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98 東方余亮

“趙家連夜拔營而去?”王帳內,黑樓蘭看了看手中的情報一眼,便隨手將其拋在案幾上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在他看來,趙家雖然是個大型家族,但卻沒有一支厲害的精兵,就連像樣的蠱師強者都沒有一位。雖然趙家族長乃是五轉初階,但是三年前,就被東坡空以四轉巔峰的修為,挑戰成功。因此威望并不高,執掌趙家這么多年,也沒有太大的建樹。
  若是趙家投靠了東方部族,他興許還會多關注幾眼,畢竟五轉蠱師哪怕再名不副實,也是不可小覷的。
  但現在趙家抽身而退,連夜逃跑的狼狽,讓黑樓蘭心中盡是蔑視之意。
  北原中人,欽佩勇武之士,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未戰先怯,逃之夭夭的懦夫行徑。
  “恭喜盟主,賀喜盟主,我們還未真正動手,就嚇跑了對方一個大型部族。”
  “東方余亮看來要氣炸了,他力邀半天的趙家,居然直接跑了,啊哈哈。”
  “依我看,趙家雖然是個大型家族,但也不過如此,竟然如此膽小,哼……”
  王帳中的諸位蠱師,紛紛開口,對趙家的態度也都并不在意。
  一旁端坐著的方源,掃視了案幾上的情報文書一眼。
  趙憐云。
  這個名字他一直記在心上,日后的奇女子,馬鴻運的妻子之一,成就智道蠱仙的人物。現在——還是個小女孩兒。
  “看來,著名的虎狼羊之勸,已經上演了么……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冷笑一聲。
  前世五百年,趙憐云成為智道蠱仙,就有人為其做傳。
  這種文化傳統,最早要追溯于《人祖傳》。這個蠱道的第一經典,很多蠱師花費一生的精力和時間,都在琢磨。許多接觸的蠱師蠱仙,人們為了紀念他們、贊頌他們,就會為其做傳。
  《趙憐云傳》中,就記載著一段內容。
  趙憐云在很小的時候,就表現出非同常人的聰穎和智慧。在“黑暴君黑樓蘭”競爭王庭之主的大戰中,趙家夾在東方部族以及黑家之間。
  正當趙家猶豫之際,趙憐云以虎狼羊做比,勸說父親,終于使得趙家族長下定決心,趕赴萬里之遙,投奔馬家。最終使得趙家不僅得以保全,而且還得到了馬家的極高的重視和熱情的接納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的記憶,繁蕪雜亂,但方源對這些東西,卻記憶猶新。
  皆因后來五域亂戰,馬鴻運、圣靈兒、趙憐云不僅成了北原蠱仙,而且還是抵擋天庭侵略的中流砥柱,標志性的人物。
  五域中,但凡這樣的人物,他們的傳記,都會被廣為傳播和閱誦。
  “哼,像馬鴻運、趙憐云,這種人物我遲早要扼殺在搖籃里。不過現在卻還不忙……”方源按捺住心中的殺機,表面一片平靜。
  不管是馬鴻運、趙憐云這些五域大戰的弄潮兒,如今距離成就蠱仙,還有很長一段距離。方源有大把的時間去對付他們。
  但馬鴻運,方源還要留著,用來針對八十八角真陽樓。至于這個趙憐云,雖有殺她之心,但礙于此時的身份和情境,卻是不好出手。
  畢竟,方源現在扮演的是常山陰。堂堂常山陰,怎么會對一個年僅幾歲的小女孩如此重視,甚至要動殺手呢?
  “而且現在的當務之急,還是要對付東家部族!”念及于此,方源收起心神,又重新投注在王帳內。
  在嘲笑貶斥了一番趙家之后,眾人就將注意力集中在此次大戰的對手身上。
  東方家族,和黑家一樣,同為超級家族,底蘊深厚,是雄踞在北原草府的龐大勢力。
  東方余亮作為此代東方一家的族長,可謂年輕有為。憑借智道上的修為,將整個家族的事務處理得井井有條不說,而且還有蒸蒸日上的趨勢。
  雖然黑家的軍力,更加占優勢。但對方是擅于謀算的智道蠱師,實力也絕不容小覷!
  “要論此戰的最大威脅,那肯定是非東方余亮莫屬!”
  “不錯,此子年紀輕輕,卻博聞廣識,琴棋書畫、天文地理無一不通。他十一歲時喪失雙親,不僅要維持生計,還要照顧六歲大的妹妹東方晴雨。他的雙親給他留下了一筆巨大的遺產,但這小子卻是人情練達,知道保護不住,竟然直接將這些家產都送給了一個當權家老,自己只留下很少的部分。”
  “他在學堂時候,就表現得極為出色。出了學堂,就成為該家老的心腹。后來屢次立功,獲得家老的賞識和引薦,竟然得到族中蠱仙老祖的指點,最終成就了如今的地位和實力。”
  眾人對東方余亮知之甚詳,你一言我一語,道出他的跟腳。
  方源細心地聽著。
  這些具體的東西,他前世都沒有經歷過,現在身臨其境,頓時感覺這個東方余亮并不簡單,值得重視。
  “歷史茫茫厚重,大浪淘沙,不知淘去了多少的英雄人物啊。”
  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同時,作為眾人議論的焦點人物——東方余亮,也在書房中謀慮著這場至關重要的大戰。
  咚咚咚。
  三聲輕微的敲門聲。
  “進來吧,妹妹。”東方余亮不用抬頭,便知道來訪的人是誰。
  門被推開,進來一位身著淡黃衣裙,眉清目朗,婉約溫柔的極美少女。
  她膚如凝脂,眼如秋水,輕柔的聲音充滿了關懷:“哥哥,咱們從中洲移栽過來的玉杏花開了。哥哥,陪妹妹去院中賞花吧。”
  東方余亮笑了笑,心知自己枯坐在書房中已經一天一夜,使得妹妹牽掛,用這借口要讓自己放松寬懷一些。
  “走吧,晴雨。”
  兄妹倆走出書房,聯袂而行,來到院中。
  此時,天空下著霏霏細雨,天空陰云沉沉。
  遠望,天際和雨幕連成一片,形成墨綠的暗色。再近一點,透過院墻便可看到,東方家的無數旌旗,密密麻麻的如白饅頭似的營帳。
  人群穿梭在營帳之間,喧嘩吵鬧,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著準備。
  小院中,卻只有東方兄妹二人。
  隔著雨簾,墻外嘈雜的聲音反而更顯得小院的幽靜安詳。
  尤其是待東方余亮看到小院中的那株玉杏花,花瓣嬌嫩小巧,得到雨水的滋潤,溫潤光滑,嫩黃的色彩使得雨中的二人感到一股溫馨之意。
  “哥哥,聽說趙家的人走了?”靜默良久,東方晴雨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。
  “放心吧,妹妹,這點哥哥早有預料。”東方余亮展顏一笑,輕輕地捏了一下妹妹的手。
  東方晴雨微微仰頭,便看見她的哥哥在這如紗的雨氣中,一身白衣,面冠如玉,雙眼深邃,透出一股運籌帷幄的氣度,雍容淡定。
  東方余亮又接著道:“我之所以力邀趙家,不過是想收集到一切能夠收集的力量。趙家離開,無傷大雅。以我手中如今的實力,仍舊有戰勝黑家大軍的能力。”
  東方晴雨心中的擔憂消散了大半:“一切都逃不過哥哥的推算。不過這一次的對手,非同小可。不僅有黑樓蘭,而且小妹還聽說,曾經北原的英雄,狼王常山陰也投靠了他。哥哥,你可要小心啊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小妹,你還不放心你哥嗎?不過……”東方余亮溫聲寬慰著妹妹,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精光,“當初我們冒險,結識了黑樓蘭,此人就對你心懷不軌過,被哥哥好好教訓了一頓。但現在看來,這人還是不死心呢。這次哥哥要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才好。至于常山陰,哥哥已經著手對付他了。這點哥哥早有預料,小妹,你就安心靜養好了。你身子自幼就柔弱,不要過分擔憂。你若臥病在床,才會令哥哥我分心吶。”
  東方晴雨輕輕地點點頭,她完全放下心來。
  從小到大,都是哥哥在照顧她,關心她,為她著想。
  她就像一朵幼嫩的小花,被哥哥這株大樹遮蔽著。
  這么多年來,她和哥哥相互攜手,走過風風雨雨,這一次也一定能夠平安渡過的。
  “因為從小到大,哥哥一直都是這樣淡定從容的樣子呢。只是……若是自己沒有重病,若是自己有蠱師修行的資質,那該多好啊。”東方晴雨在心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兄妹倆就這樣靜靜地,站在一起,看著眼前的玉杏花。
  “妹妹,雨露濕重,站久了對身體可不好,你還是先回房休息去吧。”片刻之后,東方余亮道。
  “嗯,哥哥你也不要過多操勞了。”東方晴雨乖巧地答應道。
  看著妹妹離開的背影,消失在轉角處,東方余亮的臉色終于不再遮掩,眉頭微皺,流露出憂色。
  此戰絕非他剛剛說的那般輕松。
  “一個黑樓蘭本來就不好對付了,現在又多了一個常山陰。五十萬狼群啊,真不愧是奴道大師級的存在,單靠此人就改變戰局,令原本只有微弱優勢的黑家,一下子遙遙領先了本家。”
  “接下來的大戰,我方首先要解決的,就是這五十萬狼群。否則勝利的希望,就極為渺茫了。”
  “我不能輸!蠱仙老祖好不容易答應下來,若是我完成了這項秘密任務,就由老祖出手,親自為妹妹解決病癥源頭。為了妹妹,我一定要成為王庭之主,進入八十八角真陽樓!”
  “在此之前,任何人敢攔在我的路上,都要有必死的覺悟!所以,狼王常山陰,你就先給我死在這戰前的雨夜里吧。”
  東方余亮仰起頭,凝望著天空深沉的陰云,俊美的面龐盡顯冷酷之色。
  Ps:有一番話不吐不快,但字數較多,都放在“作品相關”中的“答雙穿,答威脅論”里面了。請大家移步起點中文網,查看一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