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76 貝草川

遠處的陰影角落里,近十人眺望戰場,正是貝家逃竄出來的高層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“鄭家完了。”看到這里,貝家族長貝草川發出一聲嘆息。
  “想不到常山陰的手中,竟然還有第三頭萬狼王!”一位家老驚嘆著,說出眾人的心聲。
  他們都沒有料到,方源居然還隱藏著實力。在進攻貝家的戰斗中,這頭萬狼王一直被雪藏著,沒有登場。
  “有三頭萬狼王在手,鄭家不過區區中型家族,就算有電矛軍團,被攻破也很正常。”
  “只是常山陰真是陰險,居然能隱忍不發到如此地步。如此心性,可畏可怖!”
  “呵呵,那又如何?鄭家族長臨死一擊,殺死了夜狼萬獸王。現在常山陰手中只剩下兩頭萬狼王了。”
  殘余的貝家家老們有的感慨,有的冷笑。
  捕捉一頭萬獸王,可絕非是容易的事情。方源的損失,在他們看來,是很慘重的。
  但事實上,方源作用福地,溝通寶黃天,要補充萬狼王只是一念之間而已。
  “這常山陰真是瘋狂冷酷,本來可以將夜狼萬獸王暫時撤離戰場的,結果就這樣被他硬生生地指揮,導致萬獸王戰死。”一位家老說著,心中還泛著冷氣。
  貝家族長瞇起雙眼,當時的戰況他歷歷在目:“若非如此強攻,恐怕也不能這么快就奠定戰局啊。葛家一小攻大,是耗不起的。常山陰此舉十分明智。”
  “可惜鄭家族長也死了。這人是四轉高階,是個強手,若是能活下來的話……”貝家族長又嘆息一聲。
  這也是因為,鄭家族長過于戀戰,施展出了十二分的力氣,拼殺得太狠了。久戰之后,導致真元消耗巨大,想要逃跑時,又被夜狼萬獸王圍追堵截,最終沒有逃生成功。
  而鄭家的電矛軍團,幾乎被屠戮一空,只余下小貓三兩只。
  這兩件事情,對鄭家全族的士氣,都是致命的打擊。
  族長犧牲,軍團一空,鄭家失去了抵抗之力,立即呈現出徹底潰敗之景。
  葛家等人,則沖入營地,展開恣意的屠殺。鄭家毫無戰意,剩下的拼命逃竄,哀嚎聲,求饒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有時候甚至會出現,一位一轉蠱師追著兩三位二轉蠱師窮追猛打的情景。
  這些二轉蠱師們,也不是不想戰斗。只是真元都在和狼群的對耗中,消耗得太嚴重了。。
  沒有了真元,蠱師的戰力就要暴降到谷底。
  看到鄭家營地的慘狀,貝家眾人都陷入了沉默當中。
  他們不禁聯想到之前,自家營地被攻陷的情景,一個個咬牙切齒,捏緊雙拳,心中既憤怒,又充斥著一股蒼涼之感。
  亂世要到了!
  北原每十年一度的風雪天災,都將掀起一場群雄逐鹿的大動蕩。
  屆時,動蕩將波及整個北原,今日的情景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序幕罷了。
  人賤如草,顛沛流離。中小型的部族,幾乎都是浮萍,被卷進戰爭的漩渦,一個個都身不由己,稍有大意就會被絞個粉碎。
  就算是大型家族,也得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。唯有那些超級家族,祖上出過蠱仙,本身擁有福地,就有了屹立不倒的萬代基業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我們的真元都已經恢復好了,本來想馳援鄭家,但現在鄭家已經失敗了。不如殺他個回馬槍,拯救我們的族人去!”這個時候,有家老提議道。
  “不錯,常山陰胃口太大了,沖破了我族營地,又接著沖殺鄭家。照這個瘋狂的趨勢,說不定他還要對付裴家去。我們正好趁此機會,殺奔回去。”
  “葛家留在那里的人,雖然人數比我們多得多,但都是些一轉、二轉的蠱師,只有一位三轉的家老。”
  家老們不由地心動了,紛紛看向他們的族長。
  他們人數雖少,但至少都是三轉修為,族長更有四轉境界。實力強大,勢必能造成沖擊。拯救本族的可能性極大。
  但這位年輕的貝家族長,卻搖了搖頭,斷然否決道:“不行!葛家雖然留守的人少,我們的確可以奪回營地,但那又如何呢?我們人數太少,此戰勢必要走漏消息。常山陰得到消息之后,若是返身殺回來,我們能守得住嗎?能帶著族人們安全逃離嗎?”
  一干家老盡皆啞然。
  貝草川說得沒錯。
  他們在第一次防守時,實力完好,都被狼潮打破。更何況現在呢?
  “就讓他們成為俘虜吧。放心,你們看,葛家在戰斗結束之后,就約束了族人,沒有屠戮俘虜。他們想壯大實力呢,哼,胃口倒大得很!”
  貝草川冷哼一聲,繼續道:“我們的族人,就暫且寄存在他們那里。短時間之內,反而能消耗他們的糧草,令他們必須抽出更多的人手,分化更多的精力。”
  一位家老陡然雙眼放出精芒:“那我們不如直接進攻他們的老巢。葛家如今不過是個中型家族,現在他們幾乎動員了所有的力量,大本營中必定防御空虛。我們燒殺搶掠一番,燒光他們的糧草,加重他們的負擔,讓他們也嘗一嘗被人攻殺的滋味!”
  “好主意啊!”
  “不錯,這是個辦法!”
  “我一定要讓葛家嘗一嘗家破人亡的痛苦!!”
  家老們紛紛興奮地叫著。
  “愚蠢!”貝家族長卻當頭棒喝,冷冽的目光如刀子一般,剮過眾人的臉面,“你們都是豬腦子嗎?燒光了他們的糧草,吃虧的還是我們族人。你當他們不會殺掉降俘,降低消耗嗎?認出了我們,萬一他們殺俘泄憤怎么辦?”
  貝草川吐出一口濁氣,雙眼閃爍著智慧的光,他沉聲道:“真正的復仇,絕不是這一時的快意。攻殺葛家營地,不過是小打小鬧,動不了他們的根本。唯有斬殺掉常山陰,消滅葛家主力,我們才能翻盤啊!我們手中的力量,要用到刀刃上去。”
  這一番話,點醒了諸位家老。
  “還是族長大人英明!”
  “有族長大人在,我族就有希望啊。”
  “我們都聽族長您的安排!”
  眾家老們看向族長的目光中,都涌現出敬佩和愛戴。
  貝家族長貝草川也是個人杰!
  他在年輕時,受到兄弟排擠,是最不被看好的少主人選。
  更甚少出手,偽裝實力,表現出來的修為低下,因此經常在晚宴、集會當中,受到諸位兄長的奚落和嘲諷。
  貝草川擅長隱忍,按捺不發,坐看眾兄弟掐尖內斗,自己則默默積蓄實力。
  當貝家老族長病危時,他終于等到了機會。
  其時,貝家老族長因為蠱蟲反噬,需要一只蠱來療傷。但家族查探之下,發現最近的這只蠱寄生在一只靈犀萬獸王的身上。
  靈犀獸群規模足有八萬,家族上下都沒有辦法,悲觀絕望之時,貝草川孤身一人潛入獸群棲息之地。
  經過多日觀察,他發現在偶爾的時候,這只靈犀萬獸王會脫離大部隊,到一處污泥沼澤中打滾玩耍。玩耍累了,會呼呼大睡。
  污泥臭如糞坑,且生長許多蛆蟲,貝草川就埋伏在污泥當中七天七夜,沒有絲毫動彈。
  功夫不負有心人,他終于等到靈犀萬獸王來到此處玩耍。但靈犀萬獸王體型龐大,打滾之時,踩中泥沼中貝草川的小腿,當場就將其腿骨踩碎。
  貝草川默默忍受,竟然一聲不吭!
  待萬獸王玩耍得累了,呼呼大睡之后。他這才悄然出手,從靈犀萬獸王的身上,偷取了那只野生蠱蟲。
  貝草川得了野生蠱蟲,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離開賢弟,馬不停蹄,單靠獨腳蹦跳回到族中,救活了老族長。
  全族震動!
  貝草川此舉,孝感動天,勇氣絕倫,又有細膩智謀,叫全族上下都刮目相看。
  他的兄弟們,也為他暴露出來的三轉巔峰修為,而感到極度的驚詫。
  老族長活命之后,激動得留下了淚水,說道:“老夫生平流眼淚的次數屈指可數,今日流淚,不是因為老夫茍延殘喘,僥幸偷生。而是有子若此,身為父親,為他的孝道感動。身為族長,更為本族的未來而高興!”
  當場,貝草川就被任命為代理少族長。
  貝草川得了這位置,不再藏拙,一面處理家族事務井井有條,爭取各方的認可。另一面著打壓兄弟姐妹,穩固位置,再沒有給其他競爭者任何可趁之機。
  最終,他成功地成為家族族長,勵精圖治,帶領著貝家漸漸壯大,接連渡過了好幾次難關,最終走到了今天。
  雖然貝草川不過三十小幾,但他在貝家上下,有著深厚的威信,眾家老無不信服!
  “太上家老大人,族長大人,諸位家老,我們已經完全控制了鄭家營地,斬獲甚多!”負責打掃戰場的家老,興奮地匯報道。
  “初步估計,此戰我們得到的元石,至少得有八百多萬塊。蠱蟲有數千,其中三轉蠱,就有一百都只。還有個蠱屋密室,正在破解當中。”
  聽到這樣的戰果,葛家上下的臉上無不涌現出喜悅之色。
  攻占了鄭家,他們的收獲比貝家還大。
  鄭家在中型家族中,屬于底蘊深厚的那類。縱然因為戰損,但保留下來的資源還是十分龐大的。
  “太上家老大人,族長大人,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?”這位家老匯報完后,隨即問道。
  葛家上下紛紛看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:“繼續進攻,目標裴家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