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94 龜玉狼皮蠱

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有狼潮過來了!?”
  “好多狼!有夜狼、風狼、龜背狼,等等!還有水狼,朱炎狼!”
  驚呼聲響起一片,混戰的眾人漸漸停下,紛紛轉身凝望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但見天際,浩蕩的狼群宛若潮水洶涌。各種北原的狼群,集結在一起,密密麻麻地推壓過來。
  漆黑矯健的夜狼,風姿綽約的風狼,防御深厚的龜背狼,潔白如雪的水狼,赤焰殷紅的朱炎狼……
  這些狼群齊頭并進,每一支狼群都至少有數萬的規模。一時間,龐大的狼群充斥眾人的眼簾,讓無數人心生寒氣,呼吸困難。
  在狼群的簇擁下,一支部族緩緩行來。大量的蛞蝓蠱,黑皮肥甲蟲載著豐厚的物資,一只只蜥屋蠱,邁動著四肢。旌旗林立,其中一只巨大的旗幟,代表著王帳所在。藍色的旗面上,書寫著一個大大的“葛”字。
  “是葛家……”
  “那這么說的話,這狼群就是常山陰的?”
  “常山陰不是連戰三家,他手中的狼群規模,怎么如此龐大?!”
  眾人的心中,都是類似的疑惑。
  “情報上說,狼王手中有夜狼、風狼、龜背狼。但他哪里來這么多的水狼,還有朱炎狼?”劉文武滿臉的凝重。
  “大哥。”墨獅狂回歸到劉文武的身邊,眼前浩蕩延綿的狼群也讓他暗暗心驚。
  “水狼的來源還好解釋,畢竟葛家駐扎在月牙湖畔很長時間,那里最多的狼群就是水狼群。但誰能告訴我,這支八萬的朱炎狼群,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朱炎狼,可比風狼、水狼、夜狼要稀少多了,是普通野狼中攻擊最強大的狼種。我們調查得很清楚,但常山陰手中怎么突然多出了這么一支恐怖的力量?誰能告訴我?!”
  一時間,無數族長、家老都在心中,將自家的情報人員,罵得狗血淋頭。
  “朱炎狼群暫且不談,那頭體型最大的夜狼,該不會是狼皇吧?!”仲費尤手指著遠處,驚呼道。
  事實上,當夜狼皇出現的時候,就已經吸引了無數的目光。
  “真的是……夜狼皇。”狼皇的威儀千真萬確,貝草川在辨認之后,干澀出聲。
  人群嘩然。
  狼皇!
  這可是媲美五轉蠱師的戰力!!
  常山陰不過四轉蠱師,居然駕馭住了一頭狼皇?
  到底是成名已久的人物,北原的英雄,曾經以一己之力,斬殺哈突骨等一幫馬匪的傳奇啊!
  “可惡!他的實力,怎么增長得這么快?有了狼皇在手,他已經可以媲美馬尊、江暴牙、楊破纓了!”心存復仇之志的裴燕飛握緊了雙拳,浩大的狼群讓他感到一陣陣的無力和挫敗感受。
  眼看著狼群漸漸接近,眾人的臉色都涌現出凝重、忌憚的神色。
  混戰已經徹底停下,人們自發地凝聚在劉文武、黑樓蘭二人的身邊,結成陣型。
  隨后,在眾人的注視下,方源騎著白眼狼,身后跟隨著葛光等人,來到黑樓蘭的面前。
  “狼王常山陰,我久仰你的大名!”黑樓蘭首先一禮。
  黑樓蘭身軀臃腫,宛若暴熊,一口參差不齊的雪亮牙齒,仿佛匕首利劍,給人猙獰之感。一雙三角眼中,不停地閃爍著懾人的精芒。
  此人好色成性,北原早有傳聞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卻是看了一眼旁邊的劉文武。
  劉文武一身白衣,風度翩翩,宛如濁世佳公子。他雙眼溫潤,面冠如玉。身旁站著一位九尺墨人,黑膚白發,宛若門神,正是此次王庭之爭的北原第一猛將——墨獅狂。
  劉文武心中咯噔一下,方源深邃的目光,讓他察覺到不妙。
  常山陰和常家的恩怨,早在月牙湖的戰斗中,就被葛家宣傳開來。
  如今常家,早已歸附了劉文武。常山陰要報仇,要對付常家,自然首先就要對付劉文武。
  方源收回目光,看向黑樓蘭,聲音平淡,卻回響在所有人的耳邊:“我此次重出江湖,就是為了報仇雪恨。正巧王庭之爭,也能讓我領教一番北原各方的英雄豪杰。樓蘭兄,你我不妨聯手如何?”
  黑樓蘭聞言瞳孔一擴,喜不自禁地越眾而出,走到方源的面前,抓住他的肩膀,哈哈大笑:“有狼王相助,那是我巨大的榮幸啊!”
  黑家一方,頓時沸騰起來,響起一片歡呼之聲。
  “手下敗將浩激流,見過狼王大人。”水魔心懷惴惴,向方源行禮。
  黑樓蘭眉頭一皺,立即關切地看過來,浩激流雖然給他立下戰功,但若是得罪了常山陰。那么他就只有殺了浩激流,向常山陰示好了。
  但方源向浩激流點點頭:“不妨事,今后好好表現就行了。”
  浩激流頓時松了一大口氣。
  “哈哈哈,狼王胸懷廣闊,如此大度,讓我佩服佩服!”黑樓蘭笑聲更大了,浩激流乃是四轉高階,絕對的高手。如今兩全其美,讓他十分開心。
  黑家一方歡天喜地,反觀劉家一方,卻是沉悶無比。
  劉文武雖早有預料,但此刻心情卻仍舊糟糕。
  “早知道如此,那我就不答應常家的依附。一個常家,怎么能和常山陰媲美?唉,可惜事已至此,我也無力挽回局面。”
  他在心中嘆息。
  嚴翠兒是他的未婚妻,但他可以舍棄。不僅是因為男尊女卑的傳統,而且還有嚴家已經滅亡的因素。
  但常家卻實力完整。
  若真的放棄常家,也會讓各大依附自己的部族心寒。他劉文武萬萬不能這么做的。
  “黑家族長,我汪家加入你方,你意下如何?”
  “黑樓蘭,我們房家這次就把賭注壓在你的身上了。”
  “葉家愿依附黑家。”
  一時間,原本搖擺不定的幾個大型部族,紛紛當眾選擇投靠黑樓蘭。
  劉文武身邊,雖然有墨獅狂這樣的猛將,但狼王常山陰卻和黑樓蘭聯手了。
  有了這么龐大的狼群充當先鋒,將來戰場上不知要減少多少族人的傷亡呢。
  這樣一來,玉田英雄大會上的各大部族,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。一大部分選擇跟隨黑樓蘭,剩余的部族則統統跟隨了劉文武。
  “哈哈哈,劉家小子,我們來日戰場相見!”
  “樓蘭兄,后會有期。”
  現在還不是互拼的時候,玉田之外還有無數的豪強。兩方人馬相互戒備著,拉開彼此的距離后,向著各自的大本營揚長而去。
  走在回去的路上,劉文武便招來負責情報的家老,當眾喝斥道:“常山陰的那些狼群,究竟是怎么來的?給我查,徹查到底!”
  “是,公子!在下一定竭盡全力將功補過……”家老滿頭大汗地退下。
  “大哥,你不要擔心。哪怕他再多的狼,有俺在,直接殺了那個常山陰就是了。”墨獅狂甕聲甕氣地勸慰道。
  劉文武心思沉重。
  對付奴道大師,自然選擇斬首戰術為佳。但如今常山陰依附了黑樓蘭,來日戰場相見,黑家必定會進行嚴密的防護。
  到那時,想要斬首,何其難也!
  但,結義兄弟的心,也不能冷漠待之。
  劉文武泛起微笑,拍拍墨獅狂的肩膀:“呵呵呵,三弟,你是輕取敵首的無雙猛士,我自然信得過你。”
  “大哥,你忘了還有二哥呢。只要二哥出關,咱們三兄弟聯手,北原再大,又何懼之有?”墨獅狂哈哈大笑。
  “二弟?”劉文武眼前一亮,心中的壓力再度消去一半,“不錯,二弟出關,我們聯手,常山陰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。不過現在,暫且不去對付黑家,這是個難啃的骨頭。我們先要橫掃西面,積攢實力,壯大自己。”
  “大哥你有什么想法,盡管去做。俺跟在你身后便是。”
  與此同時,在另一處隊伍中,黑樓蘭大笑著:“哈哈哈,今天之后,玉田英雄大會的消息傳出來,恐怕各方勢力都會萬分頭疼。山陰老弟,你麾下的狼群肯定要叫他們疑惑驚詫的。”
  方源實力雄厚,黑樓蘭早已關注。此刻主動來投,這位黑家家主自然要對方源大加籠絡。
  不僅將常山陰平等對待,言詞交談片刻后,就主動地和方源稱兄道弟起來。
  方源聽黑樓蘭這么說,知道這是一種含蓄的詢問,便淡淡一笑:“說實話,我也沒有料到會有此巨大收獲。當初我在蔥谷,放養了一些狼群。沒有想到,經過這些年后,竟然有這么龐大的規模。”
  一旁的葛光,也附和道:“是啊,當太上家老大人從蔥谷中出來時,領著密密麻麻的狼群,把我們都看傻了。”
  事實上,方源獨自一人深入蔥谷之后,就開啟星門,溝通狐仙福地,將里面的大部分狼群都放了出來。
  當他率領著狼群回歸葛家,震驚了全部的人。這樣一來,整個葛家都是他的證人。
  同時,他也在蔥谷中做了掩飾。
  可謂鐵證如山。
  “哈哈哈,山陰老弟的運氣真是羨煞旁人。放養獸群,原本是無奈之舉,極少能有收獲。老弟能有此斬獲,是天命所歸,老天爺都希望老弟你能重出江湖啊。實話實說,自從老弟你失蹤之后,整個北原都似乎沉寂了。天可憐見,不愿老弟這樣的人物就這樣歸隱山林。”
  黑樓蘭這話,滿滿都是奉承,搞得整個北原豪雄就一個常山陰似的。
  但方源恰到好處的一撇嘴角,孤傲一笑:“這次出山,一是為了報仇,二是為了會會馬尊、楊破纓、江暴牙之流。三是借助王庭福地,使得修為更百尺竿頭更進一步。”
  言語間,似乎已經將王庭之位,當做了囊中之物。
  如此傲氣嶙峋,就算是水魔浩激流之輩,也暗自咋舌。
  “好,這才是北原男兒該有的豪情壯志!”黑樓蘭大叫贊賞,對方源豎起了大拇指,隨后掏出一只蠱蟲,遞給方源,“好蠱贈英雄,山陰老弟來投靠我,那是看得起我。這只五轉蠱就算作老哥的見面禮,請一定要收下。”
  方源瞧去一眼,這是龜玉狼皮蠱,防御極強。此蠱的秘方,方源在前世還隱有耳聞。五轉的龜玉狼皮蠱,主材便是一頭活著的龜背狼皇。
  若真有一頭活著的龜背狼皇,方源寧愿成為自己手中的戰力,也不會犧牲它,煉制成蠱。
  方源雖然可以溝通寶黃天,五轉蠱也能搞到手。
  但這只龜玉狼皮蠱,卻是恰巧符合他的奴道。要想搞到這類蠱的話,也要耗費一定時間、精力,更關鍵的是仙元石。
  要知道方源手中的仙元石,如今只剩下兩塊。
  現在有人主動送上門來,當然最好不過。
  “好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方源說著,真的一點都不客氣,將這蠱一把抓過來。
  (ps:不知道怎么回事,家里網斷了。只好到網吧傳了,晚更了點,請大家伙見諒。算上明天的飯局,春節算是徹底過了,接下來就是慢慢調整了。這個月一天一更,先穩定起來,下個月一天兩更。有事情會提前通知大家,晚上也會多上QQ等等,和大家多多交流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