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2 墨獅狂

天空湛藍如洗,地上則一碧千里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這里的土地,尤其肥沃,水草茂盛鮮美,及人膝蓋。
  這便是北原有名的玉田,被譽為最為豐美的草場之一,如今這里人頭攢動,旌旗飄揚。
  玉田的英雄大會,已經持續了半個月之久了。
  前七天,各個部族都發出自己的聲音,喧囂塵上,一片紛雜擾亂。但漸漸的,經過合縱連橫,各方勢力相互組并。到了如今,只剩下兩個最強的勢力。
  一方是劉家劉文武,另一方則是黑家黑樓蘭。
  此刻,兩方人馬,盡皆精悍逼人,相互對峙。
  兩方人馬的中央,是一塊搭建好的寬闊的斗臺。
  斗臺上,兩位北原蠱師正展開激烈的對戰,皆有四轉修為。
  臺下眾人,大多看得目不轉睛。族長級的戰斗景象,平時可沒有這么好的機會觀察。
  尤其是這臺上的兩人,一正一魔,都是成名的人物,還相互之間有著私仇深恨!
  “水魔,納命來吧!”其中一位中年蠱師,大吼一聲,腳下一頓,猛地跳上天空。
  在空中,他深吸一口氣,然后猛地張口,朝著腳下的對手吐出一團栲栳大小的黯淡火焰。
  水魔浩激流的心中,卻是警兆大起。
  他眼中藍芒一閃,空竅中的雪銀真元瘋狂灌輸到水壁蠱中。
  “起!”
  他提起雙掌,由下而上,動作沉重,像是提起萬鈞之物。
  隨著他的動作,磅礴的水汽形成一道藍色的瀑布,從地面上升騰起來。
  瀑布逆沖而上,在半空中,席卷而下,形成一道拱形的厚實水壁。
  黯淡的火焰,緩緩地落在水壁上,隨即熄滅。
  “哈?”觀戰的眾人,驚愕出聲。正要奚落諷刺水魔的小題大做之時,忽然只剩下一絲光的火種,猛地爆炸!
  轟!!!
  爆炸聲震耳欲聾,如晴天霹靂。
  大量的火氣,洶涌爆發,將厚實的水壁在瞬間炸成水汽。
  強力的沖擊余波,形成狂暴的風,向四周迅速蔓延。
  但是最終,沖擊的風暴沒有波及到斗場外圍去。在斗場的四周,各站立著蠱師,施展防御蠱,形成圓球光罩,將斗場牢牢護住。
  “好厲害的手段!”
  “如此強烈的爆炸,已經直追四轉蠱蟲的效果了。很顯然,這是火浪子柴明一直暗藏的殺招啊!”
  “水魔雖然察覺到了,但還是低估了柴明大人的這一擊。”
  從爆炸的震動中緩解過來,眾人紛紛議論,一片嘈雜。
  無數道目光,都集中在斗場上。
  就連黑樓蘭、劉文武二人,也變得目不轉睛。
  但圓球光罩中,水汽蒸騰,白茫茫一片,叫人難以看清。
  眾人只好耐心等待,當水汽漸漸消散之后,斗場上柴明昂首站立,氣喘吁吁,瞪視腳下的尸體,放聲大喝:“水魔,當年你殺死我的父親,可想到有今天!”
  水魔浩激流口吐鮮血,被柴明踩在腳下,滿臉的痛苦之色。
  “哈哈哈,是我們勝利了!”
  “柴明大人威武!”
  看到此景,觀戰者們都楞了一下,旋即劉文武一方爆發出驚天的歡呼聲。
  反觀黑樓蘭一方,或是沉默,或是撇嘴。
  “樓蘭兄,承讓了。”劉文武從座位上站起來,微笑著向黑樓蘭一拱手,顯得風度翩翩。
  黑樓蘭是臉色不虞,冷哼一聲,正要說些撐場面的話來,就在這時。
  哧!
  一聲輕響,柴明驚愕地看向自己的胸膛。
  他的心口處,突兀地冒出一片水光利刃。
  他艱難地回頭,就看到自己的殺父仇人浩激流,滿臉都是火燎的水泡,狼狽且猙獰地朝他冷笑著。
  “這是真身,那么我腳下的又是……”柴明心中疑惑萬分。
  嘭。
  恰在此時,他腳下的“浩激流”猛地化為一灘流水潰散。
  “是水像蠱!”有人驚呼。
  “水像蠱本來就是四轉珍稀蠱,但水魔很顯然又用了其他手段,這才令他的水像顯得如此逼真。”
  耳邊傳來的呼喊聲,讓柴明了解了他失敗的原因。
  “卑鄙……”他說出生平最后的一句話,然后帶著萬分不甘的心情,身死當場。
  “柴明大人!”一時間,無數人悲呼。
  “吾弟!!”柴家族長更是滿臉淚流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黑樓蘭仰頭大笑,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悅之情。他對走下斗臺的水魔豎起大拇指,“浩激流,你干得不錯!來,喝了這杯酒!”
  “多謝大人賞賜。”水魔走下臺,遍及渾身的燒傷令他痛得齜牙咧嘴,但他仍舊接過酒碗,將酒一口干掉。
  “真是好酒!”他諂笑著,又將酒碗遞給黑樓蘭。
  眾人雖然不恥他的諂媚,但對方的實力擺在那里,又有遠播的惡名,卻是沒有冷嘲熱諷。
  黑樓蘭擺了擺手,聲音嘶啞粗獷:“這酒碗也一并賞你的。來,嚴翠兒,給我換上新的大碗,再給我斟上最好的美酒!”
  隨著他的呼喚,一位如花般貌美的年輕姑娘,身著艷麗的盛裝,乖巧地走上前來,在黑樓蘭身前的案幾上擺上酒碗,然后優雅地添滿酒水。
  正是嚴家的大小姐,劉文武的未婚妻,水魔浩激流將其綁架過來,獻給黑樓蘭當做了見面禮。
  黑樓蘭便迫不及待地,在英雄大會中,將嚴翠兒帶在身邊,用來打擊劉文武。
  “劉家小公子,你是打不贏我的。不如主動認輸,這樣我將你的未婚妻,還給你如何?”黑樓蘭滿飲一口酒水,粗豪地一抹胡須上的酒漬。
  “呵呵呵,大丈夫何患無妻?此女雖是美人,但如何能取代你我大好男兒心中的志向?樓蘭兄,豈不聞女人如衣服,兄弟如手足的古言?樓蘭兄既然喜歡,那就讓你好了。”劉文武呵呵一笑,卻沒有絲毫的惱怒。
  “劉公子好志向!”
  “劉文武公子,才是我們北原的真男兒啊。”
  “不錯,這樣的人物,才是值得我們追隨!”
  劉家一方,紛紛出言,支持著劉文武。即便是女子,也沒有絲毫動容,或者反駁之意。
  北原歷來男尊女卑,女人如衣服,兄弟如手足的話,也不是別人說的,正是巨陽仙尊之言。
  巨陽仙尊流傳下的血脈,在如今北原,統稱為黃金家族。
  各大黃金家族,把持著北原的至高權利,也遵循著老祖宗的傳統。
  劉文武既然能和黑樓蘭分庭抗禮,自然不是省油的燈,這番話連消帶打,反而暗諷黑樓蘭好色無志,彰顯自身不迷戀紅塵的英明形象。
  黑樓蘭怒哼一聲:“你們劉家向來能說會道,有三寸不爛之舌。不過那又如何?來來來,我們再遣人上斗場,大戰一回!”
  劉文武頓時面色微變。
  相比較嚴翠兒,這才是他的最大軟肋。
  之前的九場戰斗,他只贏下三場,喪失了許多好手。剛剛那場,更使得四轉強者火浪子柴明喪命。
  現在黑樓蘭又再邀戰,他卻不得不答應。
  若不答應,就顯示出他的懦弱。北原的男兒,最看不起懦弱的主公。
  但答應下來,他勢必輸多贏少。
  “可惡,這黑廝是故意挑戰,明擺著要削弱我的高層戰力。但偏偏英雄大會,我又不能示弱。這次該派誰上場?”
  劉文武暗暗咬牙,目光在身邊逡巡。
  投靠他的這些人,有正道,亦有魔道,不乏成名人物。但此刻卻不敢面對劉文武的目光,紛紛垂首,或者逃避似的看向遠處。
  就在劉文武左右為難之際,一個大嗓門遠遠喊道:“大哥勿憂,讓俺來!”
  “是三弟來了。”劉文武聞言大喜。
  人群讓開一個通道,走來一人,眾人紛紛側目。
  但見此人,身材魁梧雄健,虎背熊腰,獅口闊鼻,一聲皮膚漆黑若墨,頭發茂盛和胡須連成一片,潔白若雪,宛若獅鬃。
  白發黑膚,如此奇特的相貌,令眾人呆愣了一下,旋即就有人驚呼,道破此人的跟腳——“這人……竟是一位墨人!”
  石人、蛋人、毛民、墨人,皆不是人祖后代,而是異人。
  墨人在《人祖傳》中,早有記載。他們的家園,便是書山。
  書山中,有一道墨瀑,垂落而下,砸在文泉中,激蕩出的墨汁,落在山石上,便形成墨人。
  “大哥,小弟來遲了!”這個墨人來到場地中央,向劉文武深施一禮。
  “不遲,不遲。來了就好。”劉文武拍拍墨人的肩膀,便當眾介紹,“諸位,這位就是我早年行走天下時,拜下的結義兄弟墨獅狂。”
  “墨獅狂……劉家公子倒是好眼光,區區異人都要如此勾搭。也罷,就讓我毒蛇郎君稱一稱你這兄弟的斤兩。”
  黑樓蘭這邊,一位三角眼的男蠱師,主動走了出來。
  “來啊。”毒蛇郎君走上斗場,向墨獅狂輕佻地勾勾手指。
  墨獅狂被這動作挑釁,立即勃然大怒,大吼一聲,躍上斗臺:“死吧!”
  說著,雙掌一拍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股無形的巨力,所向披靡,擋無可擋地向毒蛇郎君碾壓過來。
  “什么?氣道!?四轉巔峰!!糟……”毒蛇郎君的驚呼還未說完,就被打爆成肉醬,四處紛飛。
  一招之下,立見分曉。
  “嘶……”
  倒吸冷氣的聲音,響起一片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