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03 先挑狼王

魂道的開辟者,傲居蠱師九轉巔峰的傳奇人物——幽魂魔尊,曾經評價過:
  “天下之大,壯魂首選蕩魂山,煉魂首選落魄谷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一山一谷若得之,則必可魂道大成,縱橫世間不在話下!”
  因此,蕩魂山、落魄谷并稱為魂修二圣地。
  這兩大圣地,究竟能帶給蠱師多么巨大的幫助,方源自從掌握了蕩魂山后,就深有體會。
  他的千人魂,就是通過催用了蕩魂山上的膽識蠱,才修煉而成。
  膽識蠱是用于壯魂的極品第一蠱,直接增長底蘊,沒有任何的副作用,效率極高。
  普通的蠱師,若是將魂魄積累到千人級,通常需要二十年左右的時間。一些天才,有家族的支援,長輩的照顧,可以將二十年的時間縮短一半。
  而方源呢?
  他利用蕩魂山上的膽識蠱,將魂魄壯大到千人級,只用了半年都不到的時間。
  別忘了,這還是在“蕩魂山受到和稀泥仙蠱的侵蝕,漸漸死亡”的基礎上。
  方源因為蕩魂山,魂魄輕而易舉積累到千人級,速度簡直就是坐上火箭直沖九霄。但魂魄的修行,除了壯魂之外,還要煉魂,將魂魄提純。
  這個方面,方源的進展就緩慢得多了。
  和壯魂的速度相比,他煉魂的速度簡直像是烏龜在爬。
  方源煉魂,一直采用的是狼魂蠱,將魂魄提純改造,最終形成狼人魂。
  但他采用過的狼魂蠱,從未有達到五轉級數的,最高是四轉。四轉狼魂蠱提純千人魂,好像是一瓶墨水,倒入湖中。想要把整個湖泊染遍,四轉狼魂蠱的效率實在太低了。
  方源之前,也努力追尋過五轉的狼魂蠱,可惜沒有成功。
  沒有五轉狼魂蠱,其實還有一個方法。
  那就是利用兩更蠱、三更蠱,增加自身時光的流速,或者直接進入福地,從而達到加快自身修行速率的目的。
  但這種方法,旁人可以使用,但方源卻不能。
  方源的第一本命蠱春秋蟬,正隨著時間緩慢恢復。在方源沒有成就蠱仙之前,它就是一個索命的刀刃,一直懸浮在方源的脖頸上。
  “我現在的千人魂,完全受益于蕩魂山。落魄谷與蕩魂山并駕齊驅,我如果能得到它的話……”
  一時間,方源心中甚至涌動起一股,干脆改走魂道的沖動。
  “若是救活蕩魂山,再掌控落魄谷,有魂道兩大圣地這樣的雄厚資本,改修魂道真的是明智之舉。甚至比重修前世的血道,還更加前途光明遠大!”
  但旋即,方源又冷靜下來。
  “按照念頭中的指示,落魄谷距離遙遠,當務之急還是救活蕩魂山,現在還不是前往落魄谷的時機。大戰在即,而我現在這身力道、奴道的積累,也不能隨便丟棄。”
  方源靠著奴、力兩道的修為,成為北原的風云人物。
  但以他如今的實力,距離在凡間縱橫無敵,還有相當遙遠的路程。
  一個影劍客,就讓他灰頭土臉。
  雖然有第二空竅,力、奴兼修,五轉巔峰修為,但方源置身在王庭之爭這樣的大環境下,仍舊顯得渺小。
  這場波及整個北原的戰爭漩渦,只要稍有不慎,饒是五轉蠱師,也有隕落之危。
  “如今我奴道有成,能影響整個戰局。但明顯是攻強守弱。力道方面,還不能做到自保。一旦被墨獅狂、邊絲軒這樣的人物近身,就麻煩了。和東方家的戰斗,還是要謹慎。”
  想到即將要展開的大戰,方源并沒有其他人的戰意沸騰。
  狽君子可以說是幫了他一個小忙,讓他居于幕后,有更多的時間進行修行,增長戰力。
  接下來的日子里,方源一邊溫養第二空竅,一邊煉制嘔心嬰泣蠱,同時和小狐仙通信,主持處理福地中的大小事務。
  狐仙福地中,蕩魂山的情況繼續惡化,整個山巒日漸縮小。小狐仙每天都會從蕩魂山上,清理出大量的和稀泥。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來拖延蕩魂山的生機。
  星云覆蓋福地東部,星螢蟲群的規模,又在原來的基礎上,上漲了三倍。根據小狐仙的初步估算,多出了五六十只的星螢蠱。
  能在這么短時間內,一下子多出這么多的星螢蠱來,多虧了氣泡魚的作用。
  這些氣泡魚,已經漸漸產生作用。
  之前方源頻繁出入狐仙福地,長時間維持星門蠱,導致星螢蠱數目降落谷底。現在星螢蠱數目增長上來,很是緩解了壓力。
  而在福地的西部,花粉兔大量的繁殖。
  方源將之前的狼群,都抽調到北原中來。花粉兔的壓力驟減,因此兔群規模上漲得很快。
  小狐仙匯報了這個情況之后,方源立即將東部湖泊中大部分的水狼,都調到西部,彌補食物鏈的空缺。但就算如此,兔群的規模仍舊在漲。
  為了防止兔災,就在前幾天,小狐仙往寶黃天中低價出售了一大群花粉兔。
  方源最關心的毛民,暫時定居在福地南部。
  這里原本是石人的故鄉,現在驟然多了一批毛民,雙方爭奪生存空間,發生過幾場小型沖突。
  小狐仙在方源的叮囑下,暗中幫助毛民,戰勝了一個石人部落,并將石人俘虜轉手賣給了仙鶴門。
  仙鶴門方面,再三提出要針對膽識蠱的交易,都被小狐仙拒絕。方正作為談判的代表,幾次要求面見方源,也都被拒之門外。
  至于寶黃天中,和稀泥又賣出一次,收獲了第二份和稀泥仙蠱的蠱方。
  之前方源出售的有關仙蠱的各大殘方,隔了這么多天,小狐仙又轉賣了一次,獲得了十一塊仙元石的進項。
  相同的蠱方,在寶黃天中出售得越多,越多蠱仙得到,寶光就越低。因此,根本不能作為一項長久的收益。
  這就像一個金礦,已經開采了一大半,今后的收益將日漸薄弱,并不值得過多的期待。
  又對峙了三天時間,東方余亮親手一封戰書,傳達到黑樓蘭的手中。
  這讓黑樓蘭驚愕了一下,問左右道:“難道東方家的后軍,已經趕到了嗎?”
  狽君子孫濕寒便答道:“對方的后軍還遠在五千里之外,正在修建第五道防線。”
  黑樓蘭猙獰一笑:“東方家原本軍力就低于我們,居然還敢分兵!”
  孫濕寒也笑道:“東方余亮這是在玩火。我們不妨稍等片刻,等到后軍匯集,軍力將大大領先對方。到時候,再一舉壓上,將對方殺得人仰馬翻。”
  黑樓蘭眼中兇光閃爍了幾下,他和東方余亮有著私仇,年輕時行走天下,增長閱歷時,就垂涎東方晴雨的美色,但被東方余亮好好教訓了一番,吃了很大的苦頭。
  他雖然極想報仇雪恨,但也并非被情緒輕易支配的人。
  “東方小兒的意圖,傻子都看得明白。他想要戰,我偏不給他機會。我方后軍還有多久,才能趕來?”黑樓蘭又問。
  “大約三天的時間。”汪家族長在一旁答道。
  “好。我便修書一封,約戰東方余亮,四天后大戰!”黑樓蘭哈哈大笑一聲。
  東方余亮接到信后,交給文武諸將瀏覽。
  東方盟軍的高層,都被氣得不輕。
  黑樓蘭在信中大放厥詞,恣意張揚,宣稱自己大發慈悲,多給東方余亮三天的時間,希望東方余亮不要辜負他的美意,好好享受一下最后的人生。
  眾將紛紛請戰,但東方余亮卻從容淡笑:“諸位稍安勿躁,此信早在我意料之中。這些天來我推演多次,已得出一計,諸位聽我詳細道來……”
  四天的時間,一晃即逝。
  決戰的這一天,風和日麗,碧空萬里無云。
  深可及膝的青草叢生,雙方展開軍陣,綿延百里。旌旗如林,兵馬如蟻。
  雙頭犀牛宛若小山,背上王帳中,坐著黑樓蘭、方源、浩激流、汪家族長、房家族長、葉家族長等等強者。
  方源的位置,自然是左首第一。
  而狽君子孫濕寒,則站在黑樓蘭的身后,一臉的忠誠,儼然已經成為黑樓蘭的心腹。
  風聲在耳邊呼嘯,刮得戰旗獵獵作響。方源安坐著,舉目遙望,只見對方軍容齊整,王帳立于一朵白云之上,懸浮于半空當中。
  王帳內,依稀可見東方余亮端坐中央,各個文臣武將分坐左右。以氣勢看,絲毫不弱于黑樓蘭一方。
  這時,方源的耳邊驀地出來黑樓蘭的大笑:“哈哈哈,今日一戰,便是我黑家縱橫北原,踏上王庭主位的第一步。諸位,誰與我上前,挑動第一戰?”
  話音剛落,一批蠱師紛紛起身離座,大聲叫嚷著,或者猛拍胸脯,要求出戰。
  黑樓蘭的目光逡巡一番,落向其中一人身上:“潘平,就由你出戰罷。”
  潘平人高馬大,頭發赤黃相間,腰挎一柄金邊銀柄彎刀,聞言大喜,正要應喝下來,就聽見陣前有人高喊:“小女子唐妙鳴,久聞貴方狼王赫赫之名,特來領教一二。”
  “東方余亮膽氣不小,居然提前挑陣!”
  “來者是小狐帥唐妙鳴,四轉中階,居然直言挑戰狼王大人,必有陰謀算計啊。”
  一時間,眾人的目光都投向方源,要看狼王有何反應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