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66 狼王你瘋了嗎

“殺!”嚴天寂大吼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一瞬間,嚴家眾蠱師同時出手,打出各式的攻擊手段。
  水流、星火、白骨、火鳥等等攻擊,一齊迸發而出,向水魔浩激流攻殺過去。
  水魔的臉上,頓時映照著五顏六色的彩光。
  這些攻擊燦爛奪目,輝煌宛若煙火,美麗而又致命。
  水魔身陷險境,卻不閃不避,反而流露出冷笑。
  他的瞳眸中,猛地爆發出刺眼的幽光。幽光大盛,罩住水魔眼前的一位嚴家家老。
  這位嚴家家老,頓時悶哼一聲,頭昏眼花。
  這是水魔,催動了三轉的目擊蠱,目光蘊藏攻擊,繞過尋常的防御手段,直接攻擊蠱師的魂魄。
  受到攻擊的嚴家家老,連忙后退三步,定心回神。
  區區三轉的目擊蠱,只能打一個措手不及,對嚴家家老造成輕微創傷,并不能替水魔浩激流改變這個危險的局面。
  但水魔浩激流嘴角的冷笑,又濃郁幾分。
  他鼓動四轉的黃金真元,灌注到空竅中的一只蠱蟲身上。
  四轉——換位蠱!
  刷。
  一聲輕響,水魔浩激流的身影驟然消失在原地,然后出現在嚴家家老的位置。作為替換,那位受到攻擊的嚴家家老,則出現在他原先的位置上。
  “不好!”
  “糟糕,快住手!”
  嚴家的其他蠱師,紛紛驚呼。這一突變,讓他們猝不及防,大為震驚。
  他們想要收手,但攻勢已成,難以把持。
  那位嚴家家老嚇得肝膽俱裂,瘋狂催動防御蠱蟲。但這蠱只支撐了半息功夫,就被擊潰瓦解。
  “學堂家老!”嚴家族長嚴天寂咆哮一聲,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人,被煙花般燦爛的攻勢卷席吞沒,最后成為一堆肉渣。
  “哈哈哈,妙哉,妙哉。看來嚴家蠱師都是一群蠢豬,居然內訌,殺了自己人。呵呵呵……”水魔浩激流仰頭大笑,極盡嘲諷之能事。
  “水魔,我嚴家與你不共戴天!”
  “浩激流,我必定要將你扒皮抽筋,才解我心頭之恨吶。”
  “殺,把這魔頭斬成碎片!”
  嚴家蠱師們氣得眼紅脖子粗,紛紛怒吼起來。
  但他們叫囂得厲害,卻沒有跟著動手。
  水魔手中,居然有一只四轉換位蠱,這超出了他們的預料。
  四轉換位蠱,屬于一種頗為奇特的移動蠱。須得接觸到對方,才能交換位置。但蠱蟲的運用,不僅在于選用適合自身的蠱蟲,更重要的精髓在于蠱蟲之間的相互搭配。
  水魔浩激流用了三轉目擊蠱,和換位蠱相互搭配之后。只要他目擊成功,就意味著接觸到對方,能在此基礎上,使用換位蠱。
  浩激流有了這樣的蠱蟲,根本不懼圍攻。難怪他敢于挑戰整個嚴家高層,綁架嚴家大小姐嚴翠兒,勒索嚴家。
  嚴家蠱師人數雖眾,但學堂家老的死就在眼前,一時間眾人也有些迷惘無措。
  “水魔,就算你有換位蠱又怎樣?使用此蠱,消耗真元甚劇。你還能使用多少次?告訴你,今天我們請來了復出的正道英雄狼王常山陰。你現在被狼群重重包圍,已經走投無路了。”關鍵時刻,嚴天寂站了出來,一番話宛若強心劑,令眾人士氣一振。
  “狼王常山陰?”浩激流目光一凝,轉頭看向狼背上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狼背蜂腰,目綻神光。他胯下騎著駝狼,身邊群狼環繞,宛若靜靜矗立的高峰,雖然沉默不語,卻帶給浩激流一股心里上的壓力。
  “狼王常山陰,你的大名我小時候就聽說過了。你居然沒有死?”水魔浩激流一邊凝神防備嚴家蠱師,一邊試探方源道。
  方源站在水魔三百步之外,遠遠地打量著他,一臉的平靜。
  水魔心中一凜,目擊蠱雖然攻擊范圍廣闊,只要目光所及之處都能攻擊,但距離越遠,攻擊就越弱。三百步正是目擊蠱的有效打擊范圍,超過三百步目擊的效力就沒有威脅了。
  方源站著的位置,讓水魔感到十分難受。
  這樣的距離,很是玄妙,水魔似乎再進一步,就能攻擊到方源。但方源似乎又在引誘著他這么干。
  浩激流的心里壓力更增一分:“此人若真是常山陰的話,我卻不能用目擊蠱對付他。目擊之術,在于直接較量雙方的魂魄。奴道蠱師的魂魄可是歷來強悍啊。”
  “你真的是常山陰嗎?你有什么證據?哼,你們嚴家隨意拉出一個人來,就冒充狼王,把我當成傻子嗎?”浩激流故意嘲笑道。
  嚴天寂立即冷笑道:“水魔,你是有眼不識真人。狼王是那么好冒充的嗎?待會兒交手起來,就讓你看看狼王的厲害!”
  “常山陰大人,就看你的了。”
  “把這個水魔干掉,為民除害!”
  其他的嚴家家老紛紛叫道,企圖把方源當槍使喚。
  方源端坐在狼背上,環顧一圈。當他看到,自己的狼群已經各就各位,將這片戰場包圍得水泄不通時,就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了。
  他的嘴角微微翹起,泛出一絲冷酷的笑意。
  他微微地點點頭,眼中殺機爆漲:“的確,你提醒的好,是該動手了啊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狼群齊齊嗷叫,張開血盆大口,鋒銳的爪牙,奮不顧身地展開沖鋒。
  剎那間,萬狼奔騰,對準一眾蠱師殺了過去。
  磅礴的軍勢,讓眾人無不臉色劇變。
  “常山陰,你干什么?怎么向我們動手?”嚴天寂怒極咆哮,驚疑交加。
  “快住手!我們都是自己人啊。”
  “狼王,你瘋了嗎?居然向我們動手?我們嚴家和你常家都已經歸附劉文武公子了!”
  其他家老一邊抵擋狼群進攻,一邊瘋狂的大叫。
  “正是因為如此,我才對付你們呢。你們都安心的去吧,將來我會送常家的族人們給你們做伴的。”方源恨聲道,他的臉上,適時地浮現出扭曲的神色。
  緊接著,他又發出怒吼:“哼,我早就發過誓,當年的仇我會一一報還!”
  “當年,常山陰孤身一人對付哈突骨等悍匪,常家并未馳援一人。這事情果然有貓膩!”水魔浩激流心中一突,聯想到了什么。
  他未料到有如此變化,一邊躲閃狼群的進攻,一邊惶急大叫:“狼王,我無意與你為敵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啊。”
  方源冷冷地掃視他一眼,淡淡地吐了一句:“看你活蹦亂跳的樣子,真像一只跳蚤,你也一起去死好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