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67 奴道之威

“什么?”聽到方源這話,水魔浩激流頓時大怒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自他出道以來,從未有人敢如此評價他,也從未有人如此蔑視他。
  “狼王,你太囂張了!今天我就要讓你付出代價!!”水魔浩激流怒吼一聲,雙掌猛地一推。
  四轉——水瀑蠱!
  真元瘋狂灌輸,空氣中水汽彌漫,然后轟隆一聲,憑空陡然形成一股龐大的水流。
  水流湍急無比,宛如瀑布從高空轟然砸下。
  淺銀色的激水,夾裹著凜冽威勢,狠狠地砸在狼群當中。
  剎那間,狼群死傷上千頭。激流卷席蔓延,將浩激流身邊全數清空。
  而與此同時,嚴家蠱師們則共同催動出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是五轉風障蠱,形成了一股龐大的風。風如紗,帶著絲絲綠意,彌漫在眾人身邊。
  狼群攻殺過來,就被無形的風盡數阻擋。許多狼王身上野蠱的攻擊,打到風障中,也如石牛入海,銷聲匿跡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月亮湖上,被擒拿當做人質的嚴翠兒,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岸邊上的激戰。
  她怎么也沒有想到,事情的發展居然會成這個樣子。原本被眾人爭奪,是整個事件中心的她,此刻反而成旁觀的路人。
  駝狼不斷后退,載著方源與水魔浩激流拉開距離。
  “愚蠢。”望著不斷沖殺過來,意圖接近自己的水魔浩激流,以及防守陣地的嚴家眾人,方源冷笑一聲。
  水魔浩激流,再加上嚴家族長嚴天寂,就是兩位四轉蠱師。還有嚴家高層,十多位三轉蠱師,可謂實力強大。
  但奴道蠱師的強大,就在于能以一敵眾!
  當年,常山陰率領狼群,越級挑戰,斬殺掉五轉蠱師哈突骨不說,甚至連哈突骨麾下的一幫悍將,都一起消滅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正是因為他是奴道蠱師。
  如今方源手中的狼群,已然成型,上了規模。狼群規模已由三萬有余,不僅麾下百狼王、千狼王眾多,還有一只夜狼萬狼王,以及一只年輕的異獸白眼狼。
  這樣的規模,雖然還及不上當年常山陰巔峰時期的一半狼群,已經足以屠滅兩三個葛家的聯合!
  現在對付僅僅二十幾位蠱師,可謂牛刀小試而已。
  果然,戰斗了片刻之后,水魔浩激流氣喘吁吁,沖勢漸漸止住。
  他感到累了!
  “可惡!這樣的馭狼術真是難纏,明明只是一些百狼王、千狼王罷了……”水魔浩激流此時看向方源的目光已經變了。
  他不是沒有和奴道蠱師交過手,但交過手的那些奴道蠱師,怎么能和方源相比呢?
  “這就是狼王的馭獸術嗎……置身其中,簡直像深陷泥沼,越陷越深!”水魔浩激流招架著狼群撲殺,心中已是一片凜然。
  分出一絲心神,探入自身空竅,浩激流暗暗叫苦。
  剛剛那番激烈的沖鋒,連番大招轟殺出一條道路,使得他的真元消耗劇烈,現在空竅中已經不足巔峰時期的一半。
  真元一旦損失殆盡,蠱師的戰力就會急劇下滑到谷底。
  浩激流為長遠打算,不得不收斂攻勢。這樣一來,他的沖勢就徹底消失,被狼群團團圍困。
  “水魔浩激流,四轉蠱師,使水道蠱蟲,攻勢浩大,擅長以一敵眾。早年流竄北原,屢次作案,聲名狼藉……他俘虜嚴翠兒,勒索嚴家成功后,隨即又參加英雄大會,將嚴翠兒獻給了黑樓蘭。黑樓蘭得之大喜,委以重任。入主王庭福地之后,論功行賞,浩激流被排為黑樓蘭座下第三悍將。”
  方源回想著相關的記憶,目光幽幽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中,這浩激流也是一個人物,活躍了**年后,也是被常山陰斬殺。
  “浩大的攻勢,往往就意味著真元消耗劇烈。浩激流已經不足為慮了,此時此刻的他,想必已經在暗中琢磨著逃跑路線了吧。他擅長水中逃遁,今天要留下他,不太容易。畢竟我手中的水狼數量太少了。不過我主要的目的,也并非他,而是嚴家蠱師。”
  方源轉移視線,將目光投向嚴家眾人。
  嚴家蠱師擅長防守,這在北原是出了名的。果然,這些蠱師防御得極其到位,五轉的風障蠱,簡直是像是個一個烏龜殼,牢牢維護著眾人。
  “哼,嚴家這些人真是天真,如今身陷重圍,還打著保留余力,坐山觀虎斗的心思。難怪歷史評價嚴天寂,說此人保守有余,進取不足。他們既然想要拖延時間,那也正合我意。”方源心中冷笑,故意放緩狼群攻勢。
 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浩激流以及嚴家等人的真元,也隨之消磨著。
  忽然,樹林中出現了大批身影。
  “常山陰大人,我們來了!”葛家現任族長葛光,帶領著葛家蠱師,趕到了這里。
  “來的挺快。”方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意味深長。
  葛光被方源眼中的神光一刺,不禁下意識地垂下頭去,心中又敬又畏:“這就是狼王的英雄本色,不想今日真正見到了!”
  “是,接到大人的書信之后,我們就趕來了。人要知恩圖報,大人您屢次救我們葛家,大人的仇,就是我們葛家的仇。”旋即,葛光又答道。
  葛家營地中,方源不好出手,于是表面上答應嚴家。待他全數整合狼群,在半途中就用蠱蟲發了書信回去。
  葛光接了書信,展開一看,臉上頓時充斥著震驚和駭然。
  “常山陰大人,竟然要對整個嚴家動手?”他當即失聲。
  接著看下去,在信中方源闡述了緣由。
  原來當年,常山陰母親被暗中下毒,常山陰為了尋求解毒的蠱蟲,深入腐毒草原,遭到哈突骨一幫強敵的埋伏。整個事件都是一個陰謀,乃是常家內部傾軋,打壓常山陰之舉。
  方源五百年前世時,常山陰被馬鴻運救下,沒有回歸家族,而是依附了馬鴻運,也是因為這個原因。后來,常山陰幫助馬鴻運登上王庭之主的位置,就對常家下手,將常家高層一律清除,自己當了常家族長,報了當年之仇。
  方源現在對付嚴家,這個理由就被他拿來用了,寫在信上,說服了葛光。
  葛家原本和常家,還連親帶故。葛家老族長第一次見到方源時,就說過他的二女兒,就嫁在常家。
  但葛光接到信后,便當機立斷,選擇和方源站在一起。
  “葛光,你成熟了,葛家會在你的執掌下發揚光大的。”方源騎在狼背上,淡淡地評價一句,隨即便揮手道,“這場戰斗,無須你們出手。你就帶領著葛家蠱師站在外圍掠陣罷。但是你要記住,阻擋住一位嚴家家老,接下來總攻嚴家營地,就有一份勝算。”
  “是,晚輩謹記狼王囑托!”葛光連忙應命,帶著一眾蠱師分散到戰場外圍,組成包圍陣勢。
  見到葛家蠱師增援過來,嚴家蠱師們又驚又怒。
  “葛光,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!”一位嚴家家老怒極大吼。
  “葛家,你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。你們和我嚴家為敵,就是和劉文武公子作對。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!”另一位家老大聲詛咒著。
  葛光冷笑一聲,心中充滿了不屑。
  死到臨頭,還搬出劉家公子的名號,有用嗎?
  “我們不能再待下去了,必須沖鋒,突出重圍!”嚴家家老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臉色鐵青,大吼起來。
  “走!”
  嚴家眾人攜手共進,開始沖鋒,企圖殺出一條血路來。
  丹火蠱、金蠶蠱、霜息蠱、雪球蠱、龍卷蠱、炸雷蠱、火爪蠱等等,紛紛催動起來。一時間,火球雪球不斷飛射,金蠶化作光線橫沖直撞,藍色的霜息噴吐著,龍卷風肆虐狼群,轟轟的雷聲中爆炸四起,火焰組成的爪子不斷抓撓拍擊……
  在嚴家眾人猛烈的攻勢下,方源的狼群死傷慘重,但前仆后繼,源源不斷,舍身忘死。
  “這些蠱師,雖是凡俗的高手,全由三轉、四轉構成,但又如何呢?”方源端坐在狼背上,心中轉動念頭,調動狼群。
  他有狼人魂,調動這些狼群,比以前的百人魂容易太多了。簡直就像是狼王親自指揮一樣的流暢。
  看著狼群一個個慘死,方源面色不變,巋然不動。
  這些狼不過是普通的野獸,死了就死了,沒有什么心疼的。
  反而,用它們當做炮灰,來消磨這些高階蠱師的真元,反而是一件大賺的買賣。
  嚴家這些蠱師,最大的弱點,就在于人數太少。雖然都是高手,但是缺乏下屬來分擔戰場上的壓力。
  戰場已經在方源的掌控之中,隨著方源的節奏,他們根本就沒有時間,來靜心恢復真元。
  “可怕,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恐怖的馭狼術!”一位嚴家家老面無人色。
  “難道今天我們要葬生于此嗎?”死亡的氣息,已經撲面而來。
  “常山陰,你殺了我們,就不怕劉文武公子報仇嗎?!”還有家老寄希望于施壓方源。
  “沖,不能停下來!”嚴天寂大吼著,聲音已經嘶啞,空竅中的真元已經不足一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