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13 揚名

面對黑樓蘭的招降,東方余亮沉默以對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他站在城墻上,看著眼前黑壓壓的敵軍,微風吹拂著他的長發,他的衣擺也跟著風輕輕晃動。
  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縱然他是智計百出,常常謀算在先,但是雙方的差距太大,終究到達了這最后一步。
  智道并非無敵之道。
  縱觀歷史,蠱師的流派層出不窮,百花齊放,就算是有諸如氣道、力道等盛極一時,但終究沒有破滅其他,獨自制霸蠱師界的流派。
  每一個流派,都有自己的優點,也有自身的缺陷。
  尤其是蠱師流派,都是建立在物資的基礎上。當時代變遷,環境變化,蠱師修行需求的物資減少時,流派的生命力也就隨之老朽了。
  只要稍微熟知歷史的蠱師,便可以知道,漫漫的光陰長河,不知埋葬了多少的流派。
  說起來,智道從遠古時代就興起,一直流傳到今天。即便智道蠱師一直數目稀少,但這樣生命力長久的流派已經可以說是,獨樹一幟了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從來就沒有無敵的流派,只有無敵的蠱師。
  但能做到無敵的境界,整個歷史中,也不過只有區區十位罷了。
  東方余亮只是五轉的智道蠱師,雖然占據世俗的巔峰,但是距離無敵還差得太遠太遠。
  即便他身懷獨創的殺招七星燈,但真元也隨之消耗巨大,終究不能持久。面對黑家這樣的龐然大物,他早已有獨木難支,勢單力孤之感。
  “如果我是奴道蠱師的話,興許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。但就算是奴道,也要擔心斬首戰術。即便是狼王常山陰,也不敢獨自一人,率領狼群脫離大部隊。所以,只有晉升為蠱仙,才能站在凌駕于凡塵之上啊。”東方余亮在心中嘆息。
  這時,水魔浩激流上前搦戰。
  “風魔,你給我滾出來受死!”他大叫著,指名道姓。
  風魔大怒,低吼一聲:“浩激流,你休要張狂!”
  說著,他從城墻上猛地一縱,人還在半空中,就催谷蠱蟲,兩道四葉風刃旋即形成,飚射出去。
  “你怎么盡都是這些老招數!”水魔哈的一笑,不閃不避,悍然迎上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風水雙魔已經交手十多次了,對彼此都熟悉至極,此刻一交手,就呈現白熱化。
  風刃和水彈互射,半空中對撞,爆炸。
  風魔攻勢犀利,擅長穿插游走,水魔則招式狂放,磅礴浩蕩。
  這兩人其名已久,一時間身影糾纏,聲勢煊赫,卻不分勝負。
  兩軍茫茫蠱師,都將目光集中在這兩人身上。
  四轉蠱師的強悍,雖然很多人都有過深刻體會,但此時再看,仍舊有一種膽戰心驚之感。
  戰斗片刻,水魔漸漸占據上風。
  風魔的狀態并不好。蠱師的戰力,也有起伏的時候。
  就像現在,大局已定,被黑家重重包圍,東方部族士氣低落,風魔自然也受到了影響。
  看到原本勢均力敵的老對手,被自己壓在下風,水魔高興的大呼小叫,攻勢更加浩大。
  將是兵之膽,看到這一幕,黑家大軍的士氣更加高漲,城墻上的東方盟軍則陷入更深寂的沉默當中。
  王帳中,黑樓蘭哈哈大笑,又遣出一位四轉強者,出陣搦戰。
  東方余亮便派遣一人應付。
  但這兩位四轉蠱師的戰斗,遠不如風水兩魔交手的激烈。
  不僅雷聲大雨點小,而且還在戰斗中相互攀談,甚至談到某代祖上時兩族之間,還有聯姻關系。
  東方余亮的臉色愈加難看,黑樓蘭的笑意則更濃郁幾分。
  東方盟軍的士氣低落,人心也已經渙散。各方結盟的勢力,幾乎都已經開始找尋退路。
  黑家大軍士氣高漲,四轉的蠱師強者紛紛請戰。
  黑樓蘭笑著,一一應允。
  很快,兩軍陣前,就開辟出了十二個戰圈。
  “某家潘平,何人與我一戰?”潘平氣勢洶洶,在得到黑樓蘭的應允后,成為第十三個出戰之人。
  東方余亮卻是一陣沉默。
  戰斗至今,他麾下的四轉蠱師,也多有隕落。很多強者,瞻前顧后,已經消極怠工,陰奉陽違。
  雖然建盟之時,各大首腦,知名的強者都用了毒誓蠱。但毒誓的內容,卻不苛刻,仍舊有大量的漏洞可以鉆。
  作為盟主的家族,縱然希望將其余各大部族,死死的綁在自家的戰車之上。但其他的勢力,也不是傻子。所以這毒誓的內容,是傳承了許多年,無數代人協調而得的。
  此時潘平邀戰,東方余亮竟發現,手中已無將可用。
  他沉吟了片刻,終于下了一道命令。
  “什么?東方盟主竟然下令,讓我父親出戰?!”城墻后的營帳中,唐方看到眼前的傳信使,臉色非常難看,雙眼直欲噴火。
  在之前的戰斗中,唐家族長為了掩護族人撤退,被黑家兩位四轉蠱師圍攻,受了重傷。其后,一直臥病在床,沒有休養得好。
  “這是盟主之命,難道你們唐家想抗命不遵嗎?我知道貴族族長重傷,臥病在床。但臥病在床的族長多的去了,但得了盟主的命令,他們還不是都上去參戰了?”使者語氣強硬,看著唐方的目光中,帶著毫不掩飾的不屑之意。
  “你!”唐方大怒,低吼道,“他們那都是在裝病,我父親可是貨真價實的受傷!”
  “好了,小三,不要再說了。這一場戰,我作為唐家族長,親自參戰責無旁貸。”這時,臉色蒼白的唐家族長走了出來。
  “哼,領命就好。”東方家的使者冷哼一聲,拂袖而走。
  “可是阿爸,你的身體……”唐方心中十分擔憂。
  “沒有事的。”唐家族長輕輕地拍了拍兒子的肩膀,“這些天我一直在休養,身上的傷勢好得七七八八了。今日一戰,極可能是兩方的最后一戰。如果我不出戰,場面上是過不去的。而且對整個家族而言,也是弊大于利。”
  唐方咬緊牙關:“那阿爸你可要小心,阿姐還在對方手上,如果有機會的話……”
  “嗯,我盡力而為。”唐家族長皺了皺眉頭,走出了營帳。
  他來到城墻,見過東方余亮,便下去戰場,和潘平展開激戰。
  唐方站在墻頭,目光緊緊地盯著父親。
  “少族長,沒事的。族長大人雖然身上有余毒未清,但今天這一戰,卻不同以往,大家都留著手呢。”唐家的一位家老寬慰道。
  唐方看著父親和潘平打得難分難解,不溫不火,心中的擔憂也就消減了許多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潘平陡然爆發,將腰間一直掛著的彎刀拔出。
  眾人的眼中,便見一道閃亮的白光,一晃即逝。
  再定睛一看時,唐家族長竟然身首異處!
  “啊,父親!”唐方怔了半晌,隨后發出悲切的呼喊。
  這一變故發生的太快了,雙方驚愕了幾個呼吸,這才發出嘈雜的議論聲。
  “唐家族長唐幽,被我潘平討取了!”潘平雙眼冒著嗜血的光,一手提起唐家族長的人頭,興奮地呼喊起來。
  唐方眼前一黑,當場昏倒下去。
  “剛剛那是什么?”
  “我只看到了一抹光,實在太快了!根本就沒有看清楚。”
  “不曉得是什么蠱,或者是潘平的殺招?”
  潘平驟然斬殺了同級的強者,一時間風頭無兩。就連一直在閉目養神的方源,都微微睜開眼簾,向他投去注視的目光。
  北原地域廣袤,是百戰之地。無數的戰爭,磨礪出層出不窮的強者。這些強者,或有一些手段底牌,一直雪藏著,不為人知。
  潘平雖然是四轉蠱師,但其實聲名不顯,在所有的四轉蠱師中,并不出名。但經此一戰,他踩著唐家族長的尸體,徹底揚名。
  潘平滿臉春風,得勝而歸。
  黑樓蘭哈哈大笑,當場命人端去自己的酒杯,就杯中的美酒賞賜給潘平。
  “謝盟主大人賞賜!”潘平在王帳中昂然站立,一口飲下杯中的美酒,目光顧盼,神采飛揚。
  他得到這只蠱蟲,純屬意外。有一次,幾大部族開放集市,他看著這彎刀精美,就購買下來,當做把玩的器物。
  但沒想到,把玩的時候,發現這彎刀中的秘密。
  彎刀的刀刃上,有一抹寒光。這寒光,竟然是一只神秘的蠱蟲。
  潘平費勁千辛萬苦,才將這只蠱蟲煉化。雖然不知道此蠱的名號,但屢次為他斬殺強敵,攻擊極為犀利。
  此屆王庭之爭,他一直懷著高度的期待。
  原本,黑家和東方大軍第一戰時,他就主動請命,要第一個出征搦戰。其時,便是打著利用此蠱,在眾目睽睽之下斬殺強敵,一戰揚名的意圖。
  但人家唐妙鳴,卻指名道姓,要挑戰狼王常山陰,讓潘平好不郁悶。
  讓他更郁悶的是,方源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,直接出手,略過了挑將的環節,引得兩軍大戰。
  潘平苦等良久的機會,就這樣沒了。之后雖然也有激戰,但卻不是潘平想要的環境。
  “不過,今日一戰,終于叫我抓住了機會。唐家族長唐幽,是早就成名的人物。經此一戰,我的地位立即暴漲,幾乎可以成為黑家第一戰將。畢竟水魔浩激流,雖然名聲更大,但一直沒有拿下風魔。至于狼王常山陰,他是奴道蠱師,我不和他比……”
  潘平環顧四周,感覺眾人看他的目光都變了,心中的快感又濃郁了幾分。
  “這就是人上人的感覺嘛,嘿嘿,總有一天,我潘平的名聲將響徹整個北原!”他在心中吶喊著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