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83 馬英杰

踏踏踏……
  一連串急促的聲音,由遠及近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很快,一隊蠱師騎著恐爪馬,來到這處泥沼地。
  恐爪馬雙眼赤紅,長有獠牙,食肉不食草。
  它渾身無毛,皮肉緊實,肌肉賁發,有不可小覷的戰力。最奇特的是,它沒有馬蹄,而是長著四只巨大的利爪。
  利爪之間,還相互關聯地長著肉蹼,使得恐爪馬不僅適合攀爬,還能在泥沼地中自由前進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,他們從這里經過,向那邊去了。”一位偵察蠱師,雙眼閃爍著紅光,四下掃視之后,稟告道。
  旁邊一位青年蠱師,頓時皺起眉頭,語氣焦急地道:“不好,叔叔!再往外走,就是亂石灘。過了亂石灘,他們就會逃出暖沼谷。到那時追殺他們,可就難了。”
  “放心,費清中了你爹的毒蠱,危在旦夕,又帶著他兒子。他越是催動他那朵鬼云逃跑,中毒就越深。呵呵,他跑不了多遠的。我們繼續追!”
  家老冷笑著,一揮手,帶著眾人,繼續急追出去。
  待他們追近稀疏的枯林,原本在他們腳下的泥沼地,忽然翻滾起來,隨即鉆出一只土黃色的蠶蛹。
  蠶蛹從內破開,走出兩個人。分別是一位中年蠱師,一位孩童。
  兩人狼狽疲累,大口呼吸著空氣,癱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總算將他們騙過去了。”中年蠱師費清臉色青紫,中毒很深。
  他用來移動的疾鬼云蠱,被人動了手腳。費清一路被追殺,察覺不對,立即舍棄疾鬼云蠱,使其獨自飛離。而他則帶著他的兒子,一起隱藏在泥沼地中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他失去了移動蠱,身中劇毒,已經再無逃生的希望。
  “費長你這個卑鄙小人!為了族長之位,居然對我這個堂弟實施暗算毒殺的手段。可惡可恨……”
  費清越想越怒,在絕望之下,又怒極攻心,忽然張開口,噗的一聲,吐出一口慘綠的鮮血。
  “阿爸,阿爸!你沒事吧,你要振作啊。”孩童被這灘鮮血嚇得大哭,撲到費清的懷中。
  “我兒……”費清絕望的雙眸中,又掙扎出一絲希望和決然。
  他慈愛地看向自己這個唯一的子嗣,愛憐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:“小才,阿爸走不了了。費長老謀深算,阿爸只能騙他一時。不久之后,他一定會發現不妥,返身追殺回來。你快走,阿爸為你阻擋住這些人。你照著阿爸告訴你的那條小路,興許就能逃出生天。”
  “不,阿爸,我要和你一起走。咱們一起跑吧……阿爸,我求你了……”兒子費才傷心欲絕,泣不成聲。
  費清心中大急,奮起精神,伸出雙手抓住費才的雙肩:“小才,不要哭!北原的男兒流血不流淚。你要有自信,你的身上流淌著巨陽仙尊的血脈,你是黃金家族的成員。你身上血脈之濃郁,相當罕見。你是有資格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人。”
  “咳咳……”費清的嘴鼻中溢出縷縷綠血,“小才,你要保住性命。將來若有可能,進入王庭福地,便可去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獲取巨陽先祖留給后人的恩澤。只有這樣,你才能給我報仇雪恨啊!”
  “阿爸……”
  “快走,再不走就來不及了!”
  費清一把推開自己的兒子,費才退開幾步,無助地看向他的父親,淚流滿面。
  “快走!!”費清吼道。
  費才伸出手臂,擦去舊淚,瞬間新淚又涌了出來。他狠狠地咬了咬牙,扭頭就跑。
  “我兒,為父已經盡力了,但愿你能逃出魔掌啊。”費清坐在地上,看著費才跑遠,他的雙眼卻又漸漸瞪大。
  “笨蛋,你給我站住!”費清忍不住直起上身,對著兒子大吼起來。
  “阿,阿爸……”費才跑了幾步之后,這才聽到費清的吼聲,遲疑地回望。
  費清額頭冒出青筋,恨鐵不成鋼地吼道:“你這個蠢材,往西北方向跑啊。你往東南方向跑個什么勁?想回到家族營地里去找死嗎?!”
  “哦,哦!”費才連忙換了方向。
  但費清旋即又大吼起來:“蠢貨,這是西南方向!”
  費才連忙又轉變方向,這才走上了正確的路線,讓費清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中年蠱師在心中無奈地嘆氣,自己這個兒子雖然血脈濃郁,但從小就有些蠢笨,而且是個實實在在的大路癡。他真的能夠逃出生天嗎?
  想到費長的老謀深算,費清也覺得希望不大,但能做的他已經都做了,只要寄希望于上天了。
  片刻之后,不出費清的意料,費長陰沉著臉,率領著三位蠱師,騎著恐爪馬,回到這里。
  “費清,哼,你果真躲在這里!”費長的聲音陰沉沙啞,目光如刀,濃郁的殺意毫不遮掩。
  “想不到我今日會死在你這個小人手中。”費清不屑地嗤笑一聲,此刻的他已經渾身麻痹,動彈不得。
  費長嘿嘿冷笑,宛若貓戲老鼠的神色:“我不會這么快就殺了你的。費清,你不是很清高孤傲么?待會我逮到你兒子,我會讓你親眼看到你兒子被虐殺的情景。呵呵呵……”
  費清再不待定,他猛睜雙眼:“費長,枉你是他的長輩,居然如此心狠手辣!”
  “哼,斬草不除根,春風吹又生。來人,把費清給我拿了。”費長一聲令下,左右蠱師立即動手,將費清五花大綁,然后用一根麻繩拴著,拖拽在地上。
  “呵呵呵,費清你就在地上給我好好地嘗嘗泥土的滋味吧。追,務必要把那小子追殺致死!”費長大笑一聲,充滿了快意。
  費長覺得:費清既已抓到,再捉到那傻小子不過易如反掌之事。
  但事實卻并非如此。
  費長來到亂石灘,除了他們,沒有一個人的身影。
  “他娘的,這小子居然沒有往亂石灘的方向走?說,他去了哪里?”費長冷聲喝問。
  費清一路被拖拽過來,早已經鼻青臉腫,昏死過去。
  費長用力將其踢醒,卻只換來費清諷刺嘲笑的目光。
  費長獰笑一聲:“你以為你不說,我就不知道了?”
  說著,他眼中冒出詭異的光芒,照住費清全身。費清渾身顫抖,魂魄立即受到重創。
  搜魂蠱!
  費長伸出枯瘦如柴的右手,一把抓住費清的頭顱,然后他閉上雙眼,鼓動真元。
  費清渾身顫抖,口吐白沫。如此情形,看得一旁的兩位蠱師噤若寒蟬。
  須臾之后,費長睜開雙眼,臉色蒼白,目光迷離。
  這三轉搜魂蠱,能搜索他人魂魄,搜查魂魄中蘊藏的部分記憶。但也多有局限,首先得到的記憶十分凌亂和殘缺,其次不能經常使用,否則會魂魄混雜,神志迷離不清,對自身極為不利。
  費長和費清積怨已久,也知道他兒子費才身上血脈濃郁,必須親手斬除方能安心。因此才不惜動用了搜魂蠱。
  “原來這附近,還有一條隱蔽的小路。哼哼!”費長得意地一笑,他很幸運,搜刮出了他想要的記憶。
  他翻身上馬,立即動身,向那條隱蔽小路探去。
  但到達此處之后,他卻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足跡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這小崽子年歲不到,還未開竅,只是凡人。不可能瞞得過我的偵察蠱蟲。難道我搜刮的記憶只是關鍵的一部分?”費長偵察一番之后,看著雜草叢生的阡陌小道,臉上陰晴不定。
  嗚嗚嗚……
  就在這是,從暖沼谷外忽然傳進來低沉雄渾的號角之音。
  費長等人頓時面色大變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,家老大人,請速速回援!馬家揮動大軍,不宣而戰,家族營地已經告急!”一位傳訊蠱師,騎著飛鳥,匆忙趕來。
  “什么?!”費長這一驚非同小可,如今費家內亂剛平,就被馬家侵略。這時機未免太過于巧合了!
  “若是費家沒了,我就算登上費家族長之位,那又有什么意思?守,死守,必須守住這一切!暖沼谷易守難攻,擊退馬家大軍不是沒有可能的。對,我還有希望!”想到這里,費長頓時將費才拋之腦后,惶急無比趕回家族營地。
  然而,馬家這才入侵,早有預謀。專門趁著費家內亂的時機,發動突襲。
  費家雖然占據暖沼谷的地利,卻終究沒有抵擋住馬家兵強馬壯,人才濟濟的兵鋒。
  就在方源進入瑯琊福地的同時,北原發生了一件大事——
  身為大型勢力、黃金家族,坐擁暖沼谷的費家被滅!
  毫無疑問,這個事件將給整個北原的局勢,造成影響。
  山坡上,馬家高層各騎著戰馬,俯瞰著已成廢墟的費家營地。
  這些人如眾星拱月般,環繞著一個年輕人。
  看到一批批的物資,被整理上車,一隊隊的俘虜,被押解而走,馬家高層各個喜上眉梢。
  其中一位三轉蠱師老者,向中央的年輕人抱拳道:“恭喜少主,賀喜少主!全賴少主的離間之計,誘使費家內亂。此番輕易拿下暖沼谷,吞并葛家,為家族立下頭功!”
  這年輕人,正是馬家少族長馬英杰。
  他狼背蜂腰,劍眉星目,英氣逼人,一身修為已經達到四轉中階。本身更是奴道蠱師,薄有威名,人稱小馬尊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