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00 星念蠱

“終究是沒有成功么……”東方余亮背負雙手,看著窗外的細雨,輕嘆一聲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這只魚翅狼,是他特意從野外活捉過來,付出了不菲的代價。
  而后,又在魚翅狼的身上動了手腳。唯恐對方看出破綻,精心選擇了一只五轉魂爆蠱,種在魚翅狼的身上。
  最后,他又調派了北原赫赫有名的魔道殺手影劍客,將啟動魂爆的對應蠱蟲交到她的手中,千叮嚀萬囑咐。
  他精心設計了這個刺殺的計劃,為此不惜損耗精力,反反復復測算推演了三四遍。直到將所有的破綻都消弭干凈。
  不管是魚翅狼身上的狀態,還是它出現的地點、時間,甚至是發現魚翅狼的蠱師的應對態度,他都考慮周詳。
  但就算這樣,仍舊是沒有成功。
  關鍵時刻,狼王常山陰察覺到不妥之處,讓他人出手。影劍客邊絲軒見機不妙,不得不啟動魂爆蠱。
  魂爆的力量,無形無色,肉眼無法察覺。但常山陰卻在第一時間脫口而出,道出真相。
  雖然受到邊絲軒的攻擊和牽制,他只撤退到魂爆范圍的最邊緣,但是危機關頭,他冷靜非凡,竟然將趕來支援的自己人當做盾牌,擋住大部分的魂爆威能。
  “盛名之下果無虛士,不愧是名動北原的狼王。”東方余亮聽了邊絲軒的匯報之后,心中對方源的重視程度,又拔升一個檔次。
  異獸狼就在眼前,他卻能耐得住誘惑。謹慎無比的性格,危機下正確的判斷,瞬間認出魂爆的眼界,將自己人當做肉盾的冷酷,以及被刺殺之后,卻沒有盲目追擊的冷靜……
  “狼王……”東方余亮口中喃喃,心中越加沉重。
  “東方盟主不必擔憂,常山陰雖然在最關鍵的時刻,拿自己人當了肉盾,但他仍舊被我所阻,還是受到了魂爆的波及。尤其是,他還中了我的爆腦蠱。此蠱即便要不了他的性命,也會極大地遏制他的戰力。可以說,狼王已經廢了。”
  書房的角落里,邊絲軒一身黑衣,站在陰影當中,聲音清冷。
  “爆腦蠱?”東方余亮微微一愣,他還是首次聽說這個蠱名。
  邊絲軒輕笑一聲,當即為他解釋了此蠱的由來。
  “竟是這樣……”東方余亮聽了之后,眸子微微一亮,似松了一口氣,便對邊絲軒感謝道,“此次有勞影劍客出手,失了一張好底牌。”
  邊絲軒沒有說話。
  其實,她也暗暗感到心疼。
  自從她試驗出爆腦蠱的用途之后,此蠱的確成了她壓箱底的手段之一。很多次刺殺,都是靠著它,建立了奇功。
  但刺殺常山陰時,情況緊迫,她根本無法當場斬殺掉常山陰,來不及回收。在敵方包圍過來前,她又必須撤退,先保全自身。
  “這是事前答應你的報酬。”東方余亮從空竅中喚出一只蠱蟲。
  此蠱渾身漆黑,獨角方殼,有拳頭大小,給人敦實沉重之感。
  這是四轉的疊影蠱。
  邊絲軒的目光落向疊影蠱,不由地流露出些許熱切的情緒。她雖然有多重劍影蠱,但攻勢分散,遇到防御深厚的對手,戰斗起來就分外艱難。
  若是能有疊影蠱,將多重劍影疊加到一塊,就能形成攻勢凌厲的至強一擊。對她戰力的提升,可謂幅度巨大。
  但很快,邊絲軒又收回目光,沒有接受疊影蠱。
  陰影中,傳來她清晰冷淡,略帶驕傲之意的聲音:“這疊影蠱先寄放在盟主手上,待狼王死后,我再來取便是。”
  說完,她融入到陰影當中,消失不見。
  東方余亮微微一愣,只好將疊影蠱重新收回空竅。
  “這影劍客果真是講信用,難怪做為魔道蠱修,卻能在各大部族之間混得如魚得水。很多正道蠱師不惜花費重金,專門請她出手。看來,她對爆腦蠱的信心十足啊……如果爆腦蠱真的能解決掉狼王,那我便少了一個心腹大患,這是最好的情形。”
  “但是,如果不能呢?如果爆腦蠱被常山陰成功解決呢?關鍵時刻,他寧愿選擇抵抗魂爆,任由爆腦蠱鉆入耳竅,這就說明他有一定的信心和手段,來解決掉這個麻煩……”
  東方余亮目光沉郁下來:“但狼王此次的確受到了魂爆的影響……現在變數又增多了,看來我得重新再推算一番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他移步走到書櫥旁,扭轉香爐頂蓋,打開密道。
  沿著密道,他來到地下深處。
  這里,早就被他種下了一只地囊菌王蠱。
  此蠱是蠱屋的一種,里面空間狹小,但足夠一人獨自修行之用。最關鍵的是,地囊菌王蠱防御深厚,可以保證東方余亮的人身安全。
  進入蠱中之后,東方余亮就將入口關閉。整個地囊菌王蠱,團成一個圓球,又深入地底數丈,這才停住不動。
  地囊菌王蠱的內壁,柔軟厚實,仿佛地毯。東方余亮直接盤坐下來,雙眼緩緩閉合。
  他心神投入到自己空竅當中,調動五轉真元,灌注到星念蠱中。
  他開始思考——
  “若是狼王常山陰解決掉了爆腦蠱,我該如何應付他?”
  這個問題在他腦海中剛剛產生,就在星念蠱的作用下,凝結成一個念頭。
  普通的念頭,無形無質,只能存于腦海當中。
  但這個念頭,散發著湛藍星光,不僅可以用肉眼瞧見,而且還能脫離腦海,探出頭顱,直接飛到東方余亮的頭頂上去。
  東方余亮很快想到:“要對付奴道蠱師,大體上有三種方法。”
  “第一種是王道之法,以奴道大師對付奴道大師。”第二個散發著星輝的念頭,飛出東方余亮的腦海,和第一個星念飛到了一起。
  “第二種是霸道之法,用斬首戰術,以猛將沖陣,于萬軍叢中硬取其性命。”第三個星念飛出,圍繞著第一個星念盤旋。
  “第三種是詭道之法,刺殺常山陰,或者收買賄賂,或者以情動之。”第四個星念同樣飛出去,和之前的星念一起糾纏,時而碰撞。但不管如何碰撞,四個星念始終都是四個,沒有變化。
  緊接著,東方余亮又回憶:本方的軍力,對方的軍力,雙方的糧草,常山陰的性格、動機,本方各個蠱師強者的信息,對方各大強者的資料,近期天氣的預測和變化趨勢,戰場上地理環境,有多少山丘,有幾個湖泊,周圍又有多少獸群,其余各大勢力介入的可能……
  蓬。
  瞬間,數以千百計的星念同時產生,然后涌出腦海,飛到東方余亮的頭頂上空去。
  一時間,星光燦爛!
  東方余亮的臉色卻是驟然一白,空竅中的真元海面也跟著下降一大截。
  他熟練地操縱著這些星念。
  一顆顆星念,有大有小,大的不超過大腳趾,小的也不小于小拇指。在狹小的空間中,這些星念相互碰撞。
  有的星念碰撞在一起,碰出三四個,甚至五六個全新的星念。
  有的星念則相互融合。有的星念,反而自己分化成數顆。
  千百計的星念,充斥整個空間,密集無比,環繞在東方余亮的身邊。
  真元海面徐徐下降,東方余亮的心神完全投注當中,操縱著這些星念不斷融合,不斷碰撞,不斷分化。
  隨著他不斷的努力,間或動用其他的智道蠱蟲輔助,星念的數量漸漸減少。
  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之后,原本成百上千的星念,只剩下八顆。
  但這八顆星念,每一顆都有拳頭大小,星光爍爍,包含著復雜的念頭。
  當這些星念,一一飛入東方余亮的腦海當中后,東方余亮的眼中便閃爍出縷縷智慧之光。
  他成功地推算出來,許多應付狼王的方法。這些方法皆是條理分明,層次清晰。
  若是換做尋常人,恐怕思索一兩個月,也未必能將這無數繁蕪雜亂的因素理清,更遑論從亂麻一團的局面中,尋找到解決的方法。
  但靠著智道的手段,東方余亮僅僅花費了兩個時辰,就得到了答案。
  不過,這些答案卻還并不唯一。
  取出元石恢復了真元,又休整了片刻之后,東方余亮又再一次推衍測算同一個問題。
  這一次,他只花費了一個半時辰,得到了七顆的星念。
  星念鉆入他的腦海,他取讀之后,又得到一些答案。這些答案和之前的那一批,十分相似,只在細節處,略微有些不同。
  東方余亮松了一口氣,真正停歇下來。
  過了好一會兒,依靠著元石補充,他的真元才恢復巔峰狀態。
  只是魂魄深處,還有一股虛弱疲憊之感,始終縈繞著,驅散不盡。
  智道的推演,不僅是催動蠱蟲,消耗真元,而且還消耗魂魄的力量。推算的次數越多,運轉的念頭規模越龐大,推算的時間越長,魂魄就會消耗越大。
  虛弱是常態,若是推演難度大,魂魄會受到損傷,甚至直接消亡!
  當然,作為五轉的智道蠱師,得到蠱仙指點的東方余亮,自然有一套完整的蠱蟲組合。
  四轉,煉精化神蠱!
  東方余亮的肉身,立即清瘦下去,**的精力在煉精化神蠱的轉化之下,成為魂魄的資糧。
  魂魄得到大補,虛弱感很快便消散得干干凈凈。
  但是一陣強力的饑餓感,卻緊接著傳來。
  東方余亮摸摸肚皮,心中苦笑:“煉精化神蠱,雖然是我東方家的秘傳蠱,對魂魄治療效果良好,可惜治標不治本。魂道、智道關系緊密,若是我能有傳說中的膽識蠱,想怎么算就怎么算。哪怕算得魂魄受傷,都能迅速復原。可惜膽識蠱,只在蕩魂山上才有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