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23 真武秘辛等支援

**福地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濃郁的陰云永久籠罩在這里,地面上生長著女體樹。
  這些樹,長相奇特,樹干委婉,樹枝糾纏,宛若女子赤身,做著各種妖嬈的姿勢。
  女體樹連綿一片,形成森林。
  在森林的最深處,矗立著一株最大的女體樹,高達百丈,樹根扎根土壤,覆蓋方圓萬里。
  這株女體樹王,卻不妖媚,反而散發出絲絲圣潔之氣。
  樹王主干筆挺,帶著昂揚奮發之意。兩根巨大的樹枝組成手臂,相互合攏于胸前。由分叉的樹枝組成的兩只手掌,豐腴寬廣,托舉著一座翠綠樹屋。
  樹屋上長滿了鮮紅色的朱果,赤褐色的藤條相互糾結,仿佛是一顆紅心。
  在這樹屋當中,坐著兩位蠱仙,俱是一身黑袍。
  左邊的這位,是位面貌普通的中年男子,年輕時號稱“黑家石人”,拙于言辭,樸拙內秀,正是黑柏。
  而右邊這位,則眼若點漆,面冠如玉,豐神俊朗,倜儻瀟灑,正是黑家太上家老黑城,黑樓蘭的親身父親,北原有名的美男子,蘇仙夜奔的男主角。
  “這么說,你剛從逆雨福地回來,是見過東方長凡了?他究竟如何?”黑城抿了一口清茶,悠然問道。
  黑柏點點頭:“東方前輩沒有尋到壽蠱,壽元無多,恐怕只能再活兩三年。不過他胸襟寬廣,為人豁達,早已看破生死之難,如今一心想培養出后繼者東方余亮。”
  “為人豁達,胸襟寬廣?”黑城冷哼一聲,不屑地搖搖頭,“賢弟,你看得差了。東方長凡是個實實在在的小人,他算計北原,陰險至極,被蠱仙們恨之入骨。若非如此,他早就能買到壽蠱,何至于落到現在這步田地呢?這些年我隱隱查探到,你嫂子蘇仙兒的死,也是他在背后策劃的陰謀!”
  黑城吐露秘辛,說出的話,讓黑柏十分驚愕。
  “什么?竟然有這等事情?”黑柏驚呼。
  黑城的正妻,名為蘇仙兒。兩百多年前,蘇仙兒不過是蘇家庶出之女,在酒宴上擔當侍女,為當時的黑城公子倒酒,頓時一見傾心。
  那場晚宴,黑城被蘇家族長種下毒蠱,實力降至低谷,被人追殺。
  蘇仙兒在無意中得知之后,毅然決然地在三更半夜,奔出家族營地,去救援只和她有過一面之緣的黑城。
  其時,蘇仙兒不過一轉修為,夜晚北原野獸游蕩,殺機四伏,根本不是她所能抗衡的。
  但機緣巧合之下,她尋到昏迷倒地的黑城。
  黑城因此得救,保存了性命。便帶著疑惑之情,問蘇仙兒:“我是被你蘇家的族長暗害,你又是蘇家族人,為什么你會來救我這個蘇家的仇人呢?”
  蘇仙兒便答:“公子有英雄之氣,小女子一見傾心。蘇家族長鼠目寸光,受小人攛掇,暗害公子,卻沒有考慮到得罪黑家的下場。如果讓他這么一意孤行,蘇家注定成為兩大超級家族中間的,被犧牲的棋子。人們常說,公子你有恩必涌泉相報。小女子今日救下公子,只盼公子能收容在下。公子報復蘇家,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但只望公子慈悲,能留下蘇家一條血脈。”
  月光下,美人如玉,手如柔荑。
  黑城見此大為感動,緊緊抓住蘇仙兒的手,發下誓言:“卿之深情似海,我黑城并非狼心狗肺之輩,豈能不報?從今日起,你便是我唯一的妻子!任憑其他美人如何天下絕色,也于我無關。此生,我必不負卿!”
  蘇仙兒救下黑城,等于背叛部族。黑城感恩,和其成為夫妻,共結連理。
  在今后的日子里,兩人相互扶持,舉案齊眉。百年后,雙雙成為蠱仙,成為北原的一段佳話。而蘇仙夜奔的故事,也廣為流傳,激勵著北原無數女性,為愛情而勇敢地主動出擊。
  黑柏語氣變得沉重:“難道二十多年前,大嫂不是因為福地地災,而喪生的嗎?”
  黑城冷笑一聲:“的確是地災,但地災也是可以被人影響的。賢弟可別忘了,老祖宗巨陽仙尊可是有這樣的手段呢。東方家族作為黃金血脈,多次入主王庭,興許就從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獲得了與此相關的傳承。唉,我如今也只是查到一絲證據,還不足以證明東方長凡就是元兇。”
  黑柏怔怔無語,好半天才嘆息一聲:“真是人不可貌相。”
  黑城拍拍他的肩膀,溫聲寬慰道:“賢弟,你才剛剛成就蠱仙,不到十年。蠱仙的圈子雖然不大,但里面的陰謀詭譎,比凡人只多不少啊。”
  黑柏正要開口說話,就在這時,他神情一愣:“黑樓蘭那邊有書信傳來。”
  黑城點了點頭,心念一動,放送**福地的一絲防護,頓時虛空破開,飛進來一只蝴蝶。
  黑柏伸出右手,這只蝴蝶盈盈飛舞,輕巧地落在他的手掌之上。
  這是五轉蝶信蠱。
  黑柏輕輕地閉上雙眼,探入心神,蝶信蠱帶來的正是黑樓蘭的求援信息。
  “怎么,我那不爭氣的孩子,又向你求援了?”待黑柏睜開雙眼,黑城冷哼一聲,神情不悅地詢問道。
  黑柏苦笑:“老哥,黑樓蘭可是你和蘇仙兒大嫂所生的兒子。雖然蘇仙兒大嫂,因為產下黑樓蘭,導致身體虧敗,得了重病,實力大損,這才在幾年后的福地地災中身隕。但孩子是無辜的,你不能因此就一直冷漠他啊,還把他過繼給了二十七房姜鈺仙子,每年都不許他祭拜他的親身母親。”
  黑城不悅地冷哼一聲,卻沒有搭話。
  黑柏嘆了一口氣,又道:“按理說,這是老哥你的家事,小弟實在不該多嘴。但小弟這些年看在眼里,老哥你良苦用心,將黑樓蘭過繼給膝下無子的姜鈺仙子,是想借助姜鈺仙子的仙蠱暗度,來吊住黑樓蘭的性命。黑樓蘭是十絕大力真武體,你為了激發他的斗志,又給他提出要求,只有晉升蠱仙,才允許祭拜生母。小弟深感佩服,但老哥你的做法,卻只會令父子之間誤會更深,長期以往,并不可取啊。”
  黑城嘆了一口氣,沒有正面回應黑柏的話,而是問道:“那小子的求援信,是怎么說的?”
  黑柏一拍手掌,笑道:“看吧,老哥你面冷心熱,還是很在意樓蘭賢侄的安危。賢侄在來信中,希望我們能替他籌備出一支異獸狼群,同時還需要一只五轉的潛魂獸衣蠱。”
  “哼,這小子還真不客氣!潛魂獸衣蠱也就算了,異獸狼群我們黑家可沒有。”
  “現在咱們黑家和劉家交戰,劉家這一輩的族長劉文武,是個不可小覷的后生。當年和合仙的傳承,就落到了他的手中。他有兩個結義兄弟,都是猛士,可以于萬軍叢中輕取敵首。不過,樓蘭賢侄手下,也有大將,叫做狼王常山陰。此次求援,想來他是將希望,寄托著常山陰的身上了。”黑柏解釋道。
  黑城沉吟地道:“五轉的潛魂獸衣蠱好說,我這里就有一只。但是異獸狼群,還需要到寶黃天收購。這就要拜托賢弟你了。”
  黑柏連忙擺手:“老哥你無需這么客氣。我還要靠著賢侄入主王庭,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為我尋到木雞仙蠱呢。”
  黑城長嘆一聲,聲音中透出一股疲憊:“大力真武體若要晉升蠱仙,非得需要一只力道仙蠱。可惜仙蠱難尋,我們黑家也無一只力道仙蠱。成敗有天定,我們盡最大努力便是。該幫的已經幫了,一切都看黑樓蘭的努力和造化了。”
  “可憐天下父母心。”黑柏心中帶著感慨,和黑城辭別。
  回到自家的枯木福地,他立即溝通寶黃天,大力收購異獸狼。
  狼皇是福地底蘊,很難有機會碰到蠱仙主動販賣。但異獸狼,只相當于四轉,這就容易多了。
  黑柏并不擔心,只要仙元石給的足,異獸狼也不是什么珍稀的東西,自然能買入一大批。
  當然,高價買入異獸狼群,對黑柏來講自然是虧本的。但他為了圖謀八十八角真陽樓的仙蠱,給予前期的投資,也是應有之義。
  誰叫王庭福地,被巨陽仙尊布置,除非是達到九轉,否則任何蠱仙都進不去呢!
  放出要高價收購異獸狼群的消息,很快,黑柏就收到一股神念,來自“狐仙”。
  “狐仙”手中有上百只異獸狼,開價亦較高,顯然是看準了黑柏所求,有些趁人之危。
  黑柏對這種情況早有預料,只是沒想到這個“狐仙”伺機而動得這么快,這么準。他咬了咬牙,將這批異獸狼買下。
  賣這批異獸狼的,當然不是別人,正是得到方源授意的地靈小狐仙。
  自從方源上次,又倒賣了一次仙蠱蠱方,收獲了十多顆的仙元石,就囑咐小狐仙,一方面收購紫晶舍利蠱,另一方面時刻關注寶黃天,有什么便宜的狼群,就收買下來。
  到如今,狐仙福地中已經積累了上百頭的異獸狼,其中包括血森狼、狂狼、魚翅狼、白眼狼等。
  然后就在剛剛,小狐仙將這些異獸狼,高價轉賣給了黑柏,著實賺了一筆。
  而方源,則安坐營帳中,等著黑家的支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