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10 東方余亮的后手

短短片刻功夫,東方大軍便損失慘重,撤退的途中丟下大量的尸體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“逃啊!”
  “快跑,再不跑就來不及了!!”
  令東方余亮最擔心的情況出現了,東方盟軍出現了大潰敗。將士們毫無斗志,一心逃跑。黑家大軍看出便宜,一哄而上,展開冷酷的殘殺。
  東方余亮咬緊牙關,連忙調動四轉蠱師強者一齊出動,壓住陣腳。
  強者的回頭痛擊,大大的遏制了黑家大軍剛剛展開的追殺之勢。但好景不長,隨著黑家四轉蠱師強者的出擊,東方家的蠱師強者被一一拖住。
  東方余亮再次出手,但也被黑樓蘭牽制。
  看著己方將士,追趕上敵軍,展開冷酷的大追殺,方源則收手,將狼群歸攏在身邊。
  他的這個舉動,立即贏得了身邊的黑旗軍大統領的好感。
  在他看來,狼王有收獲戰功的良機,但偏偏將到手的戰績讓給了其他人。大統領開口,對方源很是恭維了幾句。
  方源心知對方表達善意的意圖,黑繡衣原本擔當著方源的護衛,卻臨陣脫逃,若非水像蠱,方源早已身亡。
  但方源根本從未指望過別人的護衛,他向來只靠自己,再者黑繡衣乃是黑樓蘭的愛將,憑此發難,也無法對黑繡衣怎樣。就算能怎樣,方源也不愿意看到這樣的無謂內耗。
  當即,他隨口敷衍幾句,暗示大統領,此事他不會放在心上。
  大統領這才松了一口氣,心中暗覺:狼王雖然高傲,但著實大度,的確非常人。
  終于,東方大軍瘋狂逃竄進了第一道防線。
  他們為此,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
  整個大軍中,有兩成死在之前的大戰中,有五成死在蠱師和狼群的追殺中。剩下三成的殘兵,逃進了防線。
  四轉強者中,也有兩人,因為攔截黑家大軍,而因此喪命。
  黑家大軍并未停歇,而是沖殺上去,卻被城墻上的羽箭精兵一通狂射,丟下數百人的尸體,狼狽逃回。
  這是東方家精心培養的隊伍,投入的心血和資源,絲毫不弱于黑旗精兵。
  黑家一方的蠱師們,又接著沖了三次,皆被羽箭精兵射退。黑樓蘭調動麾下的四轉蠱師沖了上去,但被東方余亮設計,反而害了三人性命。
  “盟主大人,對方憑險而守,占有地利。我方鏖戰許久,真元不足,難以再戰之力,不如退去,再做打算。”眾強者回歸王帳,狽君子孫濕寒便建議道。
  一旁,方源皺起眉頭,他有前世記憶,知道東方余亮最擅長處理殘局,擅長以弱勝強。拖得越久,他收集到越多的情報,對黑家就越不利。
  此次雖然有了方源的插手,導致黑家比前世占據更大優勢,但東方余亮卻戰力無損,是個巨大威脅。對付東方余亮,最佳的途徑便是一擊必殺,不給他陰謀算計的機會。
  黑樓蘭聽了狽君子的建議,沉吟不語。他之前就和東方余亮打過交道,熟知東方余亮的手段,此時卻是不愿放過眼前的良機,于是他將目光投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傲然一笑,對黑樓蘭道:“黑家族長放心,只需一刻功夫,擔保破掉這層防線。”
  眾人為之紛紛側目,狽君子冷笑一聲,覺得方源夸大其詞。
  黑樓蘭則大喜:“就看狼王的手段了。”
  群狼再次蜂擁而出,匯集在一起,對東方部族的第一道防線,展開綿綿不絕的沖鋒。
  東方部族嚴防死守,須臾功夫,城墻上便倒下密密麻麻的狼尸。
  黑家將士都看得動容,方源的打法不計犧牲,簡直是拿狼群上去送死。
  尤其是,羽箭精兵最擅長遠程打擊,站在城墻上大出風頭。四轉強者們則擔當起救火員的角色,四處支援,但凡有一處地方出現險情,他們便輪番出手,化險為夷。
  東方部族的防線,簡直固若金湯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不斷催動狼嚎蠱,沖勢輪番變化,讓人目不暇接,每一次變化,都帶給防線巨大的威脅。
  高強的烈度,讓狼群犧牲巨大,短短功夫,就死了二十八萬的野狼!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站在雙頭犀牛的背上,遙遙指揮著。王帳眾人,看向他的目光,卻悄然起了變化。
  狼王的狠辣無情,讓人不禁心生忌憚。
  如此磅礴兇猛的狼潮,更叫他們生出個人渺小之感。
  “狼王常山陰,你好狠的心腸,是要趕盡殺絕么!”東方余亮面沉如水,狼群的大量犧牲,換來的是東方大軍真元的劇烈消耗。
  他后悔極了,早知道如此,他寧愿舍棄黑樓蘭,也要取了常山陰的命!
  終于,東方部族的蠱師們支撐不住了,他們來不及恢復真元,狼群的攻勢讓他們疲于應對,沒有時間喘息。
  “撤退!”無奈之下,東方余亮只好下達了這個命令。
  正如方源所言,一刻之后,東方部族的第一道防線被沖破。東方余亮留下一批傷殘蠱師斷后,率領剩下的殘軍,以最快的速度向第二道防線撤退。
  “狼群疲憊不堪,不適合再追殺。”方源撤下狼群,讓開道路,讓黑家大軍有機會再出動。
  這一舉動,為他贏來了幾乎所有人的好感。
  “我此戰受傷不輕,你們追趕上去,盡力追殺,但要小心,東方小兒肯定有所布置安排。”黑樓蘭穩坐王帳未動,派遣浩激流、潘平、汪家族長等人,前去追殺。
  眾將激動地跨過殘破的防線,追殺過去。
  但追擊大軍,剛剛要過防線,陡然間一記猛烈的爆炸響起。
  轟的一聲,如雷霆炸響,頃刻間將數十位蠱師炸上了天,落到地面上的,只是一堆爛肉以及斷臂殘肢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緊接著,大量的爆炸,接連發生,貫穿整個防線。
  追擊的大軍,頃刻間傷亡慘重,陷入混亂的當中。
  “是焦雷土豆蠱!防線的地下,被東方余亮埋下了大量的焦雷土豆蠱!”偵察蠱師返程,來到王帳前匯報。
  “我已經看到了!”黑樓蘭臉色極為陰沉,擺手命偵察蠱師退下。
  他并不笨,立即明白是遭到了東方余亮的算計。
  埋設如此巨量的焦雷土豆蠱,需要大量的時間。這個時間,其實是黑樓蘭給的。
  開戰之前,東方余亮主動遞出挑戰書,故意揚言求戰,結果被狽君子覲言,黑樓蘭拖了幾天,直到后軍匯集才開戰。這就給了東方余亮機會。
  爆炸連綿不絕,帶給黑家大軍不小的傷亡。最關鍵的是,追擊的腳步因此遏制,黑家大軍只能坐看東方殘部安然撤退。
  焦雷土豆蠱,雖然只是二轉蠱,威力有限,但架不住數目巨大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不少三轉的悶雷土豆蠱,以及少量的四轉炸雷土豆蠱。
  蠱師們就算撐起防御蠱,保住了性命,真元也隨之大量損耗。掌握飛行蠱蟲的蠱師,畢竟是少數。這些人就算追上去,勢單力薄,反而是給東方殘部斬殺自己的機會。
  懷著興奮激昂,立功迫切的蠱師們,最終灰頭土臉,一身傷殘,無奈地回歸大部隊。
  “今日已然大勝,東方小兒不過茍延殘喘。接下來再殺他個痛快也不遲!”黑樓蘭安撫了幾句,便開始主持戰后的工作。
  打掃戰場,治療傷員,整理戰功,都是耗費精力和時間的繁瑣事情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愿將寶貴的時間,浪費在這里。他隨意找了個借口,便離開了王帳,回到自己的大蜥屋蠱中去繼續苦修。
  此戰,他是大功臣,雖然只出手幾次,但次次關鍵。憑他的戰績和實力地位,狽君子也得閉嘴,更沒有人敢說什么閑話。
  “沒有炸傷狼王么……”東方余亮時刻關注著戰況,聽到偵察蠱師的匯報后,他的心中頗有遺憾。
  此戰他將方源列為頭號大敵,威脅程度還在黑樓蘭之上。
  常山陰太狡詐狠辣了,根本不顧及葛家的生死。雖然只是四轉巔峰,但比黑樓蘭要難對付得多。
  東方余亮原本估算著,常山陰催動狼群展開追殺的幾率最大。
  但他精心布置的陷阱,沒有坑殺一頭野狼,反而殺傷了黑家大軍中大量的蠱師。
  蠱師的性命,可比野狼珍貴多了。但東方余亮卻高興不起來。
  對于擅長算計的智道蠱師來講,一個強大的敵人,并不難對付。但狼王縱然強大,卻不自恃強大,冷靜到冷酷的對手,就相當棘手了。
  正是因為方源的幾次出手,導致東方大軍從略微失利,變成大潰敗。兩方由此拉開差距,黑家占據明顯優勢,而東方大軍則陷入下風,局勢糜爛。
  看到這場大戰告一段落,逆雨福地中,蠱仙東方長凡收回目光,伸手一攬,將石桌中央的煙氣收入袖中。
  他無需推算,便知此戰之后,東方余亮已經陷入絕對下風。除非黑樓蘭犯下重大失誤,否則進軍王庭的希望已經基本渺茫。
  不過整場作戰,東方余亮表現得可圈可點,以弱勢軍力抗衡,一度打成僵局。可以說,是充分利用了手中的力量。
  “尤其是他有意地保護了本族力量,羽箭精兵一個不失,這就是對家族的忠心。接下來,就是考驗他對殘局的處理了。”東方長凡他緩緩閉上雙眼,對這點最為滿意。
  別族傷亡慘重,那是他們的事情,只要東方部族損失不大就行了。
  王庭之爭,本身便是巨陽仙尊當年設下的局,目的之一就是保護血脈后裔,削弱他族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