方的地方。從洞天跌落成福地,當世堪稱天下第一福地!更關鍵的是,這里面更收藏了不少仙蠱。天元寶皇蓮首當其沖,我必要得之!”
  硯石老人的眼中,閃爍著炙熱無比的光芒,充滿了貪婪的**。
  他在很久很久以前,就開始謀劃了。
  甚至,瑯琊地靈手中的第二空竅蠱,就是他暗中安排,刻意流落到地靈手中的。
  以瑯琊地靈愛好收藏秘方,喜好煉制蠱蟲的秉性,必定會去煉制第二空竅蠱的!
  “接下來,就是我苦苦等尋的良機了!”硯石老人一邊冷笑著,一邊傳出神念,答應瑯琊地靈,在寶黃天中進行了交接。
  神游蠱從鏡中落下,哪怕有許多蠱蟲增益通天蠱的效果,也使得通天蠱裂痕滿布,幾個呼吸之后徹底損毀。
  瑯琊地靈不管這通天蠱,福地中還有數只通天蠱的存貨呢。
  地靈目光火熱地看著手中的神游蠱,哈哈大笑:“第二空竅蠱我早就想煉了,哈哈,這樣一來,實在太好了!”
  他當即又取出一只通天蠱,溝通了寶黃天,開始大肆搜尋煉蠱材料。
  “呵呵呵,入我甕中也!”透過通天蠱,硯石老人看到這一幕,開懷大笑。
  事關仙蠱,這場重量級的交易,自然落到許多蠱仙的眼中。
  方源也一直在關注。
  “是誰買下的神游蠱?”方源目光一閃,立即詢問小狐仙。
  “是瑯琊老仙。”小狐仙脆生應答。
  “瑯琊地靈么……果然不出我的所料。”方源雙眼微微瞇起,又凝神看著通天蠱。
  片刻后,他察覺到瑯琊地靈開始大肆收買煉蠱材料,他的雙眼閃爍出陣陣寒芒。
  “哼,這么多蠱仙,同時拋售珍貴的煉蠱材料,而且專門賣給瑯琊地靈,這明顯是個陷阱啊。地靈雖然有智,但執念更深,極容易被蠱仙利用。等一等……”
  方源忽然心頭一震。
  販賣煉蠱材料的金道蠱仙鐵甲子、魂道蠱仙王感仰、木道蠱仙檀香仙子、奴道蠱仙雪熊大仙……這些人的名字,很熟悉。不都是針對瑯琊福地,參加第二波攻潮的蠱仙么?
  一時間,方源眼中精芒爍爍,他意識到了一個原本埋藏在歷史中,不為人所知的巨大陰謀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!前世五百年,瑯琊福地先后,承受了七波攻潮,最終隕滅。這里面,原來有幕后黑手在操縱,一直在圖謀不軌。”
  先前方源只是看客,現在他身在局中,發現了這個真相。
  “這個硯石老人,販賣神游蠱,針對的不僅是自己,更大的目的在于瑯琊福地。七波攻潮,他究竟組織安排了多少次呢?”
  “如果他是南疆蠱仙,那么這些北原的蠱仙,為什么會聽他的調動?是單純的利用,還是直接的命令呢?”
  毫無疑問,智道蠱仙硯石老人,是有組織的。一個有組織的蠱仙,單單這個消息,就彌漫著一股無形的壓力。
  方源目前還不知道,這個組織就是他曾經聽說過的影宗!
  但這并不妨礙他的猜測這個組織的強大和神秘。
  一個能橫跨南疆和北原的組織,該有多么龐大?但這樣的一個組織,方源從來就不知道,前世五百年也沒有聽說過。這樣的組織該有多么的神秘?
  “當然,這一切的推測,都建立在硯石老人是南疆蠱仙的基礎之上。也許我只是恰逢其會?”
  “再想想,第一波攻潮,會不會也是硯石老人安排的呢?余下的幾波攻勢,是否又是他的手筆?至少第七波攻勢,是由天庭出手,絕對不是硯石老人的手筆。”
  這點方源可以肯定。
  天庭高高在上,源自中洲,根正苗紅,絕非南疆的地仙可以插手的。
  五大域中,最大的蠱仙組織,古往今來也只有天庭。
  天庭之強,令人窒息。只有八轉、九轉的蠱仙才能進駐。
  這點從結果上,也可以判定。
  天庭出手之后,將瑯琊福地中所有的秘方都收走了。
  “前世那個時候的硯石老人,又在哪里呢?”
  硯石老人,這是一個隱藏在歷史深處的神秘人物!在他背后,還有一個神秘至極的組織,至少橫跨北原、南疆兩大域。
  “智道蠱仙,神秘組織,天庭……永生之路果然是步步艱險啊。等我將這些阻礙,一一沖垮的時候,該是怎樣的暢快呢?”
  困難越多,強敵越多,方源卻越是斗志昂揚。
  他走的這條路,從一開始,就注定了寂寞孤獨,注定了與世皆敵。天庭、神秘組織,就好像是盤踞在這條路上的兩大巨獸。同時這條黑暗的路途上,布滿了荊棘陷阱,充斥著陰謀暗算。
  這是一條無比艱難的路。
  似乎古往今來,從未有人走到盡頭。
  而方源則是獨自一個人奮戰,這是他一個人遠征,一個人的圣戰。
  一切的動力的源頭,只是一個最簡單樸實,也最貪婪巨大,最被人嗤笑不屑,最讓人難以理解的……
  夢想。
  關于永生的,似乎不切實際的夢幻泡影。
  能不能成功,方源從未考慮過。
  他只知道,就算失敗身亡,自己也毫不悔恨。
  今天,他通過一場交易,發現了一個原本隱藏著的陰影漩渦。然后他稍稍展望了一下自己的路,那是無比的黑暗,無比的艱險,幾乎步步都是絕路。
  “既然沒有路,那就自己闖出一條來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帶笑,目蘊神光,將紛雜的思緒清理干凈,再次將目光投向通天蠱。
  是時候買舍利蠱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