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19 威望隆重功第一

太白云生身材高大,相貌奇古,鬢發蒼蒼如雪,滿臉皺紋深皺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他已經有八十多歲,一雙眼睛,卻并沒有老朽昏花,而是天性中悲天憫人的溫柔,以及看破世俗的平淡。
  他從七歲時,就立志行走北原,救助蒼生。
  他一生跌宕起伏,飽受命運顛沛。家族破滅,成為奴隸蠱師,被妻子暗算背叛,成為異人俘虜,奇遇中獲得宙道蠱仙傳承,將死時得到兄弟舍命救治……
  如今,他已經成了一個活著的傳奇。
  雖然是孤身寡人,但卻是公認的正道大蠱師。其仁慈之名,深入北原人心,威望之重,遠超常山陰、黑樓蘭、劉文武等等之流。
  就在黑樓蘭面對戰局,一籌莫展,已經心生退意的時候,他只身來到營外,手持著一份書信。
  黑樓蘭解開書信閱覽,頓知緣由。
  原來,當年黑家太上家老黑柏,看中太白云生,曾經多次指點或者搭救他。如今黑家大軍陷入困難局面,一直暗中注視的黑柏,便書信一封,傳達給太白云生,令其前來支援。
  黑樓蘭知道太白云生之能,大喜過望。當晚設宴,籠罩招待。
  到了第二日,天剛亮,黑樓蘭便迫不及待,排列陣勢,請太白云生出手。
  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,太白云生施施然走到陣前,仰望著眼前的高山。
  古家擅長土道,已是北原出了名的。壘石成山,這在地球上是匪夷所思,無法達成的戰術。但在這個世界里,眼前的這座十幾天澆筑的新山,告訴人們,沒有什么不可能。
  盟主古國龍,高居山巔,俯視山腳。
  看到一位白衣雪發的老人出陣,他周圍的蠱師們都爆發出哄笑,或者不屑的諷刺,但古國龍的心中卻升騰起不妙之感。
  他心知肚明,自己這招壘土成山,是建立在自家土道蠱師數量眾多的基礎上。旁家勢力縱然難以模仿,但要破解,卻并非沒有途徑。
  古國龍被黑家大軍連敗幾場,軍力受損,原先爭雄的野心早已經淡了。他左思右想,決定投靠劉家。
  劉家劉文武仁厚英明,寬于待人,嚴于利己,比黑樓蘭的名聲好多了。在多日之前,他便暗中書信,向劉文武表達投靠之意。
  “劉文武公子已經回信,答應了我族的投靠,如今正在率軍趕來支援。我只要固守待援,再支撐七天,便能撥開云霧見青天,脫離困境了。”
  古國龍心中暗暗為自己打氣,就在此時,太白云生緩緩地伸出雙手。
  他的手掌寬大,老繭叢生,皺紋遍布,使人聯想到古樹的樹皮。
  他緩緩調動真元,雙手皆綻放出微弱的銀光。銀光起先微弱,但很快就漸漸強盛,幾下眨眼的功夫,銀光強盛,已經令人不能直接注視。
  “山如故。”太白云生悠悠吟誦,聲音響遏行云。
  山巔上,古國龍聽了這聲音,頓時臉上涌現出駭然之色:“不好,他竟是太白云生!”
  說時遲,那時快!
  只見銀光一爆,化為一道筆直光柱,直接轟擊在山巔。
  無數蠱師見機不妙,立即催起防御蠱蟲,或者打出攻擊,進行攔截。
  但銀光無視任何攔截,普照山巔。
  人獸皆安然無恙,但古家腳下的山石,不管有多么龐大堅厚,在銀光照耀之下,宛若烈日下的殘雪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化為一片片的虛無,好像原本就不存在似的。
  古家大軍的腳下,失去支撐,紛紛墜落。一時間,立即人仰馬翻,從五六丈高的半空中,跌落到山石上,死傷無數。
  再蠢的古家蠱師,此時也意識到了危機。
  他們紛紛驚呼起來。
  “這樣的力量,這是太白云生大人的山如故!”
  “天吶,太白老先生為什么要幫助暴君黑樓蘭?”
  “太白云生大人,當年為我族恢復元泉,是我族的救命恩人。現在卻要讓我們和他交戰嗎?”
  古家大軍腳下的新山,是他們內心最深處的底氣所在,現在轟然崩解了不說。太白云生的個人威望,更是動搖他們斗志的巨大因素。
  “哈哈哈,果然不愧是太白云生,一出手就是不同凡響啊。”黑樓蘭坐于王帳當中,見此情景,發出張狂的笑聲。
  他也沒有料到,居然家族方面還有這一個暗手。
  不過,各大超級部族的太上家老們,都會時不時地從魔道、正道的凡人蠱師中,挑選出自己看好的種子,加以栽培。
  一旦這些種子,日后成就了蠱仙,常常就被超級部族吸納,成為他們的外姓太上家老。
  這是超級部族,維護自身地位的發展策略之一。
  顯然,太白云生就是被六轉蠱仙黑柏看好,認為日后能晉升蠱仙境界的希望種子。
  看著敵軍狼狽模樣,黑家大軍士氣大振,很多人都發出轟然的大笑聲,還有許多人高聲叫囂,要屠盡敵軍上下老小。
  王帳中,蠱師強者們亦是歡欣鼓舞,唯有方源一臉沉靜。太白云生的出現,早就在他的意料當中。
  前世五百年記憶中,太白云生就是從這當口,參加了黑家大軍,并且一路輔助,帶給黑樓蘭巨大的幫助。
  黑樓蘭最終能夠戰勝諸雄,很大程度上得歸功于太白云生。
  但太白云生,生性仁慈,在一路輔佐當中,深刻認識到黑樓蘭兇殘暴虐的性情。是以,當他進入王庭福地之中,就在那里晉升為蠱仙,并未答應黑柏的要求,成為黑家的外姓太上家老。
  “殺!殺死他們,這群狗東西,居然敢壘土成山,負隅頑抗!”黑樓蘭興奮地吼叫著。
  陣前的太白云生,聽了黑樓蘭的話,卻是皺起眉頭,他悠悠地嘆了一口氣,卻沒有繼續出手,而是傳音,對黑樓蘭勸道:“盟主,上天有好生之德,何必大開殺戒?歷來王庭之爭,無不血流漂櫓,傷亡慘重。盟主既要入住王庭,不若收降古家大軍,老夫愿作為說客!”
  古家大軍壘土成山,用來對抗黑家,但是面對太白云生,這澆筑的山巒卻成了他們致命的陷阱。
  現在的情形是,黑家大軍牢牢地包圍古家,密不透風。
  太白隕石只要信手而為,就能將古家折損大半。古家必然不會坐以待斃,但當新山殆盡,他們的軍力也必然所剩無幾,最后發動的沖鋒,根本沒有任何的威脅。
  但太白云生卻沒有這么做。
  黑樓蘭眼中兇芒閃爍,他雖然心中早就殺機沸騰,但是太白云生的面子卻要顧慮。
  太白云生可不是普通蠱師。
  他本身是極稀少的宙道蠱師,修為高達五轉巔峰,在北原的威望如日中天,影響力遍及草原。
  黑樓蘭沉吟了一番,回道:“那就聽老先生這一會吧,不過老先生獨自上山,實在太危險了。我遣六位四轉強者,為老先生保駕護航!”
  太白云生點點頭,隨后在重重護衛之下,來到山上。
  他威望極厚,仁慈之名深入人心,所到之處,敵軍自發地分開兩旁,露出中間的過道。
  “不想在此時此刻,又見恩公了。”古國龍苦笑連連,上前見禮。
  當年,古家元泉干枯,被幾大部族排擠,遷徙十分危險,就請了太白云生過來救治。太白云生沒有收取任何的費用,無償出手,是古家上下的恩人。
  在太白云生的勸說之下,古國龍盡管心儀劉文武,但奈何形勢比人強,他不得不低頭。
  太白云生上山不過一刻,便下了山。
  他上山時,只有七人。下山時,卻帶領著十多萬人。
  是役,太白云生說服成功,古家大軍全部投靠了黑樓蘭,黑家大軍因此軍力暴漲。
  太白云生以一人之力,改變戰局。又以深重威望,解救十多萬人的性命,同時也為黑家立下大功。
  太白云生來到黑家大軍的第一天,便榮登戰功榜首位。與其相對的,是方源。
  狼王常山陰的名字,位于戰功榜最后,鮮紅而又巨大的負數,和太白云生的戰功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當晚,黑樓蘭下令,舉辦慶功喜宴,也是為太白云生接風洗塵。
  月明星稀,篝火沖天。
  觥籌交錯,樂聲響徹云霄,美貌的少女穿著北原的衣袍,帶著金銀玉石的琳瑯雕綴,圍繞著篝火翩翩起舞。
  黑樓蘭頻頻向太白云生敬酒,他贊道:“有老先生在,任何的防線都將形同虛設!”
  太白云生手中,有兩只北原世人都眾所周知的五轉蠱。
  一只名為“山如故”,一只名為“江如故”,皆是宙道蠱蟲。
  前者能令大地厚土山巒丘谷,恢復到原來面目。后者能令江河湖泊溪流泉瀑,還原本來風貌。
  古國龍澆筑新山,原本此地乃是一片平坦的草原。因此在山如故蠱的作用下,還原本來地貌。
  古家原先的元泉,則是被江如故蠱,恢復成原先的狀態,可以重新產出元石。
  而大軍相爭,澆筑防線,常常以土道蠱蟲為主,建設綿延千里的高大城墻。這些城墻在山如故蠱的作用下,都會還原成平坦的草地。因此黑樓蘭說“任何的防線都將形同虛設”,深具道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