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74 殺人的好天氣

方源被請進葛家王帳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“哦,有三家聯盟企圖對付本家?”方源聽到這個消息,目光微微一閃,旋即又問,“是哪三家?”
  當即就有家老回答道:“啟稟太上家老大人,分別是裴家、貝家以及鄭家。”
  頓了頓后,這位家老又補充道:“裴家族長裴燕飛,有四轉巔峰修為,是北原有名的猛將。貝家雖然只是中等部族,卻培養了兩位奴道蠱師。而鄭家雖然成立不久,但其電矛戰陣,卻是威力不凡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名,那就是裴燕飛。
  此人的確是北原有數的猛將,投靠劉文武后,立即成為劉家帳下第三猛將。
  在之后的幾場戰役中,常單槍匹馬殺入戰陣,左沖右突,擾亂敵陣,于披靡縱橫之中,斬殺敵首。
  至于貝家、鄭家,方源雖然沒有印象,但是卻不妨礙他估算兩家的實力。
  這兩家任何一家,都相當于在紅炎谷時葛家的實力。
  貝家有兩位奴道蠱師,這就意味著可以正面抵抗方源手中的狼群。而鄭家是根據電矛戰陣起家的,這是鄭家的看家本領,自然也不容小覷。
  “不過,我正巧需要大量的魂魄,灌溉蕩魂山,來壯大我的魂靈。三家聯盟,可以殺不少人吧?呵呵呵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嘴角微微上翹,勾勒出一絲冷笑。
  “如今三家結成聯盟,情勢危急,常山陰叔叔,我們葛家該何去何從呢?”葛光懇切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猛地揚起眉頭,聲音充滿了殺意:“還能怎么辦?既然對方想要殺我們,那我們就先發制人,直接殺過去!須知最好的防守,就是進攻!”
  “什么?進攻?!”
  聽到這話,葛家高層們都大吃一驚。
  他們之前商議,有人建議撤退,有人提議固守,卻沒有一個人提出進攻的想法。
  這個想法,實在太激進,太冒險了。畢竟三家聯盟的實力,要遠遠大于葛家。而且葛家現在剛剛吸納了嚴家俘虜,本身也有著內憂。
  “直接進攻,這是否太過于瘋狂了?”家老們面面相覷,從彼此的對視中傳遞著相同的感受。但是礙于方源的威勢,他們不敢直接明說。
  一時間,眾人陷入了沉默。
  葛光遲疑了一下,終于懦弱出聲:“常山陰叔叔,如今敵強我弱,我方卻仍舊要首先出擊,放棄穩固的營地嗎?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:“你們這么想,敵人也這么想。正是因為如此,我們主動出擊,才能打得對方一個措手不及。”
  “就在今晚深更半夜,我們將精銳集結在一起,進行夜襲!哪一家離我們最近?”
  “當是貝家,其次是鄭家,裴家離我家最遠。”葛光回答道。
  方源冷酷一笑:“很好,那就先滅貝家,再屠鄭家,最后伺機干掉裴家。這一戰,將相當慘烈,諸位都要有心理準備。但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。吞并了三家之后,我們葛家將進一步壯大!”
  家老們面面相覷,暗自咋舌,驚嘆方源的雄心。
  以葛家如此的情況,居然還要吞滅掉比自己強大兩三倍的敵方聯盟。這是家老們想都不敢想的。
  見眾人還在猶豫,方源大手一揮:“就這么辦了,你們下去安排吧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眾人只得應下。
  當晚,夜風呼嘯,月黑風高。
  葛家營地大門洞開,狼群如長河一般,盡皆奔騰噴涌。無數蠱師,夾雜在其中,一個個奔行蹦躍,影影綽綽,心藏殺機。
  “好天氣,真是殺人的好天氣啊。”方源坐在一頭異獸的背上,哈哈一笑。
  這異獸正是那只白眼狼,原本是幼體,但被方源動用了宙道蠱蟲催熟,加速成長。如今白眼狼的體型,已經比較之前壯大了數倍。
  一身白毛如雪,身軀如水般流暢,神駿異常,只比駝狼稍小。
  只是它現在的戰力,只相當于普通的百狼王。它的身上,還沒有野蠱寄生。
  野蠱寄生在獸王身上,需要時間。在獸王漫長的成長過程中,會有數只野蠱主動投靠。
  但這頭白眼狼,成長的速度太快,缺少時間的底蘊,又常在方源的身邊,因此身無一蠱。
  方源索性將其作為坐騎,放在身邊。有時候,借助它的視力,進行偵查。
  大軍一路急行,直撲貝家。
  貝家營地設立在一個山丘之上,山丘上原本長著密林,被貝家采伐殆盡,搭建成高大的營地城墻。
  城墻上,搭建有瞭望塔,雪亮的燈光,照得營地周圍透亮。城墻表面,生長著嶙峋猙獰的木刺,幾位貝家的蠱師間隔地站立著,一派防衛森嚴的氣象。
  “大人,真的要攻嗎?”大軍悄悄潛近到極限位置,葛光打量著城墻,心中打鼓,有退縮的意向。
  方源卻笑道:“此戰勝矣。”
  “太上家老大人何出此言?”有家老不解,發問。
  方源手指著城墻:“正是因為城墻堅固,反使得貝家蠱師心生懈怠,只有幾位蠱師值守。我們能潛近如此地步,便是明證。再者,這燈火過于明亮,是貝家一心想驚退宵小之徒。這種虛張聲勢之舉,企圖顯得自家防備森嚴,卻反把自身暴露無遺。”
  聽聞這話,葛家上下頓時心中一定。
  方源又囑咐道:“待會我先遣狼群沖垮城墻,你們再派嚴家降者沖鋒,葛家蠱師作為督戰隊。稍有一人脫逃反叛跡象,就地斬殺!”
  冷冽如冰的聲音,令眾人心中一凜。
  話音剛落,不待家老們回應,方源就一招手,兩只萬狼王率領著狼群,悍然沖出陰影。幾個呼吸的功夫,就沖入燈光當中。
  “狼,怎么有這么多的狼?!”貝家的蠱師擦擦雙眼,覺得不可思議。
  “敵襲,敵襲!!”有人反應過來,大聲嘶吼,催動蠱蟲發出信號。
  “擋住它們,支援馬上就到!”蠱師們竭力地呼喝著。
  但方源的攻勢,是如此的猛烈,仿佛兩只早已經蓄力半天的鐵拳。
  萬狼王的戰力,絕不容小覷,往往一頭萬狼王需要一位四轉蠱師,再加上一干的三轉強者,才能應對。
  兩只萬狼王,在方源的心意操縱下,奮不顧身,發出最強的沖擊。
  砰砰砰!
  每一次撞擊聲,都令人心驚膽戰。堅固的城墻此刻仿佛是孱弱的紙片,在風中搖晃。
  尤其是龜背萬狼王,皮糙肉厚,體格最為壯碩,對城墻造成的危害最大。
  貝家蠱師連忙還擊,但是稀疏的攻擊,都被萬狼王身上的野蠱盡數防御下來。
  當貝家支援的部隊,急急忙忙地趕到這里時,恰好看到整段城墻坍塌,兩頭萬狼王率領著滔滔不絕的狼群,沖入營地的景象。
  “夜狼萬獸王!龜背萬狼王!”貝家族長在遠處看到這一幕,驚得睚眥欲裂。
  這是兩種不同的狼,野生的狼群,從不會有這樣聯合的情況。只能說明一種情況,那就是有人在幕后操縱。
  究竟誰是幕后黑手?
  貝家族長沒有多想,在心中就蹦出一個人的名字——狼王常山陰!
  “常山陰……”貝家族長咬牙切齒,雙眼簡直要噴火。
  但他的怒火,顯然不能阻擋狼群的入侵。
  普通的野獸倒還罷了,但是在方源的指揮下,力量和智慧達成了搭配。
  貝家極力阻擋,組成數道防線。當狼群沖勢以成,方源不計傷亡,一味猛攻。
  跟在狼群身后的葛家蠱師們,幾乎成了看客。
  四轉——草傀蠱!
  貝家族長瘋狂地催動真元,灌注到腳下的草地上。
  青草在剎那間長到一人多高,化為草編的傀儡,手持青葉長劍。
  這是草劍精兵!
  大量的草劍精兵,支援前線,向著狼群沖殺過去。
  草劍精兵的支援,果然成功地阻擋了狼群的沖勢。它們在王帳周圍,結成戰陣,宛若青色的磐石,抵擋著狼群如潮水般的沖擊。
  但這個情況只是一時而已,當貝家族長的真元消耗殆盡,草劍精兵沒了補充,磐石漸漸消磨縮小,最終淹沒在狼群的腳下。
  “撤,我們向鄭家那邊撤!只要我們活著,貝家就保留了火種,還有重建的一天。”貝家族長見大勢已去,倒也果斷,立即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騎著白眼狼,望著貝家高層抱頭鼠竄,放聲大笑。
  “大人,我們贏了!”葛光激動無比地道。
  “只是贏了三分之一罷了。留些人手,清掃戰場。我們追殺過去!”方源大手一揮,萬千狼群齊聲呼嘯,紛紛調轉方向,向鄭家沖去。
  “他們追殺上來了!”貝家逃亡的蠱師,被這樣的軍勢,嚇得亡魂皆冒。
  “不對,常山陰的下一個目標,就是鄭家。”有人頓悟道。
  “他攻占了我家不說,還想攻打鄭家?!”有人怒吼道。
  “族長,我們怎么辦?我的真元快耗盡了,再過不久,就要被追上了。”有人著急地大叫。
  貝家族長猶豫了片刻,他的真元也不多了,只好換個方向,鉆進了旁邊的密林。
  方源率領著大軍,沒有管這些家伙,而是直朝著鄭家前行。
  “他沒有追來,果然是去鄭家了。”貝家高層都喘著粗氣,站在密林中,心有余悸地看著萬狼奔行。
  貝家族長臉色鐵青,雙拳捏得青筋直暴,心中的仇恨和憤怒的火焰,燒得他幾乎要爆炸,但他卻又無可奈何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