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7 趙憐云

書房中,趙家族長一臉疲憊地將手中的文書放下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陽光透過窗欞,打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這位年僅五十的五轉初階蠱師,因為長期操勞族中事務的緣故,已經白發蒼蒼,滿臉皺紋。
  這些天來,因為黑家大舉來訪,東方余亮主動力邀,導致族中上下分出兩派。
  這兩派爭吵不休,一方主張投靠東方部族,化解舊怨。另一方則力爭依附黑家,畢竟黑家更加勢大。
  但投靠東方家族,真的能夠化解舊怨嗎?一想到本家和東方家族世代積累下的深厚仇怨,趙家族長就沒有了信心。
  而依附黑家,也是不妥。
  趙家的大本營畢竟是在草府這塊地方,而黑家代表的玉田豪強們,已經立下了盟約。作為一個后來依附的部族,難免會被其他人聯合欺侮,獲得的利益能有多少呢?說不定還會被當成炮灰對待。
  因此,趙家族長也深陷矛盾和猶豫當中。
  尤其是這些天,族中高層已經爭執得不可開交,趙家族長一面要對外,防止那狡猾的東方余亮陰謀鬼算。另一方面也要對內,鎮壓局面,總領家族。趙家族長已經感到深深的疲憊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
  他深嘆一口氣,背靠在椅背上,雙眼無神,望著陽光下的浮塵。
  在燦爛的陽光下,灰塵纖毫可見。趙家族長感到自己就仿佛是這其中的一顆浮塵,迷茫彷徨,現在是懸浮在半空中,但說不定一陣風吹來,自己就會被貶落到地上的塵土之中。
  而黑家和東方家的大戰,就是即將席卷而來的一陣狂風。
  面對這樣的狂風,自己、家族又給何去何從呢?
  就在趙家族長心煩意燥之際,忽然從窗外傳來一陣哭聲。
  聽到這熟悉的聲音,趙家族長立即皺起了眉頭,流露出關切的情緒,而是立即對外面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門外的侍衛立即回答:“族長大人,是大小姐剛剛跑過來時,不小心在臺階上滑倒了,磕破了頭皮。”
  “啊!”趙家族長立即從座位上站起身來,一臉心疼的神色,“我的小心肝,怎么就摔到了呢?流了多少血?快,把她攙進來。”
  趙家族長雖然有過幾個兒子,但都被東方余亮陰謀暗算死了,如今膝下只剩一女。
  女兒不過五六歲的模樣,生性頑皮,但眉宇之間,卻極似前妻,趙家族長十分寵愛。
  很快,書房的門打開。
  侍衛將一位女童,攙進了房間。
  女孩兒粉雕玉砌,一身錦衣,模樣可愛至極,此刻卻嗚嗚咽咽,手臂掩蓋住眼眉,正在哭泣。
  “我的小心肝喲,我的小云云喲,摔到哪里了呀?”趙家族長連忙迎身過去,將小女兒抱起來,關切地詢問。
  “老爹,你眼睛瞎掉了嗎?傷口就在額頭啊……”女童在心中怒吼,表面上則坐在趙家族長的臂彎上,順勢躺在他的懷里,撒嬌地道,“阿爸,云云頭痛……”
  “哦哦哦,阿爸看看,阿爸看看。”趙家族長輕輕地撫開女童額頭的頭發,頓見一塊頭皮有微小的擦傷,隱隱發紅,但是離破皮出血還有一段距離。
  但就算如此,趙家族長也心疼地不得了。
  他對小女兒溫言安慰,對隨后趕來的老嬤嬤冷聲喝斥起來:“吳媽,你是怎么辦事的?叫你跟緊小小姐,時時刻刻地看護著,你看看她額頭傷的!”
  “老身該死!請族長大人恕罪。”老嬤嬤嚇得立即跪倒都在地上,滿頭都是冷汗。心中則叫苦不迭,這孩子是她平生所見最刁蠻,最難纏的小魔王。平日里古靈精怪,一不留神就會跑得沒影,狡黠無比,把她這個成年人捉弄得欲生欲死。偏偏在族長面前,卻是一副乖巧可憐的小模樣,表演才華與生俱來。她竟然還抓不住這個小鬼的絲毫把柄!
  “阿爸,你不要怪嬤嬤了,是云云自己走路不小心。”女孩兒輕聲地道。
  心中則補充一句:“這老太婆煩死了,整天就跟著老娘轉來轉去的。老娘為了進這書房,專門自殘,容易嗎我!”
  趙家族長頓時長嘆一聲,撫摸小女兒柔順烏黑的小頭發,滿臉欣慰之色:“女兒啊,你和你娘一樣的善良啊。”
  老嬤嬤則在心中咆哮:“族長,你被蒙蔽了啊,你這女兒絕對是個小魔鬼啊……”
  但她也只能在心中吶喊,因為她知道,除了她之外,很少有人愿意相信這個事實。她當然更不敢說出口,若說出這話,指不定今后受到女童如何的捉弄和虐待呢。
  “沒用的東西,要不是今天有云云給你求情……哼,下去吧。”趙家族長將老嬤嬤揮退下去,又和顏悅色地看向小女兒,“小乖乖,怎么跑到阿爸這里來玩了呀?”
  “阿爸,云云擔心你。聽其他人說,這些天那些家老們都在和阿爸吵。阿爸被吵得心煩,就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里面了。”小女孩睜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,關切地看著趙家族長。
  但實際上,她心中卻在叫著:“廢話,老娘再不來,性命就危險了。便宜老爹啊,你這個人就是太優柔寡斷。現在這局面,還不趕緊跑路?磨磨蹭蹭地干神馬呢?!”
  趙家族長聽了小女兒這么一說,鼻子一酸,雙眼泛紅,差點流下淚來:“乖女兒,知道心疼阿爸了。阿爸平時沒有白疼你,不過你放心,阿爸身體好得很,阿爸看到你心情也變好了。”
  “便宜老爹,現在都生死存亡了,你還這么麻木樂觀,要不得呀!算了,為了我日后的幸福生活,我這次就表現得出格一點,也在所不惜了!”
  女童一邊在心中咆哮,一邊揮動粉嫩的小手臂,用滿不在乎的神情道:“阿爸,云云想過了,那些爭吵的人都笨透了。我們趙家好像一頭羊,東方家族是一頭狼。現在玉田的猛虎過來了,狼打不過虎,就想找羊幫忙。但是羊不管幫哪一邊,到最后虎、狼都不會放過羊的。”
  小女兒的一番話,讓趙家族長心中一震。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,有時候當局者就需要旁觀者這樣一番話的點醒。
  是啊,不管是依附東方家族,還是黑家,都是與虎謀皮。但我們趙家難道還能置身事外嗎?
  不,十年一度的天災暴雪,早已注定北原無一處世外桃源。王庭之爭是要角逐的,只要能擠進王庭福地,那其中的利益是驚人的。但趙家的方向又在哪里呢?
  女孩兒一直在察言觀色,覺得火候差不多了,她便立即補充道:“阿爸,我聽說馬家很強大,待人也很好。羊和馬都是吃素的,虎和狼卻是吃肉的。不如我們去和馬家做朋友吧!”
  趙家族長身軀一震。
  是啊,為什么不呢?
  馬家和黑家、東方家不一樣,后兩者都有蠱仙老祖,背后都有福地支撐。他們都是歷史悠久,底蘊深厚的超級家族。
  馬家也是黃金家族,但他們沒有一位蠱仙支撐著,如今正朝著超級家族的方向邁進。馬家族長和少族長,都是英雄豪杰。馬家是絕對歡迎趙家的到來的。只是要跋涉道天川去,這路途可就要遙遠了……
  “便宜老爹,你還猶豫神馬啊?快下決心吧!”近距離觀察著阿爸神情變幻的女童,心中早就焦急無比。
  但趙家族長一想到,要長途跋涉到天川,去投靠馬家。這一路上的風險,又使得他陷入了猶豫和遲疑當中。
  無奈之下,女童只好再加一把火:“阿爸,咱們快走吧。現在走,是最好的時候了。狼虎相互對峙,誰也分不出余力來管咱們呢。”
  趙家族長心中一凜。
  “是啊,自己還猶豫什么?再猶豫的話,連最好的脫身的機會都沒有了!不管是黑家、東方家都不是善類。本家要在王庭之戰中分得一杯羹,在他們身上下注,是十分不妥的事情啊!”
  “乖女兒,你說得對極了。這場大戰,咱們趙家不能插手。咱們的家底,也不能投到這場漩渦里去。對,這就走!”趙家族長下定了決心。
  他懷中的小女孩在這一刻,差一點喜極而泣,在心中感慨道:“老爹,你終于開竅了啊。不枉費老娘我煞費苦心,跑過來勸你啊……”
  “不過,乖云云,這些東西都是想出來的?是不是有人教你這么說的?是誰教你的,你告訴阿爸。”趙家族長反應過來后,終于察覺到不妥之處,又盯住自家的小女兒,詢問道。
  小女孩心中頓時咯噔一下,連忙眨動著大眼睛,盡顯無辜之色:“沒有人教啊。阿爸,這都是云云自己想到的。阿爸每天這么辛苦,云云不想阿爸這么辛苦,云云就幫阿爸想呢。”
  說完,她又小心翼翼,可憐兮兮地道:“阿爸,云云是不是想得不對呀?”
  趙家族長的目光中,閃過一絲驚喜之意。他不認為,眼前的這個小天使,會欺騙自己。
  這小孩子才多大?
  又是自己看著長大的!
  不過,她自小就這么聰慧,長大后的修行天資恐怕也不一般吶。
  看到小女兒害怕自己責罵的樣子,趙家族長的心中,又升騰起一股愛憐之意。
  他撫摸著小女孩的頭發:“云云,多虧了有你啊。阿爸真開心,有你這么一個好女兒!”
  “唉,誰叫老娘穿越過來,就是這個樣子的呢。這人生,朋友有的選,但爹娘是天注定的。念在你平時對我那么好的份上,老娘我當然要投桃報李啦……”
  小女孩心中這樣說著,表面則主動抱住趙家族長的脖子,撅起小嘴在便宜老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:“阿爸,女兒最喜歡你了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乖女兒,你真是阿爸的心肝寶貝兒呀。”趙家族長大笑起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