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14 只是一場游戲

逆雨福地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一道纖細的碧玉長廊,在湖面上延伸出去,直至一座孤亭。
  亭外,細雨霏霏,涼風輕撫。
  和外界不同的是,這里的雨是從下往上落的。逆雨之名,由此而來。
  繼女蠱仙譚碧雅之后,福地中迎來了新的客人。
  “晚輩黑柏,見過東方前輩。”來者一副普通中年男子的模樣,卻是貨真價實的六轉蠱仙。
  “你我有七十年沒見了吧。那時候,我記得你還是黑家的族長,險些就入主王庭了。”發須雪白的東方長凡,呵呵的笑著,以目光示意,“請坐下吧。”
  黑柏坐到石凳上,微微鞠躬:“說來慚愧,晚輩當時還受著家族的大力扶住,最終棋差一招,被劉家得手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東方長凡笑起來,“不錯,那屆的劉家族長是劉一峰,天資絕代,可謂百年難得一出的奇才。”
  “前輩記得不差,晚輩佩服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緩緩搖頭:“我們智道蠱師,既要推衍,便會注重每一個情報的收集。不過劉一峰雖是光彩奪目,但到頭來卻沖擊蠱仙境界失敗。那一屆的風云兒們,真正笑到最后的,反而是人稱‘黑家石人’的你啊。”
  “前輩謬贊,晚輩也是僥幸。”
  “你大可不必妄自菲薄,成就蠱仙難如登天,往往一萬個五轉蠱師,也未必有一人成就。唉,不瞞你說,這些年我也陸續考察了不少后背,現在的希望,便寄托在這個小子的身上了。”東方長凡說著,右手食指一指,石桌中央便憑空升騰起一股彩煙,反映出北原草府上的實時戰況。
  剛巧,二位蠱仙看到潘平揮出彎刀,一招斬殺了唐家族長的情景。
  黑柏一揚眉頭,輕咦一聲:“這有點意思,如果我剛剛沒有看錯的話,這蠱應該是單刀蠱。單刀蠱威能獨到,一旦催發,便有一定可能無視同級的防御。乃是由蠱仙刀魔所創,形體特殊,只是一抹刀刃寒光,非得寄居在刀上才可。此蠱以刀為食,被它寄生的刀會漸漸縮減,最終消散一空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點點頭:“不錯。單刀蠱最高,能達到六轉。刀魔當初憑借著六轉單刀蠱,獨樹一幟,無人敢惹。但最終敗于蝶劍仙之手。刀魔當場戰死,福地也被蝶劍仙吞并。六轉單刀蠱的蠱方,卻沒有流傳下來。不過,如今在凡間還有不少的單刀蠱,這些都是刀魔昔日偽裝成凡人,游覽天下時隨意饋贈出去的。看來這個幸運的小輩,是得到了刀魔當初的饋贈之一。”
  “前輩博聞廣識,在下今日又長了見識了。”黑柏心悅誠服地道。
  東方長凡乃是北原有名的智道蠱仙,一生榮光戰績無數,多少蠱仙都遭受他的算計。
  他剛剛出生時,東方家族已經是日薄西山。就是他成就蠱仙之后,一手扶持,多方謀劃,設計使得仇敵相互對掐,手腕高超巧妙,終令東方家族重振雄風。
  他是七轉蠱仙,是北原當之無愧的巨頭,是東方部族的頂梁柱。
  但現在,他已經壽元將盡,時日無多,急于留下傳承。之前,東方長凡眼界高,陸續選了幾個都沒有看中。現在,東方余亮雖然不符合他的全部標準,但也是較為滿意的人選。
  壽蠱難尋,縱然東方部族乃是超級家族,北原最龐大的勢力之一。
  當然,這其中,也有正道蠱仙私下聯合,禁止對東方長凡出售壽蠱的原因。同樣的,對于慘遭東方長凡算計的魔道蠱仙們,更對東方長凡恨之入骨。
  東方長凡算計了無數人,到了人生的最后關頭,終究被無數人聯合謀算。
  他自己亦清楚,自己得罪的蠱仙太多。哪怕是正道,也不愿看到他繼續活下去。
  黑柏明白,自己這一次和東方長凡見面,將是他最后一次見到這位北原傳奇的蠱仙。因此,他心懷敬佩和緬懷之情。
  石桌上的彩煙不斷翻騰,將戰場上的情形,不遺絲毫,盡數顯現在兩人的眼前。
  東方大軍,原本就在陣容上有著差距,潘平殺了唐家族長之后,更加劇了東方家的劣勢。
  最終,東方余亮直接開口邀戰黑樓蘭,親自下場。
  他想靠著一己之力,企圖掙扎出一絲希望。
  但最終,他和黑樓蘭不分勝負,打了個平手。
  當夜幕降臨時,黑樓蘭一聲令下,發動了總攻。
  夜晚來臨,夜狼的戰力隨之暴漲。狼潮一波又一波,在方源的指揮下,對東方大軍最后的防線展開沖擊。
  東方大軍士氣低落,人心散亂,即便東方余亮做了許多布置,防線支撐了半盞茶的功夫,就被攻破。
  東方余亮無奈之下,只好選擇認輸。
  至此,黑家和東方家的大戰落下帷幕,黑樓蘭和東方余亮的私人恩怨,也以黑樓蘭的取勝而暫告一個段落。
  “東方余亮這個后生,別的毛病沒有,就是太牽掛自己的妹妹。他為了保護妹妹萬無一失,竟將大軍分掉一部分,形成后軍,將妹妹安置在里面。東方盟軍本來軍力就弱于黑家,這一分兵,使得軍力相差更大。若非如此,第一戰的勝負,未必會如此懸殊。呵呵呵,倒是讓黑柏你見笑了。”
  東方長凡平靜地看著彩煙,淡笑著。
  黑家大軍穩定了戰局之后,輜重營徐徐開進殘破的防線,開始著手接收俘虜,打掃戰場。
  “勝敗乃兵家常事,此屆不成,還有下屆。以我看,東方余亮已經十分優秀。他將本族的力量保存完好,做得比我還要周到。對家族的這份愛護之心,就已經十分可貴了。”黑柏道。
  “是啊。”東方長凡一臉感慨,“別的族人死了就死了,但我們同是巨陽先祖的血脈啊。當初先祖設立王庭,其中一個目的,不就是為了削弱他族,保護血脈嘛。可惜,即便是巨陽仙尊這樣的偉大存在,到頭來,也是壽元耗盡而亡。這個世界上,哪有什么永恒不滅的東西呢……”
  黑柏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的聽著。
  東方長凡收斂了情緒,輕笑一聲,對黑柏伸出手掌:“好了,下面該談正事了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黑柏將一份清單,從存儲蠱中取出來,遞給了東方長凡。
  清單上記載著密密麻麻的內容,是海量的物資。
  東方家族在這一屆王庭爭奪中失利,成了黑家的俘虜。按照當年巨陽仙尊訂下的規矩,東方一族可以交付一定量的物資,來贖回自己。
  東方家和黑家,皆是超級家族,擁有蠱仙不止一人。
  兩個龐然大物的較量,不過是一場名為“王庭之爭”的游戲。主要的目的,是通過戰爭,來削弱他族,擴張自家,篩選和吸納人才。
  這個籠罩北原的宏偉布局,當然不可能是東方家,或者黑家蠱仙的手筆。而是來自十位無敵至尊中的一位,巨陽仙尊之手。
  東方長凡接過清單,細細瀏覽。
  清單上的物資,不僅規模龐大,而且其中許多項,還牽扯到東方一族特有的蠱蟲,或者最新研制出來的蠱方。
  但東方長凡沒有絲毫的不舍,而是輕輕點頭,應承下來:“成王敗寇,既然失敗了,付出點代價也是應該的。就這樣子辦吧。”
  失敗者付出代價,這本來就是巨陽仙尊訂下的游戲規則。
  歷史上,是有幾次,某些部族不愿支付這種戰爭賠款,盡皆落得族滅的凄涼下場。
  到現在,已經沒有一個家族敢不去遵守。
  這是北原正道的游戲規則,如果哪一個部族不去遵守,那么就會被排斥于外,成為其他所有人競相針對的目標。
  戰場的夜空中,陡然出現一道巨大的光圈。
  光圈穩定下來,形成高大二十多丈的巨型光門。
  光門灼照千里,緩緩打開,形成翠光之路。
  從門中,走出一位年輕的少女蠱師。她手持令牌,在眾目睽睽之下,冉冉落到黑樓蘭的面前。
  “我是接引使,來迎回東方部族。”她面無表情,聲音冷清。
  兩人當場完成交接。
  在查看了戰爭賠款之后,黑樓蘭喜上眉梢,他徹底發了!靠著這么多的物資,他將能裝備更多的蠱師,尤其是吸納了投降的部族之后,他的軍力將在原有的基礎上,至少再壯大五成!
  “咱們后會有期。”既然結果已經注定,東方余亮也顯得灑脫,風度翩翩地和黑樓蘭告別,帶領著族人們,走上光路,最終沒入光門當中。
  因為吸收了不少潰散的家族,東方部族的規模,比原先壯大了三成有余。
  “真好啊,就算是戰敗了,也有福地可以避禍!”
  “沒辦法啊,誰叫人家是超級家族,頭上有蠱仙罩著呢。”
  “好了,打起精神來。我們投降黑家,也是轉機。只要打幾場勝仗,我們的損失就能彌補回來。如果有幸能進入王庭福地,獲得那些傳承,那就有發達的機遇了!”
  眾人仰望著半空中的光圈,議論紛紛。
  方源平靜的看著這一幕。
  這場每十年一次,就波及整個北原,令無數人家破人亡,令無數人飛黃騰達的戰爭,實質上是掠食者們合伙獵食的一場游戲。
  有的人沉浸其中,追名逐利。有的人為之哭泣悲鳴,痛不欲生。而自己身在局中,冷眼旁觀著,卻也有著自己的一份打算。
  呵呵。
  眾生百態,不過如此。
  弱肉強食,真是妙哉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