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80 算計地靈

八日之后的夜晚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繁星點點,夜風習習。
  方源騎在白眼狼的背上,已經整裝待發。
  葛光則站在他的身側,匯報著近日來的情況:“這八天來,有大量的中小型部族,啟程上路,參加英雄大會去了。如今留在月牙湖畔的,只有幾個大型部族了。貝草川、裴燕飛等人,是第一撥離開的。”
  方源調整著坐姿:“嗯,之前我們主動出戰,挑了三家,令各方部族多出許多忌憚。再加上英雄大會臨近,他們啟程也是正常。至于那些大型部族,家大業大,需要謹慎抉擇。往往得等到英雄大會后半程時,才過去參加。”
  “太上家老明察秋毫,確實如此。”葛光立即拍了一個馬屁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月牙湖畔水草豐美,我族就暫且留在這里,不要動身,趁著這個時機消化戰果才是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葛光松了一口氣,他們之前合議,也是這個想法。
  葛家如今像是吃撐的胖子,路都走不動。這八天來,他們都在夜以繼日地擴張營地,收編俘虜。統計物資,實力是一天天的暴漲。
  “那群水狼,還在那個方位嗎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“是的,屬下派遣偵察蠱師,多次打探。這群水狼有五千規模,到了晚上,便會進入那處水巢休憩。大人,真的不需要蠱師護衛嗎?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冷傲地答道:“有狼群在,就有我常山陰在。何須他人護衛?”
  葛光聽出方源語氣中似有不悅,連忙躬身讓開道路,“晚輩就祝太上家老大人,盡收水狼,一帆風順。”
  “嗯,你主持族中事物,也要小心。沒有我坐鎮,那些投降的蠱師尤其要多注意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
  方源留下風狼王,領著虛弱的龜背萬狼王,已經一萬八千頭野狼,離開營地,開始狩獵。
  他首先順著葛家探查出來的地圖,一番把設計,來到水巢附近。
  水狼生活在水中,以魚為食。偶爾,餓極了也會跑到岸邊,吞食一些兔子、地鼠之流。
  狼群的到來,立即引起了這些水狼的警覺。
  為了保衛身后的家園,水狼成群結隊地從水巢中涌出來,虎視眈眈地盯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端坐在白眼狼背上,手輕輕一揮,頓時無數野狼齊聲呼嘯,殺向水狼。
  水狼奮起反抗,雙方攪成一團。
  狼嚎蠱!狼煙蠱!
  方源在后方幾次出手,將局面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。
  本來他的狼群規模就多得多,很快就殺敗了水狼。
  水狼在地上丟下一千多只尸體,又被方源用馭狼蠱收編了兩千多頭,剩下一千多頭逃竄到了月牙湖的深處。
  方源也不追擊,而是搗毀了這處巢穴,又繳獲了數百頭的年幼水狼。
  然后,趕往下一處地點。
  又搗毀了數個狼巢,到了深夜,方源共收編了六千多頭水狼,兩千頭龜背狼,一千多頭夜狼。
  月牙湖畔,水狼最多,也生活著一些龜背狼、夜狼、風狼。
  但風狼速度快,難以捕捉。見機不妙,就會撤退。方源的目標中,有一群風狼,但戰斗了片刻后,讓它們跑了。
  狼群都很狡猾,方源為了捕捉它們,往往自身也要付出代價。如果代價太大,得不償失,方源就會主動放棄。
  一些大型的水狼群,有著萬狼王的存在,方源更不敢輕易開啟戰端。
  不過,他此次出行,狩獵狼群不過是個幌子罷了。現在表面的功夫做足了,他就尋了一處隱蔽地點,將狼群排布開來,然后動用推杯換盞蠱,聯系小狐仙。
  小狐仙得到消息后,立即召出一群星螢蠱,借助星光和青提仙元,催動起星門蠱。
  星門蠱一套兩只,借助黑天之力,能跨域溝通。
  方源等了一小會兒,便見夜空中的星光,紛紛投下來,集中在手掌中的星門蠱上。
  星門蠱,如藍寶石般徐徐飛起,升到半空中后,星光暴漲,繼而化為一道拱門。
  這次,方源卻不急著先鉆入星門,而是將受了重傷,虛弱不堪的龜背萬狼王,以及大量的傷殘狼群,送進星門當中。
  大量的野狼,宛若河水一般,波濤滾滾,流入星門之中,消失不見。
  這樣一來,方源身邊留下的盡是精銳和青壯狼群。無疑就大大地減輕了喂養負擔。
  而那些傷殘的野狼,將在福地中繁衍生息,生育出健康活潑的小狼崽子。經過狐仙福地的時光加速,飛快成長,最終成為方源新的兵源。
  將這些野狼調入狐仙福地后,方源也緊跟著回到狐仙福地。
  “主人,你關照人家每天都盯著通天蠱,人家很乖的,都照做了哦。那個瑯琊老仙,果然又冒頭了,還在寶黃天內大量收購煉蠱材料呢。”小狐仙見到方源十分開心,一把抱住他的大腿,用粉嫩的臉頰蹭著,還說出了一個重要的情報。
  “哦?是這樣,他買了哪些東西?”方源聞言,精神猛振,連忙問道。
  小狐仙便從衣兜中,取出一張小紙片兒,遞給方源。
  方源拿到眼前,細細瀏覽,這些蠱蟲和材料,他印象深刻,皆是煉制第二空竅蠱所用。
  這說明了什么?
  瑯琊老仙,就是瑯琊地靈。他要重新開始煉制第二空竅蠱,絕對是渡過了第二次攻潮,想要煉制出第二空竅蠱的心不死。
  同時,那只神游蠱肯定也在他的手中。
  要不然,他怎么會在第二波進攻之后,就如此急不可待地大肆采購這些材料呢?
  “瑯琊地靈受到硯石老人的算計,如今應該是守住了瑯琊福地。這地靈雖然智力頗高,但一五一十,沒有陰謀暗算之能。我還等什么呢?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心臟都怦怦直跳起來!
  他立即退出了狐仙福地,回到北原月牙湖畔。
  然后,他率領狼群,馬不停蹄地來到那處石林。借助當初盜天魔尊的布置,他再次來到瑯琊福地之中。
  瑯琊福地有了許多新的變化,十二云閣都受到了攻擊,許多位置都是斷壁殘垣,有火焰灼燒,閃電轟擊,冰霜凍結的種種跡象。
  這都是大戰留下的痕跡。
  尤其是樓閣之外,潔白的云泥之上,浸透了大塊的血斑。一只鹿一般的荒獸,體型如小山,倒在云泥上,徹底死亡。
  即便是失去了生命,它的毛皮也仍舊光滑,閃耀著五顏六色的彩色光輝,給人神圣璀璨之感。
  “你怎么來了?”瑯琊地靈不耐煩地接見了方源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方源并沒回答他,而是反問一句,顯示出驚疑之色。
  “哼,一群膽大包天的小輩,居然敢打我家的主意,都被我殺了!”瑯琊地靈面色陰沉,殺氣四溢。
  方源好奇地看著地靈:“瑯琊福地不是很隱秘嘛,他們怎么進得來?難道是你主動開啟門扉……”
  “滾!我會那么笨嗎?”地靈怒吼一聲,“是這群該死的家伙算計我,在賣給我的東西上做了手腳。我原本買下神游蠱,是想煉出仙蠱第二空竅。結果煉蠱的過程中,忽然形成通道,闖進來幾只小老鼠。”
  地靈說是小老鼠,但方源看看十二云閣的樣子,便可猜測出當時的狼狽模樣。
  但瑯琊福地到底是當年,長毛老祖經營的家園。長毛老祖乃是號稱“古往煉道第一仙”,和兩代尊者平等交往,留下的底蘊極其深厚。
  第二波攻潮,也難以撼動這樣的底蘊。至少方源知道,瑯琊福地中有十二頭荒獸,現在只是死了一頭而已。
  不過,硯石老人還活著。第二波的攻勢,不是終結,而是開始。接下來,還有好戲看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我料得果然沒錯,你就是那個瑯琊老仙,買下了寶黃天的神游蠱。看來,你是保住了神游蠱了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自得一笑:“那是當然的!要不然,那頭九色靈鹿也不會死。”
  忽然,他神色猛地收斂起來,想到了什么,警惕地看向方源:“你小子來這里,是干什么?”
  方源向地靈行了一禮,施施然地道:“還能有什么?當然是請你出手,煉制第二空竅蠱了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地靈大叫一聲,怒視方源,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。
  長毛老祖當年為盜天魔尊,煉制仙蠱失敗,因此許下諾言,為盜天魔尊無償地煉制九只蠱蟲,不論仙凡。
  盜天魔尊用了其中六次機會,得了六只仙蠱。剩下三次機會,作為遺藏傳承的一部分,留給了今后的有緣之人。
  在方源前世,這機緣被馬鴻運得了。今生,方源提前到達這里,截了這個仙緣。
  之前,他利用其中一次機會,叫瑯琊地靈煉制了星門蠱。現在再到這里,是用第二次機會,要煉出第二空竅蠱。
  瑯琊地靈乃是長毛老祖的執念所化,根本無法拒絕方源的這個要求。
  但是,為了保護神游蠱,他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。眼看著第二空竅蠱有希望煉成,結果被方源截胡了。
  瑯琊地靈吹胡子瞪眼,語氣森然地喝問方源道:“你小子不會就是算計我,圍攻福地的幕后主謀吧?”
  方源摸了摸鼻子,一臉無辜狀:“你難道認為,我區區一個凡人,能指揮得動那些蠱仙嗎?我是看著你買下神游蠱,又在先前知曉你手中也有第二空竅蠱的蠱方,現在又看你再買第二份材料。因此才來到這里的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恨得咬牙切齒,手指著方源:“你們這些人類,各個奸詐狡猾。老夫擊殺了那些蠱仙,沒想到今天陰溝里翻船,居然被你這個小子坑了!”
  方源長笑一聲:“你不是被我坑的,而是當年欠下盜天魔尊的承諾。怎么樣,該為我煉制第二空竅蠱了吧?”
  瑯琊地靈恨恨不已,把方源大卸八塊的心都有了,但沒有辦法,只得為方源煉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