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7-15)     

蠱真人102 令人驚喜的盜天傳承

赤、綠、黑三色,在半空中瘋狂的糾纏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閃爍不定的光芒,映照在方源的眼中。他滿臉都是專注的神色,緊緊盯著眼前的半成品,想竭力穩住局面。
  嗤——!
  陡然間,一聲尖銳至極的嗡鳴,驟然炸響。
  音波激蕩空氣,形成一股猛烈的風,將房間中的桌椅書柜,統統掀翻。花瓶掉落下來,嘩啦啦碎了一地,水墨灑下,紙張飄飛。
  三色光芒徹底消散,原本的半成品爆炸成一灘藍色的血跡,濺射在四周墻壁上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么……”方源輕輕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一直在煉蠱。蠱名嘔心嬰泣蠱,專門用來對付三心合魂之用。
  三心合魂,乃是東方家族有名的殺招,能使得三位蠱師的魂魄暫時合一,從而達到三人如一人,不管進退攻防都合作無間的狀態。
  方源這些天親身經歷,一些原本模糊的記憶,也漸漸清晰起來。
  他依稀記得,黑樓蘭在和東方余亮的這場戰斗中,被搞的灰頭土臉,最終也只險勝一籌。因為三心合魂,黑樓蘭一方損失慘重。
  后來,馬鴻運崛起,對付東方部族時,三心合魂多次給他造成巨大的麻煩。
  甚至有一次,他被人聯手設計,慘敗在此殺招下,被東方家族活捉了。
  馬鴻運成為階下囚,意外地認識了東方晴雨,并俘獲了她的芳心。東方晴雨不僅暗中放走了他,還將這個殺招的秘密全部告訴了馬鴻運。
  馬鴻運安全歸來,便和他的妻子,已經成為煉道大師的圣靈兒合作,煉制出了嘔心嬰泣蠱,專門用來克制三心合魂。
  嘔心嬰泣蠱在戰場上,效果奇佳。馬鴻運一方大獲全勝,而東方一族則節節敗退。
  失敗次數多了,三心合魂這個殺招,也就漸漸退出了歷史舞臺。
  到了五域亂戰的時候,天下烽煙,三心合魂被中洲蠱師盜取,加以改良,又再度興起。馬鴻運便直接放出嘔心嬰泣蠱的秘方,世人掌握之后,在原有蠱方的基礎上,也加以變化,再度破解改良后的三心合魂。
  至此,三心合魂這才真正失去作用,不再為人所用。
  方源重生,有五百年前世記憶,自然清楚嘔心嬰泣蠱的秘方。
  但嘔心嬰泣蠱,是四轉蠱,煉蠱材料并不罕見,但煉蠱難度頗高。依方源幾乎煉道大師級的才能,嘗試了十多次,都盡數失敗。
  嘆了一口氣,方源站起身,走到窗欞旁。
  這窗欞也被煉蠱失敗時,產生的氣流撞毀。玻璃般的薄膜,破裂成一個大洞,外界的風夾裹著青草的氣息,順著破洞,涌進房間。
  方源將手掌輕輕地按在窗邊,調動一股真元過去。
  很快,窗戶上的薄膜漸漸生長出來,重新凝結,將風盡數遮擋在外。
  墻壁如肉腸般一陣鼓動,之前造成的坑坑洼洼,都恢復填平。地面上破碎的花瓶碎片,以及藍色的血跡,都被吞納。
  這就是大蜥屋蠱的方便之處了。
  大蜥屋蠱,是三轉蠱,是從二轉蜥屋蠱晉升而得。
  蜥屋蠱已經大如巴士,外形就是一條四腿大蜥蜴。蜥蜴的里面有一條過道,數個房間分列兩邊。
  大蜥屋蠱則仿佛一座兩層小樓,體型是蜥屋蠱的五倍。
  它分有兩層,房間更多,空間更大。是方源加入黑家之后,黑樓蘭主動贈送給他的。
  他平日里修行、起居都是在這里面。
  除了方源之外,還有六位三轉蠱師,守護在周圍。
  他們輪番換崗,配備了專門的偵察蠱,針對幾乎一切的潛行蠱師。
  如果影劍客再度襲來,還沒接近百步,就會被蠱師們發現,暴露行蹤。這也是方源在被刺殺之后,多出來的安排布置。
  此刻,方源透過窗戶,居高臨下,便看到大量的蠱師、凡人,正在緊張的布防。
  他們有的在挖溝渠,有的在催生樹木,豎立箭塔,有的則在堆砌土墻……一片嚴密的防御戰線的輪廓,已經漸漸成形。
  這已經是第三道防線了。
  北原的地貌,多為平坦的草原,沒有險阻障礙,一馬平川。因此很久之前,北原中兩方勢力展開大戰,一旦戰爭失敗,逃都沒法逃,總是被獲勝方大肆追殺。
  一場大戰失敗了,往往就意味著大局已定,一個部族的極速衰敗,甚至滅亡。
  但有了防線,就不同了。
  一旦戰爭失利,不管撤退逃跑,還是暫避鋒芒、伺機反攻,這些防線都將起到巨大的作用。
  戰爭是生死大事,關乎部族興衰。十分兇險,又難以預測。很有可能因為一個小小的意外,或者己方的一個失誤,而導致失敗。
  這個時候,部族撤退下來,依據防線防守,喘一口氣,穩住陣腳,便可以重整旗鼓。
  這是蠱的世界,個體擁有奇妙的力量。建造漫長的堪比地球長城的防線,其實并不困難。
  人們很快就體會到這種防線的巨大好處。
  因此北原的大戰,并非一錘定音、群騎沖殺,反而是陣地戰、拉鋸戰。
  “據報東方部族,已經在著手布置第四道防線。現在我方距離對方,有三千里的路程。按照慣例,每八百里到一千里就會停下了,布置新防線。”方源在心中回憶。
  這些天,他一直閉門修行,但對外界的情報時刻都掌握著。他是黑家盟軍的高層,每天都會有蠱師,將情報主動送上門來。
  “算算時間,明天我方的前鋒,就會和對方的前鋒接觸,展開戰斗了。不過距離我出手,還有一段時日呢。”
  方源現在和黑樓蘭一起,坐鎮中軍。
  前些日子,黑樓蘭又遣人傳話,說出一道示弱之計。總體而言,就是要將計就計,提前引出東方余亮的布置,叫方源后發制人。
  方源對此,暗暗冷笑。
  他有夜狼皇,夜狼群極易補充,結果黑樓蘭卻舍棄這樣的炮灰不用。固然有針對東方余亮的成分,但更多的是在打壓他狼王常山陰呢。
  方源將常山陰的高傲,演繹得入木三分。黑樓蘭因此不喜,盟軍新建,各大勢力也在相互較勁。尤其是現在局面,明顯是黑家一方勢大,所以各個蠱師都有爭搶戰功,力壓他人,搶奪更多利益的心思。
  水魔浩激流為了搶奪前鋒大將之位,在王帳前站著不動,堵了三天的大門,吵嚷著求戰。又擊敗了十多個競爭者,這才如愿以償。
  狽君子進行謀劃,為了脫穎而出,主動站隊,投靠黑樓蘭,暫時獲得了如今盟軍第一謀臣的位置。
  這就是內斗了。
  任何的組織、體制,都少不了內斗。
  常山陰性格孤傲,手中又有五十萬的狼群,因此受到眾人排擠——你實力這么強,若是你出手,戰功基本上都是你的,那我們還混什么呢?
  黑樓蘭答應狽君子的計策,也是上位者維持地位,守護體制的行為——你狼王現在勢力這么強,我都有點寢食難安了,必須要平衡,要打壓啊。
  這些東西,這些人的小心思,方源都洞若觀火。
  他的情況不同,王庭之爭充其量不過是個跳板罷了。他所圖之大,不足為外人道。有著狐仙福地,對這些戰利的需求也大大降低。
  “既然他們不想讓我出手,那我正好需要時間修行,這不是更好?”
  方源現在差的不是這些普通資源,而是珍稀資源,以及大量的時間。
  一天后,水魔浩激流率領前軍,和東方盟軍的大將展開廝殺。
  戰前挑將時,浩激流勇悍絕倫,一連斬殺對方大將,以及三位副將。
  敵軍群龍無首,士氣低落,浩激流率軍趁勢狂攻,大獲全勝。但在追殺過程中,被影劍客邊絲軒偷襲得手,身受重傷。
  浩激流只得停止進攻,駐扎下來,一邊養傷,一邊等待大部隊的到來。
  三日后,黑樓蘭率領中軍,推進到前線陣地。
  五日后,左右兩軍接連匯合。
  兩方陣地,相差不過數百里,皆旌旗林立,營帳重重。大戰一觸即發,氛圍凝重。
  深夜,月明星稀。
  房間中,方源盤坐在蒲團上,雙目緊閉,不斷催動著空念蠱。
  空念蠱,是五轉蠱,由寶黃天中收購而得。又通過推杯換盞蠱,從狐仙福地中傳到方源的手里。
  在空念蠱的作用下,方源產生一個個半透明的念頭,如同氣泡一般,緩緩接近他頭顱中的爆腦蠱。
  爆腦蠱只是四轉蠱,方源在得到的當天,就用春秋蟬的氣息,強行將其收服。
  但他仍舊將爆腦蠱,留在自己的頭腦當中。
  這些天來,爆腦蠱吸食他的腦汁,又不斷地被空念侵蝕,終于到了質變的時候!
  一瞬間,爆腦蠱分解開來,化為一團黑光,一蓬白煙,以及一顆碩大如拳的空念。
  “逆煉成功了。”見此情景,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心中是無限的歡喜。
  他將黑光和白煙調出頭腦,分別化為兩只三轉蠱。
  這蠱皆是普通貨色,被方源放置一旁不理。
  真正的關鍵,還是那顆空念。
  方源將空念,納入到自己的腦海當中,取讀當中的念頭信息。
  很快,他的身軀輕輕一震,瞳孔猛地擴張放大,臉上流露出難以掩飾的驚喜。
  “盜天魔尊的這處傳承,居然指向落魄谷?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