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07 可靠的盟友

東方余亮不愧是智道蠱師,將黑樓蘭的反應,推算得十分準確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三心合魂的殺招,只是一個誘餌,引誘黑樓蘭主動攻擊。之后,東方余亮再施施然地掀開底牌——一個專門克制暗漩的殺招,將黑樓蘭困住。
  黑樓蘭原本身處王帳,現在他被困住,方源身邊的護衛力量,就暴降了一大截。
  趁此良機,影劍客邊絲軒暴起發難,闖入王帳,再度刺殺方源。
  只要方源一死,狼群就會立即潰散,勝利的天平就會大大的傾斜向東方盟軍。
  為了確保斬首戰術的成功,黑樓蘭不僅安排了影劍客,而且還布置了一位更強大的蠱師。
  他便是東破空,號稱“飛電”!是北原屈指可數的飛行大師,雷道蠱師,四轉高階的修為。就算在之前的混戰中,他都沒有出手,一直忍耐到現在,這才圖窮匕見,一鳴驚人。
  “保護狼王!”
  “賊子,你們休想得逞!!”
  “狼王快走!”
  王帳周圍的六位三轉蠱師,紛紛躍起,企圖攔截東破空、邊絲軒二人。
  “滾開!!”東破空冷喝一聲,周圍雷光猛地暴漲。
  攔在他面前的三位蠱師,被雷電擊中,身上防御蠱蟲在瞬間毀滅,頃刻間兩死一傷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而邊絲軒則輕笑幾聲,身化黑影,宛若毒蛇般在擋路的蠱師身邊迅速穿梭,幾下功夫,就繞到了他們身后。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這樣的速度……”
  “這才影劍客的真正實力嗎?”
  三位蠱師驚駭欲絕,他們回望過去,只能看到邊絲軒窈窕的背影。
  他們想要追趕過去,但發現自己動彈不得。他們的手腳上,都綁縛著一道道黑影,宛若五花大綁將他們牢牢地束縛住。
  面對東破空、影劍客一上一下的夾擊,方源也變了臉色,目光中流露出慌亂的情緒。他慌忙后退,同時大叫:“快,快來人護我!”
  “狼王勿憂,黑繡衣待命在此。”站在方源身邊的最后一人,一身黑衣,神情如鐵,向前邁出幾步,擋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“找死!”東破空大喝一聲,渾身雷光暴漲,形成戰槍,狠狠地刺向黑繡衣。
  邊絲軒冷哼一聲,手腕輕轉,瞬時傾瀉出一片飛輪般的劍影。
  面對兩大強者的合力沖擊,黑繡衣神情一變不變,雙掌在胸前猛地合十,真元瘋狂調動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他防御全開。
  五十六面飛骨盾牌,同時飛出,密密麻麻,擋在他的身前。
  一道翠綠的光圈,飛上頭頂,灼照方圓百步以內。
  黑光散發著鋼鐵般的光澤,組成一套厚實無比的甲胄,將他全身都包裹起來。
  九面各色的鬼臉,發出嗚咽哭號之音,盤旋在他的左右。
  同時,還有一道暗褐色的油風,鼓蕩在飛骨盾牌之間。
  東破空的雷電長槍,射穿七面飛骨盾牌后,洞開暗褐油風,卻被黑光甲胄擋住。
  邊絲軒的劍影,轟擊在盾牌上面,將十八面盾牌絞碎,但被油風阻撓,劍影宛如陷入泥油當中,動勢驟消,再無威脅。
  黑繡衣是黑樓蘭的得力臂助,同時亦是黑旗精兵的三位統領之一,最擅長防守。
  東破空、邊絲軒面對專注防守的黑繡衣,竟然一時被糾纏住,無法做出突破。
  黑繡衣雖然之前,在對戰墨獅狂的時候,遭受慘敗。但并非說明他實力低下,而是對方實力太強,乃是歷史上此屆王庭之爭,整個北原的頭號猛將。
  現在面對飛電、影劍客兩大強者的合擊,他左遮右擋,十幾個回合下來,將身后的方源牢牢護住。
  他一身的蠱蟲組合,搭配得極為合理,注重防守,考慮周詳。
  東破空、邊絲軒好幾次突破,盡皆無功而返。
  激戰的余波,刺痛幾人身下的雙頭犀牛。巨犀痛得大叫,撒開蹄子,不分敵我,在戰場中胡亂沖撞,四處踩踏。
  黑繡衣臉上的神情則越發沉重。
  劇烈的戰斗,讓他的真元極速損耗,已經到達谷底。而對方卻是兩人,真元消耗只是黑繡衣的一半。
  黑繡衣現在面對艱難的選擇。
  第一個選擇,他繼續嚴防死守,不顧真元的消耗,期待黑樓蘭的回援,或者其他支援的及時到來。但現在雙頭犀牛四處狂奔,已經遠離原來的地方,援軍要穿梭戰場,及時趕來的可能有多高呢?
  第二個選擇,便是節省真元消耗。但這樣一來,防御就會薄弱下去,被對方洞穿的可能性將會暴漲。一旦被沖破防線,那么他身后的方源,就會陷入危險境地。
  究竟該如何抉擇?
  黑繡衣的眼中,閃過一陣猶豫之光,但很快他下定了決心。
  他的防御開始漸漸收縮,面對對方的強攻,也不再那么積極。東破空、邊絲軒立即敏銳地察覺到黑繡衣的變化,幾次突破,險之又險,差點讓他們成功。
  縱然狼王身份重要,關乎全局,即便黑繡衣被黑樓蘭委派,要保護好常山陰,但危急關頭,事關自己的性命,黑樓蘭還是做不到舍身拼殺。
  “若是我身后的是黑樓蘭大人,我定然舍命相護。但他常山陰卻是個外人,平日里傲氣十足,根本瞧不起我,我為什么要為這樣的人犧牲?狼王就算死了,我們手中還有黑旗軍,仍舊半斤對八兩。嗯,我要留著有用之身,繼續報效家族才是。”
  黑繡衣思緒翻騰,在心中為自己脫解,漸漸就心安理得起來。
  他原本要保護身后的方源,現在只顧著自己,真元的消耗速度立即驟降。
  “就是此刻,疊影蠱!”忽然,一個破綻出現在邊絲軒的眼中,她雙眼精芒爆閃,抓住這個良機,猛地催動從東方余亮處借來的蠱蟲。
  這疊影蠱,乃是四轉珍稀蠱,市面上很難買到,價格上也比大部分的五轉蠱不遑多讓。
  原初時,邊絲軒和東方余亮約定,一旦刺殺方源成功,這只蠱便是她的獎賞。
  但邊絲軒刺殺失敗,種下的爆腦蠱也被方源解決,依她的傲氣,自然不肯接受這只疊影蠱。但此次大戰前,東方余亮謹慎起見,將這只蠱主動借給了她。
  疊影蠱,對于其他人而言,可能只是一只四轉蠱。但是對于邊絲軒來講,卻是能帶給她戰力的暴漲,比五轉蠱都要有價值得多。
  在疊影蠱的作用下,邊絲軒的多重劍影,紛紛疊加在一起,幾個眨眼的功夫,漫天的劍影就只剩下一柄。
  這柄劍影,黑幽深邃,恍如實質,將所有的攻勢都疊加在了一起。
  邊絲軒揮劍直刺,效果驚人,如刀切豆腐一般,輕而易舉地洞穿防御,殺向狼王。
  久攻不下的防線終于突破了!
  見此情景,東破空著實松了一口氣,連忙纏住黑繡衣,給邊絲軒爭取機會。
  但黑繡衣見事不可為,早已心存退意。現在影劍客殺向常山陰,這正是他退走的良機,他哪里還有不趕緊抓住的道理?因此急退出去,直接跳下雙頭犀牛的厚背。
  東破空便詫異地看到黑繡衣的逃跑,他猶豫了一下,覺得還是趕緊殺死狼王,只好先放過黑繡衣一馬。
  但當他回頭一望,卻看見邊絲軒的影劍,已經插在常山陰的心口。
  邊絲軒是插得如此之深,整個影劍只剩下劍柄,貼著方源的前胸。而劍刃則在方源的背后,冒出一大截來。
  “狼王,你記住,殺你的人是影劍客邊絲軒!”邊絲軒雙眼赤紅,滿臉興奮之色。
  名傳北原,赫赫有名的狼王,死在了她的手中。這種榮耀,煊赫的戰績,讓她歡喜得渾身都在微微顫抖。
  “成功了!”看到這一幕,東破空也是喜上眉梢。
  “狼王一死,我軍將大占上風,離勝利不遠了。”遠處,一直在用偵察蠱關注戰況的東方余亮,也振奮地握緊雙拳。
  他仰起頭,看在頭頂上正在和云渦較勁的黑樓蘭,臉上露出從容的笑容:“黑樓蘭,常山陰已經授首了。你現在收手,承認失敗,我允你大將之位,進入王庭還有機會。”
  但叫他意外的是,黑樓蘭不僅沒有惱羞成怒的大吼,反而露出一絲猙獰的笑:“東方余亮,睜大你的狗眼再好好看看吧!”
  與此同時,雙頭犀牛的背上,也傳來邊絲軒和東破空的驚呼聲。
  “嗯?”東方余亮頓時心生一股強烈的不妙之感,他連忙催動偵察蠱回望。
  只見“常山陰”已經化為一灘流水,幾只蠱蟲飛快竄出,水跡中遺留下一只水像蠱,幾乎被影劍刺成兩邊,頭尾只剩下一層皮連著。
  這只水像蠱,正是水魔浩激流所有。
  當初,他就在英雄大會上,動用水像蠱,以假亂真,騙過所有人,殺死了火浪子柴明。
  大戰之前,方源看中他的這一手段,便找到黑樓蘭密謀。為了防止泄露,這個布置只有當事三人清楚。
  方源的真身,一直都沒有在王帳中,而是隱藏在戰場中的某個角落。他通過狼顧蠱,觀察戰場,指揮獸群戰斗。之前和黑樓蘭的對話,也是通過一系列的蠱蟲,做出的假象。
  “該死的,這是假的。”
  “真正的常山陰在哪里?”
  邊絲軒、東破空的臉色都十分難看,他們奮戰了半天,結果卻是被人戲耍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