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65 水魔

“來者停步!”巡防的葛家蠱師,發現嚴家一行人,開口喝止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嚴家一行人停下駝狼,由一位家老開口道:“我身邊的這位,就是嚴家族長嚴天寂大人,此次專門拜訪葛家族長。”
  “嚴家?”葛家蠱師面色微變。
  “不錯,我們的大營就駐扎在百里之外。”
  “諸位大人敬請稍候。”
  按照北原的時間,葛家剛剛到達月牙湖畔,駐扎的時間不過一天。葛家大營正在熱火朝天的建設著。
  “大人,狼群的足跡都涌入到葛家營地里去了。”一位家老小聲地對嚴家族長嚴天寂道。
  嚴天寂點點頭,目光沉凝:“沒想到這個奴道蠱師,居然是葛家的人。看來這次來對了,能夠請到強援,來對付水魔浩激流。”
  “但葛家未必會幫助我們啊。”有家老擔憂地道。
  嚴天寂冷笑一聲,一副吃定葛家的態勢:“哼,葛家也是要參加英雄大會的。我女兒乃是劉文武的未婚妻。我用劉家的名義求援,還害怕區區葛家不出力?”
  正說話間,簡陋的營地大門敞開來,葛家新任族長葛光,領著諸位家老親自出迎。
  “嚴家族長大駕光臨,是我葛家的榮幸。請進王帳一敘。”葛光熱情地邀請道。
  “怎么只是一個三轉蠱師?”察覺到葛光的修為,嚴家眾人頓時有些輕視。
  將嚴家一行人邀請到營地中用宴,喝了幾杯酒后,嚴家族長看了一眼身邊的家老。
  家老便道:“實不相瞞,葛家族長,我們這次來是想要向貴方求援的。”
  “求援?”
  家老繼續道:“不錯。我族的大小姐嚴翠兒被浩激流偷襲俘虜,浩激流卑鄙無恥,躲在月牙湖中,勒索我族。他是水道蠱師,在湖水中戰力極強。我族出動的幾次營救都失敗了。這次來,就是想請葛家支援一二。”
  “浩激流?難道就是人稱水魔的浩激流不成?”葛光想起這號人物,面色微變。
  此人乃是四轉高階蠱師,走的是水道流派,在北原惡名遠播,是一個陰險狡詐的魔頭。
  葛光眉頭深深皺起,思索了一下后,拒絕道:“魔道中人,人人得而誅之。葛家身為正道,本應該盡一份力量,但奈何有心無力啊。我的老父親戰死沙場,我臨危受命,掌管家族,葛家已經損失慘重,再無力支援貴族剿除水魔。”
  “怎么?葛光族長是不愿意嘍?”聽到葛光的話,嚴家家老們臉色都沉下來。
  一位家老冷笑著,道:“葛家族長,你的確是年輕了一點,還不知道一些事情。我這就告訴你吧。我族大小姐嚴翠兒早年就和劉文武定下親事,論身份就是劉文武的未婚妻子。如果救不回我族的大小姐,劉家日后追究起來,那么貴族也難辭其咎啊。”
  葛光面色頓變。
  北原有幾大超級家族,其中就有黑家、劉家。
  劉家的三公子劉文武,人如其名,文武雙全,天賦出眾,志向高遠。這一次他帶領著一干家臣,從劉家分離出來,自立門戶,是角逐王庭之主最熱門的人選之一。
  劉文武的勢力十分強大,嚴翠兒是他的未婚妻,如果葛家不救,日后在英雄大會上劉文武勢必會為難葛家。
  但是葛家如今已經疲憊不堪,高層戰力大損。若是再對上水魔,其中的苦果恐怕還是葛家獨自吞咽。
  葛光顧及自家利益,不愿意憑白無故地招惹水魔。但又擔憂若袖手旁觀,將來會引起劉文武的敵視。
  葛光感到十分為難。
  一旁的嚴家族長看出葛光的猶豫,他笑道:“正道向來同氣連枝,我相信葛家不會見死不救的。葛家實力出眾,就不用太過隱瞞了。來時我們發現大量的狼群足跡,只要葛家出動奴道蠱師,我們嚴家愿意先支付三千塊元石。”
  葛光怒氣暗生。
  區區三千塊元石,這是打發叫花子嗎?
  他按捺住心中的憤怒,苦笑一聲:“諸位有所不知,這位奴道蠱師并非我葛家族人,不受我的調遣。而是常山陰大人。”
  “常山陰?”嚴家族長一愣,暗自納罕這個名字怎么有點耳熟。
  葛光便把他知道的,關于方源的來歷、身份等等都做了說明。
  嚴家眾人聽之大喜。
  “常山陰,他竟然還活著!”
  “我想起來了,他是和我同輩的人物。曾經名傳北原,是萬眾矚目的奴道天才蠱修啊。”
  “棒極了!真是天助我也,常家已經依附在劉文武公子,我們這就向常山陰說明緣由,他定會援手的。”
  嚴家族長最為干脆:“葛光族長,還請引見吧。”
  葛光苦笑一聲:“如果我能引見,那早就引見了。常山陰大人清早回來,就宣布閉關煉蠱。若是干擾了他煉蠱,恐怕……”
  “怕什么?”嚴家族長站起身來,“常山陰和我同輩,我早就聞名已久。常家和嚴家都歸附在劉文武公子的帳下,我們就是自己人。劉文武公子就是常山陰的主子。再者,此事事關重大,就算干擾了煉蠱,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帶我去吧。”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葛光遲疑。
  嚴家族長臉色一板:“葛家族長,請勿拖延時間啊。萬一解救不及時,我女兒有個三長兩短,劉文武公子怪罪下來的話……”
  葛光只好咬牙,答應下來:“也罷,我這就帶諸位前去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水魔浩激流?”方源微揚眉頭,看著眼前的嚴家蠱師們。
  “常兄,你一睡二十年,有所不知。這水魔乃是后起之秀,得了神秘的機緣,如今三十有五,已經是四轉高階的強者。”嚴家族長介紹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感慨道:“北原廣袤,梟雄何其多載!既是嚴家舉族相求,我便走一趟罷。”
  嚴家眾人頓時面色微微一變。
  常山陰這話說的!什么叫舉族相求,搞的自己很卑微似的。
  “常山陰大人,何必漲他人氣勢,滅自家威風呢。那水魔狡詐,龜縮在月牙湖中,有拿我族大小姐當做人質,我們這才拿捏不住他。”一位家老語氣有些不滿。
  “常山陰大人,你常家已經歸附劉文武公子了。這次救援,正是你一個機會啊。”另一位家老,則是一副為方源著想的口吻。
  嚴家族長微微帶笑:“呵呵呵,常兄,這次能夠有你援手,區區水魔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于情于理,我也正當出手。這次就和諸位并肩作戰了。”
  嚴家眾人頓時大喜:“好,那我們就即刻出發罷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嚴家老頭,我要的一千萬元石,還有那只背水一戰蠱,你都帶來了嗎?”水魔站在月牙湖的岸邊,一臉戒備地看著眼前眾人。
  “當然帶來了。我的女兒呢?”嚴天寂說著,拿出兩只蠱,一只五轉存儲蠱,一只背水一戰蠱。
  背水一戰蠱,也是五轉蠱蟲,能大幅度增強水道蠱蟲的效果。在凡間有價無市,十分珍稀。
  看著這兩只蠱,水魔的目光頓時熾熱起來。
  他青年模樣,面皮白皙,狼背蜂腰,頗有些英俊瀟灑的氣度。而他的雙鬢則已經是一片白霜之色,為他增添了些許滄桑成熟的氣息。
  “把我的女兒交還過來,我就將你要的東西都給你。現在我要先見一見我的女兒。”嚴天寂重申道。
  水魔冷哼一聲,打了個響指。
  嘩的一聲。
  在他背后的湖水中,波浪翻騰,從水中冒出一只巨大的扇貝。
  這只扇貝足有象一般大小,貝殼如銀閃亮。兩片貝殼緩緩張開,露出里面的少女。
  少女被五花大綁著,嘴里也塞著布團。她看到嚴家族長后,頓時激動得淚流滿面,開始劇烈的掙扎。
  水魔冷笑:“女兒你也看到了,把蠱蟲交出來吧。不要耍花樣,你女兒的性命可捏在我手中呢。她要是出事的話,你怎么和劉文武交代呢?嘿嘿嘿……”
  “可惡!”
  “卑鄙的小人,有種的和老夫堂堂正正的大戰三百回合!”
  嚴家家老們個個咬牙切齒。
  嚴家族長面沉如水,將兩只蠱都拋給水魔。
  水魔謹慎的一躍,沒有直接用手接住,而是任由兩只蠱掉在腳下的地面上。
  “你的蠱上,沒有動什么手腳吧?”水魔瞇起雙眼,緊緊地盯著嚴天寂。
  嚴天寂臉色鐵青:“哼,你盡管煉化就是。”
  水魔嘿了一聲:“你們都后退三十步。”
  嚴家眾人無法,只得后退。
  水魔盯著嚴家蠱師,然后慢慢地蹲下來,拾起地上的兩只蠱蟲。
  他先檢驗了一下,沒有發現問題。隨后他小心翼翼地開始煉化背水一戰蠱。
  背水一戰蠱中,是嚴天寂的意志。這時配合水魔,很快就讓這個魔頭成功煉化了背水一戰蠱。
  水魔嘿嘿大笑:“很好,嚴天寂你很識趣。接下來我清點元石,如果數目不差,就將你的寶貝女兒還給你。放心,我其實也不想和劉文武作對呢,你女兒還是黃花大閨女,我連她的手都沒碰呢。”
  “哼!”嚴天寂冷哼,沒有說話。
  他主動抽出意志,配合水魔煉化了存儲蠱。
  水魔將念頭探入蠱中,發覺大量的元石,心中狂喜,根本難以抑制,表現在臉上。
  就在這時,從這些元石中飛出一只蠱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撞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四轉——定身蠱!
  “動手!”嚴天寂陡然大喝一聲,一眾家老紛紛呢電射,瞬間將水魔包圍。
  “不好!!”水魔拿捏著存儲顧,一時間竟然動彈不得,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重重包圍。
  “水魔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”方源騎著駝狼,在不遠處走出樹林,同時大量的狼群展開了沖鋒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