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87 再收異獸狼

“如此一來,狼群數量都達到了二十萬!但是……還是有些不足啊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”方源的眼中,閃爍著思索的光,“普通的野狼,可以先不忙著積累,到時候自會有人主動送上門來。現在還是優先擴充高端的戰力。”
  寶黃天中雖然時不時的有獸皇出售,但每次都會在短時間內,被其他蠱仙買去。
  方源知道,自己要想連續買下幾頭狼皇,并不現實。于是,他將目光集中在異獸上。
  每一頭成年的異獸,戰力都可媲美萬獸王。
  但凡一流的奴道蠱師手中,都有一支異獸組成王牌隊伍。
  諸如,南疆犬王手中的獅獒部隊,江暴牙麾下的鉆山鼠大軍,楊破纓的雷鷹群,馬尊的天馬群。
  狼類的異獸有很多。此刻,寶黃天中正往外賣的,就多達四種。
  第一種,是血森狼。
  這種狼,體型龐大,簡直和山丘一般。成年人站在它的腳下,就宛若狐貍站在大象的腳邊。
  血森狼上下,皮毛血紅,狼毛枯槁,如同蒿草。狼背上長著一片“白色樹林”。
  這些“樹”,其實是血森狼的骨骼,從背部衍生出來,豎直生長著。白色的骨樹上,還長滿了血紅色的楓葉。一棵棵的樹木煉成一片,就是俗稱的“血森”。
  血森狼產下幼崽之后,就會將幼崽放進背上的血森,廣闊的空間供幼崽玩耍。血森中的血果,則是幼崽的食物。
  血森狼就像是一座座移動堡壘,速度雖然不快,但是具有極強的碾壓能力。這是很多萬獸王都不具備的。
  第二種,是魚翅狼。
  這是水路兩棲的異獸,體型如象,身上長滿了光滑的鱷魚皮甲。同時身體的兩側,生長著尖銳的深藍魚鰭。背上也有一排類似鯊魚背部的魚翅,這些魚翅連成一線,從狼頭延伸到狼尾。
  魚翅狼是防御力最強的異獸狼,同時它還具有水下作戰的能力。
  第三種,是狂狼。
  狂狼渾身銀灰,長著三只眼睛,體型不大,和尋常的千獸王相同。
  但因為體型而小看它的人,都遭到了慘重的代價。
  狂狼一旦戰斗起來,非常瘋狂,動作極為迅猛,不殺死對手決不罷休。尤其是當它睜開第三只眼的時候,它的戰力將暴漲五倍!
  一旦它三眼齊睜,不管戰斗結果如何,它都會戰死沙場。
  這是一種連自身都不顧,陷入戰斗狂熱中的可怕狼種。
  第四種,則是白眼狼。
  白眼狼的狼瞳,都是一片純白色。它們的視力極強,就算在黑夜里,視力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。
  寶黃天中,待售的一頭血森狼,三只魚翅狼,兩頭狂狼,以及五只白眼狼,都被方源買下。
  而與此同時,遠在南疆的影宗福地中,硯石老人瞇著雙眼,盯著半空中的通天蠱。
  方源大肆地收購狼群,接連買下狼皇、異獸狼,引起了這位智道蠱仙的關注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,他忽然買下這么多的狼群,是要做什么?”
  這位身處幕后,來歷神秘的七轉智道蠱仙,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他嘗試用蠱蟲,進行推算。
  但得到的結果,卻是方源要豢養狼群經營謀利。
  這個結果,并不令他滿意。
  “狐仙福地的環境,豢養狐群最為有利。狼雖然類似狐貍,但是終究還是有所差別的。”
  福地有福,是恩澤之地。但每一片福地,又有差別,恩澤不盡相同。
  比方說,狐仙福地最利于豢養狐貍。狐群在這片地方生存,成長會更好,繁衍得更多。而在瑯琊福地中,利于煉蠱,更適合毛民生存。
  影宗福地,則利于魂道蠱師的修行。
  心底深處有一種感覺,告訴硯石老人,方源此舉大有深意。
  但智道也不是萬能的,也有其弊端。否則,蠱師世界中早就智道獨大,并非現在百花齊放,各道爭鳴的氣象了。
  智道推演,需要證據。越多的證據,越可靠的證據,都會指引智道蠱師,推算出越加正確的結果。
  但硯石老人,雖然身為智道蠱仙,但他萬萬不會料到,方源乃是重生之人。
  硯石老人推算出,方源動用定仙游蠱,去了狐仙福地。但他不會料到,方源竟然跑去了北原。
  若是方源在寶黃天中,出售神游蠱,興許他還能聯想到這一點。
  但方源謹慎,將神游蠱直接轉賣給了瑯琊地靈。硯石老人缺少最關鍵的一點證據,導致他推算出錯誤的結果。
  他接連又算了幾次,都是這個結果。
  “難道非得我祭出本命蠱不成?”硯石老人這樣想著,渾身毛孔張開,從每個毛孔中泄露出一絲云煙。
  白色的云煙,裊裊上升,在他的頭頂凝成一片,形成翻滾不休的煙云。
  煙云迷蒙,普一出現,濃郁的仙蠱氣息就泄露出來。
  但這只高達七轉的仙蠱,氣息飄渺不定,宛若夏夜的星空,神秘無跡。又仿佛千步外的蓮香,若隱若無。
  云煙每一次翻騰,都蘊藏著千萬種變化,說不清道不明。外人逞強參悟,得到的都只是似是而非的結果。
  這便是硯石老人的本命蠱,名為——天機!
  天機仙蠱!
  它能將天地的機密都泄露出來,哪怕蠱仙沒有任何證據,也能直指真相。
  硯石老人在發現殺人鬼醫被種下奴隸蠱后,依靠天機蠱,推算出方源,會在將來的某天,回到南疆。
  因此,硯石老人才布下了陷阱,等著方源跳進來。
  此刻,硯石老人猶豫著,是否該使用天機蠱呢?
  天機蠱雖然能力強大,卻也有著弊端。
  硯石老人并不是每次催動它,都能獲得成功。十次催用天機蠱,至少有八次會失敗。一旦失敗,硯石老人就會受到仙蠱的反噬。
  這種反噬,若是尋常傷勢也還罷了,但偏偏極為厲害,任何人都得忌憚。
  硯石老人的身體、魂魄毫無損傷,天機蠱的反噬只針對他的壽元。
  一旦反噬,硯石老人就會失去,十年至七十年不等的壽命!
  蠱師修行,提升的境界,對壽元無直接幫助。蠱師要延壽,最佳的選擇只有一個,那便是壽蠱。
  使用壽蠱,能直接增長蠱師壽命,毫無其他副作用。
  除此之外,便動用其他旁門左道,來達到延壽的效果。但這些法門,無不有著弊端缺陷。
  “我現在的身體,壽元還剩下八十年。就算最嚴重的反噬,削去我七十年壽命,我還有十年的時間,足夠我完成我的逆天大計!而且這等小事,一般反噬的結果也不嚴重,正常是十三四年的壽命。但是……”
  “我為此而動用天機蠱,值不值得呢?此番逆天,到了關鍵之處,敵手勢必察覺。將來,我還需要天機蠱測算推演。”
  “然而,若是能得到方源手中的定仙游,對于逆天大計也極有幫助。遠的不說,就說進攻瑯琊福地。若是有了定仙游蠱,我便進可攻,退可守。瑯琊地靈哪里能奈何住我?也不至于這一次大敗虧輸。”
  硯石老人左思右想,終究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。
  天機蠱雖然強大,但也是個坑。使用它的成功率太低,更關鍵是失敗的結果很嚴重,硯石老人不敢隨意浪費自己的壽元。
  當初,他為了推算出方源利用定仙游,去了何地。先是浪費了七十年的壽元,結果得到的結果,讓他傻眼了好一段時間。
  居然在中洲!
  竟然是狐仙福地!
  他怎么會傳送到那個地方的?他得了什么機緣,獲得了狐仙福地的內部景象?
  好嘛,方源龜縮在福地中不肯出來,硯石老人想要謀劃定仙游的計劃,還未開始就險些折戟沉沙。
  好在他繼續利用天機蠱,又耗費了八十年壽命,算出來最有可能得手的機會。
  在將來的某天,方源將回到南疆,參加義天山大戰!
  為了這只定仙游,硯石老人整整耗去了一百五十年的壽元。
  “罷了,既然已經算出了結果,那么就守株待兔好了。他豢養狼群的事情,無傷大雅。身為智道蠱仙,我親手布下的局,還怕他區區一介凡人逃脫得了?哼哼。”
  硯石老人冷笑幾聲,緩緩睜開雙眼。
  他的雙眼,和白眼狼差不多,沒有瞳孔,只有眼白。
  他盯著通天蠱,嘴角的冷笑又濃郁了幾分:“你一介凡人,居然耗去我一百五十年壽命,將來死在我的布局之下,也算是榮幸了。當然現在,你也別想好過!”
  硯石老人一番運作之后,很快,在狐仙福地的方源,就覺察到了不妥。
  “不好,有人在大量收購馭狼蠱的煉制材料!”
  方源正打算收購這些材料呢,硯石老人卻搶先了一步。
  他趕忙出手,很快就遭到阻擊。有不少蠱仙在和他故意抬價,令他花費更多代價,收購的材料卻還不及原先的程度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寒芒如針:“這是針對我的行動。哼,瑯琊地靈是不可能的,也沒有這樣的號召力。那么除了仙鶴門,就只有那個神秘的硯石老人了!”
  “呵呵。”
  忽然,方源又笑出了聲。
  若換做先前,被這樣狙擊,他只能徒呼奈何。但現在卻不一樣。
  他的手中,有大量的馭狼蠱秘方。這些秘方,不僅從一轉至五轉應有盡有,而且每轉馭狼蠱的秘方,都有不同種類。
  這些蠱仙攔截的材料,只是大眾化的馭狼蠱方而已。還有許多蠱方,別出機樞,另辟蹊徑,尤其是瑯琊地靈獨自研發的秘方,這上面的材料這些蠱仙又怎么能了解呢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