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99 刺殺大章

秤砣般的十鈞之力蠱,在方源的頭頂靜靜地懸浮著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方源閉目盤坐,渾身都籠罩在十鈞之力蠱的光輝之中。
  良久。
  方源睜開雙眼,光輝緩緩消散,十鈞之力蠱只剩下原先一半的大小。
  “還能再用兩次。”方源默默估算。
  十鈞之力是消耗蠱,用完這只之后,他便擁有七十鈞力道。這樣的底蘊,放在四轉初階的力道蠱師身上,也說得過去了。
  但全力以赴蠱被壓制成二轉,若一天不解決此事,力道上的修行便沒有質變的可能性。可以說,短時間之內,力道修為上的戰斗力還拿不出手。
  再依次查看了第一空竅、第二空竅。
  第一空竅中的本命蠱,是春秋蟬,仍舊隱去身形,沉睡休養。
  九成的晶紫真元海,波光粼粼,映照著五轉巔峰的晶壁一片紫色迷離。
  海面上空,狼煙蠱宛如一團狼形的烏云。
  海面上,漂浮著已經修復完整的戰骨車輪,以及潔白柳葉般的雪洗蠱。
  五轉的蛛絲馬跡蠱,像是烏賊一樣潛游,時而和狼頭魚肚的狼吞蠱,一起玩耍。
  而在真元海底,沉積著大量的馭狼蠱、不少的十鈞之力蠱,以及一些狼魂蠱。
  同時,還藏有對方源目前最重要的星門蠱、推杯換盞蠱、東窗蠱、葬魂蠱、馬到成功蠱。
  至于,狼嚎蠱、狼顧蠱、鷹揚蠱、狼奔蠱、斂息蠱都寄托在身體各處。
  隨著方源深入北原的日子,一天天增多,他的身體已經漸漸適應了北原的環境。第一空竅在北原的修為,已經可以達到五轉中階的地步。
  只是方源一直在用斂息蠱,使得自身的氣息壓制在四轉巔峰。
  而在第二空竅之中,則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  四面的晶膜,將空竅照耀得一片透亮。
  九成的真金真元海上,波光蕩漾。
  經過這些天的修行,方源的第二空竅也從原先的三轉巔峰,達到四轉巔峰。
  空竅的正中央,是三轉的全力以赴蠱。
  除此之外,便是可以將獸力虛影,轉化為凝實氣流的三轉力氣蠱。身體越是受傷,力量便越強的四轉苦力蠱。
  四轉的橫沖直撞蠱,三轉的兜率花、元老蠱,四轉的費力蠱,以及具有治療作用的三轉自力更生蠱。
  至于原先其他的金剛怒目蠱、點金蠱、烏七蠱、血顱蠱、骨肉團圓蠱、陰陽轉身蠱等,暫時都用不上,因此都留在了狐仙福地。
  因為從瑯琊福地中出來,方源第一時間出現在北原,因此第二空竅,被北原首先承認。四轉巔峰的修為,沒有受到絲毫的異域壓制。
  第二空竅的修為,能有如此飛速的進展,多虧了方源之前購買的那些舍利蠱。
  但礙于仙元石有限,他無法再買紫晶舍利蠱。因此接下來,第二空竅的修為只能依靠方源自己的力量,按部就班地修行了。
  “四轉到五轉,是質變的過程,差距巨大。今晚索性直接將第二空竅的修為,突破到五轉初階!”方源見時間還很充足,索性繼續盤坐在蒲團上,決定沖刺五轉境界。
  第二空竅的修為,已經達到四轉巔峰,底蘊已經積累足夠。資質不能高于第一空竅,但由于瑯琊地靈親手煉制,因此資質上也是九成。
  尋常蠱師,只消有了這兩個條件,就有充足的沖刺五轉境界的資本。
  通常他們失敗過幾次后,經驗充足了,都會成功晉升。
  但在經驗這塊,方源向來都是強項,這個關隘對他并不存在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第一空竅和第二空竅的真元,可以相互共用!
  天下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,同樣的蠱師之間,真元各異。若不動用骨肉團圓蠱這類的蠱蟲,蠱師相互灌輸真元,會導致異種真元糾克,最終空竅爆炸。
  然而不管是第一空竅,還是第二空竅,都是方源一人所有。兩個空竅中的真元,可以百分百互借調用,本質完全相同。
  “起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默念一聲,第一空竅中的晶紫真元,便逆沖出來,沖入胸膛中央的第二空竅里面。
  屬于五轉巔峰的真元,沖擊四轉晶壁,果然有著強烈的效果。
  到了黎明時分,方源成功地突破到五轉初階。
  這一次沖刺五轉,可以說是他有史以來,最為輕松的一次。
  “只是因為用了第一空竅中的真元,導致現在第二空竅也受到異域壓制了。”方源感受了一下,雖然現在第二空竅中,有著淡紫真元。但是催動的效果,仍舊相當于原先的真金真元。
  “但半個多月之后,第二空竅上的異域壓制,便會消散。三個月后,第一空竅也將徹底融入北原的環境,不再受到異域壓制!到那時,王庭之爭也已經步入尾聲了……”
  方源呼出一口濁氣,站起身來,活動活動筋骨。
  一夜不眠不休的修行,讓他感到微微的疲憊乏累。
  他推開密室的門,門前的兩位三轉蠱師立即反應過來,向他行禮問好。
  其中一位,還告訴了方源一個好消息:“狼王大人,我們的蠱師在野外幸運地捕捉到了一頭魚翅狼。正關押在籠子里,族長關照下來,若是大人結束了修行,就可到輜重營去,將其收服。”
  這個消息帶給方源一個意外的驚喜。
  魚翅狼乃是異獸,相當于四轉蠱師戰力。雖然方源在寶黃天中,收購了一批異獸狼,但因為解釋不清,因此沒有放出來。
  若是有一頭魚翅狼,在身邊護衛著。在戰場上,方源無疑會更加的安全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走進輜重營。
  “土波參見狼王大人。”一位三轉的蠱師,連忙出來迎接。
  他長得又矮又胖,肥肥的臉上滿是油光,諂媚地道:“狼王大人,小的已經等候多時了,這就領您過去。”
  在土波的帶領下,不一會兒,方源等人便隔著木籠,見到了那頭魚翅狼。
  魚翅狼體型大如象,此刻趴在籠子里,渾身包裹著鱷魚似的的堅韌皮甲。
  在它的背部,有一排類似鯊魚的藍黑色魚翅,從狼頭一直延伸到狼尾。
  晨曦的光,照射在它的身上,這頭魚翅狼閉著眼睛,在昏睡蠱的作用下,已經失去了知覺。
  “恭喜大人,魚翅狼乃是防御力最強的異獸狼。有此狼護衛,大人如虎添翼了。”
  “更難得的是,魚翅狼不僅可以在陸地上作戰,而且還能潛游水下,戰力更強!”
  兩位護衛的三轉蠱師,看見這樣神駿的魚翅狼,紛紛開口,恭賀方源。
  方源微笑著,看著眼前的魚翅狼,眼睛微微瞇起來,漫不經心地問道:“捕捉到這頭異獸狼,犧牲了不少人吧?”
  土波知道是在詢問自己,立即答道:“那是!犧牲了足足四位三轉蠱師,二轉蠱師喪命的至少有兩百多人。若非汪家、房家兩位族長及時支援,這頭魚翅狼就跑了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眼睛瞇成了一條縫:“這魚翅狼的身上,傷痕累累。但在我看來,卻似乎有著舊傷?”
  “嗯,是的。若非有舊傷,偵察蠱師也難以逃出生天,趕回來報信了。可見狼王大人,得到了長生天的眷顧。在大戰來臨之際,將一頭受了傷的魚翅狼送到大人您的跟前。”土波拍馬屁道。
  “幸運么……”方源喃喃一聲,心中的不妥之感越來越強烈。
  他也說不清,這不妥之感由何而來,只是莫名地感到一絲危機。
  他詢問了幾句,也沒有覺察出什么不對的地方。
  魚翅狼乃是異獸,相當于四轉蠱師強者的戰力。因為身上有舊傷,因此才被拖延,被生擒。
  這一切都很合理。
  唯一不合理的地方,便是方源心中的不安之感。
  但方源卻極其重視這種感覺。
  這種感覺,他前世剛剛穿越過來時并沒有。是他經歷了數百年的磨難,無數次險死還生的經歷之后,從豐富的人生經驗中積累而出的一種直覺。
  常言道,人老成精。一個人哪怕再笨,吃的虧多了,受到的磨難多了,見過的東西多了,自然而然就會形成生存的智慧。
  事實上,不僅是人,普通的野獸也對危險的來臨,有一種直覺和敏感。
  在周圍蠱師期待的目光中,方源掏出一只四轉馭狼蠱。
  “給你,你去收服了這頭異獸狼。”令他人感到意外的是,方源并沒有親自動手,而是將馭狼蠱交給了土波。
  “讓小的用?”土波詫異,“可是在下的修為只有三轉……”
  “少廢話,快用。”方源不耐地厲喝一聲,強行將馭狼蠱塞給了土波。
  土波無奈,不曉得狼王這樣的大人物有著什么古怪的脾氣,但礙于方源的威勢,只得灌輸真元。
  他催動了好一會兒,累得渾身大汗淋漓之時,這才將四轉的馭狼蠱緩慢地催動起來。
  馭狼蠱化為一道奇光,顫顫巍巍地落到魚翅狼的身上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一聲充滿遺憾的女性嘆息,在眾人的耳邊突兀地響起。
  剎那間,方源心中警兆陡升,他想都沒想,身形爆退!
  一股戰栗感,瞬間席卷在場每個人的靈魂深處。
  幾乎在同一刻,土波陡然張大嘴巴,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嚎后,當場斃命!
  兩位三轉蠱師護衛駭然莫名,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土波是如何喪命的。一時間,他們下意識地跟著方源,向后飛退。
  但旋即,其中一位忽然身軀抖震,身體還在半空中,就沒了氣息。
  “是魂爆……”方源腦海中靈光一閃,脫口而出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果然見識非凡。”一聲女子的輕語,在他耳邊響起,隨之而來的是涌動的暗影。
  暗影如劍,重重疊疊,仿佛黑孔雀乍然開屏,陰狠犀利,將方源的身軀裹住。
  四轉——多重劍影蠱!
  叮叮當當。
  頓時,密集的聲音響成一片。
  多重劍影斬在方源的身體上,宛若金鐵相撞,爆發出一陣耀眼的火花。
  方源的皮膚變成一片墨綠之色,若仔細觀察,還有龜殼紋路連綿一片。
  五轉——龜玉狼皮蠱!
  “女賊子!”剩下的另一位三轉蠱師,看到方源正被攻擊,立即大吼一聲,轉變方向,趕來幫忙。
  偷襲方源的女蠱師,冷哼一聲,卻是不管不顧,催動得多重劍影越發狂暴。
  同時,她張口一吐,吐出一條絲線長蟲。
  長蟲宛若黑線,對周圍的劍影視若無睹,直朝方源的耳朵鉆去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目光冷冽宛若冰山,他陡然伸出右手,猛地抓住趕來支援的三轉蠱師護衛。
  “狼王大人!”三轉蠱師十分驚愕,他趕來是為了保護方源,但萬萬沒有想到,方源居然一把抓住了他。
  趁著他驚愕失神的一剎那,方源將他一把抓到自己的身體右側,擋在方源和魚翅狼的中間。
  幾乎在同時,三轉蠱師啊的一聲,渾身抽搐,雙眼翻白,口吐白沫!
  絲線長蟲乘此良機,一把鉆入方源的耳朵之中。
  方源悶哼一聲,松開三轉蠱師,雙拳對準黑屏般的劍影直搗過去。
  女蠱師察覺到這一擊的龐大氣力,輕笑一聲,并不硬拼,乍然收起多重劍影蠱,身軀化為一道黑影,倏地退出二十步開外。
  黑影落到帳篷的陰影處,又化為一個女子。
  這女子嬌小玲瓏,一身黑衣,臉上蒙著黑色輕紗,只露出一對狹長的丹鳳眼。
  她渾身散發出幽暗陰寂的氣息,給她的美麗增添一份鬼魅精靈般的魔力,叫人一眼看去,就深入人心,難以忘懷。
  “晚輩無影劍邊絲軒,見過狼王大人。”女子對方源微微一禮,身在敵營,眾敵環伺,她卻好整以暇,從容淡定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厲聲責問:“你剛剛給我種下的是什么蠱?”
  邊絲軒輕笑一聲:“乃是晚輩一次探險時,在某處遺跡中意外發現的詭異蠱蟲。一經發動,便深入人耳,鉆入腦髓當中。只要該人稍稍急速思索,此蟲便會飛速漲大,直到將頭腦撐爆。因此晚輩取名為爆腦蠱。”
  方源臉色一沉。
  邊絲軒再行一禮,語氣中充滿了真情實意的敬佩之情:“前輩竟能察覺東方公子精心設計的必殺陷阱,甚至避過了魂爆的絕大部分威能,實在令晚輩佩服萬分。能取得前輩的性命,也是晚輩的莫大榮幸,告辭了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她化為一道黑影,在各處建筑的陰影中飛速投射。
  “是影劍客!”
  “該死的,攔下她。”
  聞聲趕來的大批蠱師,紛紛怒吼出聲,密集的攻擊打在四處的陰影中,但邊絲軒的那道黑影,早已經消失無蹤。
  她走了,還是仍舊留在這里?一時間,眾人都不敢立即確定。
  “屬下來遲一步,請狼王大人恕罪!”
  “狼王大人,您沒有什么事情吧?”
  擔憂至極的眾人,很快又將方源團團圍住。
  方源雖然**上沒有受什么傷害,但皮毛被劍影削去甚多,顯得比較狼狽。
  “我能有什么事?一群無能的廢物,被對方摸進輜重營都不知道!都給我滾!”方源氣急敗壞地吼道,心中卻是暗喜。
  不想一場刺殺,竟將盜天魔尊的一處傳承線索,送到了自己手中!
  爆腦蠱?
  真以為我來不及遮擋?
  哼,沒見識的小輩……
  在方源五百年的記憶中,這影劍客邊絲軒也是重要人物。
  她是馬鴻運的妻子之一,將來成就六轉蠱仙。正是因為她手中的這只“爆腦蠱”,馬鴻運成功獲得了盜天魔尊的一處傳承。
  只是這傳承是什么,具體經過如何,馬鴻運一直避而不談,因此方源也不清楚。
  只知道如何正確地開啟這只“爆腦蠱”。
  “馬鴻運都避而不談,可見這處傳承的收獲之大。應該是害怕說出真相,引起他人覬覦吧。”方源表面上滿臉驚怒之色,內心卻在冷靜地分析著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