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78 安然撤退

貝草川一直在注視著戰局的發展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在他的身邊,環繞十一位蠱師。除去他貝家的家老,還有鄭家的幾位家老,都被貝草川號召起來。
  他們來此唯一的目的,就是為了斬除常山陰,逆轉整個戰局的勝負。
  “葛家都是烏合之眾,不足為慮。真正的關鍵,只有一個,那就是狼王常山陰。只要殺了他,勝利就是我們的!我們還有翻盤的希望!!”貝草川眼中閃爍著陣陣精芒,觀察戰場的同時,不忘鼓舞著身邊人的士氣。
  鄭家的家老們已經被他說服:“貝家族長說的不錯,但我們何時進攻呢?”
  貝草川瞇起雙眼:“要隱忍!狼王十分謹慎,只往前線派遣了龜背萬狼王,總是留著風狼萬獸王在身邊。他身邊的防御力量相當充足。我們實力雖強,但突擊的機會只有一次。一旦沒有成功,就只剩下強攻一途。屆時,我們無險可守,身處狼潮當中,擊殺常山陰的機會就會越來越渺茫了。”
  就在這時,戰場上爆發出有史以來最激烈的一場對轟。
  各種攻擊,五顏六色,充斥戰場上空。轟隆隆的爆炸聲,不絕于耳。
  看著這樣的景象,眾人皆心中凜然。在這樣的戰場上,饒是三轉蠱師,也顯得渺小。只有四轉、五轉蠱師才是頂梁柱。
  “大人,現在正是我們進攻的最好時機啊。”一位家老忽然提議道。
  “不急。”貝草川擺手。
  對轟持續了片刻后結束,這時又有家老按捺不住:“族長大人,是時候了。趁著葛家蠱師們正在恢復真元,我們沖過去勢必能殺他們個措手不及。”
  “不!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,那就是常山陰。剛剛的對拼雖然激烈,但是常山陰身邊的狼群反而更多了。”貝草川嚴詞拒絕。
  接下來,方源陡然出手,敏銳地抓住戰機,將一段城墻轟垮。
  這是關鍵性的進展。
  裴家的防線,終于被撕裂開一個口子。大量的野狼蜂擁而入,同時龜背萬狼王也趕到。
  “這下糟糕了!防線一破,狼群徹底展開攻勢,裴家局面急轉直下,危急了!”
  “大人,我們快快出手。再不出手,裴家也要完蛋了。”
  “現在出手,我們還能挽救這個局面。”
  “不!”貝草川站起身來,他眼中精光閃爍不定,心中充滿了喜悅,他苦苦等待的戰機終于出現了。
  只要裴家防線被攻破,常山陰勢必要催動狼群,大舉進攻裴家的營地。這樣一來,他身邊的防御力量就會薄弱下去,如此便給了貝草川突襲斬殺他的良機。
  “若是現在出手,只會讓常山陰及時發覺,收攏狼群,使得戰局再度僵持。暴露之后,我們也會喪失斬殺他的寶貴良機。我們三家聯盟,憑什么裴家的損失比我家的少?狼王如此謹慎,絕對不是容易對付的人物。只有用裴家為誘餌,讓他品嘗一口勝利的滋味,放松警惕之時,才是我們斬殺他的機會啊!”
  一瞬間內,貝草川腦海中思緒電轉,心思轉了幾轉。
  但嘴上他卻不能這么直說,而是開口道:“再等等,我們絕不能亂了方寸。相信裴燕飛!他可是我們北原出了名的猛將,你們以為他只有這樣的實力嗎?”
  一群三轉蠱師聽到這話,勉強剎住沖鋒的腳步。
  貝草川話音剛落,裴燕飛便施展出了殺招金虹一擊,強烈的爆炸,璀璨的光芒逼得眾人都抬起手臂,遮住自己的雙眼。
  待光芒消散之后,龜背萬狼王遭受重創,裴燕飛則懸浮在坍塌的城墻廢墟之上,臉色蒼白。
  “好強!”
  “只是一擊,就重創了萬獸王啊。”
  “這是裴燕飛的招牌殺招,果然了得!”
  “還是貝家族長厲害啊,對整個戰場的局面洞若觀火,老夫領教了。”
  家老們紛紛對裴燕飛的戰力,表示驚嘆,同時贊嘆貝草川的英明。
  貝草川嘴角扯動了一下,他倒是更愿意裴燕飛守不住這里。
  “還有機會,還要再等等。裴燕飛施展如此強大的殺招,必定真元大損。看他的臉色,顯然自身也不好過。只要風狼王在常山陰的身邊,狼王就立于不敗之地。裴家還是處于下風。如果狼群攻入裴家營地,我就繼續剛剛的計劃。如果裴燕飛占了優勢,我便落井下石,進行配合,帶給常山陰致命一擊!”
  貝草川腦中的念頭,如電光火石。眨眼睛,就調整了計策。
  “我還有機會,還有希望!此刻最不能慌亂,要穩住,要隱忍……只要斬殺了常山陰,翻盤不說,我也將因此聲名鵲起。投靠劉文武之后,便能得到更多的重視,為家族贏得更多的機會!”
  貝草川在心中,不斷地為自己打氣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他瞳孔猛縮,爆出一句粗口:“哎呀,我操!”
  家老們紛紛向他投來詫異的目光。
  一直以來,盡管局勢萎靡,但貝草川都表現得成竹在胸,從容自信,為何此刻卻是如此失態?
  貝草川此時已經顧及不得其他人的目光,他緊緊地盯著戰場,失聲自問道:“這常山陰怎么會選擇在此刻撤退?”
  狼王明明處于上風,龜背萬狼王雖然重傷,卻并未死亡。他的手頭上還有一只風狼萬獸王啊!
  反觀裴燕飛,明顯是強弩之末。最關鍵的是,裴家營地的防線已經被撕裂了一個缺口。只要順著這個缺口猛打,裴家的防守壓力將是先前的數倍!極有可能會防守不住。
  只有等到狼群大舉入侵裴家營地,那他貝草川就能趁機突襲,在他背后,給狼王致命的一擊!
  但現在,他居然撤退了?!
  常山陰為什么撤退,貝草川此時已經來不及多想。
  他無比的緊張起來,原本從容的臉上顯現出一抹驚惶。
  狼王現在實力還很雄厚,一旦撤退,那么他苦苦隱忍的斬首背襲的計劃,還未開始就要流產了。
  更糟糕的是,貝家營地、鄭家營地都在葛家的掌控當中。一旦狼群回撤,將這些俘虜、營地中的物資帶走,貝草川將徹底喪失自己的家族。
  連家族都沒有了,只剩下幾個家老在身邊,貝草川的族長之名,勢必將成為眾人的笑柄。
  遠的不說,投靠劉文武之后,他也不會受到重視的。
  “不行,絕不能讓常山陰就這樣輕易地撤退了。一旦他撤回去,什么翻盤的希望都沒有了!”
  貝草川在心中高喊。
  他猛地站直了身軀,口中呼喝道:“諸位,不能再等了。常山陰已經不支,他們想要撤退。現在正是我們痛打落水狗,殺了狼王,奪回家族的時候了!”
  他身邊的家老們,也已經看到了戰場上的情形。
  貝草川的話,讓他們精神猛振,戰意勃發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“常山陰,你休走!”
  “狼王,有種的你和我大戰三百回合!!”
  一群三轉蠱師,在貝草川的帶領下,撕破偽裝,從葛家大軍的背面展開了突襲。
  “哼,果然出現了。”方源早有預料,看到這些人,并不驚惶。
  他清楚地知道:貝草川這群人,既然沒有回援自家營地,那么就只剩下兩種可能。
  一種便是襲擊葛家大本營,實施報復。另一種則是,馳援裴家。
  既然三家營地都安然無恙,那么這些人一定就潛伏在戰場周圍了。
  方源若是一味攻擊裴家營地,和裴燕飛死磕,在關鍵時候,勢必就要腹背受敵。因此撤退,才是明智之舉。
  “只是這些人,倒是挺能隱忍,到現在才被我逼出來,可見所圖不小。”方源騎在白眼狼的身上,神情淡定。
  葛家眾人卻不免慌張起來。
  貝草川這十二人,各個都是高手,沖鋒過來,一路所向披靡,帶給他們巨大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“太上家老大人,現在可如何是好?”葛光問計。
  “慌什么。聽我的命令,跟著我撤退就行了。”方源冷笑一聲。
  在沙場上撤退,冒的風險極大。很有可能在撤退時,被敵人追殺,撤退就轉為潰敗。但方源前世久經戰陣,手中的狼群正適合斷后。頂著兩方壓力,安然撤退的能力,他還是有的。
  他將龜背萬狼王調到自己身邊,收攏狼群。將百狼王、千狼王等等,都歸納在大軍中央。
  而那些普通的野狼,則留下來殿后,消耗追兵的真元。
  果然,片刻之后,貝草川等人的沖勢就減緩下來,開始珍惜地使用空竅中的真元。
  “可惡,難道就這樣看著常山陰撤走嗎?”貝草川咬破嘴唇,殺得雙眼通紅,心中萬分的不甘。
  “裴燕飛,你還不出手嗎?今夜若是不能留下狼王的性命,我們三家怎么有臉面去參加英雄大會?”貝草川大叫。
  裴燕飛冷哼一聲,他不是莽夫,知道貝草川現在才突襲,是算計裴家,想將裴家當做誘餌。
  但狼王常山陰他同樣不想放過。
  此戰,葛家以一敵三,若是全身而退,勢必一戰成名,而他們三家則是葛家的踏腳石。
  再者,裴家傷亡慘重,這樣的深仇大恨不報怎么行?
  想到這里,裴燕飛就有了決意。
  五轉——破釜沉舟蠱!
  嘩嘩嘩!
  裴燕飛心底一空,大量的真元,憑空涌現出來,極速填充他干涸的空竅。
  “常山陰,你納命來吧!”他大吼一聲,趕了上來。
  葛家眾人頓時一陣慌亂。
  方源卻笑起來,問左右:“此人是誰?”
  葛光佩服方源的鎮定,心中的慌亂不免消散了大半,沉聲答道:“貝家的族長貝草川!”
  “貝草川……裴燕飛……呵呵呵,亂世出英雄,不錯不錯。”方源高聲地評價著,聲音響徹夜空。
  隨后,他跳下白眼狼,改換了一只駝狼騎乘。
  白眼狼幾步跳躍,和風狼萬獸王、龜背萬狼王并肩站在一起。
  “那是……”貝草川沖勢一滯,瞳孔猛縮。
  裴燕飛臉色鐵青,極為難看。
  白眼狼乃是異獸,戰力可媲美萬獸王!之前他們太過于關注方源,忽略了白眼狼。現在白眼狼主動站出來,身份便立即被識破了。
  “可惡!”裴燕飛狠狠咬牙,卻無奈地停止了追擊。
  方源若是只剩下風狼萬獸王還好說,但現在又出現一頭白眼狼,這樣的實力足以抵擋住追擊,甚至還有反攻回來的可能。
  裴燕飛不敢冒險,再讓裴家置于險境。
  他選擇了罷手。
  這一邊,貝草川也只得無奈地停住追擊的腳步。
  他望著大軍安然撤退,心中除了頹喪之外,還有一股冰寒之意:“狼王常山陰,你究竟有多少底牌?”
  ps:上一節的釜底抽薪蠱,改為破釜沉舟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