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64 活棋

舍利蠱是能夠直接增加空竅底蘊,拔升蠱師境界的蠱蟲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從一轉到五轉,分別有青銅、赤鐵、白銀、黃金、紫晶舍利蠱。舍利蠱都是凡蠱,沒有六轉及其以上的仙蠱。
  這其中青銅、赤鐵、白銀舍利蠱,都在凡間大量流通。但到了黃金舍利蠱、紫晶舍利蠱,因為能夠直接影響四轉、五轉的蠱師戰力,間接地影響勢力格局,所以受到各大組織的嚴苛管禁,極少能在市面上流通。
  但到了寶黃天,黃金舍利蠱、紫晶舍利蠱都是有的。
  蠱仙用再多的紫晶舍利蠱,也不會增長修為。但紫晶舍利蠱的數量,仍舊較為稀少。
  因為黃金、紫晶舍利蠱,除了增長修為之外,本身也大量地用作煉制仙蠱。在仙蠱秘方當中有重要的催化效用。
  除去煉蠱,蠱仙若有后輩的話,也會收藏許多舍利蠱,留給后輩或者家族使用。
  因此在寶黃天中,一到三轉的舍利蠱成打賣,四轉黃金舍利蠱就少了些,紫晶舍利蠱數量更少。
  黃金、紫晶舍利蠱廣泛用于仙蠱秘方,方源煉制春秋蟬用過,煉制第二空竅蠱也用過。他說中血神子仙蠱殘方中,也需要大量的舍利蠱。
  但凡涉及到仙蠱,價格一直居高不下。不過這情況,總比凡間的管禁要好太多了。
  方源當即買下三只紫晶舍利蠱,又花費重金,收購了一只馬到成功蠱。
  此蠱比紫晶舍利蠱還要貴得多,可以增長煉蠱的成功率。
  之后,方源又買下大量的低轉蠱以及煉蠱材料,準備煉制五轉的斂息蠱等等。
  寶黃天雖然能檢測寶光,但單看寶光的高度,并不能察覺出蠱蟲身上到底有沒有動過手腳。因此并不十分安全,所以方源還是盡量自己煉制,比較妥當。
  將手中的殘方,盡數賣去,又收購大量物資,再扣除寶黃天的手續費用,這番買賣之后,方源手中的仙元石達到二十八塊。
  當然,這些仙蠱的殘方還可以重復買賣,但相應的寶光會持續下降。必須間隔一段時間,寶光才會回復。
  寶黃天中的交易,首先看寶光。寶光強,價格就高。寶光下降,就代表賣價降低。
  畢竟殘方這種東西,越多人知道,價值就越低。如果持續販賣,方源會越賺越少,對于之前購買的蠱仙,也會覺得虧。間隔一段時間再賣,對買賣雙方都有好處。
  賣方的賣價依舊,而買方多出了許多寶貴的時間,可以用來鉆研殘方,畢竟仙蠱唯一。
  “這樣一來,我手中最珍貴的秘方,只剩下春秋蟬秘法、第二空竅蠱秘方以及血神子的殘方。其余殘方,都會再賣。當然,至少要過數月。”
  這個時間,當然是指的五域時間。
  至于其他的秘方,諸如神游煉成定仙游,人盡皆知。放到寶黃天中,一寸寶光都不會有。
  “石人,還是要盡量供應仙鶴門。這也是為了不讓仙鶴門看出端倪,緩和矛盾,盡量拖延。”
  如今蕩魂山漸死,膽識蠱產量越來越低,每一次交易都讓石人數目大減。仙鶴門的耐心也在漸漸消磨,遲早必有一戰。方源也只能盡量拖延。
  “好在他們只會以為,我困守狐仙福地,將我想成甕中之鱉。怎么也不會料到,我會遠去北原,甚至還能回來。就算是那個硯石老人,也不會料到。”
  智道蠱仙,雖然擅長推演,但并非憑空臆測。而是根據一切的蛛絲馬跡,推根溯源,進行推敲。
  方源的核心蠱是春秋蟬,最大的優勢就是重生。前世五百年的記憶,星門蠱、推杯換盞蠱等等,都是領先五域一個時代的蠱蟲。
  “殘方暫時不能買賣,石人暫時只供應仙鶴門,但是我還有東西可賣!”
  方源早有計劃,這貨物不是別的,正是泥土。
  寶黃天中的泥土,都是珍稀之物。比如云土,比如腐土,比如鹽土等等。很多福地出產土壤,販賣到寶黃天中,與其他蠱師互通有無。
  方源販賣的泥土,當然也不普通,乃是和稀泥。
  當初,地災來臨,蕩魂山中了暗算,被和稀泥仙蠱的力量污染,整座山都在漸漸變成爛泥。
  但這世間之事,都是福禍相依的。
  蕩魂山山石轉變成的爛泥,都有和稀泥仙蠱的力量。這放到一些蠱仙的眼中,就是煉制和稀泥仙蠱的必備材料!
  果然,方源將這些泥土放入寶黃天中后,便立即引發了大量的關注。
  “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,居然有這么多的好貨?”
  “和稀泥,這是真正的和稀泥,有著強烈的仙蠱氣息。”
  “可惜我沒有和稀泥仙蠱的秘方,得了這些泥也沒有大用……”
  蠱仙們神念激蕩,很多人競相發出神念,相互競價。
  “我需要和稀泥的仙蠱秘方,除此之外不換其他。”小狐仙在方源的命令下,傳去神念。
  這個苛刻的要求,頓時令蠱仙們嗤笑起來。
  “用一堆泥,來換仙蠱秘方?你這想法也太過于貪婪了。”
  “和稀泥仙蠱是一次性的消耗蠱,很明顯秘方要比蠱蟲更加重要。居然大言不慚地要換秘方?”
  “這太不實際了,我勸你還是換一個吧,否則這堆爛泥只能存在寶黃天中無人問津。”
  但小狐仙又道:“我當然沒想要求完整仙方,誰的殘方寶光越高,就取用誰的。”
  蠱仙們這才不說話,開始觀望。
  須臾片刻后,一個蠱仙拿出一個殘方,寶光一丈二尺。
  這當然不入方源的法眼,他盯著鏡面笑了笑,囑咐小狐仙:“只要其他蠱仙每拿出一件殘方,我們就加一斤的和稀泥。”
  “好的,主人!”小狐仙立即脆聲應答道。
  狐仙福地中,和稀泥相當的多。
  從始至終全部的和稀泥,都被小狐仙清理出蕩魂山,都并未排出福地,而是轉移到了福地西部。
  這些年,福地中和稀泥不斷轉化,越來越多,簡直快要形成一片泥湖了。
  曾經的災禍,成了如今的資本。
  寶黃天中,蠱仙們的神念漸漸又蕩漾起來。
  每出現一份殘方,小狐仙就拋出一斤的和稀泥。這種架勢,很明確地告訴別人——咱這里有的是貨!
  一個個殘方陸續拋出,且寶光也相繼增強。從原先的一丈多,已經上漲到兩丈有余,并且還有上漲的趨勢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會兒,嘴角笑意愈加濃郁。
  他的靈魂來自地球,營銷的手段要遠遠超過這個世界。地球上商業發動,而寶黃天這里,仙元石只能勉強承擔貨幣的角色,大多數的交易還處在原始的以物換物的階段。
  方源這種手段也算是一場造勢,吸引更多蠱仙賣出和稀泥仙蠱的殘方。
  當然,這充其量也只是個小花招而已。
  接下來,方源又囑咐小狐仙,將其他事務也一一處理,安排下去。
  “時間差不多了,該是回去的時候了。”
  方源一直掐著時間。他在狐仙福地花費的時間,縮減到五分之一,就是北原流逝的光陰。
  “主人,再見。你可要常回來看看呀。”小狐仙帶著方源挪移到福地西部,在星螢蠱的照耀下,再次催動了星門蠱。
  方源懷揣著許多煉蠱材料,以及低轉蠱蟲,踏入星門當中。
  不多時,他從另一星門中踏出,回到北原月牙湖畔。
  和他算計得差不多,此刻已經臨近清晨,天邊拂曉,一絲魚肚白,在地平線上渲染。
  清風拂面,純凈的湖水帶起了陣陣微波。
  空氣清新至極,腳邊的花草上沾著露珠,湖面上已經有影影綽綽的鳥群,在撲棱著翅膀飛舞。
  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心中愉悅。
  通過搶奪了馬鴻運的機緣,方源此行得到了瑯琊地靈的幫助。在瑯琊福地中,他用了其中一次機緣,獲得了星門蠱等等。
  然后回到狐仙福地,再用通天蠱,將資源短缺的困難解決。
  “這樣一來,原本已經走盡的棋子,都有了新的發展之路。整個棋局都盤活了。”
  天邊漸亮,在狼群的簇擁之下,方源回到葛家營地。
  “我要閉關煉蠱,閑雜人等不得打擾。”他交代一句后,就將自己鎖在蜥屋當中,開始煉新蠱。
  煉蠱的材料不管來自哪里,在哪里煉成的蠱蟲,便是哪里的蠱。也就是說,方源手中的材料,雖然大多來自中洲,但只要在北原煉成,新的蠱蟲都是北原本地的蠱,不會受到異域壓制。
  他首先要煉的,是推杯換盞蠱。
  推杯換盞蠱本身是五轉,原先的那套在狐仙福地煉成,現在已經瀕臨破碎,只能再用一次。通過寶黃天,方源現在又有了材料,自然要煉成一對北原的推杯換盞蠱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月牙湖畔。
  嚴家蠱師一行九人,騎著駝狼急速奔馳著。
  “停,這里有狼群腳印!”嚴家族長忽然勒住狼頭,看著眼前大片的狼群足跡,臉色驚疑。
  “竟然有這么多的狼,這是萬狼群啊……”其余蠱師也紛紛發出驚嘆聲。
  “葛家大營,就在不遠處。你們說這萬狼群,會不會是朝著他們去的?”
  “不妙!你們看這些狼的腳印,有毒須狼、風狼,還有龜背狼、夜狼等等。”
  “野生的狼群都是單一的,這么多種狼群夾雜在一起,只能說明這狼群是受蠱師操縱!”
  嚴家族長皺眉沉吟道:“葛家曾經是大型家族,但如今遷徙流浪,早已經不復當年盛況。不大可能養得起這樣龐大的獸群。很有可能這獸群,就是魔道蠱師的手筆。我們這次是要向葛家求援,先去看看具體情況。如果葛家不妙,我們就悄悄撤走。如果能做個順水人情,那就和葛家前后夾擊狼群。”
  “是,族長大人!”眾人齊喝一聲。
  “走,去葛家。”
  駝狼再次奔行,載著一行人,向著葛家大營跑去。
  (ps:嗚呼哀哉,最近中了感冒蠱,每天都到醫院掛水。但大家仍舊在默默的一直支持,感謝!這次俺征集龍套,回饋諸君!這次征集的龍套,都是北原人,很多都會在英雄大會上露臉。經過一系列的情節后,有些龍套都會殘留下來,等到五域大戰時,和主角、以及南疆的龍套們相愛相殺……目前起點中文網的《蠱真人》書評區,已經置頂了帖子了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