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22 一心求勝顧狼王

王帳內,氛圍壓抑得很,包括黑樓蘭在內,幾乎人人帶傷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平日里傲然風光的蠱道強者們,此刻卻顯得狼狽不堪。
  “劉家攻勢實在太猛,劉文武、羅伯軍、聶亞卿皆是五轉強者,墨獅狂、歐陽碧桑都是四轉巔峰,媲美五轉戰力,還有裴燕飛、常飚等等猛將……這樣的陣容,縱觀前十屆王庭之爭,都較為罕見啊。”狽君子孫濕寒嘆息道。
  四轉蠱師,已經少見,往往是一個中小型勢力的首腦,或者是大型勢力的家老。
  五轉就更罕見了,對資質要求甚高。即便是超級勢力,擺在明面上的五轉蠱師,也不過兩三位罷了。
  其實黑家如今的高層,已經算是比較強的。
  黑樓蘭、太白云生、古國龍,就是三位五轉強者。常山陰、唐妙鳴、浩激流、邊絲軒、潘平等四轉強者,也達到二十多人。
  然而即便是同級的蠱師,相互之間的戰力也有差別。蠱師是一種個體凌駕于群體的戰斗職業,個人的偉力要超越群體的累加。譬如單靠方源個人,便能屠戮中小型的部族。在今日之戰中,歐陽碧桑一個人,就屠殺了五位四轉蠱師,十二位三轉家老。
  不是黑家弱小,而是此屆劉家大軍中的高層戰力太強!
  尤其是經過這第一戰后,大量的高階蠱師被劉家屠殺,四轉蠱師幾乎折了一半,導致本就有的差距更大了。
  如何應對劉家這樣巨大的優勢,這成了眾人急需解決的難題。
  “若是給我時間,吞并幾路大軍,再借助老先生的威望,收服一些強者,興許就有抗衡他們的高層戰力了。”黑樓蘭嘆息道,暗恨劉文武選擇這個時間開戰,沒有給他發展的空間。
  太白云生頓時明白了黑樓蘭的話中深意,開口道:“老夫曾經救過高揚、朱宰兩人性命,他們曾說過報恩。老夫可書信一封,興許能喚得他們過來。”
  眾人精神一振。
  高揚、朱宰,在北原號稱魔道雙煞,相互配合默契,從來都是一起行動。這兩人都是四轉巔峰的蠱師強者,曾經合力越階斬殺過一名五轉強者!
  黑樓蘭心中壓力一緩:“我如果能得到高揚、朱宰的幫助,倒是可以稍稍彌補兩軍的差距。不過軍中大事,關乎諸位身家性命,也不能寄托在別人的報恩情懷之上。今日一戰,還多虧了狼王出手,屠戮了大批的低階蠱師,導致劉家傷亡巨大。劉文武若非顧忌于此,怎么會輕易退兵?”
  眾人將目光,都投向方源,想聽聽他的看法。
  方源面色平靜,他渾身毫無一絲傷痕,之前躲在大軍中指揮狼群,卻獲得最大的戰功。
  這種境遇,早已讓王帳內的眾人,暗下眼紅,心生羨慕嫉妒之情。但礙于大局,還不敢直接發作。
  戰后,方源一直在挖掘記憶,想找出黑樓蘭如何戰勝劉文武的信息,但他苦思冥想,毫無結果。
  五百年的記憶,太過繁蕪,也有很多遺忘。在現在看來,是困擾眾人的巨大難題,但在前世五百年后,不過是一個歷史長河中的小小細節罷了。
  察覺到眾人的目光,方源抬起眼皮,淡淡地道:“劉家雖有奴道蠱師,但最強者不過貝草川,他的草兵軍團無關痛癢。現在敵我雙方,都有強勢的一點。就像是兩個巨人手持長矛,相互戳向對方。劉家大軍強在高階蠱師,而我方則有狼群相助,能屠戮大量低階蠱師。因此今天是兩敗俱傷的結果。”
  “取勝之道,無非是克制敵人的長處,同時增強自身的長處。要克制對方的蠱師強者,并非不可能,只要我手中有一批王牌狼群,必能遏制對方。但這樣一來,我就得全力操縱,單靠手中四轉的潛魂獸衣蠱無法遮掩行蹤,將會陷入對方的沖殺當中。”
  方源的話,叫眾人眼前一亮。
  “王牌狼群……”黑樓蘭低頭沉吟起來。
  當今,北原五大奴道大師,被人稱之為五獸王。其中馬王馬尊,擁有異獸天馬群。鷹王楊破纓,擁有異獸雷鷹群。鼠王江暴牙,擁有異獸鉆山鼠群。新近的奴道大師豹王努爾圖,則擁有管窺豹群。惟獨狼王常山陰,手中沒有這樣的一支異獸群。
  每一頭成年異獸,都擁有四轉蠱師的戰力。異獸一旦形成規模,戰斗力比同數量的蠱師還要恐怖。皆因獸群在奴道蠱師的指揮下,悍不畏死。而蠱師們則各有心思,就算是建盟的毒誓,也不能讓他們不顧性命去死斗。
  如果有異獸狼群在手,斬殺五轉強者都有很大可能。
  畢竟就算是五轉蠱師,終究也是凡人,真元有限,也有力窮之時。
  然而異獸群的組建,耗時極長,消耗的精力和物資,也是一個極龐大的數字。
  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要為方源找到這樣一支的異獸狼群,只有一個途徑,那就是尋求黑家蠱仙的幫助。
  王帳中的眾人,即便不知道寶黃天的存在,但也明白蠱仙的偉力。
  北原歷史上,也有幾起例子,都是蠱仙籌措,組建了異獸群,支援給了各自支持的勢力。
  “異獸狼群,的確是個主意,我先試試看。”黑樓蘭思考了片刻,含糊地說道。
  但眾人心知肚明,清楚黑樓蘭這話的含義,便是要向身后的蠱仙求援。
  頓時,眾人看向方源的目光又有了新變化。
  這狼王常山陰,運氣怎么這么好?使得蠱仙出手,幫助他組建異獸狼群。這要讓他自己動手,恐怕二三十年也未必能完成這樣的積累!我們怎么就沒有得到這樣的栽培?
  眾人眼紅,心中羨慕嫉妒。
  歸根結底,還是方源頂著常山陰的名頭,奴道大師可是能力挽狂瀾的存在。黑家要戰勝劉家,明智的做法,就是側重地照顧方源,將資源傾向給他。
  “如果我記得沒錯,就算有了異獸狼群,但狼王大人的戰功可還是倒數第一,戰功榜墊底的吧?”狽君子心中充滿了嫉妒,裝作忽然想起來的樣子,“好心”地提醒道。
  “我當然不能憑空獲得異獸狼群!”方源義正言辭地點頭,“咱們的規矩不能破,我會用戰功一一換取的。當然,我現在戰功不足,只能再賒一點。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!”
  眾人無語。
  許多人同時在心中大叫起來:
  “這話你還好意思說?”
  “真是不要面皮啊,你已經前后賒了一百三十萬的戰功,還想再賒?!”
  “整個黑家大軍,就你一個人賒戰功!那只五轉功倍蠱,你拿在手中不覺得良心不安嗎?”
  事實上,方源不僅沒有覺得良心不安,反而又開口“得寸進尺”地道:“單有異獸狼群還不行,我還需五轉的潛魂獸衣蠱。可惜煉制五轉的蠱蟲,成功的可能太低了。我手中積累了三只四轉蠱,卻一直不敢沖擊五轉。”
  黑樓蘭咬了咬牙,他向家族求助的次數也有限,求助的次數越多,家族對他的評價就越低。但沒有辦法,為了戰勝劉文武,他只好點頭,對方源道:“這點,我也會想辦法的。”
  而就在黑樓蘭等人,籌謀算計的同時,劉文武等人也在考慮著如何再戰黑家。
  “黑家大軍中,狼王常山陰是最大的麻煩。今天這一戰,就是因為他,導致我軍損傷慘重。至少有三萬蠱師,死于狼口。唉,這個數字讓我心中滴血,大家前來投靠我,是信任我。但都是因為我的無能,才導致有這么重大的傷亡!”
  王帳中,劉文武垂淚嘆息著。
  “大哥,怎么能怪你呢?要怪只能怪這些蠱師沒用!”墨獅狂差點要跳起來,大聲地安慰道。
  “狼王常山陰威名雖大,卻并非真英雄。”歐陽碧桑則傲然冷哼一聲,語氣不屑地點評道,“堂堂的狼王,居然像只老鼠躲在陰暗的角落里,鬼鬼祟祟、偷偷摸摸,叫人看不起。”
  “可是,這樣的狼王,才是最麻煩的呀!”劉文武心中嘆息一聲,表面則睜開眼淚,問計左右,“諸位可有妙法,來對付狼王?”
  墨獅狂、歐陽碧桑都不說話了。
  他們擅長的是戰斗,這種謀略方面的事情,不是他們的強項。
  “在下有一計。”貝草川站出來,侃侃而談道,“狼王常山陰,原先乃是常家族人。他雖然揚言報復,但和常家的血脈關系,卻是斬不斷理還亂。當今常家族長常飚大人,便是曾經常山陰最要好的朋友。常山陰失蹤之后,常飚娶了他的妻子,將他三歲大的兒子撫養成人。便是如今常家的少族長常極右。要對付狼王,不妨從這方面著手,或許能收到奇效呢。”
  “哦?這主意不錯!”劉文武眼前一亮。
  ……
  商議結束之后,方源便回到自己的大蜥屋蠱中。
  如何煉制出五轉潛魂獸衣蠱,是他最近一直在頭疼的問題。如果能借助黑家蠱仙之力,籌備組建異獸狼群,同時煉成五轉潛魂獸衣蠱,那就最好不過了。
  方源覺得這可能性很大,他雖然記不清此屆王庭之爭的細節,但是卻明白黑樓蘭能夠入主王庭,和他背后蠱仙的大力支持是分不開的。
  “經此一戰,雙方至少要休整三天。這個時間,黑家蠱仙一定會收到黑樓蘭的求援信。在此之前,我需要做的就是……”
  想到妙處,方源的嘴角,不禁微微上翹,勾勒出一絲笑意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