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82 交易仙蠱

“你給我滾!老夫要收了你做徒弟,估計哪天就被你氣死了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還是我的孩兒們省心,你給我滾,我不想見到你。”瑯琊地靈連連擺手,對方源的拜師要求,毫不猶豫地拒絕了。
  他原本能得到第二空竅蠱,但方源算計了他,使得他將煉成的第二空竅蠱拱手相讓之外,還失去了神游蠱。
  方源呵呵笑了聲,對于地靈的拒絕也不放在心上。
  地靈是蠱仙執念所化,簡單又偏執,現在拒絕,就代表將來他仍舊會拒絕。
  “真是可惜了,我原本還打算將神游蠱,當做拜師禮的。”
  “哼,老夫最不待見你這種狡詐的人。還是毛民乖巧!實話告訴你,老夫已經收了十八個毛民徒弟。今后也只會收毛民做徒弟!”
  “不說這話了,將第二空竅蠱給我罷。”方源伸出手掌。
  瑯琊地靈神情一滯,戀戀不舍地看了手中的仙蠱一眼。這原本是他想煉成的蠱,現在剛剛煉成,還未捂熱,就要易主了。
  但當年的約定,已經化為一種偏執,是組成地靈的一部分。他無法違背,也沒想過違背。
  “小子,你給我記住!”瑯琊地靈低吼一聲,將第二空竅蠱塞給方源。
  這第二空竅蠱,宛若甲蟲,兩頭尖尖,中間肥大。
  甲蟲有少年拳頭大小,青玉似的,握在手中,溫潤清涼。
  而在它圓滾滾的背部,還長著一只金色的眼珠子。金色的瞳孔,閃電般游弋不定,靈性十足。
  “這就是當年,我在三叉山冒著奇險,千方百計想要煉出來的蠱。想不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得到手中。”方源感慨地嘆息一聲,卻沒有急著用,而是將其收入囊中。
  這第二空竅蠱雖然已經在瑯琊地靈的主動配合之下,成了方源之物。但他還不是蠱仙,沒有青提仙元,方源驅使不動。
  “你已經拿到了仙蠱,如果你不想用掉最后一個機緣,那你現在就可以走了。”瑯琊地靈下了逐客令。
  方源卻掏出神游蠱,面帶微笑,在瑯琊地靈的面前晃了晃:“你難道不想要這只仙蠱了嗎?”
  瑯琊地靈眉頭一揚:“怎么,你想賣?”
  他有通天蠱,溝通寶黃天,可以買到許許多多的煉蠱材料。哪怕是煉制第二空竅蠱所需的人竅,他也可以通過購買奴隸蠱師,然后殺掉獲得。
  第二空竅蠱是消耗蠱,方源用了一次之后,就不存在了。
  瑯琊地靈完全可以再煉一只。當然前提是,他必須有神游蠱。缺少神游蠱,他是萬萬煉制不成的。
  方源卻不直接回答,而是反問一句,道:“你說我再用一只第二空竅蠱,會不會生成第三空竅?”
  “哼,做你的春秋大夢。”瑯琊地靈立即嗤之以鼻,冷笑三聲,“這是第二空竅蠱,不是第三空竅蠱。你想要凝成第三空竅?那你得先琢磨出第三空竅蠱的秘方來!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神情認真:“我也是這么認為的。”
  地靈不會因為想要收購神游蠱,而去欺騙他。同時,他也知曉第二空竅蠱的秘方,早就推算出這道理。
  現在問一遍,只是穩妥起見,確認一下罷了。
  這樣一來,方源手中的神游蠱,以及第二空竅蠱的半成品,就失去原本的作用了。
  方源已經擁有一只第二空竅蠱了,他是孤家寡人,沒有親信需要他提攜,也就不需要第二只第二空竅蠱。
  而且,他剛剛觀摩了地靈煉蠱的過程,知道最后一步,極其兇險!光團幾番膨脹、縮小,需要極強大的操縱能力,至少千人魂的底蘊,才能把持得住。
  仙蠱豈是那么容易煉制的。虧得當年在三叉山時,方源重生之后,沒有一門心思地去煉制第二空竅蠱。否則,依他當年的實力,絕對難逃失敗的下場。單單煉仙蠱的反噬,就要使其瀕死。
  當然,他也可以賣到寶黃天中去。
  但是這樣一來,卻會引起硯石老人的注意,暴露許多底牌。同時獲得的東西,也難免被其他蠱仙動了手腳。
  和瑯琊地靈交易,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至少他不會以次充好,同時他財力雄厚,很想收購了神游蠱用之煉蠱。
  而方源也避免了第二次暴露,安全得很。
  “地靈,你再看看這是什么?”方源想了想,干脆將當年自己親手煉制的第二空竅蠱的半成品,也取了出來。
  這半成品,形態模糊,仿佛是模糊雕刻的粗坯,毫無生機。
  它像是一塊灰色石頭,雕琢成的甲蟲。大肚翩翩,頭尾如尖錐,沒有任何的足須和觸腳。
  雖然和真正的第二空竅蠱外形相似,但顯然不好比。有著質的差距。
  瑯琊地靈見到這半成品,雙眼不禁一亮:“想不到你居然進行到了這一步。不過,第二空竅蠱的煉制過程,最難的是在最后一步。前面的步驟,以煉蠱大師的水準,也能煉制出來。”
  地靈語氣中帶著絲絲的喜悅。
  方源有神游蠱,又有半成品。如果他收購過來,就只剩下最后一步,就能再煉出第二空竅蠱。
  對于瑯琊地靈來說,這樣的誘惑,他難以抵擋。
  “說吧,你想換什么?”瑯琊地靈收回炙熱的目光,看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看著右手中的神游蠱,立即脫口而出:“仙蠱無價,當然是以蠱換蠱。這可是蠱仙交易的老規矩了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頓時臉色沉下來:“雖然是老規矩,但不適合我們這種情況。首先你的神游蠱,很不實用,只能當做萬不得已之下的逃生手段。一旦挪移到火山熔巖底部,或者地心深處,簡直就是自找死路。其次我用神游蠱,是用來煉蠱。第二空竅蠱對我一個地靈來講,又有什么用呢?”
  方源樂了,地靈討價還價的時候,眼神直勾勾地盯著神游蠱看。雖然口氣強硬,但神色已經出賣了他的內心。
  “地靈,你太摳門了。我知道瑯琊福地中,收藏著不少的仙蠱。神游蠱是六轉仙蠱,我也不貪心,只換你一只六轉的仙蠱就是了。”
  地靈連忙搖頭不止,又說了許多話,但方源死不松口。地靈漸漸急了,怒色流于表面,看著方源的目光像是要吃人。
  方源見火候差不多了,開始收宮:“這樣吧,我退一步,只要你一只消耗型的六轉仙蠱。等我把這仙蠱用掉,你還可以再煉制出來,不是嗎?”
  地靈神色緩了緩,方源的主動退讓,讓他有一種勝利的得意感覺。
  他哼哼了幾聲,昂起頭倨傲地看著方源:“也罷,就這么辦吧。”
  說著,他雙手一展,憑空挪移過來五只仙蠱。
  “瑯琊福地的底蘊,真是雄厚。”方源心中大為感慨,一一瞧過去,忽然一楞。
  “就要這只仙蠱了。”方源表情帶著微微的怪異,手指著其中一只仙蠱。
  這仙蠱不是別的,正是和稀泥仙蠱。害得蕩魂山漸漸枯死的罪魁禍首,不想被瑯琊地靈又煉制了出來。
  雙方迅速完成了交割,方源得到和稀泥仙蠱,收不進空竅去,只得暫時放入囊中。
  “這個半成品我當初可費盡了心力啊,你得到它,可以節省一大筆開支。大家都是熟人了,便宜賣給你,你就轉給我一千頭毛民罷。我也不貪心,就要你剛剛煉蠱時,指揮的那些老毛民好了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屁!”地靈勃然大怒,“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兒?那些毛民至少都是煉蠱大師,放到寶黃天中,寶光至少有七丈高!”
  方源嘿嘿一笑,他十分覬覦這些毛民。有了這些毛民在手,對他的幫助相當巨大。
  “這樣吧,我不要一千,只要八百。”
  “屁的八百,這些毛民都是我的孩兒,我一個都不會賣的!”瑯琊地靈怒極大吼。
  “任何東西,都有一個價格嘛。我們還可以再商量!”
  “不賣就是不賣!你再給我提這事,那你這個半成品拿回去吧,我不買了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堅決的態度,令方源暗吃一驚。他把價格降到了底線,瑯琊地靈明明有賺頭,但就是不賣。看來是真的有感情了。
  這種情形,也并不奇怪。
  很多蠱仙在福地里豢養異人,就像是養寵物,看著他們一個個的長大,甚至還會花費大力氣培養他們。若是他們死去了,蠱仙們也會傷心地掉落眼淚。
  當然,這種情況絕不會發生在方源的身上就是了。
  方源見買不來這些毛民,心中暗暗可惜,只好退而求其次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換馭狼蠱的秘方罷。”
  瑯琊福地中,收藏著大量的秘方。從古至今,可謂浩如煙海。
  馭狼蠱這種常見的蠱方,不可能沒有。
  方源一直在收購這些秘方,但自從他發現硯石老人的存在后,在寶黃天中,他卻收斂了動作。
  智道蠱師擅長推算,但不是憑空而來,也要收集大量的情報。在這些情報的基礎上,加以推衍,得出結果。
  方源若是在寶黃天中,大張旗鼓地要收購馭狼蠱的秘方,難保硯石老人不會推算到什么。
  “拿去。這是一轉到五轉的馭狼蠱秘方。”瑯琊地靈交給方源一大疊的秘方。
  方源翻了翻,發現單單五轉馭狼蠱秘方,就有八種。分別用不同的材料,不同的方法,得到相同的蠱蟲。而一轉到四轉的馭狼蠱秘方,就更多了。
  “這買賣值了!”方源心中暗喜。
  “交易完成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瑯琊地靈不耐煩地下逐客令。
  方源卻擺手,笑道:“不忙,不忙,我還有一筆交易,你肯定感興趣。”
  “哼,年輕人口氣不要這么大。這個世界上能讓老夫感興趣的,可不多了。”瑯琊地靈摸摸胡須,自傲地道。
  “我這次賣的,是一個消息。這個消息就是,我什么時候用掉第二空竅蠱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神情僵滯,他呆呆地看了方源一眼后,整個眉頭都深深地皺起來,用強烈的鄙視和厭惡的目光,瞪向方源:“你這人怎么生得如此卑劣無恥!?你還有沒有做人的底線?!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仰頭大笑,“難道這個消息,你不感興趣嗎?”
  瑯琊地靈頓時有一種被強暴之后,還要向罪犯道歉的屈辱感。
  他能不感興趣嗎?
  第二空竅蠱是仙蠱,而仙蠱唯一。如果方源一直留著不用,那他就永遠也不肯再煉出第二空竅蠱來。
  “你想怎么賣?”地靈強忍暴揍方源的沖動,最終忍氣吞聲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雙眼瞇起來,精芒閃爍不停:“我也不欺你,就用消息換消息。我想知道,王庭福地中那座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一切信息。”
  “八十八角真陽樓?你竟然知道這座仙蠱屋和老夫有關系!”地靈頓時大吃一驚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