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27 大戰(中)

一時間,就算是高揚朱宰和墨獅狂、歐陽碧桑的戰局,也被浩蕩的人流攪亂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兩只大軍徹底地糾纏在一起,喊殺聲、吶喊聲連綿一片,震蕩云霄。
  水瀑蠱!
  混戰中,水魔浩激流猛地一推雙掌,爆發出磅礴的湛藍激流,將面前的蠱師不分敵我,一概沖刷。
  大龍卷風蠱!
  一道巨大的深綠色龍卷風,高達十數丈,卷席戰場。所到之處,不論人獸,皆被狂風卷得高高拋飛出去。
  龍卷風散去,顯露出常飚的身影。
  他懸浮在半空中,一身青袍,精悍逼人。
  他和浩激流距離并不遙遠,很自然的,兩位四轉強者的目光對撞在一起。
  下一刻,兩人沒有說任何的廢話,直接交手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道金色的閃電,穿插戰場,沿途的黑家蠱師無不頃刻喪命。
  金光散去,化為一英武男子,狼背蜂腰,正是裴燕飛!
  “常山陰,今日這戰,我要將你梟首,以報前仇!嗯?”裴燕飛戰意如火,熊熊燃燒,忽然目光一凝,及時地撐起防御蠱蟲。
  在他的身后,陡然暴起一團暗影。
  暗影幽深,化作多重劍影,斬在他的后背上,將裴燕飛打得一個趔趄。
  “是你,影劍客!”裴燕飛重整陣腳,看向襲擊他的蠱師,目光凝重。
  面罩黑巾的邊絲軒,輕笑一聲:“裴燕飛大人有禮了。”
  話說得很客氣,但她的動作卻一點都不客氣,漆黑的劍影再次如屏風轉輪般出現,向著裴燕飛罩去。
  “那我就先殺了你!”裴燕飛大笑一聲,悍然撲上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們的戰斗,還沒有結束的。二位想到哪里去?”歐陽碧桑、墨獅狂再次找到魔道雙煞的面前。
  高揚、朱宰叫苦不迭,只能硬著頭皮,和歐陽碧桑、墨獅狂繼續交手。
  隨著蠱師強者一一捉對廝殺,形成固定的戰圈,原本混亂的戰場,漸漸地清晰起來。
  數十個大戰圈,皆是四轉、五轉的強者。大戰圈外,是小戰圈,由三轉級的戰力主持。
  小戰圈外,是低階的蠱師們組成一隊隊,相互配合著作戰。
  作為主帥的黑樓蘭、劉文武二人,則坐鎮王帳,總攬戰局。時不時的下達命令,將手中的幾支精兵,派遣到戰場各處去,或是穩住局面,或是主動進攻。
  偌大的戰場,很快就飄蕩出濃郁的血腥氣味。蠱師們不斷倒下,有的被凍成冰棍,有的被燒成焦炭,有的碎尸斷肢,有的毒發身份。
  原本清新的草地,仿佛成了一個怪獸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吞噬著鮮活的生命。
  戰況是如此的激烈,以至于片刻之后,黑樓蘭、劉文武二人的額頭,都漸漸滲出冷汗。
  大量的傷亡,叫人心底發涼。慘烈的戰場,叫人觸目驚心。
  為了維持戰局,兩人很快就將作為底牌的精兵隊伍,都派遣上去。只余下本族的黑旗精兵、白毫精兵鎮壓戰場。
 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傷亡開始減少。經過開戰初的發力之后,蠱師們真元消耗劇烈,都開始有意識地主動節約真元,這樣一來,戰斗的激烈程度就下降了許多。
  場面陷入僵持。
  兩方大軍就好像是兩個巨人角力,平分秋色。哪一方能將微小的優勢一點點積累起來,就能從局部的勝利,轉變成整個戰場的勝利。
  “高層戰力,暫時還能維持。狼王,你現在五轉潛魂獸衣蠱在手,同時還有異獸狼群,接下來就看你的了。”黑樓蘭利用蠱蟲傳音道。
  早在開戰之初,方源就不在王帳當中,而是潛伏在戰場的某處。至于具體的位置,就連黑樓蘭也不清楚。
  方源接到黑樓蘭的傳音,沒有傳音回去。而是直接調動狼群,向兩邊奔跑。
  劉家蠱師們下意識地展開追殺,這樣一來,原本密集的陣型就被扯空了。
  嗷嗚!
  一支足足八百多頭的異獸狼群,包含白眼狼、血森狼、狂狼、魚翅狼。狼群像是一只鋒銳的箭矢,猛地出動,直接向劉家中軍王帳的方向,沖殺過去。
  方源一出手,就是致命一擊,狠辣無比,攻敵必救!
  “果然支援了一批異獸狼群么……”劉文武看到狼群沖鋒,攪得自家陣型大亂,大量蠱師慘遭狼口喪失生命,他深深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黑家蠱仙支援異獸狼的情報,很容易就能打探得到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  劉文武處變不驚,他的背后同樣站著劉家的蠱仙,同樣有劉家的支持。既然算到這支異獸狼群,他當然也有抵擋的手段。
  “貝草川,該你出手了。”劉文武對身旁的蠱師吩咐道。
  貝草川面無表情,從座位上站起來,眉頭深皺:“我只能堅持半盞茶的時間。”
  劉文武點點頭:“無妨,盡管去吧。”
  貝草川走出王帳,空竅中的真元不斷消耗,催動著剛剛得到不久的蠱蟲。
  一股草木的清新氣息,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,彌漫方圓百里。
  在氣息彌漫的范圍內,青草瘋狂生長,幾個呼吸的功夫,就長得比人還高。寬大的草葉相互糾結,結成一位位二轉的草兵傀儡。
  很快,草兵傀儡的數量就暴漲到上千頭。
  貝草川催動蠱蟲,一場翡翠的光雨頃刻而下。草兵傀儡汲取著綠色的雨水,一部分轉變成三轉的藤甲草兵。同時,大量的二轉草兵還在繼續生成。
  貝草川再催蠱蟲,一股橙色的暖風,盤旋在草場上。受到橙風的吹鼓,一部分三轉的藤甲草兵,又晉升成四轉的草劍精兵!
  原本稀疏的中軍陣地,轉眼間就被密密麻麻的草兵軍團填滿,一躍成為整個戰場中最厚實密集的地方。
  異獸狼群的沖鋒勢頭,因此受到了阻撓。
  方源皺起眉頭,全力操縱。他躲在血森狼的背上,身上披著五轉潛魂獸衣蠱,宛若披著一件青灰色的狼皮披風。
  潛魂獸衣蠱的確厲害,掩蓋了方源的魂魄波動,使得他能盡全力出手。
  但此時此刻,方源卻感到像是和一位奴道大師在對戰。
  貝草川一邊操縱草兵軍團,一邊淚流滿面。
  他現在一體兩魂,為了戰勝狼王常山陰,貝家的家老貝草繩主動犧牲,將魂魄寄托在他的身上。靠著劉文武請求而來的蠱蟲,貝草川汲取貝草繩魂魄中的力量,使得他短時間之內,擁有不輸于奴道大師的造詣!
  貝草川本身即是四轉奴道蠱師,又是貝家族長,擁有一族資源,魂魄底蘊本就不弱。現在得到貝草繩魂魄資助,更是如虎添翼,奴道戰力暴漲。
  只是這招,后遺癥頗大。因為用了他人的魂魄,會導致貝草川的魂魄駁雜,記憶錯漏,需要花費巨大的精力和物力,消耗特定的魂道蠱蟲修養自身,才能漸漸治愈這個后遺癥。
  但此刻,為了能戰勝黑家大軍,報仇雪恨,貝草川也顧不得什么后遺癥了。
  黑家為了彌補高層戰力的差距,請了高揚朱宰二人。而劉家亦是為了彌補低層戰力的差距,想到了這個方法,將貝草川的戰力暫時提升為奴道大師級,用來遏制方源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的異獸狼群,被對方的草兵軍團勉強抵擋住。
  “擋住了嗎?哈哈哈!黑樓蘭,今天你輸定了!”劉文武看到這一幕,心中的擔憂頓時釋去,大笑起來,笑聲響徹整個戰場。
  “可惡……”黑樓蘭捏緊雙拳,咬住牙關。情況對他十分不妙,高揚朱宰已經岌岌可危,而寄予厚望的異獸狼群,被牽制在中軍處,已經泥足深陷!
  迫不得已,他只好下令黑旗軍出動。
  “兄弟們,終于輪到我們黑旗出手了!”黑旗大統領接過這個命令,立即興奮地大叫起來。
  黑旗軍不愧是黑家培育良久,耗費巨大資源才組建的王牌。甫一出動,立即宛若一柄黑色尖刀,插入戰場,輕而易舉,宛若切豆腐般輕松自在。
  黑旗軍上下,都被戰念蠱加持,一個個悍勇無雙,毫不俱死。將原本一百分的戰力,爆發成一百二十分的程度!
  “終于忍不住了嗎?”劉文武雙眸爆發精芒,死死的盯住黑旗軍在戰場上的動向。
  當他看到黑旗軍,在右翼戰場繞過一個弧線,向他中軍出撲來時,他頓時明白了黑樓蘭的想法。
  “原來你是要賭上這一把,將優勢集中起來,想要將草兵軍團打穿。哼,貝草川抵擋常山陰本就艱難,如果再被黑旗軍夾擊,勢必崩潰。到那時,黑家就占據少量優勢,異獸狼群這支最關鍵的力量,也能解放出來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劉文武傲然一笑:“你黑家有黑旗軍,名垂北原。而我劉家同樣有白毫軍,聞名遐邇。黑旗、白毫之爭,已經持續了數百年。今天就再一見分曉吧。”
  在他命令下,早就整裝待發的白毫軍,直接發動了三大殺招之一。
  白毫軍上下,全都綻放出刺眼的白光。
  白光凝結一起,形成巨大光柱,直貫云霄。
  光柱逆空而上,轉瞬之間,又從天空中射下。光柱射在黑旗軍前進的方向上,黑旗軍三大統領見到這一熟悉的殺招,立即勒令全軍戒備。
  光柱消散,顯現出陣容嚴密的白毫軍。
  白毫軍以步兵為主,黑旗軍則人人騎著戰馬。但要論機動性,反而白毫軍優勝。究其原因,這一殺招居功至偉!
  Ps:第三章要臨時修改一下,大約21點可以看到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