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18 老夫太白云生

天氣漸漸寒冷,大風吹得野草起伏不斷,獸群焦躁不安。
  十年暴風雪的氣息,已經初現。
  偌大的北原,則是群雄逐鹿,烽煙四起。
  鏡湖。
  馬家大軍,和宋家正式開戰。
  各自豎立了三四道防線之后,兩軍對陣。
  馬家王帳中,馬家族長馬尚峰坐在主位,沉郁的目光遠遠眺望,只見對面宋家大軍,軍容齊整,斗志昂揚,軍力雖弱于本方,但要戰勝絕非輕易。
  “盟主大人,請讓我出戰,挑殺敵將,以振軍威!”
  “盟主,費生請戰。”
  “這第一戰,非俺莫屬,誰都別和俺爭!”
  王帳中,蠱師強者們紛紛請戰,早已經摩拳擦掌,急不可耐。
  馬尚峰環顧一圈,目光在費生和成虎二人身上徘徊。
  二人皆是四轉蠱師,費生是木道,馬家吞并了費家之后,收降了此人。成虎則是變化道,來自成家。成家在英雄大會上,被馬家壓服,現今是馬家大軍中舉足輕重的第二勢力。
  馬尚峰念頭一轉,便微笑著對成虎道:“就先成虎出戰,振我軍心。”
  成虎大喜過望,匆匆行了一禮,直奔兩軍陣前。
  “呔,俺乃成虎,誰敢來送死?”成虎大吼一聲。
  “狂妄!就讓我蘇毅教訓教訓你!”從宋家大軍中,飛奔而來一位四轉強者。
  成虎二話不說,向其撲去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兩人打法均是悍勇無雙,聲勢煊赫。一時間不分上下,兩道身影相互糾纏,戰圈內圍泥草翻飛。
  兩方大軍,均聚精會神地看著。
  低階蠱師們心馳神搖,而高階蠱師強者,則越加熱血沸騰。
  北原多豪雄,蠱師們骨子里流的都是戰士的血!
  “盟主,費生請戰!”費生大吼著,虎目放光。他是新降之人,早憋著一股勁頭,要去表達自己的忠心。
  馬尚峰含笑點頭,應允了他。
  費生上場,宋家大軍亦是立即派遣出一位大將,對上費生。
  兩人剛剛交手三個回合,那邊成虎忽然大吼一聲,整個人爆發出刺眼的橙光。
  橙光散去之后,他竟變成一只巨象般大小的斑斕虎王!
  成虎乃是變化道的蠱師,平時作戰時,只會局部變化,形成虎尾、虎爪、虎皮等等。一旦全部變化,便是殺招!
  這亦是變化道的優勢——每一個變化道的蠱師,只要攢齊蠱蟲,就能至少擁有一記殺招!
  蘇毅大驚失色,慌忙后退。
  虎王猛撲過去,蘇毅狂催移動蠱,于千鈞一發之際,險險閃避開。
  虎王也不轉身,只順勢一甩虎尾。
  虎尾如鋼鞭,憑空一甩,立即甩出一個炸響。
  蘇毅連忙催動防御蠱,渾身籠罩住一層光罩。
  但虎鞭攻勢絕倫,落在光罩上,一下子就將光罩抽破。
  防御蠱頓毀,蘇毅遭到蠱蟲反噬,大吐一口鮮血。他慌忙后退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  一陣猛烈的腥風撲面而來,下一刻他就見一只張得老大的虎嘴,籠罩住他的腦袋。
  咔蹦!
  虎王狠狠一口,直接將蘇毅的頭顱咬碎。
  成虎獲勝,為馬家贏得挑將第一局的勝利!
  一時間,宋家高層皆微微動容,馬家上下著歡呼一片。
  “勝利了!好的開始,是成功的一半!今日我軍,將必勝!”王帳中,馬英杰狠狠地握緊拳頭,眼冒奇光,心中振奮至極。
  而在另一處戰場……
  浩大的戰場,一方殺聲響徹云霄,旌旗飄揚。另一方的軍陣則在動搖,士氣低迷,已有潰敗的跡象。
  “羅盟主,對方沖勢太猛,我們擋不住了!”
  “快撤吧……”
  “為帥者,在乎審時度勢。此刻劉家猛將如虎,我軍實難力敵啊。”
  幾位高層蠱師爭相覲言,各個慌亂。
  羅伯軍環顧左右,苦澀一笑:“退?諸位,我們還能退到哪里去?這已經是我們最后一道防線了。唉……罷了,罷了,我們和劉文武開戰以來,哪一道防線支撐過三天的?對方實力太強了,索性降了!”
  羅伯軍在第一戰時,就被劉文武、墨獅狂等人打成重傷,一直都沒緩過勁來。
  這些天,羅家大軍潰敗不止,任由他做出多少努力,也無力回天。他徹底認識到敵我雙方的巨大的實力差距,心灰意冷,已經再無斗志。
  聽到羅伯軍的話后,高階蠱師們都松了一口氣。他們礙于毒誓,不好明說,但既然羅伯軍自己主動提出投降,那就沒什么問題了。
  投降的命令很快通傳下去,戰局迅速平定。
  “哈哈哈,俺就說了嘛,只要俺們三兄弟聯手,就能踏平天下!”墨獅狂仰頭大笑,得意洋洋。
  劉文武笑了笑,心頭充斥著巨大的歡喜。
  劉家盟軍首戰勝了!
  接下來,便是吞并敵軍,收降俘虜,擴充軍力,再啟征程!
  ……
  猛丘。
  豹群嘶吼,和鼠群展開血腥大戰。
  雙發大軍的蠱師們,反而成為了陪襯。
  努爾圖背負雙手,昂首傲立,身邊異獸豹子環繞,盡顯威嚴氣度。
  反觀他的對手,作為北原公認的奴道大師之一的江暴牙,卻是大汗淋漓,面容蒼白。
  “江暴牙,你已經敗了。你知道你敗在什么地方么?你的鼠群數量太多,高達六十五萬。兵貴精不貴多,獸群同樣如此。今日一戰,你就乖乖地成為我名動北原的踏腳石吧!”努爾圖淡淡開口,平靜的聲音響徹所有人的耳畔。
  “不,我還沒有輸,我還有底牌!”江暴牙發出歇斯底里的大叫,“讓你見識一下我雪藏已久的奴道殺招——鼠疫!”
  話音剛落,十幾萬規模的鼠群,同時發生自爆。
  豹群在接連爆炸中,死傷慘重。
  大地都在微微顫抖,草皮翻飛,泥石飛濺,大量的黃色毒氣,也隨之產生。
  幸存下來的豹群,在這種毒氣的籠罩之下,頓時變得病怏怏的,行動遲緩,戰力下降。
  反觀,江暴牙的鼠群,卻在黃色毒氣中安之若素,根本沒有什么影響。
  “哈哈哈,最后的勝者還是我江暴牙!年輕人,想要踩著我的身體上位,你還要再修煉五百年!”江暴牙狂笑著。
  “哼!原本還想藏著不用,既然你找死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”努爾圖冷哼一聲,臉上浮現出猙獰的笑意。
  他驀地大吼:“殺招——豹突!”
  吼!
  群豹狂吼,展開無以倫比的狂暴沖鋒。
  “這?!”江暴牙瞪圓了雙眼,豹群的戰力足足暴漲了兩倍有余,速度更達到驚人的八倍!
  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,豹群快速地沖出黃色毒氣籠罩的區域,呼吸著新鮮空氣,宛若恐怖的海嘯,淹沒一切,吞噬一切!
  ……
  獨角。
  一場大戰,已然結束。
  赤炎沖霄,整片戰場都成了燃燒的火海。
  火海中,傲然站立著一位蠱師,宛若火神降臨世間。
  他把玩著手中的火焰,令其變幻成各種形態,細長的雙眼環顧周圍的蠱師,聲音在灼熱的火海中顯得無比的冷酷冰寒:“敗在我巔峰的火道之下,也算是你們的榮幸。投降吧,不然……你們就和這低賤的青草,統統化為焦炭。”
  周圍的蠱師們,失魂落魄地互望幾眼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紛紛跪倒在地。
  “我、我們……愿降……”
  ……
  在黑家戰勝東方大軍,取得首戰勝利之后,在北原各大戰場上,陸續展開的大戰,也紛紛落下帷幕。
  敗者,并未失去一切,有的投降,有的奔逃,重新選擇依附的勢力。在這王庭之爭的初期,還有希望和可能。
  勝者,則吞并弱小,獲取大量的戰爭賠款,壯大自身。
  獸群、蠱師、普通凡人的無數尸骸,則化為草原的養料,在未來的日子里,沉淪在冰寒的雪地中,永無出頭之日。
  成王敗寇!
  在草府休整了十多天后,黑樓蘭吸收降者,軍力擴增六成,再起征途。
  這一次,他將目標瞄準在關西。
  在那里駐扎著古家大軍,因為軍力薄弱,成了黑樓蘭擴充軍力的上佳目標。
  七日之后,黑家大軍對陣古家大軍。
  第一戰古家便不敵,大敗虧輸。古家盟主古國龍果斷下令,拋棄三道防線不用,龜縮到自家的大本營中。
  黑樓蘭大笑,率領大軍,以碾壓之勢,一路推進。
  但他來到最后的戰場時,他目瞪口呆,對左右道:“此處怎么有一座山?”
  古家大軍縱然不濟,亦有獨到手段。他們壘土成山,駐扎山上,于山腳出鋪設無數陷阱。自身居高臨下,占有巨大地利。嚴防死守的意圖,昭然若揭。
  黑家大軍幾次攻擊,都被擊退,留下大量的尸體。
  方源冷眼旁觀,不盡全力,動用狼群,只做表面功夫。再加上山上多林木灌叢,狼群難以展開軍勢,反而被分割后,一一斬殺。因此戰況雖有進展,卻頗為緩慢。
  尤其是,古家大軍還不斷地繼續澆筑山體,導致這座山越來越高。
  黑樓蘭勃然大怒:“古國龍果然如傳聞一般的頑固,我勝利之后,一定要將他踩死在腳下!”
  然而,軍情卻仍舊不容樂觀。
  單單凡人們徒手扔下來的滾石,在墜落之后,就具有一轉蠱蟲的攻擊力量。
  “早知如此,我就不去啃這塊硬骨頭!”黑樓蘭已有退兵之意,就在這時,營外來了一人。
  此人憑借信物,來到黑樓蘭面前:“老夫太白云生,受恩人書信所托,前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  黑樓蘭大喜,一把抓住來人的雙手:“有老先生出手,大事可圖也!”
  Ps:仍舊在設計大綱,北原王庭之爭太過漫長,打算壓縮,盡快進入王庭福地。其中牽扯太多,需要反復斟酌。悲呼,簡直把我折磨得欲仙欲死!今天暫且一更,萬望諸君海涵一二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