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20 風云急變少猛將

北原歷,六月中旬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本是盛夏的季節,但是十年暴雪的氣息已經濃郁。天空時常陰沉,寒風吹拂,霜氣日益凝重。
  而遍及北原的王庭之爭,正進行得如火如荼。
  鏡湖方面,馬家大軍和宋家盟軍開戰。馬家優勢巨大,一連擊破宋家兩道防線。
  期間,宋家盟主宋清吟身先士卒,率軍反攻,馬家遭了埋伏,不得不讓出一道防線。
  但隨后,馬家奴道大師馬尊出手,出動王牌天馬群,在空中圍殺了宋清吟。宋家大軍群龍無首,又被馬家暗中離間,終于分崩離析。
  馬家吞并大部分的部族,只余下一些殘眾,四下奔離。
  經此一役,作為北原屈指可數的飛行大師,五轉初階的水仙宋清吟隕落,成就了奴道大師馬尊的威名。
  馬尊展現出來的實力,令人驚嘆。隱隱的,已有人為他喊出“北原第一奴道大師”的名號。
  猛丘方面,努爾圖大戰江暴牙。
  努爾圖,原本并非奴道蠱師,而是半路出家。他率領豹群,竟然力壓老牌奴道大師江暴牙,最終將其擊敗。
  單憑這一戰績,努爾圖躋身成為北原奴道大師的行列當中,和江暴牙、楊破纓、馬尊、常山陰并稱為五獸王。
  然而努爾圖的成名戰,雖然實現,但代價不菲。
  江暴牙的反撲,令努爾大軍傷亡慘重。盡管戰后吞并了對方殘眾,又有戰爭賠款,但努爾大軍的軍勢,卻是受到了阻礙。
  作為鼠王的江暴牙,僥幸逃生,收攏殘眾,他原先六十多萬的鼠群,只剩下三萬不到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作為敗軍之將的他,仍舊受到各大勢力的青睞。已經有十多個勢力,向他發出了邀請信。
  而獨角方面,耶律桑身懷仙蠱加持,以五轉巔峰火道的強勁個人實力,力壓群雄,掃除最后的障礙,成功制霸獨角地區。
  然而正當耶律大軍,如同燎原的烈火,開始向四周蔓延之時,卻遭到了七路大軍不約而同的聯合夾擊。
  這七路大軍,每一路都至少有十幾萬的軍力。雖然都不是超級家族,但亦有出名的蠱師強者。
  七路大軍聯合一起,氣勢洶洶。剛剛打開局面,正要大干一場的耶律大軍,陷入了危局。
  同時,黑家大軍也是面臨大敵,自顧不暇。
  劉家,劉文武親率大軍,向黑家日益逼近!
  原來,古國龍向劉文武求援,劉文武見信欣喜,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。只要古國龍方面能支撐得住,那么他劉家大軍從黑家背后夾擊,勢必占據上風,從一開始就令黑家陷入被動局面。
  但結果,世事變化得太快。劉家大軍剛行進到半路,就傳來戰報說,古家戰敗,無奈之下歸附了黑家。而造成這一切的關鍵人物,便是太白云生。
  劉文武得到這個戰報之后,大吃一驚。
  太白云生這樣的傳奇人物,居然主動出現,幫助黑樓蘭去了。黑樓蘭得此一人,如得千軍萬馬!
  劉文武很快明白過來,這是黑家蠱仙在背后發力。
  按照巨陽先祖訂下的規矩,王庭之爭中蠱仙在一定的程度上,可以為凡人提供一些幫助。當然,這種幫助是有上限的,至少蠱仙絕對不能親自出手。
  不管是耶律桑身上的仙蠱,還是得到書信后支援黑樓蘭的太白云生,都是蠱仙的手筆。
  劉文武自然也有著權利,可以向背后支持他的蠱仙求助。
  黑樓蘭得了太白云生相助,在劉文武看來,比得到狼王常山陰還要可怕!
  太白云生聲望極重,不管正道、魔道,很多人都受到他的恩惠。這些人中,只要有一小部分存著報恩的心思,那么這股力量就很可怕了。
  更何況,一旦黑家壯大,離散在外仍舊觀望的魔道蠱師們,看出進駐王庭的希望,便會主動投靠過去。
  太白云生的存在,讓他們更傾向于選擇黑樓蘭。
  這樣一來,黑家越來越強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遲早將其他的競爭者甩到身后去。
  “黑樓蘭擊敗了東方余亮,獲得了超級部族的戰爭賠款,本身已經賺大了。反觀我方,的確擊敗了幾路盟軍,但都是大型部族組并,獲得的戰爭賠款,本身是弱于黑家的。現在黑家又有了太白云生這塊活招牌,如果給他時間坐大,恐怕將來就難以對付了。”
  劉文武思索了片刻,果斷地下了軍令。劉家大軍維持原計劃不變,向著黑家推進。
  黑樓蘭得到這個消息,哈哈大笑,道一聲“來得好”!當即下令在原地建設防線。
  第一道防線建好之后,大軍緩緩而動,向著劉家大軍前進。每隔千里距離,就會停留下來,駐扎幾天,建設新的防線。
  十二天之后,黑家大軍從建立起來第四道防線出發,行軍五百里,對陣劉家大軍。
  兩軍排開陣勢,開始挑將。
  黑家大將浩激流,當仁不讓,首先沖上陣前。
  劉文武見此,便遣裴燕飛上場。
  浩激流乃是四轉高階修為,但裴燕飛同樣如此。兩人交手二十回合,不分上下。
  浩激流攻勢浩大,令人膽顫心搖。而裴燕飛則犀利猛銳,在洪流當中,往來沖突,所向披靡。
  又戰斗片刻,兩人真元紛紛告急。
  蠱師不擅持久作戰,真元一旦告罄,戰力必將急劇下降。
  “不能再這樣下去了!”兩人的心中,同時冒出相似的念頭。
  水瀑蠱!
  浩激流率先出手,雙掌一推,就是一道大瀑布憑空而生,帶著隆隆之音,向裴燕飛狠狠撞去。
  裴燕飛并不硬拼,催動移動蠱,一頓大地,沖天而上,避開水瀑的攻擊。
  四轉,金縷衣蠱。
  四轉,燕翅蠱。
  四轉,虹變蠱。
  殺招——金虹一擊!
  裴燕飛孤注一擲,悍然使出招牌性質的殺招。
  剎那間,他化身一道金虹,劃破天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輕易而居地破開水瀑,準確地擊中浩激流,一下將浩激流打爆!
  但浩激流卻是被打爆成水液,并非真實的血肉。
  水像蠱!
  浩激流戰斗良久,先前又有情報,知道裴燕飛的偵察蠱蟲并不強勁。因此發出水瀑,趁著巨大洪流遮蔽裴燕飛的視線時,悄然發動了水像蠱,真身則匯入瀑流當中。可謂神不知鬼不覺,蒙蔽了兩軍絕大多數的蠱師。
  裴燕飛擊爆了水像,立即在心中叫遭,他再不保留,催動剩下的真元,全數灌注到燕翅蠱中。
  他背后的兩對燕翅,迅速振動,帶著他脫離戰場。
  浩激流站在原地,渾身都被水流淋死,他小勝一場,卻并不高興。對方的殺招威力驚人,這一次他利用水像蠱騙過了他,那么下一次呢?
  “大哥,讓俺出戰吧!”裴燕飛失敗而歸,讓墨獅狂吹胡子瞪眼,急躁地請戰。
  劉文武含笑,沒有應他。
  “三弟稍安勿躁,之前的大戰是你上場的。這一戰應該輪到我了。”一位身材極為高瘦,硬朗精悍的光頭蠱師,站了出來,拍拍墨獅狂的肩膀。
  “二哥!”墨獅狂無奈地叫了聲。
  此人名喚歐陽碧桑,乃是魔道蠱師,早年機緣巧合,在一處遺跡中和劉文武、墨獅狂相遇。三人合力破局,獲得傳承,因感情投意合,結為了異姓兄弟。
  “鄙人歐陽碧桑,誰來賜教?”歐陽碧桑緩緩走到兩軍陣前,輕喝一聲。
  隨即,他又看向浩激流:“水魔若想與某家交手,不妨先休整片刻,將真元盡數恢復。”
  水魔嘿然一笑,卻沒有應戰:“不忙,總會有機會交手的。”
  說完,他便退回陣中去了。
  王庭之爭,進行到如今,各方勢力、強者的情報,也廣為流傳。
  歐陽碧桑作為墨獅狂的二哥,單單這個身份就令人不可小覷。之前他在劉家幾場大戰中的表現,亦極驚艷。
  他是變化道的強者,這個流派的蠱師至少擁有一個殺招。他的修為是四轉巔峰,和墨獅狂一樣,擁有媲美五轉蠱師的戰力!
  他在第一戰中,就斬殺了敵方的五轉盟主。越階挑戰,這是很多人終生都要仰望的奪目戰績!
  面對這樣的強者,水魔浩激流就算全盛狀態,恐怕也勝少敗多。更何況今日一戰,他的精力已經被裴燕飛消耗。蠱師的狀態,可不是單憑空竅中真元的多少。
  看到歐陽碧桑下場,黑樓蘭感到微微的頭疼。
  和劉文武一對比,他現在發現自己身邊,缺乏猛將可用。
  在吸納了古家大軍之后,此刻黑家大軍的王帳中,有三位五轉蠱師。分別是黑樓蘭、太白云生以及剛剛投靠的古國龍。
  黑樓蘭身為盟主,不能輕動。太白云生乃是醫療蠱師,不擅戰斗。古國龍乃是五轉土道蠱師,但對方乃是四轉巔峰,若派遣他上場,不合挑將的規矩,會被人譏笑的。
  再看四轉蠱師,拿得出手的,也就狼王常山陰、水魔浩激流、影劍客邊絲軒、小狐帥唐妙鳴以及單刀將潘平。
  常山陰、唐妙鳴皆是奴道蠱師,首先排除。水魔浩激流已經退場,黑樓蘭的選擇只剩下兩個。
  他的目光,在潘平和邊絲軒二人臉上游移。
  潘平心知自家單靠底牌,不是歐陽碧桑的對手,顯得局促不安。邊絲軒則面罩黑巾,目光清冷。
  黑樓蘭便轉頭,對邊絲軒道:“這場,就有勞影劍客出手才行了。”
  “那我只能保證不失了性命,可不保證取勝。”邊絲軒冷冷地道。
  黑樓蘭干笑一聲,他雖是盟主,邊絲軒也發過毒誓,但黑樓蘭卻不能硬叫邊絲軒拼死應戰。
  Ps:情節緊湊加快了之后,果然好看許多。乃們覺得呢?哦嚯嚯嚯……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