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90 灰白石板

這處的水狼巢穴中,居住著四千多頭水狼,是一支千獸群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水狼雖然很少踏足陸地,但是家園被外敵入侵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。
  察覺到方源的狼群洶涌而來,這支野生水狼群從巢穴中,一齊悍然出擊,和方源的狼群絞殺在一起。
  受到阻礙,方源麾下的狼群,沖勢一滯。
  但他冷哼一聲,催動狼嚎蠱,同時又調派三路援兵,支援上去。
  野生水狼群只堅持了片刻,就承受不住這種壓力,立即被沖散,大勢已去。
  遠處。
  “族長,我們的東西還留在那里呢。”一位柴家家老不甘心地眺望著。
  柴家族長柴章深深地嘆了一口氣:“罷了,丟了就丟了,總好過丟了性命。”
  “我們是不是留下來再看看?常山陰這樣的人物,也許看不上這三頭黑皮肥甲蟲呢。”另一位柴家家老,抱著僥幸心理。
  但柴章卻看得明白,冷哼一聲:“你如果不擔心冒犯了常山陰,惹來他的屠殺,你就留下來吧。”
  這位柴家家老頓時臉色一僵。
  “哼,這個想法,你以為仲家會想不到嗎?就算常山陰看不上眼,我們也得不到這些物資的!唉,有常山陰這樣的強者在這里,這月牙湖我們是不能呆了,還是繼續出發,趕緊走吧。”柴章擺了擺手,語氣中有無奈,有憤恨,更多的是無力。
  柴家只是小型部族,實力薄弱。尤其是在十年風雪來臨之際,王庭爭霸,龍蛇起陸,整個北原都是紛爭不斷,一片亂世。
  像柴家這樣的部族,就像是亂世漩渦中的小舢板,風雨飄搖,隨波逐流。只有依附更強大的勢力,才能增加自己生存下來的概率。
  柴家拔營而走,走得十分干脆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仲家的偵察蠱師,帶著一臉余悸,向仲費尤回報道:“大人,狼王大獲全勝,翻手之間,就剿滅了那處狼巢。四千多頭水狼,他收編了近三千頭,而他僅僅只損失了三百頭。”
  仲費尤以及仲家高層,聽了都渾身一震。
  這樣的戰損比,著實恐怖!難怪他狼王的狼群,能夠這么快就得到了補充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你是沒有親眼所見。常山陰的指揮,已經超凡脫俗,簡直升華成了藝術!”偵察蠱師擦了擦頭上的冷汗,補充道。
  仲費尤冷哼一聲,不愿墮落了自家氣勢,強撐道:“常山陰手中,有一頭水狼萬獸王。而這支野生狼群的首領,不過是一頭千獸王。一旦交戰,水狼群便會受到萬狼王的壓制,戰力被削弱。收編也更為容易。那三頭黑皮肥甲蟲,去向如何?”
  偵察蠱師便答:“都被常山陰夾裹了去。”
  仲費尤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。
  他這次是偷雞不成蝕把米,不僅沒有搶奪了物資,反而惡了柴家。
  說起來,柴家和仲家還是親家姻親,之前關系緊密。否則,也不會一起遷徙,駐扎營地時,都選擇比鄰而居,守望互助了。
  但是,現世是殘酷的。
  如今王庭之爭,對于仲家、柴家來講,不僅涉及到利益,而且還關乎兩族的生死存亡。
  以往的情意,不過是維護利益的手段罷了。到了拋棄的時候,就會毫不猶豫地拋棄掉。
  王帳內,一陣壓抑的沉默。
  良久,仲費尤才吐出一口濁氣:“常山陰這樣的人物,哪怕集齊我們仲家上下全力,也難以匹敵。但北原卻絕對不是他一家獨大,比他強大的奴道大師多達三人!這場我們先記下來,等我們投靠了劉文武公子后,遲早有一天,會把今天的場子討回來!”
  仲家家老們紛紛點頭應是。
  不久后,仲家上下也拔營啟程。
  一晃九天后,方源率領著壯大數倍的狼群,回到葛家營地。
  葛光率領著葛家高層,主動出迎十里地。
  “太上家老大人,您的修為回復了?!”當葛光察覺到方源四轉巔峰的氣息時,頓時又驚又喜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淡淡地回應道:“回復了,也該是時候回復了。”
  當年常山陰的修為,就是四轉巔峰。后來和哈突骨馬匪大戰,傷重瀕死,藏眠地底。
  不過現在,方源的第一空竅,已經達到五轉巔峰。雖然仍舊受到北原的壓制,但仍有五轉初階的氣息。
  現在的四轉巔峰氣息,只是用了斂息蠱,故意偽裝而成的。
  至于他的第二空竅,因為首先出入北原,被北原承認,倒并沒有受到異域壓制,仍舊是三轉巔峰。
  就這樣先收斂著,然后一步步的釋放氣息,不僅可以保留底牌手段,而且還能給他人一個循序漸進的接受過程。
  方源跟隨著葛家高層,一路回到營地當中。
  葛家營地正在擴建,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熱火朝天的施工景象。大量的凡人奴隸,甚至蠱師奴隸,都被葛家族人恣意地調遣著。
  成王敗寇,這就是戰爭的殘酷,也是戰爭的美妙。
  葛家高層均是一臉洋洋喜氣,葛家吞并了貝家、鄭家,實力膨脹得厲害,這些天來一直在努力消化著,整個家族的實力也跟著上漲許多。
  “現在最大的麻煩,就是奴隸蠱稀缺。若是有大量的奴隸蠱的話,我們就能將這些奴隸蠱師放上戰場。這將極大地增強我們葛家的戰斗力!”葛光感慨地道。
  奴隸蠱,是能夠操控人的蠱蟲。
  但人是萬物之靈,比野獸要難操縱得多。對魂魄的負擔更大,尤其是要奴隸那些魂魄強盛的蠱師。
  因此,基本上,一位蠱師很少操縱,超過五個的奴隸。奴隸蠱師的數量,就更少。往往一位蠱師,駕馭一位奴隸蠱師,再多的話,魂魄負擔就大了。
  而那些魂魄強盛的奴隸蠱師,要操縱他們,非得要比他們的魂魄更加強大。
  方源當然有能力,搞到大量的奴隸蠱。
  但這樣一來,他就暴露了很多東西。葛家在他的計劃中,不過只是一枚棋子罷了,犯不著為他們如此著想考慮。
  “接下來,我要繼續閉關,進行修行。這些狼群,你們就代為照料。”方源開口道。
  “是。”葛光連忙恭謹地答道,心中卻是暗暗叫苦。
  現在葛家擴張膨脹,正是用人之際,勞力緊缺。狼群龐大了,喂養的負擔就更加沉重,這得消耗葛家多大的勞力啊!
  但方源下一句話,又說得這位葛家年輕的族長心花怒放——
  “我這次帶來了許多物質,都是收編野狼時,順帶收刮的。你們都用著,但要記住,那三頭黑皮肥甲蟲身上的東西,務必給我好好保管。”
  “是,太上家老大人!”
  接下來的日子里,方源就在葛家營地中,深居淺出,刻苦修行。
  他的第二空竅,需要繼續提升修為。魂魄上雖然是有千人魂的成就,但仍舊需要狼魂蠱,不斷地強化,直到強化成千人級的狼人魂。
  同時,他的力道也要繼續提升,鈞力蠱不斷地使用著。
  需要放松的時候,他就取出那三只黑皮肥甲蟲身上的東西,進行查看觀賞。
  柴家辛苦收集的這批物資,十分奇怪,都是一些灰白石板。
  但這些石板表面,描繪著漆黑的墨線,有直有曲,有粗有細。墨線糾纏在一起,有的類似文字,有的仿佛山水畫面的景象。
  若這些石板是真的,那來頭可就大了。往源頭推溯,那可得追究到太古年間,人祖的九女逍遙智心。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記載,逍遙智心為了救活智慧蠱,便來到乾坤晶壁前。
  乾坤晶壁直上直下,屹立在虛空當中,宛若一面巨大的鏡子。
  鏡子中,有一座書山。
  書山上,有一道墨瀑垂下,砸落在山石中,形成文泉。
  墨瀑不斷垂落,重重地砸在文泉中,激起萬千的水花。這些黑色的水花,散漫在空中,一顆顆水滴,化為一個個的文字。
  這就是蠱師世界中,百族文字的來源。
  后來乾坤晶壁被破,就分裂成無數塊的灰白石板。
  傳聞,當集齊了所有的石板拼湊在一起,就能重組乾坤晶壁,使得蠱師能再進書山。
  翻開人族的歷史就會發現,歷代的蠱師,蠱仙,乃至仙尊魔尊,都有收集過這些石板的記錄。
  也正是因為如此,很快就會出現了大量的石板的仿制品。
  這些贗品石板,和正品石板很難分辨,除非是經驗豐富的鑒寶蠱師。、
  歷史上,最具權威,也最有成就的鑒寶蠱仙,就是寶黃天的主人,擁有寶光蠱的那位——多寶真人。
  但就算是他,也只能辨認七八成。
  贗品石板實在太多,有太多的蠱師仿制,甚至當中還有盜天魔尊。
  盜天魔尊特意偽造了許多石板贗品,哄騙了許多蠱仙上當受騙。他制造的贗品石板,極其逼真,甚至可以把真品比下去。
  方源從未沒有想過,將灰白石板收集完全,然后拼湊出書山來。
  哪怕是九轉蠱尊,都沒有成功過的事情,方源絕沒有自不量力的沖動。
  他只是在休息的時候,試圖鑒別這些石板。
  在前世,他經商養成了犀利的目光,也曾經販賣過,偽造過這種灰白石板。
  如今鑒別這些石板,從中辨別出真假,剔除明顯的贗品,也算是一種放松和消遣。
  但沒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摩挲一件石板的時候,忽然發生了意外。
  這件已經被他判定成贗品的石板,在方源真元的灌注下,表面的墨線忽然流動變幻了起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