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24 穿越而已仍自奮

艱難行走在泥濘的沼澤地上,馬家大軍的士氣卻保持著高昂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剛剛吞并竇家大軍的喜悅,以及大勝的興奮,還殘留在眾人的臉上。
  坐在馬背上,馬英杰滿意地看著身邊的將士,這時偵察蠱師送上最新的戰報。
  他拆開一看:
  “黑家、劉家兩支大軍開戰,第一戰兩敗俱傷,目前對峙駐扎,陷入僵局。”
  “耶律大軍,遭受七路盟軍連夜攻打。耶律桑獨木難支,縱然實力強盛,一連擊敗六位五轉強者,但仍舊無力挽回敗局。目前耶律殘軍,正向青岸地區逃竄。”
  “鼠王江暴牙答應了楊家請求,正式宣布加入楊家盟軍。”
  “努爾大軍并未繼續征伐,而是休養生息,大肆捕捉野生豹群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這戰報讓馬英杰看得眉飛色舞,心中暗喜:“黑樓蘭、劉文武是本屆入主王庭的熱門人物,沒想到他們兩個提前掐上了,兩敗俱傷得好啊。耶律桑自從得了仙蠱,便自持個人武力。不過耶律大軍忽然被七路圍攻,恐怕背后有大雪山的影子。”
  馬家為了晉升為超級家族,和覬覦八十八角真陽樓的魔道蠱仙暗中勾結。馬英杰乃是馬家少族長,深知此中貓膩。
  北原就像個偌大的棋盤,而蠱仙便是下棋的棋手。
  除了正道蠱仙之外,魔道蠱仙們也扶持著各自的棋子。而身為黃金血脈的部族,為了能生存得更好,甘心和魔道蠱仙合作。在爭奪王庭福地失利之后,這些部族,往往都會進入魔道蠱仙們的福地中躲避雪災。
  仙蠱難得。
  耶律家的太上家老,將仙蠱寄托在耶律桑的身上,等若在這棋盤中投入賭注。
  按照巨陽仙尊訂下的規矩,只要仙蠱在王庭之爭中被凡人奪走,蠱仙也不得反悔。
  既然下了重注,就要有相應的風險。
  正是耶律桑身上的仙蠱,讓他成為了蠱仙們覬覦的對象,因此暗中鼓動七路大軍,圍攻了耶律家的隊伍。
  “鼠王加入楊家,這就意味著鼠王和鷹王楊破纓聯手,使得原本不被看好的楊家,成了爭奪王庭之主的新熱門。不過楊家的底蘊,遠不如我們馬家,鼠王也被打殘,威脅性并不高。”
  “努爾圖雖然號稱豹王,但麾下的豹群死傷慘重。他居然沒有向背后的蠱仙求援,而是自己動手搜刮野生豹群,這有點奇怪……”
  “但總的還說,形勢對我馬家一片大好。接下來的對手,實力都弱于我們。只要我們一路連勝下去,不斷吞并,不斷壯大,入主王庭的希望將越來越大!”
  想到這里,馬英杰不禁握緊了雙拳,一對虎目放光。男兒的雄心壯志,不斷地鼓動他去建立豐功偉業。
  而同時,就在士氣振奮的大軍中,卻有一個小女孩躲在馬車中,嚶嚶的哭泣著。
  “小云姑娘,不要傷心了,你父親的死很令人傷心。但是你好歹也要吃口飯,否則你會餓暈過去的。”在小女孩的身邊,焦急不已的費才口才笨拙地勸慰道。
  這個哭泣的小女孩,不是別人,正是趙憐云。
  她的父親,趙家的族長,在剛剛的那場大戰中,犧牲了生命。
  沒有了寵愛著她的父親的庇護,趙憐云頓時感到風雨飄搖。她的后媽在父親死的當晚,改嫁給新任的趙家族長,趙憐云的地位一落千丈。
  “大帳總會死人的,這是常有的事情,我的阿爸也是被人殺死的呢。”費才見趙憐云仍舊在哭泣,又接著勸道。
  趙憐云抽泣著,猛地抬起頭,用哭得通紅的淚眼狠狠地瞪著費才,猶不解恨,然后又用腳蹬了他一下:“你這個笨蛋,連安慰人的話都不會說!”
  她心中的傷悲,并不作假。雖然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世界,時間還沒有多久,但父親的寵愛的確是充滿了真誠。這種發自內心的愛,讓她充滿了感激,以及從依賴中漸漸彌漫的愛戴。
  但現在她的父親戰死沙場,她立即成了孤苦伶仃的一個人。
  “小姐,你躲在這里啊,真是叫我好找!快跟我來,你阿媽喚你過去。”這時,車廂的門簾被掀開,進來一位老嬤嬤,一把拽住趙憐云細小的胳膊。
  趙憐云用力掙扎,并大叫道:“我阿媽早死了,她不是我的阿媽!我不去!”
  “這可由不得你!”老嬤嬤冷笑一聲,強行將趙憐云往車廂外拖去。
  她就是曾經服侍趙憐云的那位,被趙憐云屢次捉弄戲耍,如今看到趙憐云的凄慘模樣,老嬤嬤的心中涌動著一股報復的快感。
  “放開小云姑娘!”費才吼道,一拳將老嬤嬤擊倒。
  老嬤嬤被這一拳重擊,滾出了車廂,她站起來,摸著青紫的眼眶,尖聲嘶叫起來:“你打我,你一個奴隸居然敢打我這個平民?你好大的膽子,誰給你的膽子!!我要告發你,你死定了。按照規矩,你將被抽筋扒皮,尸體吊起來曝曬,直到曬成干尸!”
  老嬤嬤憤怒極了,蓬亂的頭發,陰毒的目光,讓她看起來像是一只跳腳的老母雞。
  但她的叫聲,的確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。
  費才捏緊雙拳,憤怒地瞪著老嬤嬤,死死地護住身后的趙憐云。
  趙憐云撥開費才的胳膊,站在車廂的臺階上,她白嫩的臉上還殘留著淚痕,對著老嬤嬤冷笑幾聲:“怎么?你要制費才的罪?好啊,很好!你去告發他吧,不過按照規矩,你得事先向他的主人打招呼,要求賠償。既然如此,你就去找少族長吧。費才他可是馬英杰大人的奴隸長!”
  “什么?!”老嬤嬤大吃一驚,尖叫聲戛然而止,心中的憤怒宛若潮水般消散,只剩下難以置信的惶恐。
  就他,一個愣頭愣腦的傻小子,居然是馬英杰大人的貼身奴隸?還是負責馬英杰大人起居生活的奴隸長?
  打狗也得看主人。
  老嬤嬤雖然是凡人,身份比奴隸要高一層,但費才既然是馬英杰的奴隸長,那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  若她不知死活地真的告發,恐怕反被趙家族母犧牲吧!
  震驚之后,感到大失臉面的老嬤嬤,將臉色陰沉下來。她死死地盯著趙憐云:“小丫頭,就算是馬英杰少族長的奴隸長也護不住你。你是趙家的人,死是趙家的鬼。你的阿媽就是咱們趙家當今的族母。你給我聽好了,族母大人已經給你定下了親事,嫁給潘家的大公子!你給我好自為之!”
  “什么?!”趙憐云失聲驚呼。
  “嫁給潘家大公子,也算是你的福分了。”老嬤嬤陰笑連連。
  趙憐云渾身一軟,當即癱倒在車廂的木板上。
  “小云姑娘!”費才連忙去扶她。
  老嬤嬤見到此情此景,心中快意無比,得意洋洋地轉身離開。她還需要向趙家的族母去復命。
  趙憐云面無表情,巨大的打擊讓她一時間心灰若死,任憑費才將其抱進車廂內。一連三天,她都龜縮在車廂的角落里,一言不發,一動不動。
  費才苦勸無果,無奈之下只能喂她一些吃喝。
  趙憐云形如木偶,任由費才擺布。
  費才也不能一直陪她,每當馬英杰召喚時,他就得立即趕過去。
  突然的劇變,冰冷的現世,將趙憐云心中身為穿越者的虛浮的驕傲,擊得粉碎。
  她陡然間,深刻無比地明白過來:即便是穿越者,也不過如此。憑什么在原來的世界里平凡無比,到了這個世界就能呼風喚雨呢?
  而且身為女子,在北原中就得受到擺布,天生便是政治聯姻的貨品。北原女子只能依附男子,不能拒絕男子的強娶。這是巨陽仙尊定下的規矩。
  以前,她聽巨陽仙尊的事跡,感覺像是聽一個故事,聽英雄的傳奇。但現在,她切身地體會到巨陽仙尊帶給她的磨難。
  “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。”這是巨陽仙尊的口頭禪,他一手營造出北原男女地位的極端不平等,現在已經成了趙憐云心中最痛恨的對象!
  “難怪蘇仙夜奔的故事,這么深入人心,引得北原少女們爭相效仿。與其被動的接受命運的擺布,還不如主動去追求自己的幸福。盡管這個行為,也充滿了未知的風險!”
  想到這里,趙憐云對當今惡劣的生存環境的認知程度,又深刻一層。
  “魏家的大公子,是出了名的廢物。肥胖如豬,滿臉麻子,修為也只有一轉巔峰,卻好色如命、薄情寡義。正是因為他的無能,才導致魏家立他的弟弟為少族長。”
  “老娘我就算死,也不嫁給這頭死豬!但我該怎么辦?我只是凡人,還沒到十三歲,無法開竅,就不能修行。很有可能,我根本就沒有修行的資質。而我的殺父仇人是竇鱷,五轉蠱師,如今投降馬家,成為盟軍的高層!”
  “我能依靠誰?我該何去何從?”
  迷茫,彷徨,恐懼充斥趙憐云的心。
  一直到第四天清晨,費才掀開車廂門簾,帶著飯菜和清水鉆進車廂。黎明的光,也順勢照耀在趙憐云的臉上。
  趙憐云醒來,緩緩睜開浮腫的雙眼。
  “帶飯來了?”她一把抓過費才手中的飯菜,開始狼吞虎咽。
  “小云姑娘,你好啦?”費才驚喜道。
  “嗯,我想通了,靠人不如靠自己。雖然我有了婚約,但至少要在十六歲,才能實行。我還有時間!”趙憐云目光炯炯。
  “啊,小云姑娘你不想接受定親啊?”費才愕然,在他的印象中,北原女子一旦被訂下親事,只有接受一途。
  趙憐云大翻白眼,用理所當然的語氣道:“哼,老娘我可不是凡人,我是絕對不會妥協的!不過,我如今不能會部族里去了,短時間之內只能住你這里,要靠你了,費才。”
  “沒問題啊。”費才拍拍胸脯,傻笑道。
  趙憐云心中一暖,語氣轉為柔和:“費才,你的阿爸也死在戰場上嗎?”
  “是啊,死了。那段時間,我可傷心了。不過在咱們北原,死人是很正常的。阿爸戰死,是男兒的光榮。”費才呵呵笑著道。
  “果然是成王敗寇!絢爛耀眼的王位下,鋪設的是萬千白骨。”趙憐云心中感慨萬千,又隨后咒罵,“坑啊,老娘居然被穿越到這種世界里來,小身板還未長成,就被人預定了,真心傷不起啊!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封信,擺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這封特殊的信,是出自敵方大將之手,公然發出,現在被狽君子孫濕寒帶來。
  方源展開一看,這信乃是常飚親手書寫,全是懷念往昔,但奈何分侍兩主。在死戰之前,邀請狼王出營詳談,共敘舊情。屆時將有常極右相隨,可令你等父子相見。
  “好計。”方源看完,在心中冷哼一聲,將信放下。
  這時,孫濕寒微笑著道:“異獸狼群以及五轉潛魂獸衣蠱,都已經到了。但盟軍諸將,卻因此信猶豫。還盼狼王大人大義滅親,以釋清白。否則,這異獸狼群恐怕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