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91 地丘傳承

墨線變化不定,持續了好一會兒功夫,這才漸漸定住,形成一副地形圖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圖的中央,是一塊隆起的土地。沒有山峰陡峭,坡度很緩,上面張開一個豁口,仿佛通往地底的模樣。
  在這處地方,標注著兩個字——地丘。
  地丘四周,是沼澤和樹林混雜的地形,在西南角上,還有一條河流。
  在整個地形圖的下方,還有四句——“土中蘊光,芒高萬丈,百里天游,詠梅雪香。”
  方源口中喃喃,咀嚼了半天,卻參悟不透。
  這四句,說是詩詞,似是而非。說是蠱方,也有些模樣。
  但方源有一點可以確認,這四句謎題,很顯然是故意留下來的線索。
  更為奇妙的是,這地形圖形成片刻后,又漸漸地從灰白石板上消失。
  很快,方源手中的這塊石板上面,就變得清白一片,空無一物。
  但方源閉上雙眼,卻能輕松地回憶起這份地形圖的每一個細節,絲毫不差。
  這并非是他記憶力驚人,而是——
  “畫意蠱。這石板上,被種下過畫意蠱。此蠱能形成圖畫景象,深入蠱師記憶深處,令蠱師永不忘懷。”
  方源的雙眼中,閃過一絲徹悟的光。
  很顯然,這是一個蠱師留下來的傳承。
  為了鑒定這些灰白石板,方源從葛家的族庫當中,取得了許多一清二楚蠱,日光蠱,月光蠱等。
  剛剛,他就動用了這些蠱蟲,然后又很有技巧地灌注真元探測。
  這些手法,都是鑒別灰白石板,特定的手段。
  結果就是這些手段,成了開啟這塊灰白石板秘密的鑰匙。
  “偽造這個灰白石板的蠱師,不只是用了畫意蠱,還用了其他蠱蟲,才形成這種效果。這個蠱師留下傳承,為了篩選出繼承者,倒是花費了一番心思。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,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樣的情況下,獲得了一份蠱師傳承的線索。
  傳承,是這個世界的文化特征之一。
  不管是正道蠱師,還是魔道蠱師,都會選擇留下傳承,在這個天地中留下獨屬于自己的印記。
  雖然幸運地獲得了這個傳承線索,但方源卻并沒有太多的驚喜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時,他也遭遇過許多類似的情況,現在早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蠱師,都會留下傳承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造成傳承良莠不齊。有蠱仙傳承,有四轉五轉蠱師傳承,這些都是有看頭的。但也有很多,是二轉三轉的傳承,甚至一轉蠱師也會留下傳承。
  再加上時光消磨,天災**等等,很多蠱師探索傳承,得到的結果,都是失望。
  有些傳承,早已經毀滅消亡。有些傳承,被人捷足先登。有些傳承,則是魔道傳承,是被人精心設計過的陷阱,是心理陰暗的蠱師,在臨死時的發泄。
  “我現在忙得脫不開身,沒有時間為了一個說不清楚的傳承,放棄手中的計劃,趕到遠方去。再者,單憑這份地形圖,我也不知道這個所謂的‘土丘’究竟在哪里呀。”
  得了土丘傳承圖,只是一場小小的意外,很快方源就將其拋之腦后。
  在接下來的日子里,他繼續修行,同時開始煉蠱。
  從之前兩家的積累中,他得到了一份改良后的蠱方,方源覺得挺有意思。
  從葛家族庫中,他又取出一些蠱蟲,花費了幾天功夫,失敗了兩次后,將手中三轉的鷹翼蠱,提升為四轉的鷹揚蠱。
  說起來,這只鷹翼蠱放在他手中,幾乎就沒用過。還是方源出了腐毒草原,來到紅炎谷附近,葛家營地中時,碰到幾家匯集開市,從市集上買來的。
  狼王常山陰,可不是飛行的能手。方源自然不會輕易動用這項大師級的技藝。
  這是一張底牌,將來一旦動用,必定會讓世人大吃一驚。
  常山陰失蹤十幾年,是一個相當棒的借口。誰都不知道他有什么際遇機緣,成為飛行大師,為什么不可能?
  鷹揚蠱煉成的數天后,葛光親自拜見方源,帶來了最新的情報。
  “馬家已經徹底吞并了費家,成為天川英雄大會的主角……”
  “猛丘英雄大會上,努爾家的代表是一位五轉蠱師努爾圖。”
  “草府方面的趙家?嗯,那個趙憐云,馬鴻運的妻子,日后成為智道蠱仙的奇女子,現在還不過是個稚嫩女童吧。”
  “不管怎么說,馬家這次大出風頭,很顯然是想大干一場,沖擊王庭之主的寶座了。這和前世記憶,也是相符的。就是不知道馬鴻運有沒有出現?”
  方源一邊思索,一邊回憶。
  他模糊地記得,這次王庭之爭,馬家表現得極為強勢,尤其是在前期,兵鋒強盛,眾志成城,屢破強敵。
  但是樹秀于林風必摧之,堆出于岸流必湍之。
  馬家出的風頭太盛,先后被老資格的黃金家族盯上,幾番惡戰,雖然都得到了勝利,但都極其慘烈,元氣大傷。
  最后馬家被黑樓蘭逼住,八面重圍。黑家人多勢眾,但馬家防御森嚴,據險固守。
  黑樓蘭率眾親戰,久攻不下,眼看大風雪就要來臨,最終只能迫和。
  馬家臣服于黑家之后,獲得了許多進入王庭的名額。馬鴻運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,居然也能進去。
  正是借助了這次機遇,他獲得了八十八角珍寶樓中的仙尊部分傳承,從而日后崛起的資本。
  這時,葛光開口,向方源請教道:“太上家老大人,如今各處英雄大會,已經進行得如火如荼。我們這邊玉田英雄大會上,也是人雄層出不窮,高手相爭,風起云涌。其中又以劉文武、黑樓蘭兩家實力最為雄厚,其他勢力都被比了下去。”
  “如今,月牙湖畔,只有我們一家勢力留在這里。就算是大型部族,也都啟程趕往玉田,參加英雄大會。經過這些天的休養生息,我們也已經消化了戰果,穩定了局面。如果再不啟程的話,時間上可就有些來不及了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英雄大會是相互之間的試探,也是各方勢力的合縱連橫。
  葛家雖然實力膨脹得厲害,但也只是個中型部族。如果參加不了英雄大會,脫離了游戲規則,將會受到排擠,影響很大。
  葛家的族長雖然是葛光,但是自從方源擔任了太上家老之后,他的決定就已經能主宰葛家的行動了。
  這些天來,葛光等家族高層,也等得有些心焦了。
  他們沒有方源的前世記憶,不知道這次玉田英雄大會,會有一場精彩的龍爭虎斗,因此結束的時間也是最晚的。
  方源對此,早已經有所計劃安排。
  他擺擺手,對葛光道:“部族雖然穩定了局面,但只是表面現象。暗地里,還是人心浮動得很。真要作戰,即便有中型部族的底蘊,卻沒有相匹配的實力。”
  葛光垂首,一臉恭敬地聆聽方源的訓示。
  方源繼續道:“玉田英雄大會的爭斗,才剛剛步入**而已,不急著去那里,我們要先去蔥谷一趟。”
  “蔥谷?”葛光面露疑惑之色。
  蔥谷是一處類似月牙湖的地方,山谷廣闊,長滿青綠色的大蔥,有獨特的生態。
  在那里,生存著大量的獸群,比月牙湖只多不少。當然,還有大量的野生蠱蟲。
  其中,就有一種聞名遐邇的二轉蠱,蔥爆蠱。
  這種蠱,外形如蔥,卻非青白色,而是艷麗如火。一旦催動起來,它便散發出極其濃烈的氣味。
  野獸聞到這種氣味,將會變得極其暴躁,展現出侵略性,容易攻擊他人。
  因此,蔥谷是比月牙湖更加危險得多的地方。
  怎么好端端的英雄大會不去參加,反而要去這等危險之地呢?
  但緊接著,方源便說出了理由:“很久之前,我便在蔥谷中放養了狼群。經過這些年的培養,應該也發展壯大了罷。”
  “原來是這樣!”葛光頓時眼前一亮。
  奴道蠱師要培養出來,消耗的資源十分龐大,單單每天喂養野獸的食料,就是個龐大的數字。
  這些天來,葛家為了照顧方源的狼群,消耗甚多,叫葛光有了十分沉痛、清晰的認知。
  因此,很多奴道蠱師都會選擇放養。
  他們會選擇一些環境恰當的地方,將獸群當做種子,放養在里面。
  每隔一段時間,去查看驗收。如果獸群壯大了,那就是收獲。
  當然了,收獲的概率是比較低的,絕大部分情況下,是獸群受到削減,甚至會全軍覆沒。
  但盡管如此,絕大多數的奴道蠱師,仍舊會選擇這樣做。
  畢竟奴道的修行,對資源負擔極大,能像方源這樣,將狼群直接放養到福地中的凡人蠱師,能有多少呢?
  方源這么一說,葛光頓時理解了。
  “這么多年過去了,當初狼王的聯系還在,但是狼群是多是少,我也不太知曉。但此次參加英雄大會,狼群自然是多多益善。有越多的狼群在手上,我們的底氣也就越足啊。”
  方源的話,讓葛光連連點頭,贊同地道:“太上家老言之有理,那我們何時啟程?”
  “就在今日。”方源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