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93 狼嚎聲起

黑樓蘭看著斗場上的墨獅狂,臉色陰沉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從墨獅狂登場,他的心中就有一種不妙的預感。但當墨獅狂一擊將毒蛇郎君打成肉醬,黑樓蘭的心中還是一沉。
  對方竟然是四轉巔峰的強者,還是氣道蠱師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可以通過希望蠱開竅。
  異人,既然沾上了一個“人”字,自然也有野獸不及的靈性。但這種靈性,要比人小許多。因此很少有異人,能夠在蠱師修行中,取得這樣的成果。
  絕大部分的異人,終其一生,連空竅都不曾開啟過。但也有一部分的幸運兒,開啟了空竅。
  幸運兒中的幸運兒,則能修煉有成。
  眾人眼前的這位墨獅狂,就是這樣的特例。
  “難怪劉文武會結交墨獅狂,四轉巔峰的戰力,換做我來也愿意干啊。”一時間,不少人恍然大悟。
  “喂,對面的黑皮胖子,就是你想要和俺大哥作對?來來來,有什么好手盡管派上來,讓俺一掌將你的走狗們都拍扁!”墨獅狂拍拍胸脯,放聲大喊著,粗魯中倒顯得豪邁之氣。
  “黑皮胖子……”黑樓蘭眼角抽了抽,心中十分惱怒,“我雖然胖,但我能有你黑嗎?這黑廝可恨!”
  “黑繡衣。”黑樓蘭輕喚一聲,平靜的聲音下,蘊藏著熊熊的怒火。
  “在!”一位身材瘦削的男子,立即回應道。
  “去給我教訓教訓這個家伙。”黑樓蘭指示道。
  “是,族長大人。”黑繡衣面無表情地答應一聲,緩緩邁出。
  他目光冷漠如冰,在走動的過程中,渾身涌動出黑色的光芒。黑光凝結,形成甲胄,將其牢牢包裹住。
  隨后,又有一道慘綠的光圈,飛上頭頂。
  五十六面飛骨盾牌,飛散而出,懸浮在他的身邊,將他全方位護住。
  同時,九面灰藍色的鬼臉,嗚咽哭號著,盤旋在他的左右。
  當他走上斗臺時,他已經全面武裝,牢牢防護住。
  眾人大嘩,黑樓蘭說得氣勢十足,實際上卻是派遣了一位防御蠱師,專門用來測探墨獅狂的底細。
  “啊哈哈哈哈。”墨獅狂卻是大喜,“一看你就是個討揍的貨色,來,吃你家爺爺一拳!”
  話語未落,他就右手捏拳,對準黑繡衣猛地一搗。
  瞬間,他的拳勁就化為一股凝實厚重的拳氣,飛過數十步距離,重重地轟擊在黑繡衣的身上。
  換做旁人,單單這一擊不死也殘。
  但黑繡衣卻是硬生生地接下這一拳,只是上身晃動了幾下,下半身卻是紋絲不動。
  “好!”墨獅狂見此,喜色更加濃郁。他和普通的墨人不同,極其嗜戰,見獵心喜之下,大呼,“再來!”
  言罷,他緩緩飛升而起,雪白的毛發漂浮蓬散,拉開和黑繡衣的距離之后,他迅速揮拳。
  拳影密密麻麻,如暴雨一般,一團團半透明的拳氣,飛射向黑繡衣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拳氣擊打在黑繡衣的鎧甲上,爆發出雷霆般的炸響。
  但黑繡衣仿佛化身為一塊巨大的礁石,任憑海浪多少次的沖刷,都屹立不倒。
  五十六面飛骨盾牌,為他分擔了大部分的壓力。
  零碎的拳氣,擊打在黑鐵般的甲胄上,沒有一絲效果。
  分散的氣流,被九面鬼臉吸收殆盡。
  當墨獅狂的狂轟濫炸停息之后,黑繡衣他頭頂上的光圈,則散發出慘綠色的光輝,照耀在飛骨盾牌上,又將盾牌上的裂痕修補完整。
  “你的東西,還給你。”黑繡衣冷笑一聲,九面鬼面一齊張開大口,連續地噴吐出數十團的拳氣。
  赫然是將墨獅狂的攻擊,原封不動地返還回去。
  墨獅狂看著這數十團拳氣撲面而來,楞了一下,被連續轟中,砸落在地面上。
  “哈哈哈,四轉巔峰也不過如此嘛。”頓時,就有人在場外叫囂起來。
  “公子!”劉文武身邊的人,緊張地喚道,“黑繡衣此人,乃是黑旗軍的三大統領之一,四轉高階蠱師,最擅長防御。咱們是不是將墨獅狂喚回來了?”
  “無妨。”劉文武卻一點都不緊張,反而帶著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,看了看黑樓蘭,以及場中的黑繡衣,“我三弟的性情,是嗜戰如命。越是強大的對手,他越是興奮。嘿嘿,接下來,你們就等著看好戲吧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爽啊,好爽啊。”墨獅狂忽然發出狂放的笑聲,施施然從地上爬起來。
  他的雙眼,呈現出火焰般的紅色,盯著黑繡衣,目光灼灼逼人。
  “你有點意思,值得我動用一半的力量。”墨獅狂認真地說道。
  黑繡衣自然不悅:“哼,大言不慚的家伙,盡管放馬過來!”
  “喝啊——!”墨獅狂雄軀一震,一股強烈的,如獅虎如熊象的非人氣勢,隨之爆發出來,壓迫眾人的內心。
  嗖!
  他猛地竄上高空,威勢滔天,宛若魔神一般,抬起自己的右腳。
  “接好了!”他興奮地大吼一聲,右腳照準黑繡衣,猛地一踏。
  呼!
  風聲驟起,磅礴的空氣凝聚成一個巨大的腳掌。
  這腳掌,大如山丘,隱隱透明,夾裹著無以倫比的剛猛兇悍的氣勢,飛速下落。
  “這樣的攻擊!”一時間,不僅是黑繡衣,還是黑樓蘭等人,都瞪圓了雙眼。
  “防御,用盡全力!!”幾位負責防御,維護場地的三轉蠱師,紛紛怒吼。
  巨腳踩踏而下,黑繡衣咬緊牙關,連忙驅使五十六面飛骨盾牌頂上。
  但飛骨盾牌連眨眼的功夫,都支撐不住,在巨腳的踩踏下,盡皆粉碎!
  隨后,巨腳宛若山峰壓來,悍然砸下。
  蒼綠的光圈,被頃刻殘碎。九面鬼臉拼命吞吐,但只削弱了十分之一的力量,就紛紛崩散。
  混亂的氣流,還未四處擴散,就被巨腳狠狠鎮壓。
  黑繡衣感覺到一股無法抵擋的力量,重重地壓在他的脊梁上。他想支撐,但有心無力,幾個呼吸之后,就被壓倒在地上。
  他賴以成名的黑鐵甲胄,被巨大的壓力碾成碎末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骨骼斷裂的聲音,不絕于耳地響起來。大量的內出血,從黑繡衣的七竅中流淌出來。
  巨大的力量,還向四周蔓延。幾位防御蠱師豁出了好命,這才險險支撐住光罩,不至于崩散。
  煙塵散去之后,黑繡衣像只死狗一樣,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  黑樓蘭臉色驟變,騰的一下站起身來。黑繡衣乃是他的嫡系,黑旗軍的三大統領之一,少了他,黑旗軍的戰力就要削減至少兩成。同時,這黑繡衣乃是黑家一位太上家老的重侄孫的小兒子,關系重大。
  黑樓蘭萬萬沒有料到,這個墨獅狂如此強大,剛剛那一擊,幾乎已經可以越階挑戰五轉蠱師。
  黑繡衣不能有失,黑樓蘭伸手一指,連忙下令:“來人,給我將黑繡衣搶回來!”
  頓時,兩道身影撲出,皆是三轉蠱師。
  幾位防御蠱師猶豫了一下,不愿得罪黑樓蘭,沒有阻攔,而是松懈了護罩。
  “公子,這黑樓蘭無恥至極,居然想破壞規矩!讓我也上吧!”一位劉家家老忿忿不平地大吼起來。
  但劉文武卻呵呵一笑:“無妨,就讓他們好好領教一下我義弟的厲害。”
  “一群鼠輩!”墨獅狂爆喝一聲,怒目圓瞪,揮動強健有力的右手臂。
  他的手臂,好像是拖著千鈞的重物,給人沉緩用力的感覺。
  一支巨大的氣流手臂,長達五丈,寬達近一丈,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,迅速形成。
  呼……
  一時間,氣臂帶動出好像是龍吟虎嘯,又仿佛颶風席卷的聲音。
  巨大的氣臂,猛烈橫掃,張揚狂放,遇山崩散,遇海搗海!
  兩個趕來支援的三轉蠱師,就好像是蒼蠅一般,被巨大的氣臂狠狠地掃飛出去。
  氣臂旋即橫掃當場,驚駭聲慘叫聲驟然響起。
  無數躲避不及的觀戰蠱師,被氣臂撞成肉泥碎塊。黑樓蘭等人,則慌忙后退,避其鋒芒。
  “找死!”
  “殺,殺了他!”
  “居然向我們出手,我們就一齊動手!!”
  黑樓蘭等人避過鋒芒,接連出手,立即打碎氣臂。
  “哈哈哈,來得好!”墨獅狂面對諸多蠱師,不僅沒有一絲懼怕之意,反而更加興奮,戰意熊熊。
  他不退反進,宛若下山的猛虎,髭須畢張,向黑樓蘭等人沖鋒而去。
  “不好,三弟又打瘋了。”劉文武再不能淡定,手一揮,“諸位快隨我支援!”
  劉家一方也參入戰場,英雄大會頓時變成亂糟糟的一團,前所未有的大混戰猛然展開。
  墨獅狂在戰場上橫沖直撞,黑樓蘭等人順利地搶回黑繡衣。柴家蠱師針對水魔浩激流,不斷攻殺,原本就有重傷的浩激流只好四處逃竄……
  場面一片混亂。
  “糟糕!這才只是英雄大會,絕不能如此激戰,損失慘重的話,如何爭奪王庭?”
  “怎么辦?就算我方得勝,也絕對是慘勝啊!”
  劉文武、黑樓蘭二人都心生不妙,想要阻止,卻都沒有效果。
  嗷嗚——!
  就在此刻,從遠處傳來一聲激越蒼涼的狼嚎之聲,彰顯獸皇氣度。
  嗷嗚……
  然后,無數的狼嚎聲紛紛跟隨響應。聲勢連成一片,回蕩在天地之間,浩蕩磅礴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