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09 狼王的狠辣

大戰在繼續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因為東方余亮的全力出手,連續屠戮了三支精兵之后,東方部族一方,開始占據明顯的上風。
  “殺啊!”
  “讓我們殺光這些黑家的狗腿子。”
  “把男人全部殺死,把女人統統納入我們的營帳!”
  東方盟軍士氣高漲,攻勢變得狂猛彪悍,將黑家聯軍壓得喘不過氣來。
  然而做為始作俑者的東方余亮,心中卻有著擔憂。
  “此刻雖然風光無限,但卻是我方提前動用了底牌。殺招七星燈持續不了多久,如果再不怕黑樓蘭、常山陰逼出來的話,恐怕……”
  念及于此,東方余亮雙眼中的寒芒暴漲。
  他清明透徹的雙眸,轉向黑家的中軍,在那里停駐著黑旗精兵。這支精兵實力雄厚,遠超同濟,戰斗到如今,這支寶貴的力量一直都沒有出動,鎮壓著大軍陣腳。
  緊接著,東方余亮目光一轉,又看向戰場的某個角落。
  在那里,聚集著葛家一族的蠱師們,葛光等人正在浴血奮戰。
  東方余亮目無表情,將星念之云劃分兩半,一半朝著黑旗精兵侵襲而去,另一半則當空飛下,罩向葛家部族。
  看到星云來襲,黑旗軍的三大統領面色都變了。
  “注意防守!全軍一齊催動戰念蠱!”
  大統領一聲令下,所有黑旗軍的頭目們,俱都奮力催發戰念蠱。
  戰念蠱,和星念蠱、空念蠱一樣,亦是智道蠱蟲之一。黑旗精兵的大小首領,都配備了三轉至四轉的戰念蠱。
  這些戰念蠱,原本是作用在黑旗精兵的身上。在作戰的時候,戰念蠱沖入他們的腦海,使得他們戰意滔天,勇敢無畏。
  星念之云,奔襲而來,黑旗軍的上空,亦升騰起一片赤紅的念頭。
  這些戰念,雖然稀疏,但護在黑旗精兵的身旁,幫助他們堪堪抵御住了星念之云的沖擊。
  “黑家不愧是超級家族,培養的精兵素質,就是和其他部族的精兵不同,遠超同濟。”看到這一幕,方源亦是心中暗贊。
  這些黑旗精兵都是黑家,在平日里不斷積累,千挑萬選的精銳蠱師,然后加以大量的訓練,以及龐大的投資,才打造出來的王牌力量。
  他們各個都意志堅強,本身就對念頭的沖擊有著抵御能力。現在又被戰念包裹,星念之云肆虐戰場,到現在首次被遏制。
  當然這其中,還有關鍵的一點,便是東方余亮并未全力出手,而是將星云分成了兩半,只用了一半來沖擊黑旗軍。
  黑旗軍驚艷的表現,令人側目,和其他潰敗的精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而另一邊,葛家方面卻慘叫連連,在浩蕩磅礴的星念打擊之下,潰不成軍,被大量屠戮。
  方源冷眼旁觀,狼顧蠱被他用得妙到毫巔,令他可以清晰地看到葛家的慘狀。
  葛家不過是他的一個棋子,用來偽裝他的身份,他身為棋手,怎么可能因為一個棋子,而置身險境呢?
  “還不出手么……”東方余亮耐心地等待了片刻,一直在暗中催動偵察蠱,只要方源出力救援,他便能通過魂魄的波動,準確地找到方源的位置。
  但他左等右等,都沒有等到方源的出手。
  狼王表現出來的冷酷絕情,令東方余亮,也不禁生出一股寒意。
  倒是黑樓蘭看見自家的黑旗軍有支撐不住的跡象,連忙閃現了過來。
  “東方余亮,受死吧!”他大吼一聲,中氣十足,顯然已經將反噬的內傷養好了。
  東方余亮冷哼一聲,從頭腦中汩汩地冒出大股嶄新的星念,沖向黑樓蘭去。
  兩人在半空中展開激烈的碰撞,相互纏斗不休,一時間不分勝負。
  有了黑樓蘭的牽制,困擾黑旗軍以及葛家的星念,沒有了后援支撐,在繼續肆虐了一會兒之后,統統消散。
  戰場混亂了片刻,又回到僵持的狀態當中。
  十幾個四轉戰圈,已經一小半分出了勝負。四轉強者或死或傷,其中風魔、水魔還在相互糾纏。影劍客邊絲軒,以及飛電東破空兩人,則在戰場上穿梭。
  這兩人都有強悍的移動蠱,即便遭到四轉蠱師的攔截,也會輕易地脫身而出。
  他們再不斷地尋找方源的蹤影,可惜方源一直暗藏著,沒有出手,導致他們一直搜尋無功。
  而同時,在逆雨福地,兩位蠱仙一男一女相對坐著,一邊品茶,一邊看著石桌中央的煙影。
  煙影翻滾不休,將黑家和東方家的大戰,展現得清晰淋漓,每個角落都細微可察。
  女蠱仙譚碧雅收回目光,對男蠱仙東方長凡笑著道:“看來這場大戰,還是要看東方余亮和黑樓蘭之戰的勝負。哪一方得勝了,哪一方便能占據上風。東方余亮這個年輕人不錯,明明軍勢要弱于黑家,卻能打成這樣的膠著戰局,看來長凡兄的調教,頗有成效啊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高冠古面,一雙眼眸中時刻閃爍著成百上千種琉璃之光,作為東方家族唯一的智道蠱仙,他淡淡搖頭,語氣冷漠。
  “實際上,我對東方余亮的指導,也只有過兩三句話而已。但這個年輕人是不錯,很有想法,回去后大肆宣揚,借助我的勢成功上位。他有些天資,又懂得努力。我已允諾他,只要他能入主王庭,我便出手為他妹妹治病,將他做為后繼者之一來培養。”
  “入主王庭?”譚碧雅微微一怔,輕笑道,“請恕小妹直言,此屆王庭之爭,恐怕東方部族的希望不大。今年的幾大熱門中,耶律家的耶律桑,被人普遍看好。此次耶律家的太上家老耶律萊,暗中將仙蠱寄托在耶律桑的身上。這在圈子里,已經是眾所周知的秘密。”
  “耶律家雖然是黃金血脈,北原有數的超級家族之一,但已經連續八屆,沒有入主王庭了。正因為如此,耶律萊前些日子,還被黑家的黑城當眾取笑。這次動用仙蠱,恐怕也是想找回場子。”東方長凡說完,輕笑一聲,笑聲中似有不屑。
  譚碧雅抿了一口茶,說道:“嗯,談到黑城,黑樓蘭便是他的第二十七房所育下的親子。這是他的兒子,于情于理,他都會在背后大力支持的。因此黑樓蘭亦是幾大熱門之一。歷來王庭之爭,不過是幾大黃金家族的一場競爭游戲。誰能成為王庭之主,背后勢力的支持極為重要。照我說,黑樓蘭的贏面,可比你家的東方余亮要大得多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卻緩緩搖頭。
  譚碧雅見此,眼中閃過一絲感興趣的光:“怎么?難道長凡兄私底下,也給了東方余亮仙蠱護身?或者有什么安排布置,可保東方余亮入主王庭么?”
  智道蠱師謀算之能,蠱仙們不是深有體會,就是早有耳聞。智道蠱師的數量十分稀少,東方長凡是北原有名的智道蠱師,如果他出手暗中布置,只要不公然破壞王庭之爭的游戲規則,那么東方余亮便大有可為之處。
  但東方長凡卻否認了譚碧雅的猜測:“非也,非也。此屆王庭爭奪,馬家勢大,可以說已經一只腳踏上了王庭主位。我東方長凡又豈會做無用之功呢?”
  他東方長凡,已經垂垂老矣,壽命無多。
  他也算到自己死期將至,因此為了家族,也為了自己的傳承不斷絕,當務之急便是挑選和培養繼承之人。而王庭之主,還要放在其次。
  不是所有蠱師,有了一套智道蠱蟲,就能成為智道蠱師的。東方余亮的天賦,讓東方長凡十分滿意,甚至隱隱忌憚。而令他更滿意的是,東方余亮有一個體弱多病,無法修行的親妹妹。
  這是東方余亮的軟肋,只有拿捏住這一點,就不用擔心他的忠誠。
  王庭之爭,只是他為東方余亮布置的一個局。
  東方余亮失敗之后,為了他的妹妹,肯定會上門求救,這就等若將把柄主動交到他的手中。
  如果東方余亮僥幸成功,那是意外驚喜。雖然答應過東方余亮救治他的妹妹,但結果肯定不會治好。
  譚碧雅十分詫異:“怎么?長凡兄,你居然看好馬家?馬家雖然是大型家族,擺在明面上的軍勢的確不俗,但馬家卻沒有一位成為蠱仙的太上家老啊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早就等她這句問話,施施然答道:“碧雅小妹,你有所不知,大雪山福地已經秘密地和馬家聯絡,暗地里支持他們了。”
  “大雪山福地,那幫魔道蠱仙?”譚碧雅面色一沉,這個消息對她的沖擊有些大。
  她緊緊盯著東方長凡:“長凡兄長,你是怎么知道這個消息的?”
  東方長凡傲然一笑:“這都是我親自推算而得,你尚是第一個知情的人。”
  譚碧雅立即信了七八分,東方長凡乃是智道蠱仙,親自推算的結果,幾乎等于事實。他的情況,譚碧雅也心知肚明,沒有欺騙自己的動機。
  再者,大雪山福地中的那幫魔道蠱仙,向來對八十八角真陽樓覬覦有加,此次暗中扶持馬家,向巨陽仙尊的傳承下手,這樣的事情,在之前也早就發生過多起。
  想到這里,她再也坐不住了。
  她是劉家的外姓太上家老,暗中扶持劉文武。劉文武一旦獲得王庭之位,那么對于她在劉家中的地位,極有幫助。
  馬家的存在,嚴重破壞了她的布局。她當然容忍不下,這便站起身來:“長凡兄,此事事關重大,魔道蠱仙皆是豺狼之徒,但其他同道還被蒙在鼓里。小妹這便去通知他們,請恕小妹告辭。”
  “去吧,去吧。”東方長凡緩緩點頭,同時開放福地門扉。
  譚碧雅離開福地之后,東方長凡古井無波的臉上,這才流露出一絲笑意。
  這番談話,不過是他對譚碧雅的局。
  譚碧雅也是一位精明的蠱仙,但奈何身在局中,又有所求,自然就被輕易算計了。
  東方長凡又將目光移到煙影當中,此刻戰場已經出現變化。
  東方余亮久戰之下,漸漸不支,只好選擇撤退。主帥一退,大軍士氣驟降,在東方余亮的命令下,也開始撤退。
  撤退慌而不亂,顯然是有大量訓練過的。
  東方余亮早就預料到這點,因此在之前就花費了心血,在撤退這個方面。
  東方大軍徐徐而退,夾帶著時不時的反擊,黑家許多蠱師反而大意之下,喪命在反擊中。
  “風魔,你這個無膽鼠輩,這就想要跑嗎?”水魔浩激流怒吼著,渾身傷痕累累,鮮血淋漓。
  風魔冷哼一聲,并不答話,而是在沉默中后撤,堅持執行著東方余亮的軍令。
  之前大軍建立的防線,就在身后數百里外,只要撤進防線,稍微休憩片刻,東方盟軍的戰力將迅速復原。
  到那時,就該輪到黑家大軍頭疼了,而初戰不利不過只是小節而已。
  然而這個時候,狼群忽然齊聲嗷叫,匯集起來,再度形成浪潮,對東方大軍展開亡命的沖鋒。
  狼群和蠱師不同,蠱師惜命,狼群卻悍不畏死。
  “可惡!”東方余亮看得睚眥欲裂,在狼群的沖鋒之下,東方盟軍死傷無數,一股慌亂的情緒很快蔓延全軍,繼而形成潰敗之勢。
  方源使出八分力氣,大師級的奴道造詣,看得人目眩神迷。一**的沖勢,接連不斷,東方大軍像是泥土,在狼潮的沖刷下,掉落一塊又一塊。
  強烈的魂魄波動,令方源的方位暴露無遺。
  但方源早就公然現身,他站在重新安定的雙頭犀牛的背上,身邊是眾多匯集而來的蠱師強者。
  “狼王常山陰……”東方余亮咬牙切齒,雙眼直欲噴火。
  這一戰,他算是徹底領教了方源的狠辣和歹毒。
  說起來,此戰方源不過兩次出手。
  第一次出手,直接引動大軍開戰,令東方余亮許多布置安排沒了用武之地。
  而這第二次出手,是逮住了東方大軍最為脆弱的時刻,趁人之危,落井下石。要知道蠱師們拼殺了這么久,空竅中的真元早就所剩無幾了,雖然還有一戰之力,但往往是和野狼同歸于盡。
  方源的狼群,同樣損失慘重。但這已經賺大了,他的野狼可以輕易補充,北原中的野狼多的是!但對方犧牲的,卻是寶貴的蠱師性命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