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84 對常山陰的議論

雖然得了大勝,馬英杰卻沒有任何的驕狂,而是沉吟道:“暖沼谷易守難攻,擁有大片的暖泥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北原暴風雪即將到來,這里便是一處天然的庇護所。我族得之,就有了根據地。攻可進,退可守!”
  “但我更高興的,卻是收獲了二十多萬頭恐爪馬。這些馬到了叔叔手中,將極大地充實馬群的規模,為接下來的英雄大會,增添我馬家的無上威勢!”
  他的叔叔,不是旁人,正是當今北原三大馭獸大師之一的馬尊!
  一提到馬尊,馬家蠱師的臉上無不涌現出敬佩之色。
  “臨行之情叔叔叮囑我,說:我們馬家成為大型部族,很不容易。歷經了幾代人上百年的積累、努力,還有不俗的運道,這才走到今天。但是部族大了,想要守住這份基業就更加的困難。就算是打下暖沼谷,也只是得了一個保存火種的根基。真正要護住全族上下,甚至更進一步,那就只有入主王庭!”
  馬英杰掃視眾人一眼,又繼續道:“王庭福地乃是巨陽仙尊留給子孫的恩澤。尤其是那座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更有仙尊的傳承!叔叔說,我身上的血脈已經達到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的標準。若是能夠獲得仙尊傳承,日后修成蠱仙,那我們馬家便是北原新的超級家族!”
  “超級家族啊……”
  這個名字,頓時讓馬家眾人的臉色涌現出神往之色。
  “少族長,你是我族百年來難得一出的天才。我族的未來,都在你的肩上啊。”
  “馬尊大人雖然沉默寡言,但實際上是心系家族,高瞻遠矚……”
  “老夫能夠見證這一切,和少族長你并肩作戰,實乃畢生的榮幸!”
  “少族長,帶領我們走向輝煌吧。”
  馬家蠱師們興奮地呼喊起來。
  馬英杰笑了笑。
  事實上,馬尊從未說過這樣的話,這番話不過是他臨場編造的。
  借助馬尊的威信,馬英杰成功地為自己的形象增光添彩。試想連馬尊都如此看好他馬英杰,其他人再不看好,豈不是有眼無珠?
  馬英杰也不擔心馬尊知道這事情后,拆了自己的臺。
  馬尊乃是一個奇人,孩童時候就極少開口說話,沉默寡言到父母都差點誤以為,他是個啞巴。
  馬尊愛馬成癡,少年時被族人們戲稱為“馬癡”、“馬呆子”。
  他性情孤僻,一生未娶,只愛駿馬,常年和馬群生活在一起。對世俗權力、紅塵雜務一點都不關心,也沒有絲毫的興趣。
  馬英杰目光炯炯,宛若星辰:“諸位都是我馬家的棟梁、支柱,身上有很多優秀之處,值得我馬英杰學習。我還是太年輕了,馬家不是我一個人能撐起來的。今后還得有賴諸位的幫襯啊。”
  “少族長說哪里的話!”
  “少族長的話,讓我們汗顏啊。”
  “這些年來,少族長的表現深入我等的內心。我等必定跟隨少族長的左右!”
  馬家眾人連忙答道。
  馬英杰又道:“馬尊叔叔雖然寄托希望在我的身上,但是要取得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仙尊傳承,還得看機緣啊。不過就算我有負所托,在真陽樓之外,王庭福地的各處都有歷代蠱師留下的傳承。因此歷來入住王庭的家族,實力上都會有個全方面的躍升。每每想到這些,我就不由地怦然心動啊。”
  眾人哈哈大笑。
  “莫說是心動,老夫每次想著,都要暗流口水啊。”
  “哈哈,少族長不必有太多壓力。失敗一次,重頭來就是了。咱們馬家人都是不屈服的好漢!”
  王庭福地有點類似天梯山,蠱師們常在里面留下傳承。
  北原環境惡劣,每十年就有一場暴風雪,雪災席卷整個北原。暴風如刀搜刮一切。很多埋設在野外的傳承,都會因此而損毀。
  因此,將傳承設立在王庭福地當中,已然漸漸成為了北原的一個傳統。
  王庭福地中,除了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仙尊傳承之外,還有許多其他傳承,留待有緣之人。
  當然,這有緣之人首先得進入到王庭福地當中,才有可能收獲奇緣。
  能躲避暴風雪,安然生活的福地,以及遍布各處的大小傳承,是以每次王庭之爭,都引發草原各族的激烈角逐。
  這場角逐,波及整個北原,規模極其龐大。小型部族需要生存,中型部族要更進一步,大型部族要守住基業。不僅正道,魔道蠱師們也想著進入福地,謀奪其中的蠱師傳承。
  為了彼此之間的合縱連橫,英雄大會就應運而生。在很久以前,就漸漸形成,到如今已經是北原人不可拋棄的傳統。
  每當十年風雪來臨之時,在北原各處名勝之地,都會在同一時段舉辦英雄大會。
  “我們這次滅了費家,對于我們天川英雄大會之行,大有裨益。只要壓服成家,我們馬家將會一家獨大!”
  “不錯,只有在英雄大會上勝出,才會招攬到更多的強者,令更多的部族依附。這是北原大戰的第一步,也是極重要的一步。”
  “我們此次要入主王庭福地,還要放眼各地。玉田的英雄大會,猛丘的英雄大會,草府的英雄大會,都是需要密切關注的。”
  馬家高層正熱切地議論著的時候,一位傳訊蠱師飛速奔來,為馬英杰傳來最新的情報。
  馬英杰展開一看,臉色微沉,旋即又將這情報遞給身邊眾人。
  眾人依次傳閱,不時地發出微小的驚呼、嘆息或者猜測聲。
  “東方部族,居然提前壓服了趙家,這樣一來,他們就是草府英雄大會上的霸主了。”
  “這一次猛丘方面,努爾家居然派出努爾圖,來勢洶洶,呂家恐怕抵擋不住。”
  “至于玉田英雄大會,也是風云激蕩。居然跑出了昔日的狼王常山陰!”
  “這常山陰兇猛啊,居然率領葛家以一挑三,連裴燕飛都敗了。”
  “玉田方面,黑家的黑樓蘭,劉家的劉文武都是人中俊杰,現在狼王一出,影響頗大。玉田方面的局勢立即顯得破朔迷離了。”
  很快,眾人的議論焦點都集中在了方源身上。
  常山陰這個身份,早就在北原傳播多年。現在忽然詐尸復活了不說,還造成了轟動。
  葛家之前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中型家族,但就是因為常山陰插手,硬生生連挑三家,裴燕飛這樣的猛將都敗下陣來。
  尤其是他們再打探到,葛家的新任族長不過還是位三轉的青年蠱師時,他們心中對常山陰的評價又不由地拔高數個層次。
  “每十年的群雄逐鹿,總會有牛鬼蛇神從犄角旮旯里蹦出來。只是這次蹦出個大個兒的。”
  “少族長,你說若是這狼王常山陰和我族馬尊大人對戰,結果會如何?”
  眾人不免心生擔憂。
  馬英杰眉頭微皺。
  要是其他流派的蠱師,也就罷了。但這常山陰乃是奴道蠱師,最擅長的是以一敵萬。
  但他一個人,在率領麾下大軍,就能改變戰局!
  “剛剛的情報,諸位都看過了。奴道蠱師的實力如何,要看手中的獸群規模。他常山陰剛剛復出,手中都是些普通的龜背狼、夜狼或者風狼,不過只有三頭萬獸王。如今還死了一頭,重傷一頭。怎么能和我馬尊叔叔相比呢?”
  馬英杰冷哼一聲,繼續鼓舞士氣道:“馬尊叔叔手中,原本就有三十萬的馬群,現在又增添了這么多的恐爪馬,規模能膨脹到五十萬!除此之外,他還掌控著一頭馬皇,九頭萬獸王,還有五頭異獸馬。你們說狼王能和他相提并論么?”
  周圍蠱師倒吸一口冷氣,又驚又喜。
  “不想馬尊大人的實力已然如此龐大!”
  “區區狼王,和我族的馬尊大人一比起來,簡直是嬰兒嘛。”
  “五十萬,這個規模太大了。足以連滅七八個中型家族。”
  馬英杰話鋒又一轉:“但狼王常山陰還是不可小覷的。我族要成為王庭之主,遲早得碰上此人。更關鍵的是,他一旦參加英雄大會,依附黃金家族,勢必會得到扶助。會有大量的蠱師,幫助他收服狼群,供其驅策。”
  眾人臉上的喜色又漸漸收斂起來。
  這位青年蠱師說到這里,深深一嘆:“我們吞并費家,只是長征的第一步。接下來必定會有更多更強大的對手。我們只有緊密地團結在一起,才能擊敗他們,從而入主王庭啊。”
  “是,少族長說的太對了。”
  “少族長英明神武,老夫佩服萬分!”
  “我們馬家有族長,還有少族長的領導,一定會制霸北原的!”
  眾人在不知不覺間,被馬英杰用三言兩語敲打了一番,更緊湊地團結在了馬英杰的身邊。
  這位馬家的少族長,在心底深處自得一笑。
  表面上,他則是云淡風輕,成竹在胸。
  “阿爸,你死的好慘啊……”就在此時,一個悲愴的哭號聲,從山坡下傳來。
  這聲音,吸引了馬家眾人的目光。
  馬英杰便遠遠看到,橫尸遍野的戰場中,一位孩童,撲在一位傷痕累累的尸體上,痛哭流涕,十分傷心。
  “臭小子,給我滾過來。你已經是我馬家的奴隸了!”一位成年男子在旁邊,對孩童拳打腳踢,然后硬生生把他拽起來。
  但這個孩子極力掙扎,一口咬在成年男子的手腕上。
  成年男子慘叫一聲,不得不松開手。
  孩子滾爬了一段路程,又撲到尸體上痛哭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馬英杰發自內心地嘆了一口氣,“生靈涂炭,非我所愿。但亂世之中,誰能獨善其身呢?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啊。人力渺小,我所能做的,就是維護自己的家族,讓我馬家的孩童不會有如此的遭遇罷。”
  “少族長仁愛啊。”周圍人也跟著嘆道。
  馬英杰手指著下方:“這孩子也是個忠孝之人,因我而有此難。著一個人,去制止他,將這孩子送到我身邊,今后就作我的貼身奴仆罷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左右立即應下。
  他們沒有勸阻,在北原收養奴仆早就是傳承。
  再說一位還不到十三歲的孩童,根本沒有開竅,怎么可能對自家的少族長大人有威脅呢?
  “小孩,快起來!”馬家一位高層,制止了成年男子對孩子的毆打,一把提起孩童的脖子。
  孩子極力掙扎:“不,我要和阿爸在一起。”
  “孩子,你的阿爸已經死了。你今天運氣不錯,被我家少族長看中,收為奴仆了。”馬家高層語氣緩和。
  但這孩子不聽,只是哭號:“阿爸,阿爸!”
  忽然他頓住,一臉呆滯地看向阿爸的尸體。
  “啊!你不是我的阿爸,我的阿爸皮膚比你黑,鼻梁比你高,頭發有白色的……”小孩吃驚的自言自語,然后大怒,踢了一腳尸體,旋即又哭號起來,“阿爸,你在哪里呀?”
  馬家眾人一頭黑線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