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77 裴燕飛

夜風呼嘯著,群狼在嘶嚎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圍繞著城墻,裴家和葛家正展開激戰。
  火焰、金光、閃電、青藤種種攻擊,交匯成一片燦爛的煙火。把漆黑的夜幕掀開一角。
  “殺啊,攻破城墻,將裴家也滅掉!”
  “都我狠狠地打,把葛家這些賊子殺個干凈!!”
  兩邊的指揮,在拼命地吼叫著,鼓舞著雙方的士氣。
  濃郁的血腥氣息,縈繞整個戰場。
  大量的殘肢碎體,橫尸遍野。往日里尊貴的蠱師,在這里也是命賤如草。當然,更多的還是野狼的尸體。
  看著前線的龜背萬狼王再次被打退下來,方源在心中暗暗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因為接連沖擊了貝家和鄭家,消息不免走漏出去,當方源率領著葛家眾人來攻打裴家時,對方已經做出了嚴密的防備。
  失去了夜狼萬獸王之后,方源手中僅有龜背萬狼王,以及風狼萬狼王。
  原本雙王出擊,倒也能對裴家防線構成威脅。但由于一人,方源最多只能派遣一位萬獸王攻擊。
  此人便是裴家當代族長裴燕飛!
  這片戰場中,他是萬眾矚目的焦點,比方源的兩頭萬狼王都要風頭更勁。
  裴燕飛身高八尺,相貌堂堂,雙眼精芒逼人,狼背蜂腰,此刻在狼群中左沖右突,所向披靡,一派猛將無雙的風范。
  最令人矚目的特征便是他的一對黑眉毛,烏光發亮。眉毛中間濃密,兩邊尖銳。眉梢上揚,宛若飛燕的雙翅。
  這眉毛并非天生,而是由兩只四轉燕翅蠱所化。
  正是由于此人縱橫戰場,無人可制,方源防備他的突襲,只得時刻都要派遣一頭狼王防護自身。
  這樣一來,只剩下龜背萬狼王沖殺前線,對裴家方向的沖擊力下降了許多。
  “啊!”葛家的一位家老在臨死前,發出一聲慘叫。
  隨著這聲慘叫,他的頭顱沖天而起,被裴燕飛收割。
  “又一位家老,死在裴燕飛的手上了!”看到這樣一幕,葛家眾人都是眉角顫動。
  裴燕飛并未有直接找方源的麻煩,而是直接沖陣,在狼群中縱橫往來,已經接連斬殺了葛家三位家老。
  這樣一來,他不僅沒有被萬狼王糾纏,解放了自身戰力,并且還能間接地牽制住風狼萬狼王的發揮。可見其勇武之余的智謀心智。
  “還有誰來?!”裴燕飛催動燕翅蠱,飛上半空當中,凜然大喝。
  他的聲音,直接蓋壓過狼嚎聲,清晰地傳遍整個戰場。
  葛家默然,而裴家蠱師們則士氣大振。
  “真是猛將!”方源輕輕地贊嘆一聲。
  裴燕飛擁有極強的飛行技巧,擅長低空飛行,雖然沒有達到飛行大師的地步,但也相差不遠了。
  他是金道蠱師,攻勢尖銳,一般人難以招架,又擁有杰出的移動能力。在戰場中左沖右突,速度極快,宛若天馬行空,簡直是隨心所欲。往往戰力比他強的,沒有他的移動能力。能跟得上他節奏的,卻沒有他的戰斗力。
  有幾次,方源將風狼萬獸王稍稍調到前線方向,裴燕飛就繞過一個弧線,直接殺向方源。
  葛家眾人都無法抵擋,方源只得將風狼王再調回來。
  這頭風狼萬獸王的戰力,雖然比裴燕飛一人要更強幾分,但到底是野獸,智謀不足。即便由方源操縱,但靈活性上仍舊比不上裴燕飛。
  “我的手中,萬獸王還是太少了,對付一個裴燕飛,都顯得捉襟見肘。狼群的規模,其實也不多。真正成熟的獸群,至少得有十萬。當今北原的三大奴道大師馬尊、楊破纓、江暴牙,手中都有數十萬的獸群。甚至他們手中還有一只異獸小隊,作為王牌力量。”
  方源看著戰場,心中有了擴張獸群的心思。
  他手中的獸群,雖然是小成了,但應對接連的三戰,就顯得實力薄弱了。尤其是高端戰力,嚴重不足。
  蠱師世界中,真正主宰戰局的,還是高轉蠱師。
  方源一邊想著,一邊調動千狼王、百狼王,率領著狼群,形成一波密集的攻勢,向裴家營地推去。
  狼群呼嘯,氣勢洶洶,宛若海嘯一般,令城墻上的蠱師們立即緊張起來,慌忙調動一切。
  “這股攻勢凌厲,快把后備隊調上來一起防守!”
  “土道蠱師們,快快快,修復城墻!!”
  “頂住,一定要頂住。不要吝惜真元了!”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大股的火焰投下,在狼群中產生爆炸。金色的飛槍、飛箭,密集如魚,一**覆蓋打擊,令狼群傷亡慘重。
  幾位家老聯合出手,形成兩三股的小型龍卷風,狼群中肆虐,把許多野狼都刮得飛起來,然后飛到五六丈的高空,最后重重地摔死在地上。
  “我們也出手!”葛家等人也展開反攻。
  鬼炎蠱!
  兩三團慘藍色的鬼火,噴到城墻上,一片蠱師因此遭殃,渾身都被陰冷的鬼火籠罩著。
  他們發出最凄慘的叫聲。鬼火對他們的**毫無傷害,但直接灼燒他們的靈魂,這種痛楚極為劇烈。
  拳石蠱!
  一個巨大的石頭,形如人握緊的鐵拳,沖破空氣,發出獅虎一般的呼嘯聲。然后重重地撞在城墻上。
  城墻立即被砸出深深的凹坑,蛛網般裂痕迅速向四周蔓延,城墻上幾位蠱師甚至立足不穩,被震倒下去。
  電網蠱!
  一張由電流組成的大網,飛向高空,然后落下,罩住一截城墻上。
  城墻上的蠱師們,被電網束縛,有的撐起防御蠱在頑強抵抗,有的則已經被烤成焦炭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激烈的對轟,在短時間內,造成了大量的傷亡,也使得蠱師真元迅速損耗。因此持續了一會兒工夫后,就停歇下來。
  裴家、葛家的蠱師們,都紛紛停手,后撤。有的干脆坐在原地,抓緊一切時間回復真元。
  “戰機,就在此刻。”騎在白眼狼背上的方源,眼眸一亮。
  雙方都在喘息的當口,他猛地出手。
  狼煙蠱!
  狼煙滾滾,覆蓋戰場,迅速治療傷亡,恢復狼群的戰斗力。
  狼嚎蠱!
  方源仰天長嘯,一聲凄厲的狼嚎后,狼群緊接著咆哮,戰力狂漲。
  又一股狼群趕赴戰場,戰場上殘余的狼群也跟著匯集起來,形成一波嶄新的攻潮。
  這股兵鋒直指裴家的一段城墻。
  這段城墻,正是剛剛被巨大的拳石轟中,砸出深坑,岌岌可危的那段!
  嗷嗚!
  龜背萬狼王也趕了過去!
  城墻上蠱師們掙扎地爬起來,發出各種攻勢,但龜背萬狼王強頂著攻擊,轟的一聲,撞塌了城墻。
  城墻一垮,防線立即漏出一個缺口。無數野狼蜂擁而入,對裴家蠱師造成大量殺傷。
  “不好!”一直游弋在方源周圍,尋找機會的裴燕飛,看到這一幕后,再不能淡定,立即展開燕翅蠱,急速回援。
  四轉,金縷衣蠱!
  他渾身爆發出一道金光,黯淡下來后,凝結成一片衣甲。
  四轉,燕翅蠱!
  他的背后又冒出一對燕翅,總共兩對燕翅,將他的速度提升了整整一倍。
  四轉,虹變蠱!
  啪的一聲,他雙掌合十,豎立在自己的頭頂,整個人筆直伸展,仿佛一支黃金飛箭,劃破天空。
  虹變蠱催動起來,將他的兩對燕翅,整個身軀都逐漸化為金色的光暈。
  三只四轉蠱,一同催動,終于形成一道殺招。
  裴燕飛的招牌殺招——金虹一擊!
  他以身化虹,變成一道金色的流星,綻放出的熾光,宛若太陽碎片,逼得人都不由地瞇起雙眼。
  金虹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驚艷至極的弧線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狠狠地擊中龜背萬狼王。
  龜背萬狼王在方源的指揮下,于千鈞一發之際,調轉身體,將身體中最堅硬的龜殼對準裴燕飛。
  轟!
  金虹擊中龜背,爆發一聲巨響,同時綻放出無邊的金色光芒。
  一時間,戰場上的蠱師們不由地都閉上雙眼,饒是如此,眼睛也被刺激得流下眼淚。
  光芒旋即黯淡下去,人們極力睜開模糊的雙眼。
  龜背萬狼王的整個龜殼,竟然被裴燕飛徹底洞穿,形成了一個洞口,從狼王身體的左側,就能看到它的右側。
  龜背萬狼王發出凄厲的嗥叫,受到如此重創,一身戰力降至最低谷。
  而裴燕飛,只是面色發白,懸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嘈雜的驚呼聲這時才響起來。
  葛家蠱師神情壓抑,而裴家卻是軍心大定,高呼著族長威武的口號。
  “大人,裴燕飛苦戰良久,如今又施展殺招,重創了萬狼王,一身真元所剩無幾。現在正是大舉攻殺的良機啊!”葛光忽然興奮地吼道。
  方源雙眼瞇起,葛光說得沒錯,裴燕飛戰斗這么久,真元的確所剩不多了。
  這點方源自然早就清楚。
  但方源有前世五百年記憶,卻知道裴燕飛手中還有一只奇蠱,名曰破釜沉舟蠱。此蠱高達五轉,能令蠱師爆發出大量真元,事后則折損修為境界。
  當然,單憑這點也還不足以讓方源放棄。只是……
  “我族營地、鄭家營地、貝家營地方面,可有什么噩耗傳來么?”方源轉身問道。
  葛光連忙答道:“不曾有。”
  方源立知事不可為,冷笑一聲,下了命令:“我族戰力低落,裴家則傷亡更多。我們撤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